第六百一十二章 毒计落定-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二章 毒计落定

    说着,徐奎壁瞅了一眼地下的兵刃。

    监察御史瞬间面色一变,喃喃无法自语。

    转头看看旁边优哉游哉的王守仁与吴起,面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如何?有决定了吗?”徐奎壁不耐道。

    “这”监察御史心中一阵忐忑,心下七上八下,动荡不已。

    王守仁心下一阵叹息,这位啊,还真是迂腐,本来,只需跟着自己束手就擒即可,如今却因为自己的一时倔强,被逼上了绝路,现在,他即便与徐奎壁说软话,只怕也会被看扁,这又何苦呢

    “小公爷,监察御史王大人一时想不通,还是我劝说一番吧!”王守仁终究看不惯,开言为其解围。

    监察御史一听王守仁的话,暗暗松了口气,面色稍稍变得有些轻松。

    而徐奎壁看看监察御史,摇头失笑,这王守仁,还真是仁心啊,人家都那般说他了,他还为其解围,真是烂好人啊!

    徐奎壁也不揭穿,点点头,不再与监察御史较真,转身冲家丁道,“行了,大家请王大人歇息吧!具体事宜明日再说!”

    家丁齐声应是,押着王守仁等人去往中军都督府大牢。

    徐奎壁冲着王守仁一拱手,“王兄,今日还请委屈一番,改日,徐某设宴为王兄压惊。”

    王守仁笑笑并不答话。

    而旁边的吴起却是冷哼一声,不屑地看了一眼徐奎壁。

    徐奎壁轻叹一声,一摆手,让家丁们将王守仁等人押了下去。

    而朱员外、尊者及一众贼人留在了大厅。

    朱员外见王守仁等人被押了下去,冲徐奎壁道,“徐尊者,你还留下他们干什么,不如斩草除根为妙啊!”

    徐奎壁紧紧盯着朱员外,一言不发。

    朱员外被他看得发毛,开口道,“徐尊者,你究竟有何良策,还请明言,请恕朱某没有什么见识,无法理解你的心思!”

    徐奎壁一阵轻笑,笑得朱员外心中发毛,开口问道,“徐尊者,你有什么计划或者打算不请明言,恕朱某见识浅薄,无法理解!”

    尊者等贼人却是心下大惊,要知晓,这位朱员外,禀为弥勒会情报科的头,那可是心思慎密,一切算无遗策,如今居然这般认怂,这可真是少见啊!

    从中可以看出,这位朱护法肯定也无法理解徐奎壁的做法,故此才有此疑问,这可是大事!

    不由得,大家的目光投向了徐奎壁。

    徐奎壁轻轻一笑,反问道,“朱护法,你以为,我真是念在与王守仁是旧识的份上才网开一面的吗?”

    “这?”朱员外一阵语塞,心下暗道,难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能够将你的想法掌握得一清二楚?

    “恕朱某愚钝,根本无法理解徐尊者的意图,还请赐教!”朱员外面色一肃,冲徐奎壁一拱手,正色道。

    “朱护法客气了,实际上,你是当局者迷,其实,答案就摆在眼前,你只是心中有些疑虑,故此才无未能发现而已。”徐奎壁面色一松,冲朱员外一笑。

    “真的?”朱员外一阵失神,望着徐奎壁不解道。

    “唉!”徐奎壁微然一笑,长叹一声,“朱护法啊,长老们纷纷赞扬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如今看来,还真是有些名不符实啊!”

    朱员外怒了,他说自己可以,但现在居然能够质疑长老们的决断,这却不能忍。

    “徐尊者,还请自重,长老们的计议,岂是你我所能质疑的?”朱员外沉声道。

    徐奎壁心下一惊,面色有些迟滞,确实,自己今日有些失态了,明知道这朱护法是长老们的心肝宝贝,居然在他面前质疑长老,这不是找不自在嘛?

    想到此,连忙补救道,“唉,实在是徐某对朱护法有些失望啊!朱护法天才之名,一直在弥勒会总坛间流传不已,徐某心有敬仰,但如今朱护法当面,却被这小小的钦差所抓,实在是觉得有些名不符实了,心下有些疑虑,也属正常,不请朱护法见谅!”

