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诡异消失-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二章 诡异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在场的所有人瞬间懵了。

    他们只记得,那明中信举起手,叫了一声,“雾来!”

    雾还真就来了。

    这是什么手段?探寻的眼光投向身边的战友,换来的却是一片茫然,谁也不知晓,这是巧合,还是手段?

    然而,见识过明中信不可思议手段的贼人们跟着就是一阵大乱!

    之前的惨痛教训教导他们,这明中信真心无法揣摩透,因为,他根本不按牌理出牌,每都出幺蛾子,根本不管你现场情况如何!这次又是什么手段呢?正是这份不确定性,再加上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令得他们心神大乱。

    “镇定!大家镇定!”大供奉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力压杂乱的声音,在整个江面上响彻。

    但就在他喊声未落之时。

    却只听得,轰隆一声,如同地动山摇般,一道火光,从浓雾中闪现。

    “冲!”就一个字,随后浓雾中不断传来惨叫之声、船只碰撞之声。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贼人,尽皆瞠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中?难道是上天惩罚?他们心中不由得升起了这个念头。

    “让大家别慌,退后!”特使的声音传出,其中饱含着一丝丝无奈,一丝丝疑惑,一丝丝沮丧。

    他心中明白,现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已经完成了合围。但,这似同天雷的物事令得他们士气低落,根本无法发起攻击。

    更何况,现在这凭空出现的雾阻挡了大家的视线,即便他们想要攻击也根本找不到目标啊!

    好在咱们的特使大人头脑清晰,他相信,这大雾是明中信的手笔,绝不可能整个江面上都是如此,肯定有一定范围,故而,他下令退后,脱出一定范围之后,大雾定然稀薄,到时,再行定夺。

    一阵号角之声传出,船只缓缓后退。

    还真别说,这个策略真实有效,在退后一段距离之后,大雾还真的渐渐稀薄了下来。

    大供奉令人清点之下,还别说,大约有九成船只已经退出了那片雾区,依旧是合围之势。

    然而,大雾之中的一应情况他们却是仍旧不知。

    唯一传来的就是不断的爆炸之声与船只撞击之声。

    特使紧锁眉头望着这浓雾。

    大供奉大气也不敢出,在旁不断偷偷打量着特使,心中忐忑不已。

    他可知晓,特使大人对这次围剿有多么重视,甚至不惜让埋伏在重庆卫中的钉子戴云冒着暴露的危险前来参与这次行动,以完美地实施这次围剿行动。

    还让人高价请来了一些深谙水性的水鬼们,让他们在战船底部做手脚,务求一击即中,万无一失。

    却未曾想,天公不作美,居然出现了此种情形,如果这次围剿失败,还不知公子爷要如何震怒呢?此时,他可不敢出声找不自在。

    但令他更加疑惑的是,那明中信最后的一句“雾来!”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明中信能够招来大雾?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早就听说这重庆有雾城之说,不时会有大雾!不错,这绝对就是一次巧合!

    反过来再细思,却又说不通,那明中信为何能够叫出“雾来”,雾就真的来了呢?

    如果那明中作有此手段,那可真就要逆天了!咱们还与人家争个什么劲!这可真是荒谬啊!

    他想破头颅也想不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特使阴沉着脸,眼神中射出骇人的光芒,直勾勾望着眼前不远处的浓雾,一动也不动。

    随着浓雾之中的爆炸之声不断传来,大供奉担心地望着特使。

    终于,特使将眼神收了回来,冲大供奉吩咐道,“下令,火攻!无差别射击!”

    啊!大供奉面色大变,震惊道,“公子爷,那里面可还有戴云他们呢!”

    特使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坚定地吐出两个字,“执行!”

    大供奉看看特使的眼神,知晓无法阻拦,轻叹一声,下去传令。

    霎时间,火箭直接射进了浓雾当中。

    一时间,火光冲天,毕竟,船只皆为木造,一番火攻之下,岂能不起火!

