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公爷赶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三章 公爷赶到

    却只见那徐二扑上前去,跪地将徐奎壁抱起。

    却只见他身前背后分别插着一支寒光闪闪的利箭。

    牢中众家丁尽皆满面惊骇地冲向徐奎壁落地之所。

    如果徐奎壁出事,只怕他们尽数都得被徐老公爷清理掉。

    “小公爷,小公爷!”徐二抱着徐奎壁叫道。

    徐奎壁口中缓缓流出一股鲜血,睁着双目望向徐二,有气无力地咧嘴苦笑,“徐----二,这----这---是----不---是----报---应?”

    “小公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徐二双眼含着深深的戒惧,答非所问道。

    “我--我---知---道!咝---------”徐奎壁闭闭双目,有气无力微微点点头,然而,吸口凉气,瞬间口中涌出一股鲜血。

    “小公爷!”徐二惊骇无比地叫道。

    然而,徐奎壁已经晕厥过去。

    “徐管事,还是送小公爷去看大夫吧!”旁边一位家丁提醒道。

    “对,对,少爷,我带你去看大夫!”徐二反应过来,双手一用力,抱着徐奎壁站起身形。

    然而,就在他起身之际,看到了那些蒙面壮汉,恶狠狠吩咐家丁道,“你们,就算都赔上性命也给我将这些罪魁祸首留下!否则咱们谁都无法向老公爷交待,更对不起小公爷!”

    “是!”众家丁齐声应是,纷纷转过身形,恶狠狠望向蒙面大汉。

    不错,如果不是这些蒙面大汉劫狱,徐小公爷岂会中箭,生命垂危!必须拿下这些贼人!

    而此时的蒙面壮汉们却是躲在一旁,寻机想要逃出牢狱,但徐二他们将牢狱门挡了个严实,根本毫无缝隙,无法出去。

    奇怪的是,他们却没有乘徐二他们担心徐奎壁的时候攻击,冲出牢狱。而是关切地看着徐奎壁,好似也在担心徐奎壁的伤势一般。

    当然,他们也根本没机会,因为有几位家丁手执兵刃戒备着,紧紧盯着他们,也没有多大机会。

    听到徐二的吩咐之后,都傻了眼,面面相觑。

    但是家丁们却不会给他们机会发愣,瞬间操刀围向他们。

    徐二吩咐完,不再迟疑,抱着徐奎壁就向外冲去。

    而家丁们却目光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如狼似虎地冲向蒙面壮汉。

    此时的蒙面壮汉们扶着那首领无奈只好抵抗,随时也准备找缝隙冲出牢狱。

    然而,他们却是小觑了家丁们的仇恨之心。

    一位蒙面壮汉抵挡着几名家丁的攻势,寻找着逃走的机会,但是与他对攻的家丁却是如同疯了一般,双手挥动着钢刀劈向他,他向旁边一闪,然而两边侧翼的两位家丁却是乘机砍向了他,无奈挥刀反抗。

    左挡右突之下,根本毫无机会逃脱,见此情形,他眼中发狠,手中钢刀急速挥动,比刚才瞬间多了几分刚猛,力气也多了几分,霎时间,几名家丁感到了吃力,根本挡不住人家的攻势,渐渐地,三人围攻出现了漏洞。

    蒙面大汉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突然,挥动钢刀,将正面家丁的钢刀挑飞,挡开侧翼钢刀之后,扑向了前方,准备从前言突围而出。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正前方的家丁在钢刀失手后,并耒退开,反而一扑上前,将他一只胳膊紧紧抱住。

    蒙面壮汉大惊,用刀柄狠狠敲击家丁后背,然而,家丁吐着血,就是不放,反而大叫,“砍他,砍他!”

