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查探踪迹-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五章 查探踪迹

    一脸呆滞的长衫人回过神来,应道,“他们是被人一刀毙命,只不过动作太快,兵刃太过锋利,血都容不得溅出来,就已经死了,故此才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形!”

    最后,他补了句,“我说得没错,吐啊,吐啊,一定能够习惯的!”

    本来已经止吐的特使,一听到这一句话,瞬间反胃,呕,再次陷入了呕吐的状态。

    一旁的后悔二人组无语地拍拍脑袋,相视苦笑。

    “兄弟,你这是哪找的人啊!这么”大供奉无语叹息,他都没法形容这位这情商了,太奇葩了!

    戴云也是一阵无语地苦笑,“大供奉海涵啊,这几位真心是出类拔萃、顶尖的仵作,但他们的情商确实有待商榷。”

    大供奉拍拍戴云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他转身前去服侍特使。这位祖宗可不能出事啊!否则,自己人头不保都是小事!

    戴云自是责无旁贷,飞身上前与大供奉一起扶住了特使。

    终于,在二人的照抚之下,特使的情形好了些,止住了呕吐。

    此时,抬起头颅的特使面容终于呈现于人前,哟,这位居然还是位俊秀异常的翩翩公子。

    却只见他剑眉虎目、棱角分明、英气逼人,面容虽然还有一丝呕吐之后的苍白,但眼眸却是那般的冷漠,一丝邪魅呈现出了一种迷人的气息。

    “好了,说说,究竟伤在何处?”特使坐于一旁,喘息着,摆手吩咐。

    戴云冲长衫人一点头。

    这次,长衫人聪明了些,取过托盘,一指上面,“诸位,这是心口的肉,这是胸骨!”

    呕,看着托盘上面血淋淋的肉及骨头,特使一阵干呕。

    戴云一摆手,示意长衫人退下。

    “继续说!”特使吩咐道。

    “请看,这心口的肉,这儿,有一道细如片纸的刀口,此处,就是这些人死亡的致命伤,看这胸骨,齐齐整整的刀口,被利刃割断,大家再请看!”说着,长衫人来到那具被割裂开来的尸体旁,一指那血淋淋的刀口,顺手拨开心脏,“这心口处,这道刀口,正好切开了心脉,令人瞬间死去!由于太过快速,故而被杀之人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面上也就毫无表情。这,就是他的致使之因!”

    众人细细观察着肉、骨、心,还真是,一相同长短的伤口正在这三者之上,但却是那般的细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怪不得死因如此难寻啊!

    这三位还真是技艺精湛啊!不由得,他们将钦佩的目光投向这三位仵作。

    特使点点头,表示明了,随后迅速转身离开。

    他怕再呆下去,望着血淋淋的伤口又得呕吐不止了。

    “三位,这究竟是何利器所伤?”特使问出了一个大家都很是关心的问题。

    长衫人皱着眉头,陷入沉思,良久,三人抬头冲特使苦笑摇头,“咱们还真听说过有如此薄如此锋利的利器,而且,如此薄的利器根本无法保证他的硬度韧性,只能是一触即断。要说有,也只能是传说中的蝉翼刀了,但那是传说啊!”

    大供奉与戴云紧锁眉头,愁思不止,是啊,真心没听说过如此有如此利器啊!想到此,不由得,他们对明中信更加忌惮,这家伙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这手段层出不穷啊,就在他们已经觉得对他有所了解之时,他又不时给人以新鲜的手段,如此下去,咱们要如何才能够降服他呢?

    不由得,二人将目光投向了特使,也许,只有咱们公子爷才能做到吧?

    记住,是也许!

    要说之前他们对特使还信心十足的话,现在经过几番较量,特使次次失败,他们在这信心上还真心有点不足了!

