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动手拨箭-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六章 动手拨箭

    说罢,徐老公爷推门而出,紧随明中信身后而去。

    徐二摸摸脑袋,嘴里嘟囔,摇头道,“不懂!”

    但见徐老公爷出门而去,连忙紧跟而去。

    不一会儿工夫,大家来到了徐奎壁就诊之处。

    此时,掌科吴御医在照看着徐奎壁,不敢怠慢,毕竟,这可是烫手山芋,定时炸弹,一不小心就会爆的。一天不送走,自己可是不放心啊!回去都睡不安稳。

    见徐老公爷推门而进,吴御医连忙站起来,笑脸相迎。

    “老公爷,还有何吩咐?”

    “嗯!”徐老公爷冲他笑笑,也不答话,反而站于一旁,笑脸冲外。

    吴御医瞬间就懵了,徐老公爷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还有什么身份更高的人来了?

    他不解地望向门外,哟,随后进来一人。

    但是,这人可真年轻啊!十几岁的模样,这是谁,难道这位是皇亲?是小王爷?

    否则,为何徐老公爷如此谦卑,对,就是谦卑!吴御医心中肯定道,现在徐老公爷的表情就是谦卑!

    但那么多皇亲国戚,也没见过徐老公爷如此模样啊!

    难道,难道,这位就是当今的那位?

    对啊,也只有那位才能让徐老公爷如此相待啊!而且,那位的年龄与这位刚刚进入的少年正好相仿,不错,一定就是了!

    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词!面带惶恐地望着这位十几岁的少年!

    但同时,也是满面的惊喜,要是与这位攀上关系,那可就真的是发达了!

    吴御医面色昼变,笑脸相迎,快步而上,躬身道,“欢迎太”

    就在他谄媚上前之时,徐老公爷瞬间制止了他,打断了他,“吴御医,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吴御医瞬间就笑了,看徐老公爷的样子,他心中更加肯定,这是不想让这位的身份爆光啊!

    “该打,该打!”吴御医轻轻掌着自己的嘴,一脸神秘地笑道。

    徐老公爷看了,更加地好笑,这位还真的是误会了!也怨不得人家,毕竟,自己的模样确实令人误会,也罢,就让他误会去吧!

    徐老公爷摇摇头,冲明中信一拱手,“高人,请进!”

    明中信轻哼一声,迈步进了房中。

    高人?吴御医目光瞬间亮了,对啊,正是那高高在上之人啊!不错,徐老公爷,你还想瞒着我?太小看我了!这下,他更加地赌定,这位正是那位,没跑了!

    徐老公爷引领着明中信走向徐奎壁的床塌。

    吴御医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诚惶诚恐地伺候着。

    “快,为高人倒茶!”吴御医吩咐道。

    待太医就要过去倒茶之时,吴御医制止了他,“算了,还是我去吧,笨手笨脚地!”

    随即,冲明中信谄笑一声,转身奉茶而去。

    徐老公爷与明中信也不理会于他,上前观看徐奎壁的面色。

    当然,徐老公爷看的不会是徐奎壁的脸色,而是看的明中信的脸色,他在看,明中信是否有变化,从而判断出徐奎壁是否有事!

    然而,明中信面无表情,只是将手搭在了徐奎壁的腕脉之上,闭目上凝思。

    徐老公爷不敢打扰于他,只是紧紧盯着他。

    旁边的太医们懵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徐老公爷要让这少年为徐小公爷诊病,难道,这少年还真的是高人?

    太医们面面相觑地望着明中信,疑惑不已。

    片刻之后,明中信睁开双目,望向徐老公爷,就待说话。

    “茶来了!”随着声音响起,却只见吴御医从外面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个茶壶,几个茶杯,推门而入。

    “高人,还请饮此茶,此茶乃是陛下御赐,我们很少喝的!”吴御医满面谄笑着,将一杯茶双手托举着奉上。

    “这?”明中信有些好笑,但又不好拒绝,只好冲徐老公爷一指,意思是,这要怎么办?

