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深夜研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四十七章 深夜研谈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原来如此!

    明中信的分析极其有道理啊!

    而吴起则是将钦佩的眼光投向他,直至今日,他才知晓,这明中信居然如此妖孽!太可怕了!这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

    “明师爷,这一切真的是有人安排设计的吗?”吴起虽然很是钦佩明中信的脑洞大开,如此猜测,但仍旧有些不信。

    “我也不知晓,目前为止,这些仅只是我的猜测而已,究竟事实如何,这得让事实来验证!”明中信苦笑一声,双手一摊道。

    话虽如此说,但王守仁却在旁边细细思索着这种可能性。

    毕竟,如果如同明中信所说一般,那弥勒会此番所图甚大,难道他们真的想要在南疆各行省发动叛乱吗?

    “明师爷,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咱们该如何应对呢?”王守仁望向明中信。

    “现在可是无从下手啊,因为,我们不知晓这个行动究竟是否如我们所料啊!”明中信摇头道,“首先,我们得确认一下,这个行动究竟是什么?而且细节究竟为何?才能更好地制定应对之策!”

    “不如,去问问那于千,毕竟他也知晓有个大行动啊!”吴起插言问道。

    “不!”王守仁与明中信齐齐摇头,如此默契的动作令得二人一阵讶异,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为什么?”吴起却是又不懂了。

    “如果于千知晓的话,他就不是如今这种状态了!”明中信解释道,“你想,如果于千知晓弥勒会的这个计划,那他还会留在此处吗?只会立刻逃得远远地,让咱们无从着手!”

    “而且,于千还托明义向我传口讯,有一个大行动,如果真的知晓,他定会详细说与我听!不会如此含糊的!”

    王守仁与吴起不由得看向明中信,于千居然向他传信,难道他确实悔悟了?

    “况且,于千心中早已对弥勒会有了抵触,认为弥勒会绝对会阻止他的报仇,如果他知晓弥勒会将他如此放弃,做这个替罪羔羊。他绝不会甘心的!更何况,如果他知晓这是弥勒会的安排,他就绝不会是那般表现,也许,他会更加死心踏地地为弥勒会卖命吧!因为,弥勒会答应他的已经做到了!”

    “弥勒会答应他的什么?”吴起一阵愕然,望向明中信。

    “唉,你的心真是大啊,难道你没听说,于千为何入弥勒会吗?”明中信摇头叹道。

    吴起细想之下,恍然大悟,“弥勒会答应过安排他报仇,那样的话,依于千的性情,他绝对不会向咱们坦白的,而且,弥勒会也不会允许他留在此处暴露,只会让他离去,甚至可能会杀他灭口,令此事死无对证!”

    “嗯,不错,开窍了!”明中信笑道,“不过,弥勒会绝不会告知他的!”

    “这却为何?”吴起又懵了。

    “因为,那暗中之人本就是为的营造出这样一种氛围,他们觉得于千是否被发现根本就与大局无关,甚至,他们还希望于千被发现,而即便是发现了,于千招供了,这件事也会就此打住,绝不会怀疑到弥勒会身上,因为,于千的话就是为弥勒会洗清嫌疑的证据。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更加的置身事外。两者不联系起来,咱们自不会有其他想法,他们的目的就更加隐秘了!咱们也更不会想到他们的目的。”

    “因为,从始至终,于千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被人抛弃的可怜虫!”王守仁总结道。

    明中信笑着看了王守仁一眼。

    而吴起向王守仁望去,眼中依旧有一丝疑惑。

    “人家的目的,从始至终就是咱们与国公爷,有无于千根本不重要!他只不过是一枚棋子,重要的,能够致小公爷于死地的棋子!如果于千不被发现,那这个杀害小公爷的黑锅就是明师爷,或者是咱们背,如果于千被发现,那也只是一段私仇,与弥勒会根本无关,更可以麻痹咱们与老公爷不再追究此事!你想,这样的话,于千这枚棋子在小公爷身死之后,还有何用,还有什么重要的?”

