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明义转话-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一章 明义转话

    王守仁稳步前进,直奔太医院外。

    “王大人,不是去找院使大人吗”吴起不解地问道。

    “找院使”王守仁笑笑,“你觉得咱们现在能去见吗”

    说着,他冲吴起一脖,瞅瞅他们身上的衣裳。

    吴起疑惑地看看自已身上,没什么问题啊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王守仁见吴起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摇头叹息不已,苦笑着看看旁边暗自失笑的明中信,自己是不指望这吴起动脑筋了。

    “咱们现在这身打扮,你觉得,适合去见院使吗?”无奈,他只好明言。

    “啊!”这下,吴起明白了,不由得尴尬地挠挠头,确实,自己是反应迟钝了一些。

    王守仁摇头失笑一声,转身向太医院外行去。

    吴起看看偷笑的明中信,白了他一眼,急步跟上。

    “明师爷,咱们去何处啊”出了太医院,王守仁望着明中信,眼带笑意问道。

    确实,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他们还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

    “先将军士们召集起来再说吧!”明中信微微一笑。

    王守仁点点头,深以为然,不错,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也没必要再让军士们隐藏了,必须召集起来,正式以钦差的身份进驻南京城了。

    王守仁点点头。

    呜卟、呜卟、呜!明中信口中发出一阵哨声。

    瞬间悄无声息地在他们前面出现了几个身影。

    王守仁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赵明兴。

    “吴将军,军士们如何召集,你吩咐一下明兴!”明中信请示王守仁之后,冲吴起道。

    吴起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赵明兴,“明兴,此乃令牌,你去将各位军士们”

    说到此处,吴起停顿一下,望向王守仁,“大人,咱们去哪集合?”

    王守仁一皱眉,看了一眼明中信,“咱们就在城外五里处吧!”

    明中信点点头。

    王守仁暗自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一引起决定都得征求一下明中信的意见,好似如果没有明中信的首肯,他就不放心一般。

    “好!”吴起却没是直肠子,见王守仁吩咐,点头应了一声,转头冲赵明兴吩咐一些接头召集暗号。

    赵明兴接过令牌,就要应声而去。

    “慢着!”明中信开口道。

    大家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一指天空道,“王大人,您看这天色?”

    啊!王守仁一看天色,这时才反应过来,却原来,此时外面天色已经漆黑一片,相信现在南京城城门已经关闭,现在想出城,根本就不可能啊!

    王守仁不由失笑,唉,真是忙晕头了。

    “王大人,咱们不如让军士们就地找客栈歇息,明日一早在城外集合吧!”明中信提议道。

    王守仁无奈地点点头,也好,今日确实不宜再行聚焦,否则只怕南京城内的护卫们要忙碌了。

    “明兴,去传令吧!”明中信冲赵明兴吩咐道。

    赵明兴应声而去。

    “王大人,咱们也去找地方歇息吧!”明中信冲王守仁一躬身,道。

    “好!”王守仁当先而行。

    然而,还未走出百步,只听得身后有人叫道,“王公子请留步!”

    三人一阵讶异,这南京城还有人认识自己?更何况是化妆之后的自己?

    三人不由得回身望去。

    却只见明义正在飞奔而来。

    三人对视一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眼中闪过一丝警惕,毕竟,徐小公爷的事情有些诡异,他们知晓,谁知道徐老公爷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三人只是静静地望着飞奔而来的明义。

    明义来到近前,喘息着,冲王守仁一抱拳,“王公子,我家老公爷想请您帮一个忙?”

    “什么?帮忙?”王守仁一怔,徐老公爷现在能有什么忙需要帮的?

    “准确而言,是想请明师爷帮忙!”明义解释道。

    明师爷?王守仁与吴起不由得皱眉不已,这又干明师爷什么事?

