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衙卫碰头-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九章 衙卫碰头

    “他们说让把这个给您,让您看看!”衙役递过一个小包。

    钱师爷更是一皱眉,难道是行贿的,要求自己办事?

    不已为然地拿过小包,一捏,是个牌子,难道是金叶子,没这么大啊?

    钱师爷打开一看,妈呀,这,这。

    钱师爷转身就往二堂跑。

    衙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平时钱师爷很稳当的啊!算了,大人们的事,咱们不懂!

    衙役转身回到县衙门前。

    **地回话,“师爷说了,不见!”

    “差爷,您将东西给钱师爷了吗?”小眼睛男人质问道。

    “什么话,我难道还能贪污你的东西!”衙役瞪眼道。

    “哪能呢?既然钱师爷已经收了东西,我们还是再等等吧!”紫脸男子瞪了小眼睛男子一眼,向衙役陪笑道。

    “好吧,去那边等着吧。”衙役说完不再理会他们,心道,看在银子的份上,就让你们等着吧。

    须臾,钱师爷出来,问衙役道,“人呢?”

    衙役一头雾水,“什么人?”

    “给你小包的人啊!”钱师爷一瞪眼。

    “那不嘛!”衙役一指街角。

    钱师爷一看,却见那三人正站在街角一脸笑意地等着。

    那三人正是石文义等三人。

    钱师爷定定神,迈着小方步,走到他们面前。

    “你们要找我?”钱师爷鼻孔朝天,趾高气扬地问道。

    实则,小声与三人说道,“保密起见,请三人大人原谅则个!”

    “无妨。”紫脸男子小声道。

    随后,紫脸男子弯腰大声道,“还请钱师爷行个方便。”

    钱师爷勉为其难地道,“跟我来吧!”

    三人低头随钱师爷走进县衙。

    迎面走来了谢琪与石锦。

    “钱师爷!”二人躬身向钱师爷行礼道。

    “嗯!”钱师爷看也不看他们向内衙行去。

    石文义点头向谢琪打了声招呼。

    谢琪笑着也冲他们点点头。

    然而,望着他们的背影目光一阵闪烁。

    此时的石锦也低头沉思,并未看到。

    转身后,谢琪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抬腿向外走去,石锦连忙跟上。

    钱师爷带他们来到一个小院,左右看看,见无人,走进一间厢房。

    待几人进房后,钱师爷翻身向院中望望,关上了房门。

    石文义向李玉打个眼色,李玉立刻站于门前,警惕地向外观瞧。

    石文义向房内打量,正面是一个八仙桌,桌后是一个屏风。

    桌上放置着茶杯茶壶,左右各放置着四把椅子。其余再无他物。

    却见从屏风后转出一位。

    不是别人,正是柳知县。

    “未曾远迎,恕罪恕罪。”柳知县一拱手道。

    “无妨,无妨,特殊时期,这些俗礼就免了吧!”石文义拱手道。

    “请坐!”柳知县说完,先行坐在主位。

    钱师爷站立在柳知县旁边。

    石文义来到八仙桌另一边坐定。

    张采坐于石文义下手。

    柳知县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包双手递给石文义,石文义用手按住小包,拉到自己身边,拿起递给张采。

    “未请教大人高姓大名?”柳知县冲石文义道。

    “济南府千户所副千户石文义,这位是辑事总旗张采,那位是小旗李玉。”

    柳知县吃了一惊,本以为百户来就够份量了,没想到来了一位副千户,看来锦衣卫真是挺重视这弥勒会的。

    “原来是石大人,不知石大人此来有何公干!”柳知县道。

    “好了,明人不说暗语,本官此来,乃是调查l县弥勒会一事是否与明教有关。”

    “不知,下官能为大人做些什么?”

    “柳大人请将掌握的弥勒会的信息说说,看与我等掌握的有何不同。”

    “这”柳知县一阵沉吟。

    石文义见此,心领神会,笑笑道,“石某会将真实情况逐一向上面禀报,当然,柳大人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哪里,哪里,柳某只是在理一理思路而已。”柳知县马上满脸堆笑地说道。

    柳知县从袖中取出那封信件,递给石文义。

    “看来石锦说的是真的!”石文义接过信件,他细观瞧。

    呀,这不就是这段时间弥勒会针对明家所有的行动总结吗?这么详实!相当于一份供状啊!石文义心中一阵疑惑。

    石文义将信件递给张采,张采接过低头认真观瞧。

    “这是从何而来?”石文义明知故问道。

    “从贼人首领杨玉的身上拿到的,当时他已经疯了,至今还关在衙门里。”钱师爷回道。

    “当时就发现这封信吗?其他的表明他的身份的物件,诸如腰牌之类!”张采插话道。

    “没有,搜遍全身,也没发现任何其他东西,只有这封信!当时我就在场!”钱师爷肯定道。

    “这明耻和联络密语是怎么回事?”张采疑惑道。

    “当时我已经派人前去明府问话,明中信说明耻在黑衣人、仆役被杀时已经向老夫人交代了,他就是被一个蒙面黑衣人忽悠说会让他接掌明家,但在看到仆役被杀,府外黑衣人被灭口后,终于害怕了,他痛哭流涕,表示会痛改前非,再不会动邪念了,而且明中信向知县大人求情,说他并不知道蒙面人是弥勒会的,属于一时糊涂,未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县尊大人网开一面,就未追究明耻。”钱师爷道。

    “而联络密语就是一个笑话,弥勒会偷去的不过是明中信发明的一些数字,以简便进行算学所用,而且还为我们进行了演示。”柳知县补充道。

    石文义和张采对视一眼,毫无破绽。

    “你觉得这封信是何人所写?”石文义问钱师爷道。

    “我不知。”钱师爷连忙摇头。“杨玉当时在城外被发现时已经疯了,人们将他送回来第一时间我就赶到现场,也无人动他身上。”

    “这些疯的人就没一个清醒的吗?”张采道。

    “没有!”

    “有没可能是装的?”

    “不可能!我每日让牢头派人观察,记录他们的一言一行,再与大夫仔细研究,都非常合理,并无破绽。”

    “明中信知道弥勒会?”张采突然问道。

    “不错,最先听到弥勒会的还是明中信,不过当时他以为是‘米驼会’。”柳知县想到这就好笑,居然将弥勒会听成是米驼会。

    石文义与张采双目一亮,对视一眼,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