    自然,侧翼家丁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喜过望地扑向蒙面壮汉。

    见此情形,蒙面壮汉自知无法摆脱,只能下煞手了。

    心一横,掉转手中钢刀,利刃向下,一刀斩掉了家丁一条胳膊。

    然而,家丁却是惨叫一声,钢牙向下,咬在了蒙面壮汉的胳膊上,而且另一只手毫无放手的意思,紧紧吊在蒙面壮汉身上。

    蒙面壮汉见煞手无效,继续挥舞钢刀,将家丁的头颅斩飞。

    而与此同时,两柄钢刀砍在了蒙面壮汉身上。

    血光四溅,蒙面壮汉带着不甘,满身鲜血地倒了下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旁边的家丁与蒙面壮汉根本没有时间反应。

    大家根本没想到,居然有如此血腥的场面,一下子大家的血性被激发出来。

    尤其是家丁们,被那位身死的家丁的惨状刺激到,有人居然以命换命?更何况,徐奎壁还身死未明,无论他是生是死,自己等人都逃脱不了保护不力的罪责,这下,他们瞬间失了理智,哇呀呀大叫,扑向了蒙面壮汉们。

    而蒙面壮汉们见到袍泽被杀,自是红了眼睛,管他妈的什么东西,干吧!

    一时间,牢狱之中杀声震天,两方人马都杀红了眼睛,同时,也不管血腥场面,蒙面壮汉们虽然武力值高了一筹,但却架不住人家人多势众啊!不断有蒙面壮汉被干翻在地,当然,家丁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几人甚至失去了生命。

    就这样,一场血腥撕杀,逐渐落下了帷幕。

    家丁们付出了十余人生命的代价,终于将所有蒙面壮汉干翻在地。

    家丁们望着眼前血腥的一幕,有几人甚至后怕一得哭了起来,然而事实已就,有人出面让大家将未死的蒙面壮汉绑了个严严实实,就地关押起来。在一番清扫战场之后,留下两人看押,其余人等退出了牢狱。

    不提这变成血腥修罗场的中军都督府牢狱,且说那徐二,带着徐奎壁冲到了南京城太医院,直接找太医院。

    大明太医院分为13科,即大方脉、妇人、伤寒、小方脉、针灸、口齿、咽喉、眼、疮疡、接骨、盎镞、祝由、按摩,同元代13科相比,风科改为伤寒,金疮分为金镞和疮疡两科,杂科改为按摩,取消了禁科,较前代更适合临床需要。

    大明太医院的分科细致,大方脉为内科;妇人即为妇科;伤寒乃是传染科;小方脉为儿科;针灸和按摩;口齿、咽喉、眼分别为口腔、喉、眼科;疮疡、接骨、盎镞则是大外科,分别是普通外科、骨科、战伤;祝由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借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具有浓重的迷信色彩。

    太医院每科由一到数名御医或吏目掌管,下属医士和医生,各科御医或吏目人数为:大方脉5人,伤寒4人,小方脉2人,妇人2人,口齿、咽喉、疮疡、正骨、痘疹、眼科、针灸各1人,下属医士医生70余名。

    进入太医院之后,徐二直奔盎镞。

    太医们一见是徐小公爷,都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回事,堂堂魏国公府徐小公爷,居然被人射伤至此,何人如此大胆?

    虽然心中疑惑,但太医们却是不敢怠慢,毕竟,这位身份尊贵,如果耽误他们可吃罪不起。

    一番检查忙碌用药之后,太医们面面相觑,长吁短叹起来。

    徐二大急,“各位御医,徐小公爷的伤势究竟能否治疗?”

    “徐管事,止血取箭到是不难,止血也已经用过药物,相信已经止住。难就难在,这箭头居然有倒勾,而且,这箭头已经伤及了五脏六腑,如果往外取,只怕会伤及五脏六腑,到时如果大出血,只怕”掌科御医长叹道。

    “只怕什么?”徐二急道。

    “到时,大出血,而徐小公爷无法承受失血过多的话,这条命可就要交待在这儿了!”掌科御医摇头道。

    “那你倒是想办法啊!”徐二急得跳脚,“你坐着叹气又有何用!”

    “没办法啊!如今只能取箭,小心小心再小心!但这等事情咱们没把握啊!”掌科御史回道。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如果徐小公爷出了事,咱们谁都得吃挂落啊!快动手吧!”徐二急赤白脸地叫道。

    “徐管事,这取箭之事事关重大,还是请示一下徐老公爷啊!否则,咱们谁都无法担此责任啊!”掌科御医虽然对徐二的态度感到不悦,但看在魏国公的面子上,也就忍了,但不妨刺激一下他,“要不,你来做这个主?”

    “这?”徐二傻眼了。他也做不了主啊,如果他同意取箭,到时,如果徐小公爷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担不起这么重大的责任啊!

