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中信重伤-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中信重伤

    正当大供奉思虑百转千回的时候。

    “这明中信还真是一个好对手!”特使居然轻笑出了声。

    大供奉一阵讶异,公子爷居然还能够如此淡定地评价这明中信?

    随即恍然,公子爷惊艳绝伦一般的人物,岂会被这小小的打击所击垮,正是这般,公子爷受到了挫折,心中好胜心起,才能够真心将这明中信当作了对手啊!

    他从公子爷的笑声中,听出来了,公子爷要认真了,之前他身处暗处,有一种天然的优势心理在,不自然地会产生轻敌之心,所以数次将明中信小看,令其逃出了生天,但此番居然让明中信从正面逃脱,还是在他精心布置的包围圈中,唐而皇之地安然离开,这对公子爷可是一个刺激。

    故此,从现在起,公子爷定然将他当作了最大的对手,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多少年了,都没见过公子爷将别人当对手一般对待,有的也只是猫戏老鼠般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今天明中信成功激起了公子爷的好胜之心,尽全力正视于他,这可也是明中信的荣耀啊!

    要说,之前他还对明中信层出不穷的手段有所忌惮,生出了一种不可匹敌的感觉,但如今,他见公子爷终于要正视这明中信了,他由然生出一种自得,要知道,公子爷可是未尝一败啊!依他的智计与权谋,如果正视对方,拿出十二分的精神,不要太变态哟!

    到时,希望明中信给力一些,能够为公子爷制造一些麻烦,否则如果被公子爷砍瓜切菜般拿下,那可就糗了!

    如果明中信给力,到时那可就能够给咱们奉上一场龙争虎斗了!

    有生之年,能够见识到一场智慧与力量的巅峰对决,自己也算不枉此生了!大供奉的眼神瞬间亮得光。

    “大供奉,动用长老令,传令长江航道沿途各分坛,密切注意明中信所乘船只的消息,定时回报,只需监视即可,切不可惊动于他!”特使双眼放光地冲大供奉吩咐道,那是兴奋的光芒,大供奉能够看出来。

    居然要动用长老令?要知道,这可是公子爷第一次动用啊!他这是要来真的了!大供奉一阵热血沸腾。

    “当然,如果能够在不知不觉间为他们制造一些麻烦,拖慢他们的行程,我也不反对!”特使笑了一声。

    大供奉点点头,静听特使的后话。

    “还有,密切观察明中信的身体状况,记住,不是平常他自己表现的,而是他在私人时间无意中表现出来的状况!这点尤其要向各分坛说清楚!每日整理,两日回报一次!”特使郑重其事道。

    大供奉自无不应允。

    “报!”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大供奉不悦地回身看过去。

    却原来,正是那李米返回来了,但他却被拦在了一丈开外,无法近前,只好高声禀报。

    这小子,真不识相,特使既然吩咐人们警戒,自是有私人话语要误解,他却如此不知死活地打扰,真心不懂事啊!亏自己还认为他心思玲珑,办事稳妥,想要提拔于他!真是不长脸啊!大供奉面色阴沉似水。

    远处的李米一见大供奉的黑脸,心下一惊,坏了,难道大供奉与特使在谈很重要的事?自己真是不长眼啊,撞在枪口上了!心中不由一阵后悔,你说,你等等又如何,怎会如此不识相?

    但是,令人称奇的是,特使居然冲李米点点头,仿佛丝毫不以为意。

    李米见状心中一阵欣喜,本来他也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心惊,毕竟,人家特使正在与大供奉谈话,自己却插了进来,确是不怎么妥当!好像还触怒了大供奉,但现在特使大人如此作法,显然是不以为意,有了特使的这个表现,相信大供奉自不会为难自己了。

    不知不觉间,他对特使心存了一份感激之情。

    特使自是看在眼中,轻笑一声,“行了,李行者办事稳妥,相信他是以为咱们急于寻找船只追赶那明中信,此等实心用事之人,要重用啊!”

