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身陷绝境-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一章 身陷绝境

    “众军士,起程。随时警惕!”李兵下令道。

    军士们哄然应是。

    战船缓缓而行。

    戴云领队在前为其开路,李兵领队紧随其后。

    “启禀李将军,有几只船只正在漏水!”军士回报。

    “什么?”李兵吃了一惊。

    随着军士的指向,李兵望去,却只见右翼的几艘船只上面军士们无比喧哗,奔跑着挽救,而船只却无法阻止地正在下沉。

    “派水鬼下去查探,看是否有人做鬼!”李兵下令道。

    噗嗵噗嗵,如同下水饺一般,几十名水鬼纷纷下水。

    “将军,船只漏水了!”

    什么?遭了,调虎离山!李兵心中咯噔一下,急步来到船舱。

    却只见,船只正在咕噜咕噜冒水,军士们正在堵着小洞。

    然而,就这一会儿工夫,船底居然又重新增添了几个小洞。

    看那圆形的小洞,必然是有人在船底作怪。

    李兵大怒,一声令下,所有水鬼尽皆下水,狙击来犯之敌。

    “来人,通知前面的重庆卫,有人偷袭!”

    “将军,快看!”有军士叫道。

    李兵抬眼望去,只见船只后面不远处,一艘艘船只出现,围拢了过来。

    李兵面色难看无比,贼人居然改变了策略,明目张胆地前来围剿!

    “所有船只,向重庆卫靠拢!”李兵大喝道。

    “李将军,重庆卫已经不可靠了!”一个声音响起。

    李兵一怔,抬眼望去,却只见“王钦差”正在赵明兴与李林的搀扶之下站在船舱边上,满面忧虑地前面的重庆卫战船。

    他不由得将目光投了过去。

    嚯,此时的重庆卫战船正在向钦差卫队围拢过来。

    “这重庆卫不是正在向咱们靠拢准备御敌吗?”李兵疑惑地冲“王钦差”道。

    “王钦差”苦笑一声,指向一旁道,“李将军,且看那边!”

    顺着“王钦差”的手指方向,李兵嚯然发现,被他派下水的水鬼们正在水中追赶着那些船只破坏者。

    而那些破坏者却正游向重庆卫的船只,而重庆卫的船只之上居然正在收罗着这些破坏者。

    这是怎么话说的!李兵心中一震,不由自主地望向“王钦差”。

    “不错,只怕这重庆卫已经与贼人勾结在一起了!”“王钦差”肃然点头,打破了他的最后一丝幻想。

    “重庆卫居然与朝廷做对?”他依旧是无法相信。

    “不是重庆卫,而是这百户戴云!”“王钦差”摇头强调道。

    哦!李兵反应过来,只怕这戴云也是贼人中的一员,只不过一直潜伏在这重庆卫中,如今乘此机会,参与了此次围剿咱们。

    “此逆贼,他怎敢如此猖狂!就不怕祸及子孙吗?”李兵怒道。

    “李将军,现在不是与他计较的时候,咱们得赶紧突出重围啊!”“王钦差”提醒道。

    对啊!现在的当务之急必须突出重围啊!

    李兵看看前后左右,那围拢而来的贼人与“重庆卫”心中一阵绝望,这种情形,后有追兵,前有叛党,水中还有贼人在破坏船只,这般绝境,有何良策可以突围?

    “李将军,迟恐不及啊!”

    “这?”李兵看看周遭的形势,对比一下战力的差别,苦笑连连。人家处心积虑地埋伏于此,还诱敌深入,岂能让你那般容易就脱身?

    然而,他作为卫队指挥,岂能不战而降,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钦差大人!虽然这个钦差是假的,但贼人们与百姓可不管,毕竟,他们是打着钦差大人的旗号招摇过市,如果战船被毁,钦差被擒,在贼人们的有心宣传之下,对南疆百姓的士气是个极深的打击,如果被贼人们存心利用,散布谣言的话,只怕此次云南赈灾,也就功亏一篑了!

    绝不能让贼人得逞!李兵暗自下定决心。

    他脑中迅速转动,心中思量,此种形势下,如何才能逃出重围呢?

