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好戏登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好戏登场

    与此同时,众人激动了。

    王守仁与吴起是觉得这肯定是线索,不然明中信绝不会问。

    徐老公爷却是满面愤然,这吴御医,这般情形了,居然对自己还有所隐瞒,真是该杀!但同时,他也很是好奇,这明中信究竟是如何知晓居然还有人接触过自己儿子?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尽数投向了吴御医,想看看明中信的话是否正确?

    而吴御医也是满面的愕然,直愣愣望着明中信。

    这家伙是妖怪吗?这般隐秘的事情居然能够知晓!

    众人看到吴御医的表情,自是知晓,明中信所猜乃是正解!

    徐老公爷面色一沉,望着吴御医,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这般重要的线索这家伙居然敢隐瞒自己?

    吴御医心惊胆颤地低下头颅,故作思索,半晌抬头目光没有焦距地仔细回想着,叙述道,“是一个太医院刚来没多久的太医,我见他平时异常乖巧有眼色,收在身边使唤,让他平常为我打个下手,教授一些医术。还有,正是他为小公爷熬的药。而且,伺候小公爷的事情也尽皆经过了他手!”

    “他叫什么?”明中信问道。

    “姓于,单名一个千。”

    “于千?”明中信重复一句,抬头问道,“还有何人?”

    “再,就没了!”吴御医细思之后,摇摇头。

    “这于千究竟是何时入的太医院,身家可清白?”徐老公爷在旁问道。

    “于千上一代就是御医,也算是子承父业吧!身家还算清白!”吴御医回道。

    “身家清白?”徐老公爷陷入沉思。

    “老公爷,身家清白并不代表就没有暗害之心啊!”明中信语重心长道。

    徐老公爷目光闪烁,望着明中信,一脸疑问。

    “你将于千服侍小公爷的具体过程详细道来!”明中信转而面对吴御医道。

    吴御医看看徐老公爷,徐老公爷冲他点点头。

    吴御医无奈地向明中信一一道来。

    却原来,在明中信为小公爷取箭,与徐老公爷相携离开之后,吴御医就接手了小公爷的巩固保养。

    但一些赃活累活,吴御医自是不会亲自经手,而为的独揽功劳,故而他就叫来了于千这个见习小太医,一则使唤方便,二则功劳也不会分走。而于千也是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二人一拍即合,各司其责,各得其所。

    然而,他却是万万没想到,小公爷居然就这样出事了。

    在小公爷出事之后,他认真细致地询问了于千的伺候过程,再对小公爷的遗体进行了检查,同时,如今太医们进行了会诊,太医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无法查明死因。万般无奈,他在百般思谋之后,认为于千并没有什么错处,自己的处理更加没错,但依旧心中忐忑,故而细思详谋之下,他得出了结论,或者说,他是强自镇定,认定是明中信的治疗手段或者是药方出了错处,先下手为强,让徐二回去向徐老公爷禀明了他的猜想,随后带着小公爷的遗体回到中军都督府,向徐老公爷做个交待。

    本来,他就有些心虚,见到明中信后,只好先下手为强,想要将这个罪名背给明中信。故此,才多方阻挠明中信检查,扰乱明中信的思路。

    但他却万万没想到,明中信居然能够查出他无法查出的死因,还能够猜到并非自己一人照看小公爷,在徐老公爷的压力之下,只好如实道来。心下只希望,于千与小公爷的死无关吧!

    但是,看情形,只怕即便这于千于此事无关,但这明中信只怕也会咬死他的!

    为今之际,是争取将自己摘出去吧!至于于千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了!

    于是,他将于千服侍小公爷的过程详细道来,毕竟,当时他虽然没有上手,但却在旁看着,他也怕于千没经验出了什么差错,到时,这责任可得他来背的。但在他看来,于千的操作过程没有一丝瑕疵,甚至可以说得上照顾得极是周全了,但现在,他可没胆子为他辩护。

    明中信在吴御医叙述之时,只是低头沉吟,不发一言。

    徐老公爷却是面色急变,自己拜托这吴御医照看爱子,没想到这吴御医居然阳奉阴违,假手于人,这也就罢了,居然令得爱子身死,真是其罪当诛啊!

