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南疆局势-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二章 南疆局势

    明义苦笑一声,“不瞒明师爷,现在,这弥勒会在这南疆还真的是猖獗无比。”

    “这怎么说?”明中信好奇道。

    “本来,单纯是这弥勒会的话也无所谓,毕竟,没有军队支撑也成不了气候,但是,最麻烦的是这南疆还有几大势力不断出手,令这南疆的局势更加复杂。主要就是倭寇扰边,如果只是倭寇的话,也不成气候,但麻烦的是,这些倭寇实则是由中国地方豪强勾结海盗为核心,裹胁沿海贫民,雇佣日本浪人,同时还与佛朗机人,日本走私商人结盟,这些势力盘根错节,互相勾结,手尾相连,祸乱百姓,而且,这些倭寇在万里沿海地区,神出鬼没,游走不定,采取游击战术,里应外合,袭扰沿海城镇,令这沿海一带的百姓苦不堪言。”

    “尤其是有弥勒会在其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令这几股势力不怕勾连,为咱们找麻烦,制造祸乱!同时,他们还隐藏得太深,就如同今日发现的于千及小公爷,”说到此处,明义不由得苦涩一笑,“就是这样,不断有人在内部为咱们制造矛盾,令一些计划于无法施行,或者是在施行之时就胎死腹中,这样,就更是乱上加乱!”

    “最麻烦的是,大明军队除了每天种地交纳粮食,到每天疲于繁重的公共工程,修建河堤、大墓、宫殿,正经来说,他们只是民工级别的明军,从武器、经验上来说,根本就及不上倭寇,令得倭寇猖獗。而南京城的军队虽然战力强大,但却不能四处灭火,同时也怕这些势力乘机作乱攻打南京城,造成了如今这般尴尬的局面。”

    “而此番,老公爷出城,名为视察,实则是与周边军队联络,想要探讨出一个方法,能够形成一个合力,解决这些矛盾!未曾想,小公爷居然出了此事。唉”说到此处,明义眼中闪过不明的痛楚之色,长叹一声。

    原来如此!明中信缓缓点头,对南直隶的情势有了一定的了解。

    “唉,我也就是发发牢骚!”明义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些与你们也没多大关系,毕竟,你们是要前去云南赈灾的。”

    “明义兄此言差矣!”明中信正色道,“此次云南宜良地震,虽是云南一府之事,但其实好多东西得从咱这南直隶筹集,而这些都得从南直隶运往云南,这样的话,南直隶的情势就与此次赈灾息息相关了,要知道,如果中途之上贼人众多,咱们也无法确保安全抵达云南,到时,云南赈灾之事可就会出问题了!”

    “哦,那到也是!”明义有些恍然,点头认可明中信的分析。

    “明义兄,小弟也大致了解了南直隶的情势,不知你能否将云南的具体势力分布情况给明某说明一下,也好让明某明了云南的真实形势,做个准备?”明中信若有所思地看着明义,问道。

    “那自无不可!不过,我对云南的情势可不是太过了解。”明义收拾心情,点头应承。

    “无妨,毕竟,你们这儿离那云南比京师近多了,肯定会比京师了解得更加详细!”明中信点头道。

    “好,我就说说!”

    “那就先行谢过明义兄了!”明中信一抱拳,致谢道。

    “明师爷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明义笑道,“不过,这些分布情况也只是之前的情况,这些势力随时变幻,到现在,咱们也不知晓有何变化。”

    “无妨,明某只需知晓他们的分布即可。这些势力应该都有各自的范围,毕竟,利益使然,绝不会允许别的势力进入他们的范围内的!相信他们也不会有多大变化的!”明中信自信道。

    对啊!明义一听不由得眼前一亮,之前自己还真的没想到这些,这确实是一个思路啊!