    “你们下去吧!”特使摆摆手。

    长衫人瞅着满地的尸首,恋恋不舍地离去。

    那些仵作眼巴巴地望着特使,那样子如同小媳妇般可怜无比。

    “行了,你们也去吧!”特使不耐烦地摆摆手。

    仵作如获大赦,一跃而起,急奔而去。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特使沉吟半晌,“这些东西是大明刚刚研制出来的?”

    啊!什么?这下,大供奉与戴云有些懵了,特使的脑筋回路真是与众不同啊!

    “这明中信所使用的武器咱们第一次见,论说他一人不可能精通如此多方面的奇淫技巧啊!会不会这是大明研制出来的东西,这次事关重大,让他们带了出来,顺便试验一番呢?”特使见二人有些懵,重新询问道。

    这下,后悔二人组眼前一亮,明白了特使的意思,也就是说,此番明中信所使用的种种手段,其实是大明研制出来的,而非明中信所有所制,实则是适逢其会,被咱们追得太急用了出来。

    二人深以为然,“不错,想那能够生起大雾的手段,令船只飞快行进的物事,必然尽皆是大明倾力制造出来的,否则,单凭一个区区的明中信岂能研制出如此多的不同方面的物事,那他可就真的上天了!”

    特使眼神炯炯,“所以,咱们不能再把目光投在明中信身上,而应该将这些物事尽皆收罗而来,再进行拆解研制,那样的话,咱们以后对付大明时,就不会再如此背动了!”

    “特使英明!”二人再次拍马屁道。

    这个马屁倒是令特使为之愉悦。

    “好,大供奉,你派人立刻向总坛将此事禀报,记住,加急!”特使停顿一下,继续道,“还有,李兵不是将那些战船交回给叙州府了吗,你派人通知内应,务必查出那些物事是否还在船上,如果在,令人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拿到手!”

    “是!”大供奉应声而去。

    “戴将军,你令人通知各分坛,抓紧派人,务必加派精干人员前来汇合,严令!”

    戴云应是而去。

    “明中信,这究竟是你的手笔,还是大明的手笔呢?”特使在他们走后,紧锁眉头,喃喃自语道。

    显然,连他也不确定这是何人所为。要说,让他选择,希望这是谁的所作所为呢?他还是盼望,这是大明的手笔。因为,如果这是明中信一人所为,那么,这明中信可就太过妖孽了,他也不希望,弥勒会滩上这么一位妖孽的对手!那可就太过悲哀了!

    “公子爷!”大供奉疾步而回。

    “嗯,吩咐下去了?”特使回头道。

    “是!不过,各分坛又有回报!”说着,大供奉偷眼看了特使一眼。

    “说!何事?”特使看在眼中,眉头一皱厉声问道。

    “就是,就是依旧没有钦差卫队的消息!”大供奉低声回道。

    “嗯!”特使出人意料地没有大发雷霆,轻声哼了一声。

    咦,大供奉意外地望着特使。

    “怎么,很奇怪吗?”特使望着大供奉惊讶的表情,意外地笑笑。

    “对啊!”大供奉更懵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可从来没见过公子爷笑,虽然隔着黑巾,但他知道,公子爷现在的心情不错。难道是因为,这些手段物事也许不是明中信所制?

    一想到这,他不由得心中有些担忧,要知道,公子爷可从来没有害怕过谁,他现在如此想,就是说,公子爷在心底已经对明中信有些失去信心了,这可不是好事啊!

    “公子爷!”不自觉地,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担忧。

    特使奇怪地望着大供奉,显然,他感觉到了大供奉语气中的忧虑。

    “公子爷,您可是算无遗策的啊!”大供奉语重心长地道。

    轰隆!一声响雷在特使耳边响起,是啊,自己可是算无遗策的,怎么现在居然对那些东西可能不是明中信所制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呢?

    霎时间,他脸色大变,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显然,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他再这般下去,下次面对明中信的时候,只怕会产生惧怕的心理阴影,长此以往,他将再也无法面对明中信了!

