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援兵赶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八章 援兵赶到

    就在他们懵神的一瞬间,从江岸之上冲出了几艘船只。

    学员们反应过来,将眼神望向明中信,目光中充满了孺慕之情。

    这是明教习安排的伏兵啊!怪不得他如此镇定,还让咱们不顾一切地冲向铁索,原来,他早就料定,伏兵会将铁索破坏,咱们根本没有被拦的可能,还能够打这些贼人一个措手不及。太厉害了!

    两艘小般势不可挡地冲过了铁索处,向贼人们杀了过去。

    “杀!”明中信口中厉喝道。

    这下,学员们可不会客气,一时间,短矢袖箭纷纷出炉,带着仇恨射向了贼人。

    贼人们本来心中已经做好了庆祝的准备,在他们想来,即便这些人能够在箭羽之中活下来,也通不过这铁索拦江,根本就是瓮中之鳖,无路可逃啊!

    这下突然铁索失去拦截效用,在触不及防之下,被学员们冲杀而过,被杀了个人仰马翻,船毁人亡。

    更令贼人们气愤的是,这两艘船只居然仅是擦身而过,攻击完立马就跑,根本不给他们报仇的机会,气得他们哇哇乱叫,但看着人家船只的背影无奈至极。

    皆因人家的速度那是真心的快啊!根本追赶不上!

    气急之下的贼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破坏铁索的敌人身上。

    然而,更令他们气愤的是,这些人居然根本不恋战,将铁索毁坏之后,居然也是虚张声势了一把,见被围的两艘船冲出重围,立刻掉转船头就向后撤。

    无奈之下,追吧!否则,如何向特使大人交差啊!

    而此时,在后追赶明中信他们的船只也已经赶到,加入了追逐之列。

    于是,两队贼兵合兵一处,气急败坏地开始追赶。

    一时间,江面上居然出现了追逐之战,哦,不,是追逐游戏。

    因为,前面的船只越来越快,而后面的船只只能望着人家的背影叹息不已。

    好在,虽然那两只小船无法追上,但那救援的船只却是没有那么快,距离也在逐渐缩小。

    一时间,贼人们兴奋异常,虽然这次无法抓住那“王钦差”,但能够抓到这些援兵也算立了一功。

    逐渐地,几只救援船只被赶上了,而他们好似也已经放弃了逃跑,船只之上的人们纷纷拿着兵刃,静待追兵前来撕杀。

    贼人们瞬间满血复活,叫嚣着冲向这几艘船只。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双方的面容已经清晰可见了,瞬间,气氛异常紧张,一场战斗不可避免了。

    “射!”突然,一声厉喝在两侧的岸边响起。

    嗖嗖嗖,一阵箭羽笼罩向贼人船只。

    贼人们傻眼了,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伏兵?

    然而,箭矢可不管你是不是愣神,一支支利箭射中了贼人。

    霎时间,惨叫连连。

    一个个贼人翻身落水,贼人船只乱作一团。

    与此同时,一艘艘战船从岸边的阴影里冲出来,围向贼人船人。

    贼人首领们纷纷叫嚷着,就要逃窜。

    然而,此时此景,岂容他们逃窜?

    于是,江面上出现了古怪的一幕,之前追击的人变成了如今的丧家之犬。

    很快,贼人船只就一只只被击沉,贼人们则是鬼哭狼嚎纷纷投降。

    渐渐地,江面之上除了贼人们的哀嚎之声,再无其它声音。

    明中信指挥着船只,来到了一艘战船前。

    “王大人,身体还好吗?”战船之上,一个豪迈的声音响起。

    至今,明中信依旧是一副王守仁的模样,自是免不了被人误会。

    “有劳李将军挂念,别来无恙乎?”明中信在赵明兴等学员的搀扶之下,上了战船,冲前面的将军拱手笑道。

    不错,这只战船的首领正是那位殿后的李兵将军。

    “哟,王大人,这是怎么了?”李兵见“王大人”居然要人搀扶,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无妨,只是有些脱力而已!”明中信笑道。

    “快请进船舱之中歇息,待某将这战场打扫了再来叙话!”李兵满面怒容,就待前去收拾这些贼人。

    “罢了,还望李将军迅速处理了,后面还有追兵!”明中信嘱咐道。

    “啊,还有!”李兵吃了一惊。

    “是啊,你不见吴将军也不在了吗?而且,我身边仅剩下这点人手!”明中信苦笑一声,一指旁边的学员们道。

    此时,李兵才发现,吴起居然不在。

    瞬间,李怒容满面,“这老吴是怎么回事?居然放任大人被围?太可恶了!”