    太医们望着徐二的模样,心中暗笑,看你再催,咱们这位掌科御医可不是好惹的。

    “徐管事,你得早下决断啊!否则,迟了的话,只怕徐小公爷性命难保啊!不行的话,就找老公爷来啊!”掌科御医催促道。

    徐二苦笑一声,“御医大人啊,老公爷外出公干,根本没在南京城内啊!你让我上哪去找老公爷来!”

    “这!”掌科御医也傻眼了,徐老公爷不在,如此大事,谁敢做主,更何况徐小公爷现在可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人家来可是还有气的,如果在自己这儿咽了气,但自己却没有做什么,那自己可就得被徐老公爷记恨上啊!虽然徐老公爷一直是持身廉慎,但这可是他的儿子,如果人家儿子出事,可不能够担保他还能够耐得下性子,听自己解释,到时,自己只怕真得吃挂落了!

    “徐管事,这儿可就只有你这一位徐家人了,只能是你做主了,徐小公爷可等不起了啊!”掌科御医冲着徐二苦笑道。

    “这?”徐二一脸为难,他也有他的难处啊!这个决定好难下!思前想后,再三思虑,再无办法,途二将心一横,罢了,拨箭也许还能活,但不拨箭的话,只怕徐小公爷今日就得交待在这儿了。

    想到这,他就等开口同意。

    “取箭!”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响起。

    徐二眼前一亮,脱口而出,“老公爷?”

    掌科御医也是满面惊喜。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房门处。

    却只见一位皓首银发,虎目含威,顶盔贯甲的老将军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

    众人连忙站了起来,迎向来人。

    “行了,大家不用客套,还是快给小儿取箭吧!”老将军一挥手,制止了大家的行礼。

    “徐老公爷,小公爷身中两箭,分为前胸后背,极其凶险,而且箭尖处有倒勾,如果取出,只怕会造成大出血,到时只怕小公爷会挺不过去!”掌科御医正色道。

    是啊,现在不说清楚,到时,徐小公爷出事了,只怕徐老公爷会找算帐,还是现在说清楚为妙!

    “行了,我也是老行伍了,岂会不知!取箭吧!”徐老公爷一挥手道。

    “好,下官与各位同僚会尽全力的!”掌科御医点点头,回身吩咐道,“大家去准备吧!”

    瞬间,太医们忙碌也起来。

    “老公爷!小公爷他”徐二瑟缩着来到徐老公爷面前,低头道。

    “行了,过后再与你算帐!”徐老公爷一瞪眼,喝道。

    “是!”徐二身形一抖,畏惧地看了徐老公爷一眼,退过一旁,静候命运的决断。

    为今之际,只能向诸天神佛祈祷,徐小公爷没事,否则,只怕自己的皮都会被徐老公爷剥了。

    太医们一阵忙碌,准备妥当,望向掌科御医。

    而掌科御医望向旁边的徐老公爷。

    “看我干什么?取箭!”徐老公爷虎目一瞪,喝道。

    “开始!”掌科御医转过头,望着太医们,吩咐道。

    一位太医取过银针,在徐奎壁**脊背的利箭周围扎了几根银针。

    随后抬头望向掌科御医,点头道,“好了!”

    掌科御医抿抿嘴,目光一缩,看看徐奎壁,将手探到他的腕脉之上,眼睛紧闭,凝神细查一番,张开双目,冲旁边的御医们点点头,随后眼光一凝,“取箭!”

    噗,一声,利箭被旁边的一位御医一把拨出了利箭。

    噗,一股鲜血喷射而出。

    徐奎壁身躯一抖,幸亏旁边有人抓着他,否则,只怕会翻下桌子。

    然而,徐奎壁的身形一直在抖,如果不是旁边有人死死压着,根本就无法继续。

    “止血!”掌科御医冷静地吩咐道。

    一位太医将一贴膏药贴在了箭孔之上。

    第一位施针太医迅速上前,一根根银针扎在了徐奎壁的脊背上。

    不到一会徐奎壁停下了抖动。

    “不好了,徐小公爷晕厥过去了。”一位太医叫道。

    掌科御医眼神一缩,迅速将手探到徐奎壁的腕脉之上,随后长出一口气,“无妨,只是痛晕了而已!”

    旁边的徐老公爷听了掌科御医的话,悄悄呼出一口气,将紧紧攥着双拳松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