    话虽如此,但话语之中尖刺横生,令朱员外极其不悦,但却没有办法。

    毕竟,自己确实被人家生擒活拿了,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现在说这些,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朱员外不再追究此事,但却依旧是面带疑惑地望着徐奎壁。

    见此情形,徐奎壁知道,再不给朱员外解释,只怕今日还真的无法脱身了。

    “朱护法,你是被何人所抓?”徐奎壁望着朱员外问道。

    “啊!这?”朱员外面色一滞,有些难以启齿,确实,被一个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确实是有些丢脸。

    越想越憋气,朱员外看着徐奎壁探寻的目光,无奈只好承认。

    “不瞒徐尊者,朱某是被那明中信所伤所擒,此等深仇,朱某必会有所报答!”朱员外恶狠狠发誓道。

    “哦,原来朱护法是被那明中信所擒,不过,徐某听说,那明中信可只是年仅十五岁而已啊!他有那本中,令你束手就擒吗?”徐奎壁一脸的疑惑道。

    朱员外为之一滞。

    “不会吧!朱护法连一个区区十五岁的孩童居然都无法制服打败,这可真是令徐某大跌眼镜啊!”徐奎壁摇头叹息道。

    朱员外稳定下心神,微然一笑,“不错,朱某一时大意,确实被那明中信所乘,真心对不起会长的栽培,朱某过后自会找会长领罚!不劳徐尊者操心了!”

    “哟,别啊!现在朱护法在徐某的地界上,如果徐某招待不周,还令朱护法有所损伤,岂不是徐某的过错!朱护法学是领着各位兄弟在此安心养伤,到时,徐某也好向会长交待!”徐奎壁一脸的惶恐,连连摆手道。

    朱员外气得满须通红,徐奎壁话语之中的夹枪带棒,他作为一老江湖岂能听不出来,这是贬低自己的能力啊!

    但是,他想想,自己如今身在南京直隶,自己的势力根本就达不到这儿,如果自己发脾气,只怕会适得其反,自取其辱,为今之计,还是以和为贵,且看这徐奎壁如何做法吧!

    想及此,朱员外面上浮出了笑容,冲徐奎壁一笑。

    “徐尊者,如今朱某来到你的地盘,自是要遵守你的规则,还请徐尊者示下,下一步要如何做?朱某自会无条件配合,相信各位兄弟也是如此想的!”

    “真的?”徐奎壁满眼的不信任。

    “如假包换!”朱员外肯定地点点头,异常诚恳。

    “那就好!”徐奎壁欣慰地点点头,“好了,如今,这王守仁被擒,后顾之忧解除!但是”

    “但是什么?”朱员外一阵惊讶,望着徐奎壁一阵讶异。

    徐奎壁笑笑,若有所意地望着朱员外,“如此大的目标,朱护法岂会不知?”

    “哦!”朱员外一脸的恍然大悟,“您是说,王守仁留在城外的钦差卫队吧?”

    “只有这些吗?”徐奎壁满面笑容道,但眼神中一丝丝危险的气息流露出来。

    朱员外干笑不已,心中暗道,真是老狐狸啊!这都能想到!

    “当然,这人是最重要的,而王守仁的钦差卫队中,那明中信可是异常难缠的!咱们还是想办法解决了他吧!”徐奎壁也不再云山雾罩,开门见山道。

    “哦,原来您说的是那明中信啊!”朱员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拍拍大腿道。

    “不错,那你以为我说的是谁啊?”徐奎壁满面的戏谑道。

    朱员外干笑不已,“不瞒徐尊者,这明中信现在实乃是咱们弥勒会头号大敌,但同时也是咱们弥勒会头号需要掌握的人质,皆因其心中所学所知尽皆是咱们必须知晓的,如果翘开他的嘴,只怕咱们的大业能够早五十年成功!”