    吴起挠挠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唉,你们读书人心中的弯弯绕太多了,怪不得咱们武人不是你们的对手,咱还是老老实实做咱的武人吧!”

    看着他这副模样,二人一阵好笑。

    “明师爷,如果依咱们猜测,真的要在南疆发动叛乱,这事可是天大啊!”

    “不错,咱们的猜测如果属实,那这暗中之人的心智确实是妖孽,那南疆的形势必将会严竣异常,必须向老公爷禀告,甚至得通知这几省的最高军事长官!否则如果真的发生叛乱,后果不堪设想啊!”明中信一脸凝重道。

    “你觉得,老公爷会相信咱们?”王守仁苦笑道。

    明中信一皱眉,是啊,凭咱的空口白话,人家凭什么相信咱们!更何况,相信了又如何,这么多年,弥勒会都没有被发现,现在又去何处找去,又谈何将这计划破坏掉。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问题啊!

    不说其他,只说如何取信于人,这就很难啊!明中信与王守仁对视一眼,苦笑连连。

    无从下手啊!

    “小公爷不是在信中已经提到了这场大行动了吗?”旁边,吴起嘟囔道。

    “对啊!”二人眼前一亮。

    “以小公爷的信为突破口,再将咱们的猜测一一告知,令老公爷相信,再让老公爷与各行省联系,就可以了!”明中信笑道。

    “不错!不错!”王守仁冲吴起竖起大姆指道,他也未想到,他们两个读书人没有想通的事,吴起这个粗人却一语道破,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啊!

    吴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在那儿傻呵呵地笑着。

    “我相信,弥勒会绝不止只有针对咱们的行动,如果老公爷相信咱们,那就让他先行探查最近各行省的动向,相信弥勒会一定留有尾巴,到时综合这些信息,相信弥勒会的阴谋必会露出端倪,到时再加推测,定会找出他们大行动的线索!”明中信边思索边总结道。

    “不错,明师爷说的是!”王守仁大赞。

    “还有,咱们得让老公爷加快找寻那特使,相信此人一定是个关键,只需找到他,必会水落石出!”

    “你不是说,小公爷还留有一个小册子吗,也许那小册子中也有线索,只要老公爷让咱们观看,相信,找到线索不难!”王守仁双目放光,补充道。

    “不错,王大人英明!”明中信送上一个马屁。

    “得了吧!还能比你更英明?走吧,咱们去找老公爷!”王守仁翻翻白眼,摇头失笑,望着明中信道。

    “王大人,你看这天色!”明中信一愣,随即指着窗户外的天色笑道。

    “啊!”王守仁抬眼望向窗外,见到黑漆漆的天色,也是为之失笑。

    “现在天色已晚,咱们就明日清晨前去,此事容不得暂缓啊!”

    “嗯!”明中信点头同意。

    “明师爷,今夜咱们就不用歇息了,得细细思谋一番,毕竟,一时的猜测还无法令老公爷相信,必须找出其中的蛛丝马迹,整合一下,让整个猜测更加合理,咱们才能说服老公爷啊!”王守仁正色道。

    “明某遵命!”

    旁边的吴起都傻了,这二位居然因为一个没影的猜测都不睡觉了,太拼了吧!

    “吴将军,还是去找店家找些宵夜,毕竟彻夜不眠咱们得补充补充肚子啊!”王守仁冲吴起吩咐道。

    “啊!好!”吴起连忙应道。

    王守仁吩咐完,不再理会于他,转头与明中信悄声分析研究。

    望着这二位,吴起摇摇头,转身出门吩咐店家去了。

    时间回溯,就在明中信步出太医院之时,一道人影从太医院中闪出,快步疾行,来到了南京城某处的一座酒楼。

    一连串的暗号应对之后,人影来到了酒楼掌柜房中。

    “南京城分坛行者李米参见特使大人!”人影一进门,下跪叩头道。

    房中之人身处暗影之中,并无意让他起身,一个怪异的声音道,“事情如何了?”

    “启禀特使,于千身份暴露被抓!已经被人送往刑部。”

    “哦,被何人所抓?”怪异的声音淡然道。

    李米眼睛一眯,特使大人居然不吃惊?