    王守仁与吴起不由得看看天色,现在已经属于晚上,这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能明天吗?”王守仁皱着眉头问道。

    “唉!”明义叹了一声,“老公爷不想等到明天,此事想要在今日就解决掉,否则老公爷今晚就不要想安歇了!”

    这么严重?什么事呢?王守仁更是好奇。

    但是,这明义根本不想将此事向他说明,否则,他会在第一时间就向他解释的。

    “王大人,我就去一趟吧!您与吴将军还是先行找地方歇息,忙完,我自会去找你们!”明中信冲王守仁一拱手道。

    “也好!”王守仁看看明中信的眼睛,见他眼中并无勉强,点点头。

    “王公子,我已经在悦来客栈为你们准备了上房,你们只需去提明义的名字即可!”明义在旁插嘴道。

    啊!王守仁一阵疑惑,望向明义。

    “此乃是老公爷安排!老公爷见天色已晚,就为你们安排了!”明义笑道。

    “但是,我们可是有二十余人啊!”王守仁苦笑道。

    “啊!”明义一愣,望向王守仁。

    明中信又是一阵口哨,却只见扑扑扑,从暗中走出二十余人。

    更令明义不解的是,这些人居然都穿着中军都督府军士制式服装。

    这些是?明义就是一呆,自己居然不知晓,暗中居然还有如此多的人?

    明中信歉然笑道,“这些乃是咱们自己人?”

    自己人?明义更是一呆,他细望去,嚯,不错,这些人还真不是中军都督府的人,都是一些生面孔。毕竟,他作为徐老公爷的亲信护卫,一应中军都督府的军士都见过,他很确定,这些生面孔绝不是他的自己人!

    “他们就是随咱们一起到中军都督府的军士!”明中信进一步说明。

    他们不是被安排在了中军都督府了吗?明义心下一阵惊讶。

    不错,这些正是王守仁他们带到中军都督府的那些军士学员,当时可是被中军都督府的军士们软禁的!现在出现在这儿是怎么回事?

    明中信冲明义一拱手,歉然道,“明义兄,不好意思,这些军士实在是不放心咱们,故而运用了一些小手段,将中军都督府的军士们放翻,跟随而来,还请向老公爷致歉一声!”

    啊!明义满面震惊地望向明中信,这些家伙不是老公爷让人放的,居然是他们自己逃脱的?

    不错,这正是军士们自己脱身的!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明中信学员们的手笔。凭借明中信传授的一些特种手段,想要逃脱中军都督府,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当然,在明中信的神识之下,他暗中做了一些手脚,帮了一下,也是因为,他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够找到真凶,全身而退,有备无患,也是麻痹老公爷之后,在中军都督府中做了手脚,令这些军士学员们放翻都督府军士之后,易装而出,等候在太医院外,随同他们,保护他们。

    明义有些瞠目结舌,同时,心中对中军都督府的安全有了一丝不安。当然,更震惊的是这些军士的手段。

    他怎么也没想到,不只是这明中信厉害,就连这些军士都如此厉害,不行,必须向老公爷进言,高度重视这次的钦差卫队!明义暗暗下定决心。

    “明义兄,不会对我们有意见吧?”明中信笑道。

    “啊!不会!”明义反应过来,连忙否认,同时兄弟牙道,“是兄弟们学艺不精,今后可真得好好操练他们一番了!”

    明中信笑笑,不再接话,毕竟,人家说的是中军都督府的军士,自己怎么好意思接口呢!

    “王公子,无妨,你去客栈提我的名字,客栈掌柜的自会安排,绝不会让弟兄们露宿街头的!”明义冲王守仁点头道。

    “那王某在此就先行谢过了!”王守仁冲明义拱手谢道。

    “王公子客气了!”明义连忙回礼道。

    王守仁也不再说什么,望向明中信。

    “明师爷,请吧!老公爷还在等着呢!”明义转头望向明中信,转移话题道。毕竟,木已成舟,自己只能今后下苦功,将中军都督府的安保提升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王大人,明某就先去了!”明中信冲王守仁拱手示意道。

    王守仁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也冲明中信一拱手,深深对视一眼,转身而去。

    吴起冲明中信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小心的意味,率领大家紧随而去。

    明中信看着王守仁一行转过街脚,回头冲明义笑道,“明义兄,请吧!”