    大供奉一见特使如此表情,知晓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时间心中如释重负,他相信,公子爷如果知晓,一定会克服这个心理障碍的,毕竟,他是公子爷,自己心中唯一的公子爷!

    “谢了!”特使站起身形来到大供奉面前,举起手缓缓拍在大供奉肩膀之上,意味深长地道。如果不是大供奉提醒,自己只怕真的会深陷这个泥潭,可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大供奉明白,公子爷记住了自己的这份提醒之情。最重要的是,他及时醒悟过来,信心不会被打垮!

    “好了,无论是明中信,还是大明,咱们必须得高度重视。接下来,大供奉,咱们可得通力合作,将他们打倒,无论敌人是谁!”特使重新振作,恢复了以往的意气风发,下令道。

    大供奉欣慰地望着特使,重重地点头,只要公子爷恢复了信心,一切敌人尽皆是土鸡瓦狗!

    “特使,已经来了几批援兵!您看?”戴云走了进来,回禀道。

    “好,戴将军,你先集合队伍,原地待命,同时等候各分坛的消息。大供奉,咱们先行去驿站!”特使下令道。

    “去驿站?”后悔二人组有些懵,驿站都没人了去干吗?

    “找线索!”特使神秘一笑。

    找线索?后悔二人组瞬间反应过来,对啊!这是要找钦差卫队的蛛丝马迹,从而判断他们去往何方啊!咱们怎么没想到呢?

    大供奉瞬间激动了,公子爷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精明与干练!太好了!

    而戴云则是低头应命,眼神中也充满了对特使的钦佩。

    毕竟,如此短的时间,反应过来之后,迅速调整心态,思路清晰,做出最适当的安排,确实是人中俊杰啊!

    话说他们兵分两路,各自为政。

    特使与大供奉来到了驿站,自有内应官员引领他们进入。

    一提要前去钦差卫队所住小院,驿卒一脸的怪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特使笑笑,以目示意大供奉。

    大供奉心领神会,隐讳地将一锭银子塞给驿卒。

    驿卒将目光投向那位内应官员,想拿又不敢拿的样子,惹人发笑。

    “这位官爷,但请放心收下!”特使笑笑,以目示意那位官员。

    官员点头转过头去。

    “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小人贪财了!”驿卒瑟缩着看了一眼官员的背影,一脸的不好意思,但手却快速地将银子收入袖中。

    “你有何要提点的吗?”特使满脸笑意地望着他。

    驿卒面色一正,“这位公子爷,本来不该我说的,但这间小院有些怪异,有人居然凭空消失了,只怕有些不干净,还请你”

    驿卒一脸你懂的意思。

    特使一笑,再次以目示意大供奉。

    驿卒又一锭银子入手。

    特使一拱手,“谢谢官爷提点,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我还真心对这些奇异之事很是好奇,还望官爷将此事详细与咱们说说!”

    驿卒那是满脸地堆笑,“公子爷真是客气了,还请随我来,我一一为您道来!”

    说着,他一马当先进了小院。

    特使与大供奉对视一眼,笑笑,紧随而进。

    进得院中,驿卒将钦差卫队的分房情况一一点明,顺便将他们的马车物事所放房间院中的位置详细予以说明。

    特使听着驿卒的解说,眼睛却是不断扫视着这些地方,目中精光连闪,一处小地方都不放过。

    就这样,在驿卒的带领下,他们将小院逛了个遍。

    整个过程,特使未说一句话,但已经心中有数。

    最后,在特使的目光示意之下,结束了这次查探。

    临行之际,又塞给了驿卒一锭银子。

    驿卒那是千恩万谢。

    “官爷,我们来的事情还请保密,万不可透露出去,否则”大供奉说着露出一个狰狞的目光给他。

    驿卒吓了一跳,连连点头就是,“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三人相携出了驿站,内应官员告辞而去。

    大供奉就待询问,但特使瞅了他一眼,大供奉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二人默默前行,向义庄进发。

    终于,大供奉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道,“公子爷,您给我说说,有何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