    “对了,明义兄,云南本地现在的情势如何?”明中信笑问道。

    “云南啊?”明义一阵沉吟。

    明中信边走边看着他,等候他的回答。毕竟,此去云南正是他的目的的,他必须掌握当地的形势,否则,他们两眼一摸黑,不明云南情势,闯入云南,只怕会焦头烂额,无从下手,更不用说是要朝廷赈灾了。

    “现在,在云南镇守的是黔国公,你想必知晓吧?”明义斟酌着缓缓道。

    明中信点点头,不错,来之前,他确实进行了一番调查,当然知晓这位大明开国功臣之后黔国公沐王的来历,而这沐王府在云南的政治势力当中可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在云南人的心目中可是甚至比皇上的威信更高。

    话说大明开国功沐英,祖籍安徽定远,八岁时父母双亡,被大明太祖朱元璋收为义子,赐沐姓,取永沐皇家恩泽之意。沐英一生提枪勒马,平疆扩土,战功赫赫,在功臣庙中列位第六。年(洪武二十五年)农历六月,沐英病逝于云南任所,年仅岁。朱元璋十分痛心,命其归葬京师,追封沐英为黔宁王,谥昭靖,侑享太庙,子孙世袭黔国公爵位。

    当代黔国公乃是沐昆,乃沐英五世孙,因三代沐琮无子,故此嗣后,成为第六代黔国公,字元中,本为沐讚之孙,初袭锦衣指挥佥事。年,第四代黔国公沐琮身死后,因其无子,朝议以昆西平侯裔孙当嗣侯,而镇守云南的大臣们为之争辩,称云南人只知黔国公而不知西平侯是何许人,如果让西平侯嗣黔国公位,只怕云南人不会钦服,会产生动乱。大明孝宗朝议之后,深以为然,令沐琮将其过继为子,让其嗣公,依旧让沐氏镇守云南,掌征南大将军印。

    说到这征南大将军印,却并非沐英所领,而是由明仁宗即位后,加封沐晟为太傅,为沐晟铸造征南大将军印信,此后沐氏家族镇守云南的都兼任征南大将军。

    至此,沐氏家族可以直接指挥调动云南所有军队,并对地方官员有监察之权,同时节制安南、真腊、暹罗、占城、苏门答腊等明朝属国,直至如今。权力之大,虽朱元璋的凤子龙孙,也望尘莫及。沐氏家族恩威并用,在云南乃至周边属国威权日盛,他们即使不怕天高地远的朱皇帝,也会怕沐国公的。

    “沐王府在云南经营多年,大权大握,初代沐英,通过推广军屯、移民垦殖和招民垦种之法,开垦了大量土地,在未增加云南百姓负担的前提下基本上解决了明朝驻滇官兵的给养及其转输等问题,大大缓和了滇中激烈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继承者更是依照祖先的政策治理滇民,令云南局势日渐稳定。由于沐氏家族对西南边陲的稳固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深得云南百姓的信任和爱戴,大明朝廷在对云南的管辖问题上,自明太祖伊始便对沐氏家族产生了深深的依赖。”

    “本来,如果沐王府一直保持着这般控制力,云南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在大明景泰年间,沐璘代其从弟沐琮出镇云南后,由于自身能力的问题,以及沐氏家族内斗日益激烈,令得沐王府的威望以及对云南的控制力在总体上都显现出了不断下降之势,到如今,云南好多府已经不在沐王府的控制之下,形势日益严竣。”

    “哦!”明中信点点头,不错,任何一个统治者统治时间一长,自是不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毕竟,花无百样红,人无百日好,也属正常。

    明义继续道,“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云南行省境内早已形成了迥异于内地的政治结构。

    其实,云南行省的政治形势可以以一句话概括,“云南民夷杂居,内置府,外设宣慰等司为藩蔽。”云南以“三宣六慰“为代表的外边政区地处云南边疆的外环地带,形成西南边疆的藩篱护卫态势。

    一方面,采取与内地完全一致的统治方式,“置藩、臬、郡、县,吏、赋役、学校”,设卫所屯田,以大军镇守,严密管控。另一方面,建立府、州、县政区,但考虑到土人经常反复,如果以汉人治之,则会出现不得要领,无法领导土人的情形出现,故此,仍旧用当地土官世代镇守,这样,形成了土官与流官相处的土流并治区。这些就是对边境之内的疆域统治的政策。从而,争取实现“华其人而衣冠之,土其地而贡赋之,秩其上下,区其种类而官治之”的政治目的。