    “不怪吴将军,稍后我自会向你解释!我先进船舱歇息了!”明中信一摆手,进了船舱。

    李兵看看“王大人”的背影,摇摇头,他总觉得这位“王大人”的言语与神情有些异常,还以为是被追杀有些疲累,不再深究,转头下令,军士们快速打扫战场。

    片刻之后,军士们打扫完了战场,回禀李兵。

    毕竟,此处是在江面之上,只需将飘浮在江面上的尸体与船只收罗就好。

    李兵下令开船,随后他来到了船舱。

    “王大人,究竟为何如此狼狈,还被贼人追赶?”李兵不解地问道。

    “唉,一言难尽啊?”明中信摇头叹息道。

    李兵竖起耳朵,准备倾听“王大人”的故事。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再说什么,反而冲赵明兴使个眼色。

    赵明兴心领神会,转身走到船舱口戒备。

    李兵讶异地看看赵明兴,将目光投向了“王大人”。

    明中信微微一笑,举起手臂,缓缓将面上的东西擦掉。

    李兵瞬间傻了,这,这不是明师爷吗?

    “李将军放心,王大人很安全,而且他已经赶赴云南宜良,明某乃是假扮他引开追兵而已。”明中信解释道。

    啊!李兵有些瞠目结舌,他虽然知晓这明中信有些妖孽,但却不知晓,他居然敢只身设险,引诱贼人,如果此番不是自己赶来,只怕他可真就危险了!

    “至于吴将军,他也是分兵引诱这追兵,但现在这支追兵只是追赶我,想必也已经脱险,只待到了云南宜良,就会汇合。”明中信继续道。

    “啊!你说吴将军也已经离开了王大人?”李兵一听,大惊道。

    “无妨,我们以为,王大人只身前往会更加安全,而且,他已经乔妆改扮,任何人也无法识破他就是钦差大人,况且,他身边我安排了几位护卫,绝对不会有危险的!”明中信笑道。

    “你们?”李兵急得直跳脚,一跺脚,喊道,“真是胆大了,居然让王大人只身前往云南,要知道,这一路上,我感觉这南疆好似风起云涌般,路上不安全啊!怎么办,怎么办?”

    “行了,这是王大人的定计,我们也没办法!”明中信见李兵如此模样,只好无耻地将这个罪状让王守仁背上了。

    “什么?是王大人的命令?”李兵有些吃惊。

    “是啊!否则我们怎么敢提出如此计策?”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

    李兵瞬间哑口无言,一想,也是,人家钦差大人有令,他们怎么敢违抗。

    设身处地地想想,自己如果在场,只怕也无法违抗吧!

    他却不知,人家王守仁根本就是被这明中信逼得无可奈何才遵从此计的。而这明中信更是联合了吴起,耍了手段?

    “对了,不知李将军为何在这江面之上?”明中信有些心虚地转移话题道。

    一说到这点,李兵就是一阵无奈。

    却原来,这李兵在与王守仁他们分开之后,带领着这些东西物事以及军士们,速度还真心没法加快,因为这些东西物事都得马车装运啊,速度岂能快了?