    啊!大供奉转头望向特使,公子爷居然这般评价李米,看来,这小子是被公子爷看中了啊!

    “是!”既然公子爷吩咐了,大供奉自不会反对,点头应是。

    “正好,船只找到了,咱们先行上船,追赶那明中信!”特使说着站起身形,冲李米行去。

    大供奉自是紧紧跟随,来到李米面前,冲他笑笑,也算是安慰一下,谁让人家现在被公子爷看重了呢!

    同时,大供奉向旁边的属下吩咐几声,几人应声而去。

    李米见状,自然知晓这一关过了,心中落定。

    “李行者,找到船只了?”特使声音轻柔地问道。

    “正是,特使大人,属下已经找到了船只,稍候就到。”李米连忙回禀。

    “好!”特使点点头,不再说话,将目光投向长江航道。

    不错,远处正有几艘船只乘风破浪而来。

    此处不提特使他们上船追赶,单说明中信等人现在。

    现在,船只之上乱做一团,赵明兴安抚着大家的情绪。

    不错,正是乱做一团。

    究其原来,还是因为的明中信。

    不错,你没看错,乱做一团的罪魁祸正是明中信。

    却能原来,当时摆脱贼人们的围剿之后,学员们依明中信吩咐加劲行船,远离贼人。

    但就在大家齐心用力之时,明中信居然未控制住,居然从口中喷出鲜血来,晕厥在地。

    这下,可坏了。

    学员们瞬间炸了祸,哪还有心思行船,纷纷上前,要看教习的伤势。

    偏偏明中信因过渡使用神识,神疲力软,无法开口,甚至眼神都无法使用。

    他什么时候伤得如此严重过?这下,学员们更加心神不宁起来,甚至相互埋怨起来,随后自怨,认为自己未曾为明教习分忧,才令得明教习动用了神奇手段,但也是要使了的手段,拼尽全力,保证大家脱出重围,尽皆无比自责,无心再渡行船,纷纷围坐在明中信身旁,要亲眼守护于他,看他醒转才罢休。

    赵明兴这个保镖更是成为了大家埋怨的主要对象,他作为一个保镖,居然未能保护好明教习,还令他受了如此严重的内伤,太失职了!

    将个赵明兴说得,垂头丧气,自责不已。

    偏偏还无法自辩,皆因,人家说的确实是事实,自己就是没有尽到保镖的职责,这个责任推无可推。

    而面对大家的罢工,他想要劝说,但却没了底气,因为,正是他的无能,教习才受的伤,他一劝说,学员们纷纷冷嘲热讽,说是不放心再将明教习交于他,否则等明教习再伤上加伤,不治之后,就算杀了他,也无法令他们释怀。

    赵明兴是既气愤又自责,还无法自辩,压抑得都要自杀了。

    但明教习现在身处昏迷,总得有个人支撑大局啊!他还无法推卸这个责任,左劝劝,右说说,忙得那叫个焦头烂额。

    也幸好,人家贼人们没有追上来,否则,现在这种情况,只怕学员们会全军覆没啊!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时,一个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响起。

    “行了,都干嘛呢!”

    赵明兴瞬间眼前一亮,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只见此时的明中信,正睁着双眼,满眼不悦地望着他们。

    “教习!”学员们纷纷上前,担忧地望着满面苍白的明中信。

    “平时教你们的本事都哪去了,遇事不可推诿逃避,更得镇定自若,分析行事,分清主次,你们做到了吗?”明中信阴沉着声音缓缓道。

    一瞬间,学员们纷纷羞愧地垂下了头颅,是啊,平时教习的教导咱们都忘记了,遇到事情居然都慌了,尤其是明教习这个顶梁柱倒下,更令得他们六神无主,乱做一团,有愧啊!