    细思之下,心中有了定论!

    李兵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决然,拱手冲“王钦差”道,“明师爷,如今之计,只能是某亲自断后,为你争取时间,你则带齐钦差仪式,夺路而走,保全钦差大人的名声,到了重庆府,将那戴云叛逆之事禀告重庆卫,为兄弟们报仇!绝不能让钦差大人的名声毁在这重庆府,拜托了!”

    “王钦差”眼中闪过一丝钦佩,这李兵如今这是要牺牲自己,令自己,不,应该是令钦差大人逃脱啊!看来,自己不能再藏拙了,出手吧!

    就在他要发话之时,却只听得后面的船只上一阵呐喊之声响起。

    “请王钦差出来相见!”

    二人对视一眼,不想理会,毕竟,如今争分夺秒之时,也许这是别人的缓兵之计呢!毕竟,现在还未形成合围,如果安排妥当,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李将军,明某还有些手段,不过需要李将军配合!”“王钦差”沉声道。

    啊!李兵就是一愣。

    “明师爷,既然钦差大人无法相见,不如请你出来与咱家特使相见!”又是一阵呐喊传来。

    特使?“王钦差”就是一愣,随即面泛苦笑,看了一眼李兵,“李将军,看来,咱们的把戏已经被识破了!有这位特使大人在,只怕在岸上也已经布满了埋伏,如果由你殿后,逃到岸上,只怕咱们会徒劳无功,反而会掉入他们设下的陷阱啊!为今之计,咱们只能从江面上冲出一条道来,明某在此恳请李将军同意,接下来的行动由明某全权做主,明某必定用尽一切手段,为大家争取这一线生机了!”

    李兵听了此言,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看着“王钦差”,这位明师爷,沉吟片刻,抬头道,“也罢,咱们就拼死一搏吧!从现在开始,就由明师爷做主了!”

    李兵交出了指挥权。

    “明兴,你且去喊话,让特使上前与我会面!”明中信冲旁边的赵明兴吩咐道。

    “李将军,还请号令大小船只聚于咱们的战船周围!记住,不要慌张!也不要挑明那戴云已经叛逆之事!”明中信继续向李兵吩咐。

    虽然李兵交出了指挥权,但在此关头,想令军士们令行禁止,还是必须由李兵充当这个传声筒的。

    李兵点头表示明白,应命而去。

    “唉,终究不得不用这手段啊!”明中信长叹一声,从袖中取出一物置于船头,顺手取出瓷**,将其中的丹药尽数服下。

    瞬间,明中信的面色一阵潮红,一丝妖异的红色在他眼中闪过。

    继而,他缓缓走向船尾,那儿,正是赵明兴喊话之地。

    李林就待跟上。

    “你留在此地,听我号令!”明中信头也不回地命令道。

    李林一顿,停下了脚步。

    明中信缓步来到了船尾。

    嚯,特使也正在那追击而来的贼人船只之上。

    此时,贼人的船只已经停在了两箭之地,默默形成了包围圈,将钦差卫队的战船围围在当中。

    明中信只当看不见,信步走到船头,望向对面。

    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明师爷的面容。

    赵明兴见他前来,躬身躲于一旁,立在明中信身后。

    特使正立于当中一艘船头,抬眼望向明中信。

    在他身后,大供奉立于一旁,也在打量着明中信。

    明中信与特使二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仿佛闪烁着一丝丝雷电。

    “明师爷别来无恙乎?”特使一拱手。

    “有特使一路相随,明某自是没有什么大恙!”明中信笑道。

    “哪里,本特使只是想与明兄把酒言欢,你却如此不给面子,几次三番躲着本特使,真是太不应该了!”特使一阵怪责道。

    “那倒是明某的错了!不过,特使一直吝啬不敢以真面目相见,明某心有凄凄,深怕是哪位仇家啊!故此才一躲再躲啊!”

