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中信现身-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中信现身

    然而,紧赶慢赶,明中信依旧晚来了一步。

    就在他们赶到南京城内中军都督府,各自黑巾蒙面,小心翼翼潜进了中军都督府。

    本以为,中军都督府内戒备森严,故而明中信等人万分小心地观察着周围。

    然而,令他们意外的是,中军都督府居然是一片寂静。

    明中信分外惊讶,打手势令学员们进去查探。

    学员回来满面的诡异。

    向明中信汇报,中军都督府的军士们居然尽数被迷晕,在房中睡大觉。

    明中信一听,瞬间面色大变,一挥手,不再隐藏行迹,冲进房中,救醒一位军士,问清牢狱所在,直奔而去。

    待他们赶到牢狱之时,却正好撞见有一位蒙面人要出手砍杀王守仁。

    明中信大惊之下,运用箭技,出手阻止了此事的发生。

    于是,接下来,明中信就顺理成章率领学员们冲进了牢狱之中,一场混战之下,寻机救下了王守仁与吴起。

    但是,就在他为学员们断后之时,却被徐奎壁偷袭。

    而他那无处不在的神识帮了大忙,瞬间发现徐奎壁,并予以躲闪,顺势出了牢狱,但是,却未曾想,徐奎壁这一番偷袭,不只是让他躲过了偷袭,还躲过了冷箭。

    原来,牢狱之外还埋伏着杀手,伏击于他,他在大意,居然未曾发现。不过,也幸亏徐奎壁恰在此时偷袭于他,他为的躲避徐奎壁的袭杀,闪身躲过了这场处心积虑的袭杀。

    但很不幸,徐奎壁做了代罪羔羊,被两支冷箭所伤,命在旦夕。

    虽然,明中信神识之下,发现,牢狱内,正是那位徐二射出了徐奎壁背部中的那支冷箭,想必是想留下自己,却误伤其主,而在牢狱之外,居然还藏着一位杀手,正是那位王尊者,有心去杀了他,但却不想因其耽误了自己脱离南京城,只好留待下次杀他,他恨恨地先行离去,将王守仁与吴起送出城,来到此前定的集合地点,将王守仁与吴起交给学员军士们,令他们先回山中躲藏,等待自己。

    而被他救醒的王守仁与吴起,将他们的猜测告诉了明中信,再加上明中信呆在钦差卫队大营之中遇袭之事,两相对比,相互研究之下,他们更加确认了徐奎壁入了弥勒会这一事实。

    虽然,徐奎壁是弥勒会中人确认无疑,但他们在此时却不能令徐奎壁身死,皆因,现在的徐奎壁还未曾暴露其身份,一切事件还处于猜测阶段,他们商量之下,也同意了明中信的想法,潜回南京城,一则打探消息,二则随机应变,看事态的发展。

    而王守仁与吴起先行回去休整,静候明中信的消息。

    就这样,明中信重新潜进了南京城,去查探徐奎壁在哪里?伤势如何?看是否能够出点力,将其救回。

    毕竟,他也不想徐奎壁身死,徐老公爷发疯,到时,查到自己身上,那时就百口莫辩了。而且,虽然不是自己出手将徐奎壁杀死,但却是自己间接的害死了他,相信对于一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手握重权的国公来说,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参与了他的儿子的身死之事,必会迁怒于自己,故此,他才回到城中,设法了解情势。

    无论如何,他不想与魏国公府建立仇恨,而这份仇恨如果成立,那就根本无法消除,到时,魏国公对自己等人的南行之事极尽阻挠,那就不妙了。

    而在他查到徐奎壁被徐二带到了太医院之后,心下一松,毕竟,被送到太医院治疗,想必徐奎壁的性命暂时没有危险。

    随后,他赶往太医院,潜入其中,随后运用他的神识,快速找到了徐奎壁、徐二两人。

    找到之后,他发现,徐老公爷居然赶到了现场,还让御医们动手拨箭。

    他连忙运用神识先行查探了徐奎壁的伤势,吓了一跳,这小子中的两支利箭真是天壤之别,背后的一支利箭根本没有什么危害,只是被夹在骨头缝里,只需取出止血即可,但另一支可就不得了了,恰巧穿过了心与肺之间,但神奇的是,居然没有伤到心肺,虽然如此,但箭尖之上却有倒勾,如果拨出,只怕不可避免地就会勾伤心肺,徐奎壁绝对会一命乌乎。

    而那位御医虽然也查探出了如果拨出这支利箭凶险异常,但他却没有明中信的神识,根本就不知晓,利箭恰到好处的卡在了心肺之间,如果拨出,后果不堪设想啊!