    “教习,是我没有带好大家!”赵明兴上前一步,羞愧地冲明中信道。

    “我还没说你呢!”明中信眼中冒火地望着他,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恨铁不成钢地痛斥道,“我让你小子管理他们,平时还好,如今这是怎么了,遇到点事,你也傻了,平时的机灵哪去了?敌人还在周围环侍,你却带着他们在此乱做一团,还有你们,一群无头的苍蝇,一个小小的事情,就令你们六神无主了?如果现在被贼人赶来,你们这样子拿什么应对,就你们这样,还不得被包了饺子?”

    学员们,包括赵明兴低头着,听任明中信训斥,但他们心中却不知不觉间有了主心骨,浑身充满了力气,而且,一个个眼神之中居然充满了生气与活力。

    唉,明中信心中叹息,还是太年轻啊!遇事慌乱,无应对之策,还得锻炼啊!

    他却不知,自己在学员们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崇高,他一倒下,相当于心中那根柱子倒下了,他们自会无所适从,也属人之常情!更何况,这些学员才年仅十三四岁,比他都小,他却以自己这成年老妖怪的标准衡量,岂能如愿?

    “好了,分工合作,各自为政,起航!”明中信叹息一声,吩咐道。

    这下,学员们又都活了,深深望了他一眼,笑意盈面,转而尽皆狠狠瞪了赵明兴一眼,那些眼神中的含意,赵明兴一下就读懂了,这是让他好好看着护着明教习,如果明教习再有什么闪失,只怕这些学员得将他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吧!

    他激灵灵打个冷颤,连忙站到明中信的身侧,仿佛只有如此,他才能够心安。

    学员们见赵明兴如此表现,就知道,这小子明白了自己等人的警告,兴高采烈地返身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生龙活虎、力气倍增地各自做着自已的本份。

    明中信自是看见了他们对赵明兴的眼神威胁,心中好笑,也不说破。

    “明兴,走,扶我回船舱!”明中信伸出一支胳膊,吩咐道。

    赵明兴一见此情形,心中一沉,教习居然连站起身形都得有人搀扶了,看来,这次伤得不轻啊!

    他连忙上前,将明中信扶起,这一扶,心下更是震惊,明教习的身体居然用不上一丝力气,整个身体尽皆压在了他的身上,显然,明教习是在强自撑着!这伤,重得够可以的啊!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神中噙满了泪水。

    “你小子将泪给我咽回去!”明中信低声喝道。

    赵明兴瞬间反应过来,是啊,此时绝不能让学员们看出来啊,否则只怕又得哗然,回船舱再说。

    想及此,赵明兴强行将泪水咽了回去,用尽力气,努力与明中信装作是毫无损的模样,走进了船舱。

    一进船舱,明中信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幸亏有赵明兴在旁支撑,否则他只怕就要萎顿于地了。

    赵明兴连忙一把将他扶住,慢慢将明中信放到被褥之上。

    明中信闭目养神。

    赵明兴在旁满眼紧张地望着他,心中忐忑不已,深怕明中信就此再行晕厥过去。

    良久,明中信缓缓吐出一口气,睁眼望向他。

    但是,神色依旧是那般苍白,语气是那般的无力。

    “明兴啊,接下来,就得,看你的了!”明中信沉重地道。

    “教习,您的身体?”赵明兴急道。

    “嘘!”明中信做个小声的样子,但他却连手都无法抬起。

    赵明兴见此情形,心中痛楚无比,教习在被劫于半路之时,殿后之时,都未受过如此重的伤,却在保护自己等人之时受了此伤,亏自己还自动请樱南下保护明教习,还向馨儿保证,会照顾保护好教习,没想到反过来要被教习照顾,真真是没用透了啊!

    他明白,教习就是在那洒粉成冰之时受的伤,但是怎么受的,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明兴,现在,我已经,成了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了,接下来,就得靠,靠你来保护我了!”明中信笑笑,时断时续地吃力地说着。

    “教习!”终于,赵明兴的泪水喷涌而出。

    “傻孩子,我只是受伤,又不是升天,不用这么早就当孝顺徒弟!”明中信笑笑。

    “好了,接下来听好,你的任务!”明中信稍稍缓缓,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