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风波起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一十八章 风波起始

    “无妨,朱护法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徐某绝不怪罪于你!”徐奎壁叹道,“实际上,此番是徐某的过错,但徐某是想从朱护法口中知晓,具体有哪些地方错误,好找出原因,下次不再犯而已!”

    “徐尊者,既然如此,那就莫怪朱某出言莽撞了!”朱员外一咬牙,一抱拳,开口道。

    徐奎壁满面笑意道,“徐某正需要朱护法这样大胆直言之人,岂能怪罪于你!”

    “朱护法!”王尊者在旁边一捅他的腰眼,以目示意出言要谨慎啊!这徐尊者此前没有打过交道,谁知晓他的禀性如何,万一朱护法一时出言不逊,惹怒了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徐尊者整治咱们,咱们可没地方哭去!

    然而,朱员外仿佛没有看到一般,继续道,“咱们当务之急,并非检讨总结,而是应该回兵攻打那明中信!”

    什么?攻打明中信?这下,不只是徐奎壁傻了,就连一向认可朱员外的王尊者也是懵在当场。

    “不错,正是攻打明中信!”朱员外望着他们震惊的表情,万分镇定地点头道。

    徐奎壁经过了初听之时的震惊,定定心神,眼前一亮,冲朱员外道,“你是说,此时那明中信只怕也是强弩之末?”

    “徐尊者不愧为武勋世家,一点就透,朱某佩服!”朱员外一竖姆指赞道。

    “哪里,哪里!”徐奎壁满面笑容,自谦道。

    “徐尊者,战机稍纵即誓,还请立刻下令,回身攻击!”朱员外客套完,脸色一肃,正色道。

    “好!就依朱护法!”徐奎壁也恢复了神采,不再犹豫,下令道。

    军士家丁们依旧是一脸的心有余悸,瑟缩着,转身赶往山坳之处。

    “徐尊者,还请您为大家讲解一下,为大家解解惑!”朱员外见军士家丁士气低落,故意出言道。

    徐奎壁看看朱员外,再看看军士与家丁们,与朱员外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点头道,“其实,咱们此前只是被他吓怕了,其实,当时援兵虽然声势浩大,但咱们也看到了,马群虽然吓人,但马背之上只有一人,也就是说,这些只不过是他们虚张声势之举。”

    “此言何解?”朱员外凑趣道。

    “我们也知晓,那明中信已经受了伤,而那些钦差卫队被咱们一顿射杀,再加上火箭的威力,在山坳之中,只怕他们即便是躲过火劫,也已经是损伤惨重了,而援兵仅有一人,那些马匹还大部分被烧死,所以现在他们是最虚弱的状态,而且他们的兵力只怕也仅有二三十人了,况且,他们在此战胜利之后,难免会产生骄兵之念,自是会粗心大意。”

    “而此时,咱们如果偷袭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料想到的!到时,咱们就可依据这些优势,乘其不备,将其一网打尽,为死难的兄弟们报仇血恨!”

    旁边的军士家丁们听了此番话,面色泛光,眼中冒出了熊熊烈火,是啊,同乡、袍泽被杀,他们岂能不恨,此前只不过是被惊恐所吓,忘却了这些,此时被徐奎壁与朱员外一顿解释,还解释得如此有道理,这下士气爆棚,充满了信心,行走的脚步也是更加有力。

    徐奎壁与朱员外见士气提升,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笑!不错,刚才他们的对话解释是在演双簧,为的就是将军士家丁们的惧怕情绪驱散,现在看来,效果很是显著啊!

    这下,还怕你这明中信插翅飞掉?

    然而,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很妙,但现实却是给了他们一个大嘴巴。

    当他们赶到山坳之时,却只见一地的残尸伤员,而明中信等人早已经魂飞袅袅,不见踪迹。

    徐奎壁恶狠狠将马鞭扔下了马匹。

    朱员外也是满面的遗憾,这是明中信还真是鬼精灵啊!他肯定料到了大家会来个回马枪,所以迅速逃离了,从这也能够看出,现在的明中信明显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堪一击啊!后悔啊,丧失了如此好的机会。

    通过询问伤员,他们知晓,明中信一行已经遁入了大山,根本就无法寻找,而且咱们这几十人哪里够啊!不要被明中信伏击就不错了!