    而吴御医自是看到了脸色急变的徐老公爷,心中惊疑不定,惊恐异常。

    “吴御医,那于千现在何处?”明中信抬头问道。

    “正在太医院!”吴御医连忙回答道。

    “来人,速去太医院,将那于千拿来!”徐老公爷迫不及待地吩咐道。

    “慢着!”明中信举手制止了他。

    “明师爷有意见?”徐老公爷面色一沉,恶狠狠盯着明中信。

    “老公爷,如此大张旗鼓地前去太医院抓人,只怕会令贼人逃逸,到时,可就再也无法找出杀害小公爷真正的凶手了!此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啊!”明中信不理会他变得臭臭的脸色,劝道。

    “是啊!老公爷,此时前去也只会打草惊蛇,必须万无一失,将那谋害小公爷的贼人一举成擒,才是咱们的目的啊!”王守仁在旁劝道。

    徐老公爷看看他们,眼中凶光缓缓收敛,皱眉思索。

    许久,徐老公爷抬头看看明中信,“明师爷,你看咱们如何着手,才能够在不惊动的情况之下,将那于千一网成擒?”

    “这?”明中信一皱眉,看看绑着自己的绳索。

    徐老公爷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心下踌躇,低头沉思。

    明中信一见徐老公爷哪些模样,心下明白。

    现在徐小公爷的死因现在还是迷,是明中信所为,还是暗中有其他人做手脚,谁也说不清。虽然有怀疑对象,但这明中信的嫌疑也并未解除,如果是他做的,谁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障眼之法,如果被他逃了,自己可就再难抓到他了!

    明中信笑笑,“老公爷,现在如果您有疑虑,明某倒有一计,可以将其活捉,但是,必须吴御医配合才行!”

    说着,看了看吴御医。

    徐老公爷一听,不由得将眼光望向了吴御医。

    吴御医心中一个激灵,脑筋电转,连忙拱手,表态道,“老公爷,如果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下官万死不辞!”

    “你?”徐老公爷眉头紧锁,看看吴御医,再看看明中信,闭口不言。

    “老公爷,明某知晓你在怀疑什么,但明某可以做保证,吴御医绝对与此事无关!”明中信正色道。

    啊!一时间,徐老公爷、王守仁、吴起尽皆懵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明中信居然为吴御医做保,这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他们,就连吴御医也没想到,明中信居然不计前嫌,为自己做保!一时间,也是目瞪口呆。

    “明师爷,你是说,你可以为吴御医做保?”徐老公爷一脸的不可置信,向明中信问道。

    “不错,明某相信吴御医医者父母心,绝对不会做这谋害小公爷之事!”明中信郑重地点点头。

    “明师爷!”吴御医一听,泪都差点流出来,傻愣愣望着明中信,此前自己还一直想将嫌疑导向明中信,令才老公爷找他算帐,还一再地往他身上泼脏水,人家现在居然以德报怨,将自己从此事中摘出,这是怎样的胸襟啊!想想,自己就无比惭愧!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王守仁与吴起也是一脸钦佩地望着明中信,明师爷的胸襟就是与众不同啊!人家刚才如此针对于他,他居然如此坦荡,此人值得相交啊!

    而经历过明中信与吴御医恩怨的徐老公爷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二人的明争暗斗自己可是都看在眼中,吴御医是不遗余力地抹黑明中信,明中信虽然不以为意,但话里话外也是反唇相讥,绝不吃亏!但现在这一幕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自己是幻觉不成。世间难道真的有以德报怨之人?真的有胸怀如此宽广之人?自己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啊!

    其实,他们都想多了,明中信才没有那么圣母婊呢!他只不过是对自己的神识信心十足,他觉得在神识之下,绝没有人能够瞒得过去自己的查探。

    此前,他在吴御医叙述之时,运用神识时刻观察着吴御医,再加上之前对吴御医的几番了解与查探,他深深相信,这吴御医只不过是一位有几分私心的医者而已,虽然他有自己的小算盘,但他却绝无害人之心,有的也只不过是自保之心罢了!要说他有胆害徐小公爷,相信在场的人里面,也只有自己是最相信他的了!为他做保,既能向徐老公爷显示自己的无私,也能解除吴御医对自己的敌意,何乐而不为!况且,今后,自己可是有很多用得着这吴御医的地方啊!此时不争取好感,更待何时!