    “不明所以,只知是吴御医的旧识,一位年轻的公子、一位小厮书童、一位师爷、两位护卫!”

    “旧识?”怪异的声音重复道。

    李米低头不语。

    “嗯,他们还有何动作?”怪异声音问道。

    “已经离去!”李米沉吟片刻,“因特使大人吩咐不得靠近那吴御医之所,故属下没敢偷听!”

    “嗯!”

    而怪异声音久久不言,李米却是不敢起身,甚至连头也不敢抬,只是跪于地,静候吩咐。

    “于千的身份令牌呢?”

    “属下在他们走了之后,到于千住处暗阁中找寻找,却发现已经被人取走,相信应该就是那一伙人取走的!”李米回道。

    “哦,无妨!你没靠近他们吧?”怪异声音问道。

    “特使吩咐,属下不敢有违,只是远远地观察,在他们离去之后才进屋探查。”

    李米居然听到特使大人松了口气,这是为何呢?特使大人为何要那般吩咐自己呢?难道不想知晓这些人是谁?然而,他却不敢询问。

    “行了,你下去吧!从今日开始,你密切注意国公府,但不可靠近,另外,也不可再与国公府内的内线联系!”特使吩咐道。

    “是!”虽然李米万分不解,但却也不敢质疑特使,应命而去。

    特使望着李米离去的身影一阵发呆。

    突兀地,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公子,真的要放弃国公府的内线?”

    “嗯!”特使中是用鼻音回道。

    “那朱护法呢?王尊者呢?”

    “两个废物而已!相对于咱们的大事来说,一切皆可牺牲!”特使冷哼一声,“你不可出手相救!让他们自生自灭,大事要紧!”

    “是!”

    房中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悦来客栈中,王守仁房中。

    望着渐渐明亮的窗户,王守仁伸个懒腰,冲明中信一笑,“明师爷,按咱们的猜测分析,只怕这叛乱**不离十了!”

    “是啊!但是就是不知此次叛乱究竟事涉几个行省了?咱们也没个既定目标,这般瞎猜,老公爷也不一定信啊!”明中信叹息道。

    “唉,究竟是信息不对称啊!咱们毕竟初来乍到,好多信息不知晓,如盲人摸象,根本毫无头绪啊!”王守仁面色阴沉叹道。

    “无妨,毕竟此事牵扯重大,相信老公爷应该会重视,即便不信咱们的猜测,也会做出相应的应对!”

    “老公爷到好说,毕竟,小公爷身死这件事一定会令他警惕,肯定会有所布置,但就怕其他行省不认同啊!如果其它行省因不重视,被弥勒会钻了空子,那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明中信与王守仁对视一眼,摇头叹道。

    “行了,先行安顿早餐吧!吃罢,咱们就去国公府!”王守仁稍稍振奋精神,冲明中信道。

    明中信点点头,回身一捅旁边爬在桌边睡觉的吴起。

    “啊!”吴起一阵惊叫,抬眼看向二人,“啊,王大人,谈完了?”

    “天都亮了,还能谈不完?”王守仁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哟,真的天亮了!”吴起冲窗外一望,瞬间跳了起来。

    “吴将军,吩咐店家准备早餐吧,咱们呆会儿还得去国公府呢!”王守仁吩咐道。

    “好!”吴起应是转身而去。

    早膳饭毕。

    王守仁令吴起去城外整顿军士,他要与明中信相携,向国公府进发。

    吴起不放心他们的安全,死活要跟去保护二人,最终明中信折中让赵明兴跟随,才劝得他不情不愿地去城外。

    王守仁与明中信来到国公府。

    明中信上前道,“这位差爷,劳烦进去向老公爷通禀一声,就说王守仁、明中信求见。”

    守门军士昨日见过他们,自是认得,连忙进去通禀。

    “什么?”徐老公爷一愣,“王守仁、明中信?”

    “不错!军士是如此说的?”明义回道。

    “如此早,他们有何事?”徐老公爷一皱眉。

    明义一阵苦笑,我怎么知晓?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