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反伏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五十五章 反伏击

    然而,就在箭羽飞出之时,那边,“王守仁”的马车旁边瞬间立起了无数的盾牌,显然,人家早有准备。

    苍老声音的蒙面人呆了一呆,难道自己的埋伏人家早就知晓否则为何准备得如此充分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就算他们早有准备又如何,自己的人员数量可是完爆他们,不过就是多损失一些属下,相对来说,如果能够将那王守仁留在此地,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李行者,带领队伍去拦截先头部队!”苍老声音的蒙面人吩咐道。

    “是!”李米迅速领命前去对付明义的先头部队。

    但是,已经晚了,身后一阵箭雨袭来,不错,正是那明义的先头部队,此时已经掉转马头,张弓搭箭反袭贼人。

    至此,苍老声音的蒙面人心中了然,这是暴露了,然而他却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已经布置得天衣无缝,为何这支队伍居然能够找到破绽,还会反袭咱们?太不可思议了!

    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明中信,难道公子爷说的是真的?这明中信真有如此神奇?能够洞察自己的伏击地点?

    但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他可不信,那乳臭未干的小娃娃有这么神奇!

    罢了,发现又如何,依自己的布置,就算你们有准备又如何,还不是多挣扎一会儿而已!

    “李行者,令大伙将这先头部队拖在山丘之间,同时发令,令援兵增援!”苍老声音的蒙面人重新下令。

    李行者应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物,直射空中!

    一声响箭在战场上空响起。

    明中信抬头笑笑,转而将目光射向山丘后的峭壁。

    “明师爷,明义能够扛得住吗?”旁边吴起一脸担心道。

    “放心,他们的目标是咱们这位‘王大人’,主力在这边,只是想要拖住他,不让他增援这边而已,不会用全力对付他的!”

    哦!吴起的担心稍稍有所缓解,但依旧将目光投向山丘。

    “吴将军,准备撤!”明中信胸有成竹地吩咐道。

    “是!”吴起点头应是,但回头望了一眼明义的先头部队,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但谁让你小子与我争这首功的,活该,希望你小子能够回来!

    “撤!”一声令下,终于这支钦差卫队向后撤去。

    当然,明中信的学员队伍依旧是断后,用盾牌抵挡着箭羽,缓缓后撤。

    “要逃?”

    山丘上的贼人急了,在苍老声音的蒙面人指挥下,尽皆冲下山丘,追赶而来。

    明中信见此情形,笑意盈面,“退!”

    一声令下,学员们尽皆收起盾牌,催马向后撤去。

    突然,“轰隆隆”一阵炸响,在钦差卫队来的路上响起了一阵轰鸣之声。

    明中信面泛笑意,成了!

    而苍老声音的蒙面人脸色一变,望向前方。

    旁边的李米面色苍白,大叫道,“老供奉,不可再行向前!”

    “怎么?”苍老声音的蒙面人面色难看地回头望向李米。

    “那武器,那魔鬼,又来了!”李米面色惊恐地指着前方冒起的黑烟,颤抖着声音叫道。

    老供奉面色难看地叫道,“叫什么?乱了军心,我拿你是问!”

    “是那武器,就是那武器,令得咱们的伏击队伍在一线天全军覆没牟啊!”李米带着哭腔道。

    老供奉惊呆了,冲李米吼道,“不是说,没有了吗?为何又出现?”

    “我也不道啊!”李米面色苍白地不知所措,“老供奉,咱们还是撤吧!那武器太可怕了,一炸一大片啊!”

    老供奉回身望向黑烟冒起的地方,一咬牙,“我还不信了,他能够带来多少这种武器,看这炸的情形,只怕用量不少,剩余的绝对不多,少爷交给我的任务是无论如何要完成,李米,收起畏惧之心,随我杀敌,如果这次伏击功成,我保你升为尊者!”

    啊!李米震惊了,不可置信地望着老供奉。

    “不用怀疑,这次的任务极其重要,必须完成,就算杀得剩下你我,也得完成!否则,连我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到了这步田地,老供奉也不敢再行隐瞒,冲李米道出了实情。

    “好,就陪老供奉战一把!”李米看看前方冒起的黑烟咬紧牙关,眼中闪过一丝疯狂,悄声道,“老供奉,咱们再拖后一些,让兄弟们试一把,看这明中信还有多少!”