    如此一番做作,居然赢得了徐老公爷以及在场之人的好感,真心是赚翻了!

    “老公爷,明师爷,但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尽管吩咐!”此时的吴御医激情满怀,被明中信的胸怀所感动,拍着胸脯应承道。

    “好,吴御医大气!”明中信竖起大姆指就是一翻赞颂。

    徐老公爷看看二人,这世界真心看不懂啊,此前还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如此投契,真心想不到啊!

    “老公爷,现在就等您一句话了!”明中信看着徐老公爷道。

    “啊!什么?”徐老公爷反应过来,老脸就是一红,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居然能够走神,唉,老了!

    “明某有一计!”说着,明中信看看左右。

    徐老公爷秒懂,一挥手,“你们下去吧!只留下王大人、吴将军、吴御医以及明师爷即可!”

    一众心腹应声下去。

    徐老公爷待大堂平静之后,看向明中信。

    明中信上前,将嘴凑到徐老公爷耳边,一阵低语。

    徐老公爷不时惊疑地看看明中信,眼中闪过丝丝佩服。

    一阵耳语之后,二人站直身形,对视一眼,诡异地一笑。

    “吴御医,来,我与你谈谈!”徐老公爷转头望着吴御医,一脸的笑意。

    吴御医一见徐老公爷的诡异笑容,心中一紧,但却不敢违抗,只好看看明中信,想要探问一番。

    然而,明中信也是一脸的神秘,根本不给他提示,于是,他只好苦着脸,跟随徐老公爷走到一旁,听取拿去的裁决。

    随着二人一阵低语,吴御医面色更苦,眼神幽怨地看着明中信,那份委屈令旁边的王守仁与吴起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虽然他们二人不知明中信与徐老公爷搞什么鬼,但见到吴御医的表情,他们知晓,明中信绝对没有什么好点子,肯定是整吴御医的!

    徐老公爷拉着吴御医来到大堂中央,一把掌将吴御医扇倒在地,怒喝一声,“来人!”

    哗啦啦,一众心腹冲了进来。

    “将这贼人拿下!”徐老公爷一指明中信,满面怒容地断喝道。

    “啊!”心腹们就是一阵愕然,此前还好好的,现在这是怎么了?本以为,徐老公爷的怒气是对倒在地上的吴御医,君不见吴御医脸上红通通一个巴掌印吗?未曾想,居然是对明中信发怒。

    然而,他们的意见根本不管用,只能依照吩咐上前一把将明中信擒下。

    “老匹夫,你活该断子绝孙,你明爷爷好言相劝,你就是不听,却相信这无耻庸医,真心是瞎了眼!引事就算是爷爷做的,又怎样?你咬我啊!”明中信更是满面激动,冲着徐老公爷破口大骂。

    “将这家伙关进森狱之中,待会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徐老公爷更是满面怒容,气得瑟瑟发抖,指着明中信气急败坏道。

    “诺!”一众心腹齐声应是。

    “还有,这庸医误了我儿性命,实则该杀,念在他是朝廷命官,将其重责三十大板,扔出都督府!”徐老公爷转头指着吴御医,一脸怒气道。

    显然,这是迁怒了!

    众心腹不敢违逆,有二人上前一把驾起了吴御医。

    “冤枉啊!老公爷,冤枉啊,老公爷,这是那明中信的错啊,与吴某无关啊!”吴御医一阵凄惨的厉叫。

    然而,心腹们才不管你是否冤枉呢,拉着二人就出了大堂。

    一路之上,明中信与吴御医大呼小叫,喝骂声、求饶声震天,令得整个都督府都得以听闻。

    然而,随着一声惨叫,喝骂声、求饶声瞬间销声匿迹。

    只余一片惨叫之声,叫得这个惨啊,如同杀人父母,割皮断肉,闻之颤栗啊!

    而此时的大堂之上,王守仁与吴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大戏,难以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各打五十大板?还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但看着不像啊!

    没听到吴御医那惨绝人寰的惨叫之声吗?这可做不得假啊!

    一时间,他们如云山雾罩,看不懂这三位是唱得哪出戏!

    “记得,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接触那明中信!”徐老公爷冲着回来复命的心腹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