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获悉暗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二十九章 获悉暗手

    徐老公爷看朱员外的表情不像是撒谎,当然,也可能是朱员外的演技逆天,令人感觉不到他的表演痕迹。

    而明中信却是不同,在他的神识之中,朱员外的心情波动显现无余。一听牢狱之外的暗手,朱员外瞬间心绪波动异常,但他却强自镇定,做出一脸的不知情模样。

    “那暗手究竟是何人?你还是说实话吧!”徐老公爷面无表情地冲朱员外道。

    “这?”朱员外一脸的为难,苦笑道,“老公爷,真的不是我们的人啊!”

    “是王尊者吧?”明中信突然插了一句。

    朱员外面色一变,不自觉眼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即瞅了一眼明中信。

    “怎么?被我猜中了?”明中信一脸笑意地冲朱员外道。

    “胡说,我不认识什么王尊者,李尊者!”朱员外矢口否认。

    旁边的徐老公爷也是满头雾水,明中信此言何意?难道真的是朱员外说谎?不自禁将目光投向朱员外。

    “行了,不过就是你派人在牢狱之外设伏,偷袭于我,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明中信不屑道,“咱们的恩怨如此之深,又差这么一桩吗?老公爷只是想知晓,那是否有第三批人马而已!”

    话虽如此,但朱员外显然不信,埋头不语。

    “唉,本以为能够找到救小儿的恩人,未曾想居然有第三批人马,那就难啰!这第三批人马是何人呢?”徐老公爷一脸的遗憾,摇头不已。

    什么?救了小公爷?朱员外眼神一亮,但随即有所怀疑地看看徐老公爷与明中信。

    “老公爷勿须着急,既然那人能够救得小公爷,却不露面,显然是不想让你知晓,咱就慢慢查吧!”明中信安慰道。

    “唉,如果不是这第三批人马,小儿只怕早已命丧黄泉了。”徐老公爷叹息道,“此等救命大恩岂能不记,岂能不查!”

    “是啊!老公爷仁义,早晚能够查到的,到时,就可以大张旗鼓报恩了!”明中信话虽是安慰徐老公爷,但却语出酸楚,同时,目光望向徐老公爷闪过一丝不满。

    这一切,都被密切注意着他的朱员外看在眼中。咦,这是怎么回事?

    “明师爷,徐某失礼了,虽然那暗中之人令得小儿没有立毙当场,但如果不是你,小儿也不能现在就脱离生命危险啊!你的功劳也是极大的!此恩此德,徐某不敢忘记啊!”徐老公爷自是听出了其中的酸味,连忙冲明中信拱手道。

    “啊!”旁边的徐二发出了一声惊呼,惊疑地望向二人。

    “大胆,你这泼皮,如果不是你擅作主张,我儿岂会受此大罪,还在此大呼小叫,来人,给我拿下!”徐老公爷瞬间面色一变,狰狞地望着徐二,喝道。

    徐二一听,老公爷这是要秋后算帐啊,瞬间腿软无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呼道,“老公爷,饶命啊!小的不是有心要射小公爷的啊!”

    “哼!”徐老公爷一挥衣袖,面色铁青,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哼,如果不是你,我儿岂能中箭,如果不是那暗中之人,我儿就被你射杀了,如果不是明师爷,我儿的伤势岂能有所好转,还说不是有心?如果你再有心的话,是不是要将老夫也当场射杀?”

    徐二见到面目狰狞的徐老公爷,面色发青,眼中充满了绝望,本以为徐小公爷被救,自己肯定也没大事,未曾想,老公爷居然如此愤怒,只怕此番自己难逃死路了!瞬间,被吓得屎尿横流!

    “废物!”徐老公爷一掩鼻,一脸厌恶地看了徐二一眼,转头吩咐道,“来人,将他拉出去!”

    诺!自有军士将徐二拉出去,不,是架出去,此时的徐二已经心如死灰,如同一滩烂泥一般,根本就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朱员外见此情形,眼珠乱转,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真是峰回路转啊!