    “不过,好在这明中信为了逃命,没有伤了咱们军士家丁的命!”王尊者庆幸道。

    “好个屁!如果他留下来,想要了咱们兄弟们的命,他就会耽误时间,只怕会被咱们抓个正着啊!”徐奎壁一阵气急。

    “徐尊者,这还真是好事!”朱员外却是微微一笑,冲徐奎壁道。

    “好事?这是好事?”徐奎壁望着朱员外,一脸的你疯了的表情。

    “对,是好事!”朱员外点头肯定道。

    “你说说!如何个好事?”经过此战,徐奎壁此时已经对朱员外的头脑表示了肯定,此时见他如此说,只怕还真有他的道理,感兴趣地问道。

    “其实,如果明中信想要了咱们兄弟们的命,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补一刀即可,但他却没有下令这么做!所以,我认为,这是他的妇人之仁在作怪!”朱员外分析道。

    “嗯!有道理!”徐奎壁点头认可。

    “而这一点,却可以被咱们所利用。”

    “对!”徐奎壁眼前一亮,击掌叫好道,“那咱们就可以在那王守仁的身上做文章,引他上钩!”

    “徐尊者英明!”朱员外适时奉上马屁。

    “朱护法,你应该还看出来什么了吧?”徐奎壁望着朱员外笑道。

    “哪有,难道徐尊者看出来了其他什么?”朱员外满眼的震惊,激动地望向徐奎壁。

    徐奎壁见他那激动的眼神,心中一阵满足,看来,这朱护法虽然心思细密,但终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让我来教教你!

    “唉,朱护法其实已经看出来了,不过是不想说出来而已,好吧,徐某就献丑了!”徐奎壁笑指着朱员外道,“其实,明中信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朱员外与王尊者满面的不解。

    “不错,明中信未曾杀人灭口,却也给咱们留下了重要的线索。那就是,明中信所带领的军士已经尽皆受伤,就连他也已经重伤在身。”

    王尊者眼前一亮,对啊,咱们受伤的兄弟们可是亲眼看到了,那明中信离去时的状态,这就是线索的来源啊!高,实在是高啊!看来,这徐奎壁也不全是草包啊!

    然而,他眼神一瞟,却看到了嘴角含笑的朱员外,心中一动,难道,这朱护法也看出来了,只是在演戏?

    一瞬间,他想通了,朱护法只怕是诚心给徐奎壁这个展示智慧的机会了!否则,依朱护法的聪明,他岂会看不出来。

    于是,他心领神会,冲朱员外笑笑,并不揭破,看徐奎壁在那得瑟。

    “所以,依明中信妇人之仁的禀性,在他无人可用之时,他也就只能强撑着,自己前来救王守仁了。到时,咱们就可以布下天罗地网,将其捉拿归案。”徐奎壁自信地总结道。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

    “徐尊者英明!”

    “徐尊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朱员外与王尊者二人一阵恭维,令徐奎壁有些飘飘然。

    “好了,不要再拍马屁了,咱们带上兄弟们回城!”徐奎壁满面愠色,故作姿态道。

    “徐尊者谦逊了!”朱员外笑道。

    “行了,咱们还是回城安排要事吧!这些留待日后抓到明中信再说!”