    但他们与徐老公爷的对话却是如同炸雷般在明中信耳边想起,如果按照他们所说,只怕徐奎壁今日凶多吉少了。

    情势危急,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发镖书提醒,并奉送一粒丹药,先行稳住徐奎壁的伤势,后续如何做?就得与徐老公爷商量之后再行定夺了。

    好在,徐老公爷下了决断,听了他的镖书之言,停下了治疗动作。

    这让他松了一囗气,定下心神,思考接下来如何去与徐老公爷接触,如何解释这些事!毕竟,自己与徐奎壁份属敌对,最主要的,是取得徐老公爷的谅解与信任。

    明中信边思考着,边注意着徐老公爷与徐二的一举一动,见到二人来到避静之所,徐老公爷令徐二将事情经过一一道来,徐二到也不敢隐瞒,将前后始末详细讲出。

    徐老公爷听到徐奎壁坚持要王守仁等人到中军都督府接受审查之时,眉头就是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没有打断徐二的话语。

    到王守仁被关押之后,两批蒙面人相继而来,他更是眉头紧皱,目光森冷地望着徐二。

    在听到徐奎壁受伤倒地之时,徐老公爷己经是满面严霜。

    徐二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徐老公爷,此时见到他的表情,吓得面色铁青,声音越来越小声。

    “好了,你说你射出了一箭,射中奎壁的背后,那他胸前那箭是?”徐老公爷声音一变,抓住徐二问道。

    徐二苦笑一声,“小人也不知,可能,那一箭就是那第二批蒙面人埋伏的援兵吧!”

    “是这样啊!”徐老公爷皱眉思索。

    “不对,不应该是第二批蒙面人埋伏的援兵,而应该是第一批蒙面人所埋伏接应的伏兵。”徐老公爷眼中精光一闪,猜测道。

    “高明,高明!”一个声音响起。

    “谁?”徐二一跳多高,望向声音来处。

    但却什么都没有。

    而徐老公爷反而面不改色,抬头冲空中一拱手,笑道,“这位高人,徐某在此恭候多时了,还请现身一见!”

    高人?徐二疑惑不解地看了一眼徐老公爷。

    “高人不敢当,还是先请徐老公爷说明一下,为何那伏兵不是第二批蒙面人所设?”空中的声音响起。

    徐老公爷沉吟片刻,眼前一亮,好似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好吧,那徐某就先说说!”

    徐老公爷清咳一声,“徐某将当时的情形想了一遍,发现其实,无论是徐二,还是那暗中的伏兵,他们的目标只是第二批蒙面人首领而已,小儿只是适逢其会,误伤而已!”

    徐二眼前一亮,对啊,回想当时,徐奎壁所在的位置正是那第二批蒙面人首领所处的位置啊!自己的目标也是第二批蒙面人的首领啊,只是误中了徐小公爷罢了。

    想必,那位伏兵与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但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谁能想到,徐小公爷却一头撞了进来,当了替死鬼。啊,不,是替罪羊!

    “嗯,有道理!”空中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充满了赞许。

    “另外,当时小儿中箭的位置应该正是第二批蒙面首领所在的位置,而徐二的目标绝对不会是小儿,那徐二当时是冲谁射出的箭呢?显然,不会是小儿,而是那第二批蒙面首领!但这样的话,就说不通了,既然是第二批蒙面人首领的援兵,那就绝不会射他啊!而且,我听徐二叙述,那第二批蒙面人从头到尾都未曾向他们下杀手,他们的目的仅只是救人而已,这就更说不通了,那冷箭明明就是要人命的节奏,又岂会是第二批蒙面人所设呢?故此,我大胆猜,这射出冷箭之人绝对不会是第二批蒙面人首领所设,相反,我认为,这埋伏之人正是那第一批蒙面人的同伙才对!”