    朱员外说着说着,满面肃然,紧紧盯着徐奎壁。

    “他有如此重要?”徐奎壁一脸的不可思议,确实,此前他未曾接到过任何指示,对于明中信的信息,如今朱护法居然如此说,只怕这是弥勒会的最高机密了!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只怕比你想像的还要重要!”朱员外神色肃然,一字一句,强调着。

    “既然如此,为何仅派你们前来抓他?为何不派执法队前来?”徐奎壁一阵不满道。

    “唉!是朱某估量不足啊!本以为,这明中信也仅是商业手段厉害,未曾想,这明中信在军事方面也是一把好手,是朱某低佑了他了!”朱员外苦笑一声。

    “咝!”徐奎壁深吸一口气,望着朱员外一阵惊疑。

    朱员外见徐奎壁不信,摇头叹息道,“徐尊者,你见过,一人能够令得几百人魂飞魄散吗?你见过,以一人之力令得上百人身残丧志吗?”

    “有这等事?”徐奎壁满面的不相信。

    “这明中信就能,而且,如果他愿意,只怕上千人都不在话下,尽皆会被他所伤所杀!”朱员外苦笑道。

    “有这等事?”徐奎壁面色大变,望着朱员外,一脸的难以相信。

    “你以为呢?”朱员外叹息一声,“你以为,为何我带领近四百余人,为何会被俘?你以为,王护法身领三百余人,为何被杀得片甲不留,还身伤被擒?这一切,都与那明中信神鬼莫测之能有关系啊!”

    徐奎壁身形巨震,望着朱员外,面无血色。

    “徐尊者,不是朱某长他人场所,灭自己威风,实在是这明中信真是一个妖孽,不能以常理相度啊!”朱员外叹息道。

    “那这明中信如今身在何处?有何良策,能够将其一网成擒?”徐奎壁回过神来,问道。

    “一网成擒?”朱员外摇头失笑道,“徐尊者,咱们远离他都来不及,如何能够想要将他一网成擒?反正,朱某是没有任何信心!”

    “他有如此厉害吗?”徐奎壁满眼的不相信。

    “只有更厉害,绝没有任何侥幸!”朱员外与尊者齐声应道。

    徐奎壁是知晓的,这朱员外,实则是护法职衔,但是他所通管的尽皆是情报信息,一应对弥勒会不利的消息,他是第一个掌握的,如今,他居然对这明中信如此推崇,只怕还真是吃了大亏了!不然,他绝不会如此贬低自己人,抬高这明中信!

    心下警惕,徐奎壁深深感觉,只怕这明中信是此次行动的最大障碍者。

    “朱护法,这明中信此时身在何处?如何将其毁灭?”徐奎壁带着深深的忌惮问道。

    “不瞒徐尊者,这明中信现在正在城外,此番王守仁根本没有带他进南京城,否则只怕咱们没有这么顺利将这王守仁擒下?”朱员外叹息道。

    “城外?”徐奎壁一愣。

    “不错,城外!他现在正与钦差王守仁的护卫军在一起,虽然仅只有几十人,但却是战力惊人,如果咱们不采取措施,只怕在南直隶的大计会被他们破坏啊!”朱员外点头道。

    “无妨,咱们只需派一队人马前去将这钦差所卫队拿下,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徐奎壁自信道。

    “拿下?”朱员外有些懵,望着徐奎壁有些失神。

    “你呀!怎么头脑就转不过变来呢?”徐奎壁一阵鄙夷地望着朱员外。

    “徐尊者何解,还望指教?”朱员外确实有些懵,不由得脱口而出,问道。

    “这是何处?南京!我父亲是谁?南京守备!”徐奎壁一脸的无奈,摇头叹息,为其解答道。

    “是啊!这又有何关系?”

    “南京守备,意思就是南京的一应防务,尽皆是归我父管辖,如果咱们借口南京来了外贼,对钦差大营朝廷搜查,你说,那明中信会怀疑吗?”徐奎壁一脸自得道。

    “对啊!”朱员外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如果他们不反抗,咱们就乘势将他们拿下,如果他们反抗,咱们正好借口他们是反贼人,通辑他们,到时,他们就百口莫辩,任由咱们定罪了!到时,还有他们翻身的机会吗?”

    徐奎壁但笑不语,只是望着朱员外。

    不由得,朱员外竖起了大姆指,摇头赞叹,真乃是毒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