    与此同时,云南行省则于布政司管辖的府、州、县之外,不仅有典型的由沿边卫所构成的金齿军民指挥使司、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和腾冲军民指挥使司三个隶属于云南都司的军管政区单位,以军事管控云南行省境内。属于内边区。

    另外,在这些之外,针对边境外的安南、老挝、缅甸,还设立了土司(宣慰司、安抚司、长官司等)亦属军事系统。明成祖之时,高立了平缅、木邦、孟养、缅甸、八百、车里、老挝、大古剌、底马撒、清定十宣慰司,但这些宣慰司之间纷争不断,令边境不堪其扰。

    大明在不断镇压驱赶之后,到景泰年间(),形成了稳定存在的西南边疆外边政区体系,包括车里、木邦、孟养、缅甸、八百大甸、老挝六军民宣慰使司,孟定、孟艮二府,南甸、干崖、陇川三宣抚司,威远、湾甸、镇康、大侯四州,钮兀、芒市二长官司。至此,形成了三宣六慰,以及特别冠以“御夷“称号的二御夷府、四御夷州和二御夷长官司的边疆外边政区构成。属于外边区。

    如此,就逐渐建立起一套“内边区”与“外边区”分层管理的政区体制。”

    明义咽口唾沫,继续道。

    “而这些年,由于沐王府的疲软,令得土官的势力出现了大幅度的上升,逐渐脱离了掌控。故此,现在的云南行省境内多股势力倾轧,更由于前段时间宜良地震,波及了附近的几个县区,矛盾得到了进一步的激化,只怕,你们此番前去云南的处境堪忧啊!”说着,明义将担忧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此番前去赈灾乃是为国为民,相信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话虽如此,但明中信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担心。

    “哦,到了!”明义叫道。

    明中信抬头望向前方,却见一座府邸出现在眼前。

    匾额上书写着四个大字,“魏国公府”。

    “明师爷!”明义的声音响起。

    明中信心中一惊,他听出来了,明义的声音中俨然是肃然无比。

    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明义。

    “明师爷,还请尽心寻找,不要让老公爷留有遗憾!”此时的明义满面肃然,双手抱拳,语气沉重地冲明中信道。

    啊!明中信有些不解地望着他。

    “小公爷之事还请还原真相,不要隐瞒,这是老公爷的希望,还请成全!”

    明中信一时恍然,这是要自己尽心找到证据,只要真相,无须担心老公爷的承受力,想来,之前自己的猜想不错,徐老公爷确实怕自己一时心软,包庇了儿子,毁了一世英明!

    明中信郑重地点点头,肃然应道,“明某一定尽心竭力!”

    明义眼神一红,拜倒在地,“谢过明师爷!”

    “明义兄!”明中信连忙将他扶住,“明某自当尽力!”

    同时他心中一阵感动,这明义显然对老公爷的感情深厚,也一定明了此时徐老公爷的左右为难,无论小公爷的事情是否真实,他都难以接受,这个心结一时绝对难以解决,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身上。而这明义肯定是极其了解老公爷的纠结与难过,现在他自作主张,拜托自己,真心想为主解忧,深怕自己有所顾虑,做出令老公爷遗憾之举,故此才在此再三拜托,叮嘱自己。

    这般忠义之人,值得相交啊!

    二人对视一眼,不由得惺惺相惜。

    “明师爷,请!”明义深深吸了口气,当先向府内行去。

    “徐护卫!”左右两位军士向明义躬身道。

    “哦!”明义轻哦一声,当先而进。

    明中信此时才发现,这两位军士居然顶盔贯甲,全副武装,森严戒备。

    心中不由得一动,但却没说什么,紧随而进。

    然而,进了府,他更是一惊。

    却只见府内居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军士们眼中精光四射,警惕无比,时刻观察着四周。

    徐老公爷居然在府内如此戒备,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