    哦!老供奉深深看了一眼李米,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不错,小子脑子动得够快的!

    二人策马慢了下来,一位位贼人毫不知情地呼喊着冲向前方。

    近了,更近了!

    贼人们离钦差卫队越来越近,贼人们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狂喜,建功立业就在此时了,只需将这支人马留下,银子、票子、女人应有尽有,老供奉许诺过的。

    哇呀呀,一阵怪叫,贼人们更加起劲了。

    轰隆隆,一阵炸响,贼人们情着激动的心情升天了。

    吁,老供奉与李米迅速勒住了缰绳,满眼惊恐地望着眼前这地狱一般的情形。

    却只见,残肢断臂横飞,马嘶人叫齐出,一片修罗场般的景象出现在了眼前。

    李米眼中的疯狂之色瞬间被灭,留下的只有满眼的惊恐。

    而老供奉则是瞠目结舌,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惨状,这是何种武器造成的啊,居然比大炮更加有威力?太可怕了!

    细看之下,那处,正是“王守仁”马车停留的地方,却原来,那队伍留在此处抵挡了那么长时间,正是在埋这武器,太狡猾了!也太狠了!

    一丝丝忌惮之色出现在他的眼中。

    第一次,今天这任务可能失败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中。

    看看前方,那钦差卫队有条不紊地向后撤去,甚至有几位军士回头不屑地看了看。反正在大供奉眼中,这些军士们就是在嘲笑咱们。

    回头看看正在从峭壁之上翻下来,追赶而来的援兵,心中稍定。

    幸存的贼人们瑟缩着,满面惊恐地望着同僚的残缺躯体,不敢再行上前,而座下的马匹也是受惊非常,不敢向前。

    “下马!”大供奉一声令下,贼人们忙慌不迭地一跃下马。

    “将马匹围在一处!”大供奉冷静地吩咐道。

    贼人们一阵不解,但李米却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仿佛明白了大供奉的意思。

    贼人们依言而行。

    “好了,大家用刀砍马屁股,令其疾奔向前!”大供奉冷静地吩咐道。

    李米苍白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点点头,不错,是个办法!

    有聪明的贼人也是一副了然之色。

    马匹一字排开,不安地在原地踩踏,不知道这些人类要如何折磨咱们!

    “听我号令!”大供奉沉声道。

    贼人们静立听从号令。

    “斩!”

    瞬间,钢刀砍下,直奔马屁股。

    一阵阵长嘶之声划破长空,奔腾之声响起。

    “轰轰轰”又是一阵炸响。

    大供奉与李米抹了一把冷汗,幸亏啊,如果没有这些马匹在前探路,只怕咱们已经粉身碎骨了。

    待得炸声停息,有几匹马还在奔弛着向前,显然没了埋伏!

    大供奉担忧地望向前方,深怕钦差卫队就此逃脱,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然而,抬头望去心中一阵兴奋,那钦差队伍居然还没有走远,而且速度缓慢。

    看到那高高堆起的、笨重的马车,大供奉一阵恍然,他们是舍不得这些粮食财物啊,毕竟这些可是云南灾民的救命之物,如果丢了,王守仁这钦差可是要吃挂落的啊!

    而此时,身后响起了一阵马嘶之声,回头望去,却原来,是援兵赶到。

    “弟兄们,上马,追击!”大供奉意气风发地大喝一声。

    销烟散去,贼人们见没了埋伏,信心恢复,功利之心瞬间复苏,前面那可是一个个金矿,一个个登上人生巅峰的踏脚石啊!于是他们双目通红,面色狰狞,呐喊着,上马进行追击。

    就连李米也是一阵心红,大供奉可是说了,要保自己上尊者之位啊,要知道,那可是他一直向往的职位,凭自己这要关系没关系,要钱财没钱财的小人物,如果单凭自己努力,什么时候才能当上这主政一方的尊者啊!

