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锦衣来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七章 锦衣来人

    谢琪心中一跳,不好,还真惹麻烦了。他知道,石锦胆子极大,如果不是太过震惊,绝不会有此反应。

    谢琪快步上前,却见那张采一脸戏谑地望着石锦,而石锦目瞪口呆,望着地上的包裹,瑟瑟发抖。

    不对,应该说是望着地上包裹中的一个腰牌发抖。

    石文义狠狠瞪了张采一眼,让你收好,你不收好,这下好了,身份暴露,还如何查案!

    张采耸耸肩,一摊手,

    谢琪上前拿起那腰牌,仔细打量。

    却见那腰牌为象牙制作,长约3寸,宽约2寸,厚约半寸。上额弯月状云形饰,正面上部有“东司房”三字,正面编号锦字壹佰肆拾捌号,背面浅刻两行楷书“缉事总旗悬带此牌,不许借失违者治罪”16字。左侧脊部浅刻楷书:“弘治戊午年造”六字。

    谢琪心神巨震,这不是锦衣卫腰牌吗?还是总旗的腰牌,那可是正七品,和知县老爷是一个级别的主。

    这些煞神怎么会来到l县这穷乡僻壤?

    想到这,谢琪狠剜了石锦一眼,差点因为这小子坏了大事。

    让你再得瑟,终于踢在铁板上了吧!

    也幸亏自己见机得早,看到这几位穿着打扮神态不似普通人,所以才和气商量,没敢太过嚣张,否则也会死得很惨的。

    “不知这是哪位大人的?”谢琪双手捧着腰牌,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查了,不怕我们是贼人了?”这时轮到张采得瑟了,他接过腰牌,坐于塌上。

    “岂敢,岂敢!”谢琪陪着笑脸道,顺便用手使劲捅了石锦一下。

    石锦一个激灵,缓过神来,俯身将包裹收拾好,抱起来放在桌上。

    谢琪偷眼观瞧,却见包裹里面一角显出一把兵刃,心中一个激灵,不敢再看。

    “请大人恕罪。”石锦上前对张采深施一礼,久久未敢直起腰杆,静等张采的原谅。

    张采玩味地看着石锦。

    “好了,他们也是公务,别再为难他们了。”石文义发话了。

    “小子,算你运气好。看在我家大人的面子上,这次就饶过你了。”张采指着石锦道。

    天爷,那位职位比这位还要高,这得是哪位尊神到了?谢琪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锦衣卫总旗就够可怕的了,居然还来了一位比总旗更大的,难道是百户大人,还是千户大人到了。那可是正六品、正五品的老爷,难道知县老爷得罪人,让锦衣卫盯上了?

    谢琪一阵胡思乱想。

    “行了,你们将这段时间l县发生的事都说说。”石文义发话道。

    “是。”谢琪恭恭敬敬站在旁边,将这段时间l县发生的所有大事都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明家,还是明家,这一切的事情都绕不开明家!石文义心下沉吟。这明中信也不是省油的灯,明家的一切都是他在搅动。

    “你且将那明家上下说道说道。”石文义若有所思地道。

    谢琪为他们细细道来,“明家上下百十余口,但嫡系只有两支,一支为明文轩也就是明中信的叔叔,有一子名叫明耻,皆不成器。一支就是明中信祖父这支,祖父、父亲虽都入仕途,但却时运不济,英年早逝,如今只剩下祖母、孙儿相依为命。其他皆为旁系,虽每辈皆有天资聪颖之辈,但都不成才,止步于秀才。”

    看来,明日得走一趟,见识见识了。

    “好了,你们回去吧!切记,不可将我们的行踪泄露出去。”石文义叮嘱道。

    谢琪点头应是,旁边的石锦也跟随点头。

    “官爷,慢走。”房门打开,只见石文义、张采脸上堆笑,恭恭敬敬地送二位官差出门。

    “回去吧,出门在外可得操心。”谢琪用心嘱咐一番,石锦在旁也是一脸地心满意足,二人迈着方步,走出房门,向下一间行去。

    店小二心中腹诽,还不是得了好处,否则你们会这么好心,还一番嘱咐,那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吧!

    三人回到房中,石文义与张采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夜,啪啪啪,窗户被拍响。

    张采抽出兵刃待要上前,却被石文义拉住。

    “缉事暗藏何时复!”窗外传来话语。

    “锦衣三更夜起行!”石文义答道。

    “酸涩滋味谁来尝!”窗外传来话语。

    “英雄自觉苦还甘!”石文义答道。

    窗户“啪”一声打开,一个黑影飞身进来。

    昏暗的油灯下,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二人面前。

    张采惊得目瞪口呆。

    石文义伸出双臂,满脸堆笑,“欢迎回家!”

    “卑职参见大人。”石锦躬身下跪请安。

    “好了,这些年辛苦了。”石文义双手将他扶起。

    “大哥,这家伙?”张釆从震惊中醒过来,但依旧无法相信。

    “来,我为你介绍,这位是咱们镇抚司东司房秘谍石锦,这位是辑事总旗张釆。”

    “小人见过总旗。”石锦躬身施礼。

    张釆没理他,冲着石文义道,“那他也不是因为害怕我发抖,而是看到了腰牌激动的发抖?”

    石锦呵呵讪笑。

    “好啊,你们一起耍我!”张釆一副逗逼样。

    “一直以来,石锦就在l县隐匿侦察,属于机密,我也是此行出来千户大人才将这个信息透露给我的。这次来l县就是要靠他这个地头蛇帮忙,今夜我让他前来就是将情况核对一下。“

    张采一听千户大人,再不敢提及此事。打个哈哈,”兄弟,辛苦了。“

    “都是自家兄弟,就不说客气话了。石锦,这明家到底怎么会惹上弥勒会?”

    “据我观察,以及将获得的情报进行分析,这弥勒会应该是为了明家的财产,明家可能已经破坏了几次弥勒会的行动,这次掳劫明家老夫人,就是弥勒会恼羞成怒,对明家的报复。却未想到低估了明家的实力,造成现在这局面,唯一令人称疑的是,为何那么多贼人为何就疯了?“石锦对此也是感到很疑惑。”

    “你觉得我们现在接触一下明中信如何?”

    “不太好,这个明中信太神秘,这次从兰家回来之后,变得与以往大不相同,好似变了一个人般,出手不凡,将明家搞得风生水起,我怀疑明家背后有势力!“石锦以猜测的口吻说出自己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