    “老公爷!老公爷!”朱员外叫道。

    “怎么?何事?”徐老公爷掩着鼻子,一脸的不耐道。

    “其实,其实”朱员外一脸的不好意思,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徐老公爷气急道。

    “其实,那暗中之人朱某知晓是何人?”朱员外细细看了一眼徐老公爷。

    “什么,你知晓?”徐老公爷一脸的惊喜,瞬间变了脸色。

    “不错!朱某知晓!”朱员外仍在细细观察着徐老公爷的脸色。

    但徐老公爷那惊喜之情却是溢于言表,眼神中的狂喜无法掩饰。

    终于,朱员外松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欣喜,以及一丝坚定。

    “老公爷,他可能是想骗您啊!要三思啊!”明中信在旁插言道。

    “骗我?”徐老公爷一听,收敛了眼中的狂喜,转而疑惑地望着朱员外。

    “明家主,虽然咱们有仇有怨,但你不可抹杀朱某的诚信!”朱员外急了,如果徐老公爷不信,只怕自己的性命堪忧啊,尤其是现在听得明中信居然救了徐小公爷的命,这可真是敌我的情势颠倒了!如果再被他挑唆,只怕徐老公爷一定会将自己的话当做谎言的,到时,谁也救不了自己。

    “老公爷,我们二人有仇怨,千万不可轻信他的挑拨之语啊!”朱员外冲徐老公爷叫道,“而且,朱某的话是否可信,只需将暗中之人找来,一问便知!根本做不得假啊!”

    也对!徐老公爷细思之后,眼神稍做缓和,望向朱员外的眼神平和了许多。

    “那你有何凭证?”明中信又来捣乱了。

    “凭证?”朱员外傻眼了,这要他如何找来凭证?

    “如果你找不来凭证,那就是你在骗老公爷!”明中信一口咬定。

    徐老公爷眼神中的疑惑渐渐放大,望着朱员外的眼神也愈加诡异。

    显然,他被明中信的问话误导了。

    朱员外恶狠狠望着明中信,这家伙就是能坏自己的好事!真真是太可恶了!

    然而,此时急也没用,恨也没用,人家占据着优势,为徐老公爷信任,自己可是比不了的。快想,有何凭证?有何凭证?

    “老公爷,看来,这朱某人是在骗咱们的,根本找不来人对质,就他扰乱中军都督府的罪名,就可以将他问斩了,就不用再耗费精力了!”明中信满脸笑意地看了朱员外一眼,转身冲徐老公爷一抱拳,回禀道。

    对啊!找来人对质啊!朱员外心中大喜,但随即听到明中信的话语,更是大急,叫道,“老公爷,我能够找来暗中之人,到时对质即可!”

    徐老公爷本来已经满面失望,准备转身,但听得朱员外的大叫,停顿一下,转头望向朱员外。

    “老公爷,我能找到人!我能找到!”朱员外见徐老公爷投来目光,深怕错过这个机会,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连连保证道。

    “真的?”徐老公爷眼神中充满了不确定。

    “唉,老公爷,这家伙就是想骗您,拖延时间,好等那伙贼人前来劫狱救他,还请不要信他!”明中信在旁揭露道。

    “放屁,明中信,你就那么想置我于死地吗?你小子太狠了!老公爷,你千万不能听他的啊!朱某此心,天地可鉴啊!”朱员外大急,连连叫道。

    徐老公爷看看明中信,再看看朱员外,迟疑不绝,一脸犹疑。

    “老公爷,我现在就带你前去找那暗中之人!”朱员外见徐老公爷一脸犹疑,心中惶恐,深怕错失了这唯一的机会,一咬牙道。

    “带老公爷去?”明中信一脸的戏谑,“只怕你想骗老公爷前去,生擒活拿,将你换出吧!”

    这下,徐老公爷面色更加不对了,眼神中充满了凶狠,望着朱员外,目露杀机。

    朱员外无奈一笑,唉,好人难做啊!

    “老公爷,朱某还有一个办法,谁都不用冒险,且请附耳过来,朱某告诉你与那暗中之人的联系之法!”

