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残酷真相-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三十九章 残酷真相

    他做梦都没想到,徐奎壁居然如此大胆,敢如此藐视王法,强取豪夺。气得浑身发抖。

    “当然,人家徐奎壁也是给了钱的,扔下了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说是购买珍珠的银钱,随后,飘然而去。”于千冷笑道。

    徐老公爷深吸一口气,强自压下翻涌的气血,站起身形,冲于千躬身道,“于太医,徐某在此替那孽子向你表示诚挚的道歉!”

    于千惨然一笑,反问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吗?能让我父亲活过来吗?”

    “这?”徐老公爷一阵语塞。是啊,你道歉有用的话,要那些刑律何用?歉意能够令得人家的家人复活吗?能够令自己那逆子徐奎壁复活吗?想到此,徐老公爷就是一阵心痛。

    “于太医,你还是说说,你为何加入那弥勒会吧?你难道不知,这弥勒会可是叛逆啊!”明中信转移话题道,他知晓这个命题根本就没有答案,还是说点其他的吧!

    “叛逆?”于千惨然一笑,反问道,“在那股仇恨的侵蚀驱使之下,我管得了那么多吗?”

    “大明是有王法的,难道你就没有向衙门提交状纸吗?”王守仁在旁道。

    “状纸?你当我没有吗?你觉得有用吗?”于千苦涩一笑。

    是啊!正常人的话,必定会提交状纸上告的!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徐老公爷。

    “想当初,我父劝我,忘掉此事,好生学习医术,绝不能向徐奎壁讨要公道。然而,家破人亡之下,我一腔热血,无法自控,到南京刑部状告那徐奎壁,然而,”于千惨然一笑,“人家刑部居然说的是,我父根本就没有当场毙命,也怨不得徐小公爷,而且,那小公爷听到后,居然到了刑部,假惺惺向我赔偿了几百两银子,让我去安葬父亲。而且,吴伯父当时劝我从长计议,但是,这口气我岂能放下,状告了无数次,但却依旧被一一驳回,根本就没有人主持公义,我看穿了这些官僚的假面具,他们只是为权贵服务,像我这般无根之木根本无法寻找到公义,心中绝望透顶。在此情形之下,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说,我还有什么办法?”说到此,于千歇斯底里地叫道,冲众人一一看了过去。

    然而,众人也只能为之叹息,这叫大家如何安慰于他。

    “于是,你就投靠了弥勒会,想要让弥勒会为你复仇?”明中信冷然道。

    众人吃了一惊,这明中信怎会如此冷血,如此平静,居然毫无动容,反而质问这于千,他们真心没想到,明中信居然有此冷血的一面!

    “不错,既然这世道不能给我公义,我就自己去找,而在我绝望之时,居然在无意之间得到了弥勒会的信息,而他们也联系我,答应我,只要我为其在太医院中当眼线,积累到一定的功劳,到时就会有人出手,为我报仇。”于千看着明中信,恶狠狠道,“在此种情形之下,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还能有什么办法,怀着仇恨之心,我加入了弥勒会,而且努力完成其交待的任务,充满希望地想要早日达成目标,完成复仇。”

    “难道,你就是在弥勒会的帮助之下进的太医院?”明中信不解道。

    “不!”于千摇摇头,将歉意的目光投向吴御医,“是吴伯父的帮助之下,我才进的太医院!”

    明中信将目光投向吴御医,而此时的吴御医已经是满眼的痛楚,只是呆呆望着于千。

    “吴伯父,小侄愧对您对我的照顾与栽培了!”于千望着吴御医歉然道。

    唉!吴御医长叹一声,摇头不语。

    “那你就在小公爷伤重之时下了毒手?”明中信盯着他道。

    “不错,是我下的毒手,但他该死,他罪该万死!”于千歇斯底里叫道。

    “但如你所说,小公爷是弥勒会的尊者,弥勒会岂会让你杀害他们的高层?而且,如你所说,吴御医一直很是照顾于你,你在他照顾小公爷之时下此毒手,你就不怕连累于他?”明中信不解道。

    “哼!”于千平复一下心绪,眼中闪过一丝灰暗,一丝痛楚,“我也不愿意,但是,如此良机我岂能放弃!虽然,吴伯父千般劝慰我,但我不能再等了!我只好假意接受吴伯父的劝慰,但却在心底定下了计策,用这诡异之毒杀了他!”