    于是,万众一心,在大供奉的带领下,两军汇合,齐齐追向钦差卫队。

    “怎么办?贼人追来了!”吴起面色苍白地望着后面声势浩大的贼人,心中一阵发虚。

    要知道,咱们这儿可只有百十来人,看情形人家贼人可有不下千人啊!如果被追上,只怕咱们只有等死的份了!、

    嚯,在他身边的,显然是那“王守仁”。

    却只见,“王守仁”微然一笑,“行了,不要再动摇军心了,在我看来,这些贼人只是土鸡瓦狗罢了!”

    “真的?”吴起深表怀疑,不过,看在这家伙从来没有说到做不到的份上,就姑且信他一回吧!

    “行了,不要再啰嗦了!让你看场好戏!”“王守仁”自信一笑,转头大叫一声,“停!”

    全军尽皆望向他。

    “全军准备,听我号令,准备突击!”“王守仁”宏亮的声音瞬间传遍了全军。

    “诺!”全军士气高昂,齐声应是。

    不错,他们被“王守仁”的魅力所折服,在刚才那般危急时刻,一直身处马车之中的王大人在明师爷禀告之下,挺身而出,镇定地指挥大家撤退,还使用了如此声威震震的武器,令得贼人丢盔掉甲,赢得了他们的尊敬与爱戴。

    要知道,之前他们只知晓王守仁大人只是有钦差之名,是一位读书人,但通过此次的战役,这位居然也如此的血性,亲临战场,坚持要断后,与咱们同生共死,这般血性的读书人可从未见过,直接赢得了军士们的好感与爱戴。

    此时令下,哪个敢不从!

    “众志成城,军心可用啊!”“王守仁”臭屁了一把,装了一把逼。

    旁边的吴起翻个白眼,只当没听到。

    “赵明兴上前!”“王守仁”下令。

    “诺!”

    “学员们上前!”

    “诺!”

    学员们整齐划一地齐齐上前。

    “准备投掷!”

    随即大家将眼神投向奔袭而来的贼人!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众人将心提在了嗓子眼,紧紧盯着“王守仁”就等他一声令下了。

    然而,“王守仁”依旧是一逼云淡风清的样子,冷冷看着对面而来的贼人。

    终于,大家居然能够看到贼们们狰狞的面容了。

    “掷!”“王守仁”一声令下。

    一个个白色的东西瞬间飞上了半空中,直奔贼人队伍当中。

    “大供奉,小心!”一个声音惊悚地叫道。

    大供奉心中一颤,瞬间勒住了马匹。

    与此同时,一个个贼人纷纷勒马,然而,在大部队冲击之下,岂能说停就停!

    一阵马嘶之声响起,卟嗵卟嗵,如同下饺子般,一个个贼人落于马下。

    卟卟卟卟卟,一阵声音响过。

    一股股白烟冒起,贼人们大呼小叫,一阵惨嚎之声。

    “爬下,爬下!”队伍之中一个声音响起。

    “射!”“王守仁”一声令下。

    嗖嗖嗖,箭羽横飞,直奔贼人。

    啊啊啊,一阵阵惨叫,贼人们纷纷中箭。

    但是,他们意想中的爆炸之声却未响起。只是一阵阵白烟冒出,战场之中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李米,这是怎么回事?”大供奉愤怒的声音响起。

    “看来,看来,那明中信应该没了武器,只能用这白烟来糊弄人!”李米的声音讪讪道。

    “啊!”旁边一人惨叫。

    “大供奉,现在不是追究之时,还请定夺,撤退还是进攻?”李米急道。

    大供奉显然也知晓此时不是追究之时,一声令下,“撤!”

    其实,不用他说,贼人们在此种情况之下,前方情况不明,岂能不知死活地冲向前,早已向后撤退。

    等众贼人退出白烟弥漫处之时,白烟也已经消散怠尽。

    一看现场情况,大供奉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

    却原来,现场贼人们尸横遍野,然而,他们却是踩踏至死者居多,其次是中箭身亡者,而在这些尸体中间,一个个冒着白烟的药包躲在那儿,仿佛在嘲笑他们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