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狱中激斗-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二章 狱中激斗

    徐奎壁扫了一下眼中饱含惊喜的王守仁,眉头一皱,难道真的是来救王守仁的?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被人救走!心中下定决心。

    “徐二,你带几个人,保护王大人!”徐奎壁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冲旁边一位管家模样的家仆吩咐道。然而,他阴森的语气中,将那保护二字说得极其重。

    徐二看了一眼徐奎壁,眼中闪过一丝嗜血之色,随即冲徐奎壁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领神会,应了一声,“是!小人必会誓死保护王大人。”

    徐奎壁冲他点点头,转头看向王守仁,“王兄,且等候片刻,待徐某杀退来犯之敌再来与你叙话!”

    “走,看看是何等贼人胆敢冲撞中军都督府!”说完,未等王守仁回应,徐奎壁抽出钢刀,挽个刀花,一马当先就要冲向牢外。

    王守仁、吴起、监察御史望着一脸慎重的徐奎壁,心中狂喜,但面却装做没有什么的样子,只是不说话,一脸期待地望向牢狱外,仿佛,牢狱之外有他们的救星一般。

    嗵一声,监牢的门被人一脚揣开,冲进来一伙人,却只见他们个个蒙着黑色面罩,目露凶光,环视牢房内的情形。

    “何方贼人胆敢冲击中军都督府?”徐奎壁见这些人冲了进来,如此装扮,停脚喝问道。

    王守仁见到来人蒙面,也是一愣,随即恍然,见来人环视牢房,这是找自己呢!他不自觉点点头,抬起手来,就待要打招呼,示意自己在此!

    然而,徐奎壁的喝骂之声传来,王守仁心中一动。

    贼人?王守仁心下一惊,咽回到了嘴边的话语,对啊,明师爷等人蒙面来此就是为的不暴露身份,将自己救走,自己如果现在向他打招呼,岂不是暴露了明师爷他们,而且还坐实了明师爷劫狱的罪名,到时,如果徐老公爷回来追究的话,那可就糟了!更何况,还有徐小公爷这位不明立场的,如果他紧紧咬住明师爷劫狱,那可就难办了。还是不说话,静观其变为妙!

    顺便,他还转头冲吴起摇摇头。

    此时的吴起愣神不已,想不通这些蒙面人难道就是来救自己的?心底疑惑,故此,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王守仁。

    见到王守仁摇头,吴起虽然一头雾水,但却识趣地闭嘴不言,王守仁这是让他闭嘴,不要说话。继而他紧紧望着来人,想要知晓这些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来意为何?

    至于监察御史,现在一见来人,不是自己意想中人,瑟缩着回转了床塌,不说一句话,眼珠滴溜溜转着,自有其私心。

    而来人在见到徐奎壁喝问,根本毫不理会,目光也不停留,将其自动忽略,继续望向牢内。

    “大胆贼人,我家小公爷问你话呢!”有家丁喝问道。

    然而,来人根本不理会,只是在看到王守仁之后,目光闪烁一下,举手一挥,身后众人也不答话,直接冲向了徐奎壁。

    此时的徐奎壁气急败坏,在这南京城,从来没有敢如此无视于他,这贼人居然敢无视自己,太过份了!

    而今见到贼人们冲来,徐奎壁也是一挥手,冲前去,与来人战于一处。

    来人为首之人,带领几人,奋不顾身地冲向王守仁所在牢房。

    而王守仁也面带微笑,冲来人点点头。

    终于来了!虽然稍显有些莽撞,但现在却也仅有这一个办法了!罢了,待逃出生天再想办法吧!

    当然,自有人冲前去阻挡来人,但却被之前冲出的来人挡住,让为首之人冲向牢房。

    待为首来人冲杀到近前,挥动手中钢刀,几下砍断了绑着牢房门的锁链,用脚揣开了牢房门。

    徐奎壁见状,大急,冲家丁们喝道,“拦住他们,来人,来人,有人劫狱!”