    “想见本特使的真面目?倒也不难,只需明师爷过船一叙即可啊!”特使笑道。

    “原来如此!特使大人还真是大方!不如,就过明某这艘战船一叙如何?”明中信笑道。

    二人笑脸相迎,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好一顿舌战。

    “明师爷,船只就位!”李兵来到他身后,悄声道。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为人所觉地点点头,示意明白。

    “明兴,你且去船舱那儿,将口袋中的物事洒向空中,记住,不可急躁,慢些!”明中信悄声吩咐道。

    赵明兴缓缓后退,李兵站在了他的位置之上。

    二人极其自然的换了位置。

    “公子爷,这明中信是否有猫腻?你看,他身边的护卫好似退向了船舱。”对面的大供奉悄声提醒道。

    “嗯!我看到了,下令,准备围剿!”特使面不改色地悄声吩咐道。

    大供奉微微点头,手背于身后,冲李米示意。

    贼人船只就是一阵骚动。

    “明师爷,贼人们动了!”李兵语中带着紧迫低声提醒明中信道。

    “无妨!”明中信微微一笑,“李将军,你且看咱们船只的空中是否起了雾?”

    啊!起雾?李兵有些懵,这位怎么了?此时此刻不是应该关心敌方动作吗?为何要关心这雾?

    心中虽有些腹诽,但李兵还是依言望向空中。

    哟,还真别说,这一会儿工夫,船只上空居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些浓雾。

    “不错!起了,不过不太大,应该不会妨碍咱们逃脱!”李兵回头低声道。

    “那就好!”明中信一听笑了起来,突然喊道,“特使大人,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对面的特使就是一愣,现在这种情况打什么赌?

    而旁边的李兵也是一阵懵逼。这位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这是想干什么?

    “李将军,赌成之际,就是咱们突围之时!记得下令!”明中信悄声道。

    啊!李兵更是不解,难道这赌约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明师爷,你这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啊?”特使叫道。

    明中信笑笑,“你觉得,如今这种情况,某还有逃脱的机会吗?”

    “现在嘛?”特使意味深长地看看明中信,自信一笑,“不错,如今这情势,你只怕也无法逃脱了,我很好奇,现在的你,有何资格与我打赌?”

    这也由不得人家特使自信,毕竟,这前有叛逆拦截,后有追兵包围,战船还都被捅了一些小洞洞,想逃,还真的是难如登天!想必这明中信也已经黔驴技穷了吧!

    不行,不能小瞧于他!特使暗暗给自己拨冷水,毕竟,此前几次,这明中信就是在不可能中逃脱的,由不得自己不防啊!谁知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后手!不能大意!

    特使更加细致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以及战船的情况。

    哦,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钦差卫队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除非明中信等人插上翅膀,否则,他们绝对无法逃脱。、

    特使满意地点点头。

    此番前来,他经过了周密的布置与安排,还不惜得将埋伏在重庆卫多年的百户戴云启用,里外联合,前后夹击,还不信了,这明中信究竟还能想到什么办法突出重围!

    他不由得为自己的神经质感到好笑,相信就算自己落得如此田地,也无法逃脱吧!

    “公子爷,这雾来得蹊跷啊!”大供奉望着空中越来越浓厚的雾,心中一阵担心,不由得提醒道。

    雾?特使抬头望向空中,是啊,就这一会儿工夫,雾气居然慢慢将船身罩住了,隐隐约约居然无法看清楚全貌了。

    特使心中一惊,难道这就是明中信的手段?他连忙望向江中,毕竟,此前已经有了深刻的教训了,这明中信居然能够令江水汇聚成冰,此番不会故技重施吧?

    然而,江水依旧流着,无一丝结冰的迹象。

    还好,还好!特使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怎么?特使大人怕我故伎重施?”明中信笑道。

    “哼!”特使无言以对,只好冷哼一声,装傲娇!

    “特使,咱们就赌,我能够逃出生天!如何?”

    “什么?逃出生天?”特使一阵好笑,一指周围的队伍船只,大笑道,“明师爷,你不会是做白日梦吧!”

    明中信神秘一笑,手指向天,“雾来!”

    霎时间,浓雾滚滚,将整个江面笼罩,居然再看不到对手船只!

    不好!又上当了!特使心中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