    当他们紧赶慢赶赶到南京城之时,却发现,王守仁他们居然已经走了几日。

    而魏国公徐老公爷接待他们到是热情,但却正在处理弥勒会余孽分坛之事,根本无暇与他们细说王守仁之事,也仅是为他们提供了方便,补充各种物资,再托他向王守仁以及明中信表示感谢。

    虽然李兵很是疑惑为何这感谢之中带上明中信,但却也不好细问。只好无奈地补充了一些物资,继续踏上了苦命的追赶之旅。

    但是,南疆不好混啊!未曾想,他们出得直隶省,却碰上了倭寇,一番血战之下,幸亏有官府军前来助阵,才杀退了倭寇,但他们也不敢再行走在这陌生的地界之上。

    李兵灵机一动,想到了从水陆前往云南宜良,还可以缩短路程。

    但这样的话,就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肯定不能在云南之外与王守仁他们汇合,在百般权衡之下,李兵决定,还是以先到云南为第一要务吧!至于与王守仁等人汇合,还是等来日在云南吧!

    况且,像他们这般赶路,根本无法赶得上王守仁,反而会平白无故地浪费时间。想到此,他更加坚定地找船只前往云南。

    至于战船,那是因为,李兵在进入安庆府时,居然遇到了一位当日在宣府的一位战友,此时正任安庆府平虏将军,麾下有些战船,而且他还假借了钦差之名,才借来的。

    也幸亏有这战船,才能设伏救下明中信还将这些贼人一网打尽,否则,他们也只能是望江兴叹啊!

    至于为何李兵赶得如此巧,那是因为,有两名学员被他们所救,询问之下,才知晓“王大人”居然在江上遇险。

    那两位学员正是李林率领的那队学员,因他们是第一批逃离的,追赶的贼人最多,而且是最精锐的一批贼人,所以他们被贼人追赶上根本无法逃脱,幸亏在万分危急之时,李兵赶到,救下了他们。

    而李林居然没有向李兵讲明实情,骗他说是王钦差在江上遇险,而这也令得李兵心急如焚。

    本来,李兵听到李林的述说之后,他立刻就要率兵前往救援,但却万分凑巧的是,居然被他发现,贼人们在江面上设下铁索。

    他暗中派斥候抓了一名贼人之后,才知晓,这些贼人居然要在此拦截“王大人”,心中一动,才想到了先行在铁索处埋伏,待王大人被阴于铁索之时,才暴起解围,同时也在下游设下埋伏,先将王大人救下,再行伏击贼人,从而大破贼人,救下王大人的同时,为其出气,故此才有了之前那一幕好戏。

    一番解释,明中信心中庆幸,虽然自己还有自保手段,但却如此凑巧地被这李兵所救,也省了自己很多事,也不会令自己因要带领学员们脱身,公自己伤情加重。至于自己的手段,还是先行保持神秘的好!谁知道这一路之上还要遇到什么险情!多个手段多条命啊!

    “李将军,李林他们?”明中信关切地问道。

    “他们在另一艘船上歇息,当然,他们不想歇息,想要与我同去救你,是我硬逼着他们的!”李兵的眼神有些玩味地看着明中信道。

    “李将军,关于李林他们骗您的事,我会说他们的,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他们!”明中信一听,深怕李兵难为李林他们,毕竟,李林骗了李兵,他一脸正色地冲李兵一拱手。

    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令得他皱眉不已,毕竟,伤势并未全好,之前还为了脱身,一番疲累,伤情有了加重。

    “罢了,罢了,我不会计较的!”李兵一见,知晓明中信伤势疼痛,连忙道。

    此时李兵自然心中清楚,李冰也是情有可原,他也很是理解李林的心思,李林是怕,如果他说是被贼人追击之人乃是明中信,自己惧怕贼人势大的话,不会前去救援,故才撒了这个慌,骗自己前去救人。

    护主心切而已!理解,理解!

    相反,他还心中还有些羡慕,这明中信居然有如此忠心的手下!

    “那明某就代李林谢过李将军不罪之恩了!”明中信笑道。

    李兵翻个白眼,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欠揍啊!

    “对了,明师爷,王大人究竟走的哪条路线?”李兵不再深究,关切地问道。

    “这?”明中信一阵为难。

    “怎么?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李兵不悦道。

    明中信看着李兵的神情,心中一动,唉,也罢,既然骗,就一直骗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