    “那吴御医为何会放心让你照顾小公爷?这说不通啊!”明中信一皱眉,看看吴御医,再看看于千,问道。

    “唉,吴伯父自是不放心的,但他却拗不过我,只因,我向他承诺,这次不会动手,但我就是想看着他受罪受苦,所以要在他旁边看着他如何得到报应。而吴伯父也深怕我下手,居然为了他,只要是我煎熬的药,他必定先行品尝,然后再喂那徐奎壁服用,他本以为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却不曾想,我已经找到了一种毒药,他食用没有问题,但受伤之人却是万万不能承受的!”说到此,于千居然流露出一丝丝骄傲与自信。

    “你又是如何知晓这毒药只对伤者有用的?”明中信一皱眉,看了一那锈迹斑斑的铁钉。

    “这么多年,我早就在试验种种毒药,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无色无味令人不知不觉中毒的药物,而且运用各种动物试验,终于,在前不久找到了这种毒药。”于千满眼骄傲地看了一铁钉,随后望向吴御医,“我也深怕害了吴伯父,故而为保险起见,我自己服食涂沫了这种药物,在确认根本就对正常人没什么伤害之后,我欣喜万分,这下报仇有望了!”说着于千居然流露出一丝骄傲之色。

    呀!众人望着于千那欣喜而骄傲的表情,心中一阵毛骨悚然,这家伙居然以身试毒,太狠了,不只是对别人,对自己居然如此狠毒,亲自服食毒药,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够下得了如此决心啊!

    徐老公爷更是满面惊骇地望着于千,如此狠辣的人真心没见过啊!同时,心中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幸亏,这家伙只是针对的徐奎壁,如果他处心积虑对付整个魏国公府的话,只怕咱们现在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了!想想就后怕,同时,心底对招惹到此人的徐奎壁就是一阵痛恨。

    吴御医听到此处,更是颤抖不已,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痛苦地望着于千。

    他也未曾想到,自己千防万防,居然没有防到于千如此做法,这孩子是存心想要与那徐奎壁同归于尽啊!

    如果没有这种毒药,只怕他早已经亲自动手宰了徐奎壁了,自己绝对是拦不住的,亏自己当时还很是庆幸,劝慰住了他,唉,人心难测啊!

    至此,明中信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望着于千,心中叹息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钦佩,想来前世自己就是如此,处心积虑,忍辱负重,经历过如许多的困难,才为家人、为兄弟、为红颜报得大仇,与自己是如此的像啊!

    “你还未说清楚,弥勒会为何允许你杀害小公爷?”王公子插话道。

    “弥勒会?”于千冷笑道,“他们恨不能将我送与徐奎壁处置,岂会任由我报仇?”

    “啊?”众人一阵讶异。

    本以为徐奎壁的身死背后有弥勒会支持,但现在听于千话里话外的意思,弥勒会居然阻挠于千出手报仇!

    “行了,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讲述出来,只想让你们知晓,那徐奎壁就是个人渣,杀他乃是罪有应得!要杀要剐,随便了!”于千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冷然笑道。

    “此乃私仇,你这样下毒手,草菅人命,与杀人凶手又有何区别!”明义在旁不愤道。

    “私仇?”于千冷然一笑,“你可知晓,这五年来,徐奎壁强取豪夺,又制造了多少这样的私仇?”

    “还有?”明义失声道。

    “五年来,我时刻注意着徐奎壁的一举一动,冷眼旁观,他做了多少坏事,造了多少孽,我一清二楚,令我痛心的是,五年了,每次他造孽,居然都安然渡过,即使有我在暗中使绊子,都无济于事!尤其在徐奎壁入了弥勒会后,更是有人警告我,不得再行出手!就这样,我强自忍着仇恨之心,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都快疯了。如果再有一些时日,我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崩溃。如今居然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放在眼前,你觉得,我会放过吗?”于千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你?“明义就待再行争辩。