    “请高人用完茶后再说吧!”徐老公爷看看吴御医,笑笑,冲明中信道。

    也好,一番奔波,确实现在有些累了,饮一杯茶正好解解乏。明中信转念一想,也是此理,就此接过了吴御医奉上的茶水,细细品了一下。

    哟,还真的是,清香扑鼻,回味悠长啊!

    明中信一瞬间闭目享受这茶水的芬芳。

    吴御医见明中信如此模样,就知晓他肯定中意,不由得满面得意,看来,自己这个马屁还真的拍到了点子上!

    “高人,小儿究竟如何拨箭?”徐老公爷也不敢再拖,见明中信睁眼,立刻问道。

    “嗯,现在就可!”明中信点点头,挽起袖子,就要做事。

    “等等!”吴御医一听这话,懵了,这不对呀,这不是太子吗?为何还要拨箭,他会吗?虽然他是万金之躯,但不可能会医术啊!

    他将探寻的目光投向明中信,但明中信不理会他,就要上手。

    “这位高人,还请等等!”吴御医不敢明说,只好口中谨慎地问道。

    明中信看看他,以疑惑的眼神投向徐老公爷。

    与此同时,吴御医的眼神也投向了徐老公爷,等候他的解释。

    徐老公爷解释道,“吴御医,这位就是刚才的那位传书高人,此来是为小儿治病的!”

    “治病?”吴御医这下不淡定了,一指明中信,“他不是那太”

    徐老公爷自是不会让他将那个词语说出口,面色一肃,厉声道,“吴御医,你还要怀疑本国公的话吗?”

    要知道,如果让吴御医将“太子”二字说出口,只怕今日之事就无法善了了,毕竟,如果吴御医将二字说出,就会让人误会是明中信冒充太子,到时如果传了出去,不只是明中信会被判以冒充太子歁君妄上之罪,而自己也会被处以同谋之罪,那时现场之人可就惨了,只怕都会被牵连。

    那可就真的是祸从口出了!

    故此,徐老公爷制止了吴御医的胡言乱语。

    吴御医心下吃惊,看看徐老公爷,再看看明中信,这下明白了,之前是自己误会了。

    但随之也是一阵后怕,看看周围的太医们,幸亏自己没有说出来,否则自己就太冤枉了,平白掉入深坑,命丧黄泉,到时喊冤都没处喊去。

    想想就是后怕,同时不由得心中深起了一丝对明中信的怨气。是啊,就是这小子让自己误会的,如果不是他,自己岂会有些误会,差点惹上杀身之祸!

    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找徐老公爷的麻烦,毕竟,他惹不起啊!

    但这少年不就是一个乡野大夫吗?即便有几分本事,难道还能强得过咱们吗?要知道,他可仅只是十几岁,乳臭未干,能有什么本事?

    “这位大夫,”吴御医神色倨傲地望着明中信。

    “哦,吴御医有何指教?”明中信依旧是一副淡然。

    “指教不敢当,我来问你,你从医几载?师从何人?医过几例箭伤?”吴御医脱口而出一些问题,望着明中信,静待他的回答。

    “老公爷,这?”明中信一听,这是不信任自己,而且看轻自己的节奏啊,于是,不再看吴御医,反而望着徐老公爷要说法。

    徐老公爷也是满面不悦,这吴御医真不会做人,要知道,这明中信可是自己带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岂能如此对待自己领来的客人。

    不由得冷哼一声,“吴御医,你质疑我的决定?”

    “徐老公爷,下官不敢!”吴御医如同变脸般,一脸讪笑地冲着徐老公爷躬身道。

    “既然不敢,就请让开,如果耽误了小儿的病情,你可负不起这个责!”徐老公爷冷冷道。

    “好!下官遵命!”吴御医见徐老公爷变脸,不敢再行放肆,退过一旁。

    然而,这不妨碍他将恨意指向了明中信,恶狠狠瞪了明中信一眼。

    “高人,还请出手!”徐老公爷一面对明中信,又变为了一脸的和蔼,拱手道。

    “哦,你且让众人退下,本人的技艺有些血腥,如果受不了,到时就会影响治疗效果!”明中信挽着袖子,看着徐老公爷道。

    徐老公爷一皱眉,看看吴御医,毕竟,这地方是人家的,如果自己喧宾夺主就不好了,更何况,太医院可是官署,自己不能歁人太甚啊,这得由吴御医做主。

    吴御医故作不知,躲避着徐老公爷的眼神,显然刚才的气还未消。

    “吴御医,看在徐某的面子以及小儿伤势的份上,还请行个方便!”无奈,徐老公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指望明中信低头,那是不可能的!只好自己求人了,冲吴御医一拱手道。