    时间缓缓流逝,雾中火光冲天,浓雾也渐渐淡了,逐渐显露出船只来。

    贼人们纷纷催动船只合围而上,以防有漏网之鱼。

    然而,眼前的一幕令得他们目瞪口呆。

    却只见当中那艘大号的战船现在居然千疮百孔,四处冒烟,而周糟的船只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损坏,而且船只上密密麻麻插着无数箭矢,还尽皆冒着火苗,那是他们做的好事啊!

    而船只上面的军士尽皆是目光愤然地望着他们,显然,他们心中气愤不已。

    要知道,刚才那可是无差别射击啊!那密集的箭矢可是令他们吃了不少苦头。现在还不让咱们瞪他们几眼了!

    无论如何,他们总是一条战线上的。

    一位披头散发的人满面灰黑地走上船头,挥手下令,清点船只。

    一番查探之下,令所有人吃惊的是,所有被烧的船只居然的防成皆是重庆卫的,至于钦差卫队的战船,却仅仅有一成!更令人吃惊的是,那钦差卫队居然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尽数被带走了。

    但看看四周空无一艘船的江面之上,尽皆愕然。

    好家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钦差卫队的船只都插上翅膀飞走了?

    特使在旁边长叹一声,“救火!”

    既然特使如此说了,那就救吧!

    齐心合力之下,终于将火势扑灭。

    此时,戴云满面惭愧地来到特使面前,噗嗵一声跪于船板之上,“属下无能,令那钦差逃脱,还请特使责罚!”

    特使望着灰头土脸的戴云长叹一声,“罢了,此番是我大意了!估计不足,令得他们钻了空子,与你无干!”

    戴云不解地抬头望着特使。

    “其实,早在咱们形成合围之势时,就应该立刻发动攻势,乘其不备,还未反应过来,让你们反戈一击,必会功成!是我有些贪心了!还想看看那明中信失落的样子,也想看他在如此绝境之下,还有何应对之策!却不料,又一次被他逃脱了!是我的错!”特使长叹一声。

    戴云一阵懵逼样,怎么说着说着钦差,又扯上了什么明中信,这是何人?难道他比钦差大人还重要?

    “公子爷,此番实在是那明中信太过狡猾了,谁能想到,如此严密的合围之下,他居然还能够带着大队人马逃脱!”大供奉在旁劝道。

    特使冷笑一声,摇头道,“不是人家狡猾,而是人家的底牌太多了,咱们根本就没想到!行了,此番我还是太过小瞧这明中信了!”

    这下,大供奉与戴云也无法安慰他了。

    “特使,这明中信?”戴云满面不解,小心翼翼问道。

    “明中信?”特使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抬手,示意大供奉向他解释。

    “这明中信啊,其实就是那位钦差!”

    “啊,什么?”戴云一听,更懵了。

    “哦,是我没说清楚,战船上的钦差并非王钦差本人,而是那明中信所扮!”大供奉一见,心中明白他懵了,只好点明道,“这明中信乃是为的引诱咱们追赶于他,故此假扮钦差,以利于那王钦差顺利到达云南。”

    这下,戴云更加不解了,既然知晓这明中信是假的钦差,为何还要追赶于他,反而放着钦差大人不管呢?

    “唉!”旁边特使插话了,“想必你也看到了,这次钦差卫队逃脱的手笔了!这都是那明中信的手笔!”

    真的?戴云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明中信究竟是何许人也,单凭他一人就有此手段?

    “其实,还有一点我们未曾与你说,那就是,这一路之上,每次设计钦差的计策,其实尽皆是被这明中信所破!公子爷认为,这明中信比那钦差更加重要!要除钦差,必先除掉明中信!”大供奉无奈道。

    这下,戴云明白了,这明中信就像是这钦差卫队的大脑一般,如果令他无法转动,那这钦差也就无所行事了!