    旁边的徐二都听傻了,徐老公爷真是厉害,这样剖析的话,自己再一一印证当时的情形,还真是如此!高啊,真的是高啊!

    “精彩,精彩!”一阵掌声传来,空中的声音赞叹道。

    “想必,您就算不是第二批蒙面人首领,也一定是他的同路之人吧?”徐老公爷大胆猜测道。

    “不错,不错,老公爷居然能够猜到这一点,真心不愧为中山王之后啊!”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赞叹之语。

    “这位高人,既然这般前来,想必是想要救犬子了,还请现身一叙!”徐老公爷冲空中一抱拳道。

    “好,就依老公爷!”空中的声音应道。

    徐老公爷与徐二瞬间瞪大又眼,想看看这位高人如何现身,又是何等样人!

    然而,却久久不见有人现身。

    “高人,既然答应徐某,为何现在还不现身呢?”徐老公爷一阵失望,冲空中道。

    “谁说我没有现身?”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徐老公爷的背后。

    嚯,徐老公爷瞬间转身,瞪大双眼望去。

    却原来,有一人早已经在无声无息之中坐在了自己身后。

    咦,居然是一位少年人,正稳稳坐在桌前,笑眯眯望着自己。

    “你?”徐老公爷一阵瞠目结舌,本来还以为是一位前辈高人,未曾想,居然是这样一个翩翩少年,太意外了!而且也怀疑自己的眼睛,难道,这位是驻颜有术?

    “怎么?我不像高人?”明中信微微一笑,打量一下自己,笑问道。

    “啊,不!”徐老公爷有些结舌。

    “行了,不用纠结明某的年龄,咱们还是谈谈令公子的伤势吧!”明中信微微一笑,不再调侃于他,正色道。

    “啊,好!”徐老公爷一个激灵,心中一颤,对啊,当前最主要的是救自己那宝贝儿子,其他先放着,以后再说。

    “高人,不知有何良策能够救下犬子?”徐老公爷恢复镇定,谦虚地问道。

    “拨箭!”明中信口中蹦出两个字。

    “拨箭,那不是与吴御医所说一致吗?”徐老公爷一愣,难以置信地望着明中信,眼神中充满着疑虑。

    拨箭!徐二不愿意了,冲明中信一瞪眼,叫道,“你耍人玩呢?既然还是拨箭,那刚才为何要阻止吴御医为我家小公拨箭呢,这不是耽误我家小公爷的事吗!”

    “怎么?徐老公爷也是如此认为的吗?”明中信不理徐二,只是望着徐老公爷,笑问道。

    “这?”徐老公爷一阵迟疑,但随即想到那粒丹药的功效,现想想,明中信那神出鬼没的功夫,信心恢复一些,冲明中信一拱手,实话实说道,“不错,徐某确实有些疑虑,既然都是拨箭,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徐某一生久经战阵,箭伤见得多了,从未见到过与众不同的拨箭,还请高人明示!”

    “唉,也罢,看来,不显露一下本事,你是不会信的!走,咱们先行救治徐小公爷,其余事情稍后再说吧!”明中信叹了一声,站起身形,就往外走。

    “慢着,我家小公爷的命是很值钱的,岂能让你随意诊治,如果治坏了,你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谁也未想到,徐二居然上前一伸手,拦住了明中信的去路。

    “这也是徐老公爷的意思?”明中信也不理会徐二,望向徐老公爷。

    徐老公爷微一沉吟,抬头果断道,“也罢,徐某信任高人,还请施手,治好,治坏,听天由命吧!”

    明中信神秘一笑,“老公爷,你不会后悔的!”

    说完,一把推开徐二,走向门外。

    “老公爷?”徐二大急,冲徐老公爷叫道。

    “徐二,我知晓你护主心切,但咱们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看你家小公爷的命硬与否了!”徐老公爷上前拍拍徐二的肩膀,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