    然而,他的喊叫真的是徒劳啊!根本没有人应声,整座中军都督府仿佛只有眼前这几个人,根本无人来援。

    徐奎壁见喊声无用,挥动手中钢刀,冲向牢房。

    他知晓,如果被王守仁走脱,只怕自己勾结弥勒会的事情就要败露,到时就连自己的父亲,堂堂现任魏国公也无法保得了自己。

    如今,只好拼命了。

    然而,面前的贼人们却是奋力挡在自己身前,仿佛死也不让自己过去一般。

    就在徐奎壁奋勇冲杀的时候,王守仁已经走出了牢房门,微笑着冲为首来人点点头。

    而吴起也是一脸的欣慰地望着来人。

    监察御史更是屁颠屁颠跑到牢房门前,叫道,“快救我,快救我!”

    然而,来人根本就充耳不闻,一言不发,迈步走向王守仁。

    监察御史大急,“快救我啊!快救我啊!”

    王守仁与吴起一听,心中一阵鄙夷,同时也是深深愤怒,这家伙,难道看不出来,明师爷就是不想让徐奎壁知晓身份,才蒙面的吗?你如今这般叫喊,徐奎壁稍后反应过来,只怕明师爷要有麻烦了!真是没脑子!

    然而,此时的他们根本无法阻止监察御史的大呼小叫,只好无奈地笑笑。

    “小心!”突然,吴起惊恐地大喝一声,道。

    王守仁一愣,转头望向吴起。

    而监察御史也是瞪大双目,望向牢中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传来嗖的一声,随即当啷一声,一阵金属碰撞之声传来。

    徐奎壁也是瞠目结舌地望着王守仁方向。

    却只见此时王守仁面前的为首来人,正在满面惊骇地望着牢狱外。

    嗖嗖嗖,一阵身形掠过的声音传来,牢狱之中多了五六个人,同样是黑巾蒙面。

    牢房中人尽皆都傻了!

    “王大人,快躲进牢房!”此时,看到真相的吴起大叫道。

    王守仁反应过来,无论如何,他知晓,吴起绝不会害他,听话地迅速躲进了牢房,顺手将牢房门关了起来。

    随后,才不解地看向牢房外,牢狱之中。

    而此时,除了后面来的这五六个人之外,徐奎壁目瞪口呆地望着第一批来人中为首一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而监察御史此时却是捂着自己的嘴巴满面惊骇,继续瑟缩着躲回了床塌。

    而第一批来人首领此时手执钢刀,直指第二批来人首领,身前地躺着一支一分为二的利箭。

    “你是何人?”第一批来人首领望着第二批来人首领,喝问道。

    “大家彼此彼此!”第二批来人首领笑道。众人听了一愣,这声音,没听过啊!因为,这人的声音居然是沙哑着的!

    这下徐奎壁与王守仁都愣住了,而且,这是什么话,难道他们是同伙?

    “弟兄们,动手!”第二批来人首领未等自己的话音落下,叫道。

    第二批来人也不废话,一抬手,嗖嗖嗖,一阵箭羽不分敌你地直射向徐奎壁的家丁与第一批来人。

    随即,牢房中一阵大乱。

    尽皆是人们喊叫喝骂之声。

    徐奎壁的家丁都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唯一知晓的是,在场的除了自己等人尽皆是敌人,砍吧,杀吧!

    第一批来人更是挥动钢刀抵挡着利箭,一阵手忙脚乱。

    而第一批来人首领紧紧盯着第二批来人首领,喝道,“原来是你!”

    “嗯!”第二批来人首领也不答话,一个闪身冲向了王守仁所在牢房。

    旁边的王守仁看着场中混乱不堪的局面,一阵懵逼,随口问向吴起,“吴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吴起惊魂未定地深深出了口气,回道,“大人,刚才真是好险啊!那第一批来人想要杀您啊!幸亏第二批来人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王守仁更懵了,呆呆望着吴起,不明其意。

    吴起将刚才亲眼所见情形,一一道来。

    却原来,就在刚才,王守仁与第一批来人首领将要接触之时,吴起看到,那第一批来人首领举起钢刀居然要砍杀王守仁,故此,他才大声喝叫,想王守仁躲避。

    但王守仁毫无戒备之心,还转头望向自己,如果不是第二批人赶到,用箭射向那首领,攻其必救之处,令其不得已回身挡箭,只怕王守仁已经身首异处了!刚才可真是好险!