    明义脸色一正,“明师爷,还有事,有人让我转告于你!”

    啊!明中信就是一惊,有人要转告自己事情?是谁呢?不由得将疑惑的目光向明义。

    明义也没有隐瞒,直言道,“是那于千!”

    明中信恍然,既然于千让人转告,只怕还真得重视,看向明义,静候他转答。

    “他让我转告于你,此番弥勒会只怕有重要的行动,而且,围剿钦差,没有那么简单!”明义眼神凝重地望着明中信道。

    “啊!”明中信眼神收缩,之前他就有所怀疑,毕竟,如果是自己一人,绝不会招致那般围剿,本来,他还心存疑虑,现在听得于千的话,心中大惊,难道此番弥勒会还真的有大的行动。

    对啊!他们如此布局,不只是在太医院布局,还拉徐奎壁下水,绝不会只是小打小闹,只怕这阴谋如果曝光会令得南疆震荡啊!

    但这究竟是什么行动呢?难道与云南赈灾有关?明中信心中闪过一道惊雷。

    明中信强自压下心中的震惊,问道,“于千还说过什么?可有说是什么行动?”

    明义摇摇头,“我也追问过,但他却说,只是怀疑,没有什么证据,他只是根据弥勒会让他做的事,从中推断而出。”

    哦!明中信心中一阵失望。

    “好了,要转告的话转达了,咱们还是快回府吧!”明义摇摇头,将自己的思绪转回来。

    “好!”明中信点点并没有,他深知,于千有这话就不错了,毕竟,于千也不算是弥勒会高层,细致的消息肯定无法获得,但有个方向咱有个准备,早晚会知晓的。

    “对了,明义兄,老公爷究竟有何事,如此着急?”

    “唉,还不是咱家那位小公爷,如今于千如此说,老公爷虽然相信小公爷肯定已经入了弥勒会,但他没见到切实的证据,还是心存幻想,心下纠结,想要让你这局外人找一下证据,否则他如果自己没有找到,心下终究是难以释怀啊!”明义叹道,“更何况,我已经向老公爷禀明,于千的那些物事我根本就没找到,还是你在隐秘之处找到的,这就更加令老公爷信任于你,想请你帮这个忙。”

    哦!明中信明白了,这老公爷这是进退失矩了。一则他是深怕手下人为了包庇小公爷,不会诚心找到证据,只是应付自己,找到了会隐藏下来;二则他也是怕自己心存疑虑,下不了狠心,对证据故作不见,才让他这个外人前来找寻,以求安心罢了!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明中信心中叹息。

    咦,不对啊!这是去往何处?明中信望着他们行进的道路,心下一惊,驻足不前。

    “咦,明师爷,为何不走了?”明义见明中信停步,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这不是去中军都督府的地方啊!你这是要带我前往何处?”明中信指着道路问道。

    明义一愣,随即就是一笑,解释道,“明师爷,小公爷可不在中军都督府住啊!咱们这是要前往国公府啊!”

    啊!明中信一愣。

    “咱们此去国公府,是到小公爷住宿之地,找小公爷的一些隐秘物事!”

    明中信一笑,原来如此!是自己多心了!他还以为,这明义是想要将自己骗到何处呢?这些时日,自己还真的是成了惊弓之鸟了,什么都要怀疑!唉,该定定神了!

    “对了,明义兄,这弥勒会在南京城猖獗吗?”明中信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道。

    这?明义一怔,随即恍然,明中信是想要了解一下弥勒会在南京城的布局。

    随即张口,向明中信说出一番话,令明中信对南疆的局势有了一定了解。也为明中信今后的云南攻略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