    徐奎壁虽然吃了败仗,但却犹如打了胜仗,意气风发地指挥道。

    “是!”朱员外与王尊者躬身应是,收拾战场,回转南京城。

    此时的明中信等人却是已经深入山中,找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安顿下来。

    赵明兴带领学员们为军士们包扎伤口之后,再清点军备,却痛苦地发现,他们现在除了手中的兵刃以外,居然什么都没有了,不由得他们对视苦笑。

    来到背靠大树的明中信面前,无奈地汇报检查情况。

    “罢了,我早已料到,毕竟,咱们仓促应战,自是来不及收拾细软,好了,现在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就地取材,为军士们解决吃住问题!”明中信笑笑,吩咐道。

    “是!”学员们一听明中信如是说,瞬间信心满满。

    “行了,去准备吧!”明中信一挥手,学员们纷纷回身前去安排。

    赵明兴就待与学员们一同前去,却被明中信叫了停。

    “明兴,你是如何得知的咱们遇险的?还如此恰到好处地赶到!”明中信一脸疑问道。

    “学生是在一个市井之人口中得知王大人呀!”赵明兴回身回答,但却话到半中腰,一阵惊叫。

    “怎么了?”明中信吓了一跳,惊讶地望着赵明兴,这孩子以前不这样啊,如今这是怎么了?

    赵明兴见惊到明中信,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教习,学生忘记还抓了一个人来!

    “什么人?”明中信一阵惊奇。

    “就是”赵明兴就待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解释,只好爆料,“教习,王大人现在被关在了中军都督府中!”

    “什么?”明中信大惊失色,一把抓住赵明兴,问道,“王大人身犯何罪,怎会被抓到中军都督府?”

    啊!赵明兴一阵龇牙咧嘴。

    明中信一见,连忙松手。

    赵明兴强忍着痛,“教习,具体情况,学生也不清楚,还是让那人向你细说吧!”

    说着,赵明兴转身飞身上马,催马向山外奔去。

    明中信都未来得及说话,见他跑掉,只好无奈地笑笑,这小子,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回来再收拾你!

    随即,明中信一皱眉,“王大人被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与自己遇袭有关?”

    罢了,反正现在没有头绪,还是等明兴回来,自有分晓。明中信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看看正在忙碌操持的学员们,他欣慰地笑笑,这些学员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学习,再有这一路之上的磨炼确实有所长进,让他们准备吧!

    他缓缓闭上了双目养神。

    营地一片吵杂,却是那般的有序,又有生气,整个营地一片忙碌。

    得得得,一阵马蹄之声传来,停在了明中信面前。

    “教习!”赵明兴的声音传来。

    回来了!明中信心念一动,缓缓睁开眼睛,望向赵明兴。

    咦!赵明兴还真的带回来一人。

    “这位是十六哥,正是他说的,王大人被抓了!”赵明兴一指旁边的十六哥,介绍道。

    明中信将眼神投向十六哥。

    此时的十六哥已经清醒,但却眼神瑟缩地望着明中信。

    但眼神中也饱着奇怪,眼前这位十几岁的少年居然是刚才那位凶神小公子的教习?太不可思议了!

    “这位大哥,我这位学生莽撞,令你受苦了!我在此代他向你致歉!”明中信微微一笑,拱手道。

    十六哥一听,脖子一梗,就待斥问。

    但随即看到周围那些军士瞬间明白,现在自己是案板上的鱼肉,人家可是刀殂啊!

    将到了嘴边的斥责问话咽了回去,低声道,“没关系!”

    “这点东西是小弟的歉礼,还请十六哥收下!”

    随着明中信的话语刚落,十六哥就觉得手中突然多了一点东西。

    低头望去,十六哥傻了,手中的居然是一枚金叶子,心中一阵激动,自己就算忙活几年也赚不了这一枚啊!

    激动地抬头望向明中信,不确定道,“这,这,这位公子,这是给我的?”

    “当然!”明中信和蔼一笑,点头道。

    十六哥一听,连忙将金叶子迅速揣入怀中,用双手紧紧抱住胸前,再不撒手。

    赵明兴在旁一阵咧嘴。

    明中信偷眼瞪了他一眼,赵明兴连忙收敛起不屑的表情。

    “这位大哥,你将之前说的事情再说一遍!小弟另有重赏!”明中信温柔一笑,冲十六哥道。

    十六哥眼珠滴溜溜一转,瞬间明白明中信所说的是何事,“好!”

    他却不知,这一个好字之后,在南京城掀起了多大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