    显然,那监察御史也看到了这一幕,故此才躲回床塌,不敢吱声。

    想想那般情形,王守仁浑身一阵战栗,太可怕了!本以为,那人是明师爷前来救自己,未曾想,居然是来杀自己的,这是些什么人?为何要杀自己?

    难道,第二批来人才是明师爷?不然,为何前来救自己?

    难道,第一批来人是弥勒会贼人?此次前来是取自己性命?不然,这情形如何解释?

    难道,徐奎壁与弥勒会贼人真的没勾结?不然,为何现在他与第一批贼人生死相搏?

    现在牢狱内的局势混乱,敌我难明!

    王守仁只好细细观察着来人,希望能够分清敌我!

    此时,第二批来人首领已经顺手将第一批来人首领点倒在地,飞身揣开牢房门进了王守仁牢房中。

    “你是何人?”王守仁戒备地望着来人,现在的他可不敢再轻信任何人了。

    第二批来人首领轻笑一声,也不答话,诡异地身形一闪,来到了王守仁左侧,王守仁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点中身体。

    “你!”未等他说完,已经晕厥在地。

    “你!”吴起更是大惊,以脚揣门,希望能够揣开房门,前去解救王守仁。

    然而,牢房门的质量可靠,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却只见,第二批来人首领一伸手,夹起了王守仁,转身闪出了房门。

    啪的一声,一脚揣开了吴起的牢房门,吓得吴起迅速躲向后面,戒备地望着他。

    第二批来人首领轻笑出声,看看被绑着的吴起,“哦,还省劲了!”

    又是诡异地身形一闪,将吴起点倒,抬手夹起了他。

    抬头望向监察御史,但此时的监察御史仿佛深怕别人看到他一般,瑟缩成了一团,躲在床塌之。

    第二批来人首领不为人知地轻叹一声,闪身出了牢房门。

    “风紧,扯呼!”叫了一声,身形一闪扑向牢狱之外。

    “别让他跑了!”徐奎壁见状大急,手中钢刀刀花急挽,急速闪过,将身前的贼人劈为两段,扑向第二批来人首领。

    在电光火石之间,徐奎壁居然赶到了他身后,挥刀就砍向第二批来人首领。

    第二批来人首领冲他诡异地笑了一声,“徐小公爷,得罪了!”

    拍一声,第二批来人首领的身形一闪,将手拍在钢刀之,顺手将其引向一旁。

    徐奎壁收拾不住攻势,被其引得冲向牢狱内的另一边。

    “不要恋战,撤!”第二批来人首领,看也不看徐奎壁,冲他的人大喊一声。

    “是!”一阵应声。

    嗖嗖嗖,啊啊啊,一阵箭羽声音及中箭之声响起,无论是第一批来人,还是徐奎壁的家丁躲闪不及,纷纷中箭。

    未中箭者更是闪身躲向一旁,第二批来人从容地退出了牢房,去向牢狱之外。

    此时的牢房之内,呻吟之声不绝于耳,躺了一地的伤员,两批人马不分敌我尽皆冲向牢狱门口,想要阻止第二批来人逃走。

    然而殿后站于牢狱门口的第二批来人首领,回身看了一眼牢房中的惨象,再看看他们,只听得一阵嗖嗖之声传来。

    “躲!”吓得大家纷纷大叫,躲向一旁。

    然而,待他们静下来四下一看,咦,没有啊!

    “切,不过是一点口技而已!看你们吓得!哈哈哈,爷爷走了!”第二批来人首领戏谑道。

    大家望着他,恨得牙痒痒,“,留下他也是一样!”有人喝道。

    这下,徐奎壁的家丁与第一批来人同仇敌忾,合在一处,冲向他。

    然而,此时,徐奎壁却在一旁悄悄扑向了第二批来人首领。

    第二批来人首领身形一闪,闪出了牢狱之门。

    然而,却只听得扑扑两声响起,徐奎壁身体僵直,从空中落于地,一动不动。

    牢房中一片寂静,大家目瞪口呆地望着一动不动的徐奎壁。

    “少爷!”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了牢房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