    细想之下,他心中对这明中信的感觉异常诡异,一方面,钦佩他几次三番从特使的手底下逃脱,另一方面,却是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力,这家伙,难道真的无解了吗?连特使也不行了吗?

    要知道,在咱们弥勒会内,这位特使可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有所斩获啊!但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这明中信难道比咱们特使更加才智高绝?

    “对了,戴云,你说说,刚才在浓雾之中究竟出了何事?怎么会令他们逃脱呢?”特使迅速整理好心情,冲戴云问道。

    戴云一听,心中惭愧,是啊,明明合围的,人家特使那面未跑掉一艘船,而自己这面却是不只让人家都跑了,还被烧被毁这么多船只,真心说不过去啊!

    然而,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他细细整理,将自己的听闻一一道来。

    却原来,戴云见特使他们从后面围了上来,本来还想借着护佑钦差的名义,靠拢钦差卫队的船只,寻机将那钦差一举擒下,但未曾想到,未等他出手,钦差卫队居然先开始行动了。

    大雾一起,戴云就感觉不妙,但依旧有点侥幸心理,毕竟,此前自己可没有暴露,那钦差必然不知晓自己是潜伏人员,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必然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他。

    所以,他第一时间,让战船靠向钦差所在的战船,想要借机上船,实施计划。

    然而,还未等他靠近战船,只听得轰隆一声,一道火光直接射向自己所乘战船。

    接着,就是一声巨响,战船被炸。

    自己懵了!这是从哪来的武器,居然有此威力。

    而战船之上,军士们更是被炸得粉身碎骨。

    一时间,大家也都懵了。

    就在此时,前面的钦差卫队们的船只却是如同插上了翅膀一般,飞速从战船边经过。

    戴云想要下令吹响集合攻击的号角,但却未曾想到,又是一声巨响,自己的战船再一次被击中。

    这下,连传令兵,号角兵都被炸了个精光。

    随即,就是不断地被炸,被炸。

    好在,两次被攻击之后,战船再未受到攻击。

    但战船旁边的船只可就倒了大霉了!一个个被炸得千疮百孔,军士们只剩下抢救船只的份了,哪还能有心思追击钦差卫队。

    最恶心人的是,就在爆炸之声停止之时,一阵阵火羽飞来,还是密集的那种,这下,由不得他们不骂娘了!

    这家伙,还让不让人活了,哪有这样的,简直是密集攻击啊!难道这钦差卫队还有伏兵?

    得了,躲吧!

    大家只能躲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心爱的船只被烧毁,却无能为力,真是窝心无比啊!

    至于钦差卫队,现在谁还管他们,自己把自己保护好就不错了!

    于是,华丽丽地,大家将钦差卫队忘了个一干二净。

    终于,箭矢停止,大雾消散,战船也被特使他们包围。

    此时,大家才发觉,原来是特使手下对他们进行了攻击,但他们却是有口难言。

    而戴云此时也已经知晓了特使的命令,不由得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叫作失望的情感。

    当然,特使没有在意,只是大供奉为其表达了一下遗憾与无可奈何。

    特使听完戴云的描述,紧锁眉头,陷入沉思。

    “公子爷,咱们还是追吧!相信他们就算逃了,也不会有多远,还是有希望能够追上他们的!”大供奉劝道。

    “不!”特使摇摇头,“你没听到吗?此番,那明中信显然是使用了新式武器,也许是之前他使用的武器的进化版!”

    啊!大供奉一阵愕然,他可没想到,特使居然考虑得与自己不一样。

    “如果咱们追赶上,那明中信运用这种新式武器,咱们又有几成胜算。更何况,现在他们可不是身陷重围之时了,战术会更加灵活,到时,如果咱们被反设计了,又该如何?”

    特使的这番话如同重锤一般,砸在了大供奉的心中。

    是啊!这明中信在如此重围中尚且能够这般游刃有余地突围而出,如果在毫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之下,灵活运用这新式武器,那咱们还有活路吗?想到此,大供奉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那画面,不要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