    “行了,明义,不要再说了!”一个声音出声阻止道。

    明义一听,瞬间哑然,望向徐老公爷。

    嚯,就这一会儿工夫,虽然徐老公爷面上没什么变化,但他的头发瞬间全白了。

    “老公爷!”明义讶异地叫出了声。

    “想必,这五年来,每逢我做寿,他所献的寿礼都是巧取豪夺来的吧?”徐老公爷颤抖着声音问道。

    “哼,你以为呢?”于千未答反问道。

    徐老公爷一听,身形摇晃一番,摇摇欲坠。

    明义飞身上前一把扶住了他。

    王守仁等尽皆一脸不忍地望着徐老公爷,相信,今日这个打击是巨大的。

    毕竟,之前一直乖巧无比的徐奎壁如今却被人揭露,背地里居然无恶不做,是谁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身为人父的老公爷,自是心痛无比。

    徐老公爷稍稍闭目养养神,满眼悲凄地看看于千,“想必,你应该留有徐奎壁每次犯案的证据与资料吧?”

    “那是自然!”于千点头道。

    “你能否交给老夫?”徐老公爷缓缓道。

    于千眼中闪过一丝同情,缓缓点头道,“反正我留着也没用,就让你知晓一下徐奎壁这些年做了哪些好事!”

    徐老公爷一听,身形一颤,“谢过于太医!”

    “还有,我提醒你一句,徐奎壁的罪证弥勒会只怕留得更全更详细,我怕弥勒会会利用这些证据要挟于你,你要早做准备了!”于千不忍地提醒道。

    “哼!”徐老公爷冷笑道,“我正是希望他们上门呢!”

    “那就好,那些证据都藏在我的家宅中,具体地方吴伯父知晓,你们问他即可!”于千看了一眼吴御医,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明义,放了他吧!”徐老公爷老态毕现地冲明义吩咐道。

    啊!众人皆惊,望向徐老公爷。他居然要将于千放了?

    包括于千,也是一怔,呆呆望着徐老公爷。

    “老公爷!”明义满脸激愤地叫道。那潜台词就是小公爷的仇不报了?

    “行了,于太医将这些事情说得如此清楚,奎壁也算是罪有应得,我今日不想再见血了!”徐老公爷摆擂手制止了他的劝导。

    “哈哈---哈哈---哈哈,罢了,少假惺惺了,我不领你这情,我现在就将徐奎壁的命还你!”于千大笑,深深望了一眼吴御医,“吴伯父,你的恩情于千来世再报!”

    “不要!”吴御医大惊,奋身扑下了床塌。

    王守仁等也是满面怜惜地望着于千。

    说完,于千就嘴唇一翻,用牙咬向下颌。

    然而,他瞬间愣住了。

    “怎么,想自杀?”明中信笑道,“问过我没有?”

    瞬间,大家才反应过来,哦,刚才明中信好像已经从于千的嘴下方撕下一物,还真是自杀药物啊!

    不由得,大家将钦佩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于千瞬间崩溃了,望着明中信绝望地质问道。

    “别想死得这么轻巧,你既然犯了国法,就得接受国法的制裁!待接受制裁之后,想死,自会由得你!”明中信冷酷道。

    于千傻愣愣望着明中信,口中嘟囔着,“接受制裁?接受制裁?”

    吴御医却是感激地看了一眼明中信,无论如何,他救了于千一命。

    “不错,犯了法,就得接受制裁,如果人人如你,那要国法何用?”明中信沉声道。

    “国法何用?”于千眼中渐渐闪过一丝光亮,抬头望向明中信。

    “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才是国法存在的意义!”

    存在的意义?于千眼中越来越亮,口中重复着明中信的话语。

    众人都呆了,望着这二位,在那儿对话,看来,这于千不会再干傻事了!

    国法?徐老公爷心中酸涩地望着于千,叹息不止,如果壁儿仍在,又要如何呢?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于千一阵大笑,笑声中居然有一股酣畅淋漓的感觉。

    众人傻傻地望着大笑的于千,跟不上他的思路,这小子是怎么了?一会死一会儿笑的!

    终于,于千的笑声停了下来,然而,此时大家才发现,于千居然笑得泪流满面,但眼中却是一片明亮,一股豁然之气充斥于他的眼中。

    “你明白了?”明中信望着于千,问道。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