    “哟,这可不敢!老公爷客气了!”吴御医可不敢搏老公爷的面子,连忙行礼。但他却在向老公爷行礼之后,挑衅一般冲明中信一扬眉,小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连徐老公爷也得给咱面子,你小子可不要太嚣张了!

    明中信自是不会将这些小动作、小挑衅放在眼中,转过头颅,只当看不见,毕竟,当前为的是将徐奎壁治好,消除老公爷对自己与王守仁的怨气才是最主要的,而不是为的与他置气,何必与他计较!

    “那就”徐老公爷冲吴御医一示意。

    “好,就依老公爷,咱们闲杂人等先行退下,待高人治好小公爷后再来观摩!”吴御医虽然点头认可,但却依旧是语中带刺,尤其是高人二字,咬字极重,显然是不愤明中信。

    徐老公爷用目光冲明中信歉然一笑,以示尊重。

    明中信冲他点头示意,自己不会介意。

    也就由得吴御医安排众人退出房中。

    徐老公爷与明中信的目光投向了吴御医,显然,是想让他也出去。

    “老公爷,下官就不必了吧!”吴御医一见之下,心底了然,冲徐老公爷一拱手道,“而且,下官在此不会给你们添乱的!可以防止高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却无人可找!”

    当然,他也是存了观摩之心,想要看看这位高人究竟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手段!

    徐老公爷冲明中信一示意,询问可行与否。

    明中信微微一笑,示意可以。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就开始吧!

    明中信也不说什么,依旧让徐奎壁侧卧。

    冲吴御医吩咐道,“吴前辈,还请为小公爷宽衣解带,露出伤处!”

    “你?”吴御医刚才说的帮忙只是客套话,可不会将脏活累活干了,让这位“高人”坐享其功。

    就在他迟疑之际,徐老公爷已经上手,为徐奎壁宽衣解带。

    这下,他可没招了,他是医者,总不能让徐老公爷亲自动手吧!

    无奈,他上前接过徐老公爷的事情,嘴里还说着,“让我来,让我来。岂能让老公爷亲自动手,咱们这些医者可就媿煞了!”

    徐老公爷倒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刚才只是做个样子,让这吴御医知道自己对“高人”的尊重,不敢为难明中信,见吴御医识趣,也就不为已甚,让过一旁,看着二人忙碌治病取箭,他也很是好奇,明中信要如何取箭,能够不伤徐奎壁的性命。

    同时,这也是吴御医的疑惑,他很是奇怪,为何徐老公爷就认定这位“高人”能够在不损伤徐奎壁的性命的情况下,将其救回生天!

    故而,在为徐奎壁除尽衣裳之后,却只见一支明晃晃的利箭插在徐奎壁胸前,而那伤口却是狰狞无比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徐老公爷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这是在战场之上,只怕早已经一命乌乎了,但却被明中信一粒丹药吊着命,真心是这小子命好啊!

    却只见明中信信手一挥,几根银针插在了伤口处。

    随后,明中信从袖中取出几个****置于一旁,而后,他手中出现一支明晃晃的小刀,用**中液体擦拭小刀。

    徐老公爷敏感地闻到一丝丝酒气,这,难道是酒?

    他十分不解,但却不敢打扰明中信,只好目不转睛地盯着明中信。

    却只见明中信左手扶着徐奎壁伤口,右手执着小刀,就要用力刺向伤口。

    “且慢!”徐老公爷不自禁吓得叫了出声。

    “哦!”明中信抬头望向徐老公爷,满眼的疑问。

    “高人,真的能够取出利箭?”徐老公爷咽咽口水,艰难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