    “哼,谁知道你小子是否有后招,能够制住老公爷,到时,我们就不得不放你了!”明中信在旁补刀道。

    “啊!气煞我也!”朱员外都快气疯了,每每自己想到一个能够让徐老公爷信任自己的方法,这家伙就来捣乱,真真是搅屎棍啊!

    如果现在朱员外的目光是刀的话,只怕明中信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行了,我不听还不成吗!”明中信看着朱员外恶狠狠的目光,一耸肩,望着徐老公爷道中,“老公爷,这家伙诡计多端,还请小心,我就先出去了,您在此留此心腹听这家伙说话,如果听得感觉不对,千万要在第一时间,将这家伙一举击杀,否则只怕后患无穷啊!”

    明中信冲徐老公爷一拱手,转身而去,但是,他到最后都不忘记给这朱员外上眼药,真是太他娘的可恨了!

    朱员外钢牙都快被咬断了,恶狠狠看着明中信的背影,这股恨意只怕十辈子都无法消除!

    “行了,既然明师爷已经出去了,事无不可对人言,况且现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你就说吧!如何找那暗中之人?”徐老公爷也不说却无法推出,只是咬住了一条,想要知晓暗中之人的消息。

    “老公爷,在说出这条消息之前,还请您向我保证,找到之后放我一条生路!也放我其他兄弟一条生路!”朱员外并未第一时间说出消息,反而向徐老公爷提出了要求。

    “这?”徐老公爷一愣,没想到,这家伙在这等时刻居然不忘向自己提条件,还真不枉明中信那般说他,真是一条小狐狸。

    “我知道,徐小公爷此番遇险,乃是我的不对,闯中军都督府牢狱也是我的不对,算计徐小公爷更是我的不对,令府中家丁受损也是我的不对,但我可以用银两赎命,只要徐老公爷开口,朱某绝无二话,只求将我等被抓之人尽数放掉即可!”稍稍停顿,看看徐老公爷的脸色,朱员外道,“不知老公爷意下如何?”

    徐老公爷眼神一动,但眼中有些迟疑。

    朱员外看到徐老公爷的迟疑,心中咯噔一下,之前听说徐府家丁受损,本以为,徐老公爷家大业大,肯定不将这些家丁的性命放在眼中,但这一丝迟疑显然是徐老公爷在心中掂量自己与这条信息的价值高低所在,如果在他心目中家丁们的性命比暗中之人价值高,那自己等人这番可就九死一生了。

    “老公爷,如果你觉得银钱不够,只要将我等的性命饶过,有啥条件尽管开,朱某绝无二话!”朱员外连忙加大筹码。

    至此,徐老公爷眼中的迟疑消失不见,“好,就依朱员外!但是,还得先看看这条消息是否准确,那暗中之人是否就是救我家小儿性命之人!咱们再叙后话!”

    朱员外见徐老公爷眼神温和,心中一松,妈呀,这可比之前还凶险啊!如果不是明中信好根搅屎棍,只怕自己此番所费心力财力绝不会如此多如此大啊!想到此,他心中对明中信的恨意更上一个新台阶!

    “当然,朱某自是不会骗老公爷!想必,老公爷也不会言而无信吧!”朱员外面露笑意,反将一军道。

    “只要你所说属实,徐某绝不会反悔!”徐老公爷正色道。

    “好!”朱员外笑着点头,从他口中蹦出一条消息。

    徐老公爷听后,面无表情,点点头,冲旁边吩咐道,“行了,将这朱员外好生伺候,待消息确实之后再说!”

    旁边军士应声上前将朱员外抬入牢房。

    “对了,老公爷,那明中信的话还请三思而行,他绝非好意!”朱员外礼尚往来,也给明中信上了一次眼药。

    徐老公爷若有所思地看看朱员外,微微点头,表示明了。

    朱员外见有了效果,面露笑意,冲徐老公爷点点头,安然等候。

    徐老公爷也不说话,返身出了牢狱。

    牢狱门口处,明中信正在等候,见了徐老公爷,面露笑容,“怎么?消息到手?”

    徐老公爷笑笑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当先而去。

    明中信低头想想,抬头笑笑,跟着徐老公爷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