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彻夜未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八章 彻夜未眠

    “好,你说!”明中信眼前一亮,望着他说道。

    “如果你输了,你那些物事送我一件!”

    “这?”明中信一听,眉头一皱,有些难意。

    “怎么,这就不敢了?”李兵以言语相激道。

    明中信抬头看着他,“你真的要这样赌?”

    “那是自然!”李兵得意道,他心中好笑,这明中信明显没有信心,故此才这般踌躇,刚才他定然是在吹牛,心中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也是一阵心红,要知道,明中信那些武器物事可真心不错,之前他就很是眼红,如果有那么一件,真心不要太棒了。

    但他知晓这些东西必然是人家的心肝宝贝,不好意思开口讨要,如今既然明中信送上门来要送他一件,如果不要,真是会被天打雷劈的!

    明中信一脸心痛,“你要哪件?”

    哪件?这还能挑吗?李兵心中一动。

    “由我挑?”

    “你先说说看!”明中信眼神中显然有一丝丝不舍。

    要哪件呢?李兵一阵犹豫,是啊,要哪件!那能够令船只先进得飞快的,不,那家伙如果自己回到北疆根本毫无用处。对了,那件能够远程射中敌船,还能爆炸的物事,必须是它!

    李兵拿定主意,抬头道,“如果我要那件能够爆炸的物事,你愿意吗?”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显然,他担心明中信不同意。

    那件啊!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李兵紧张地望着他,深怕他不同意。

    却只见明中信犹豫半晌,终于咬咬牙,狠狠一点头。

    “好吧!就依你!”

    李兵心中一阵欢呼雀跃,但表面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毕竟,不能幸灾乐祸,应该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低调,要保持低调。

    “不过,如果我赢了呢?”明中信自是看出了他心中的喜悦,撇撇嘴,话锋一转道。

    啊!你赢了!李兵一愣,随即心中一笑,你赢?真是笑话啊!你能赢吗?

    当然,这话他现在可不能说,否则明中信如果一气之下,取消赌注那他可就真的傻眼了。

    “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李兵大气地回道。

    “真的?”明中信一脸不信。

    “当然是真的,咱们行伍之人说句话,如同板上钉钉般真切!”李兵一脸的傲然道。

    “真是好汉子!”明中信竖起大拇指,一脸的钦佩道。

    李兵见此情形,一脸的警惕,要知道,这明中信可是一肚子的鬼主意,稍有不慎,就会中招,现在居然赞扬自己,难道这家伙还有后招?难道这家伙是给自己挖个坑让自己跳?

    李兵细思,然而,最终否决了自己的犹疑,是啊,他挖坑的前提是能够打赢这个赌,自己现在可是赌定他一定会输的,那又何惧之有!

    想到此,他定定神,看着明中信,等候他的赌注。

    “好吧,我就不难为你了,如果我赢了,我想让你为咱们学员在宣武镇谋个差事!”终于,明中信说出了他的赌注。

    啊!居然是这!李兵一阵讶然,不由得看看旁边的赵明兴等学员。

    此时的学员们却是望着明中信,一脸的感激,是啊,明教习什么时候都不忘记为咱们争取利益啊!

    同时,他们也将目光投向了赵明兴,想当初,赵明兴为了明教习,意然决然地放弃了武举之名,跟随明中信前来南疆,如今明中信投桃报李,为他谋取前程,明教习真心为咱们这些人着想啊!

    不由得,他们心中升起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决然!

    至于明中信能否赢得这个赌注,那是问题吗?要知道,此前,明教习可是未曾一败,如今在这小河沟里难道就能翻船吗?

    他们却也不由得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李兵。心中暗道,这位是第几位被咱们明教习坑的呢?

    当然,学员们的心理活动李兵是不可能听到的,他转头看看明中信,心中闪过一丝钦佩,这家伙,居然这么为学员们考虑!虽然他这个赌输定了,但这份心可真心不容易啊!

    “如何,你同意吗?”明中信追问道。

    “同意,有何不可!”李兵一扬脖,笑道。

    “好,击掌为誓!”明中信笑了,举起手掌朝向李兵道。

    好!李兵举掌与明中信定誓。

    三掌之后,誓成!

    明中信得意地一笑,“好,李将军,你明日请早!”

    转身而去。

    此时,李兵看着明中信的背景愣住了,这家伙一点都不担心吗?他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此时,他才发现,这些学员们居然尽皆是满脸的同情,那目光,哪里是担心明中信无法完成任务,反而好像是对自己好像有些同情的样子。

    难道,自己错了吗?李兵心中一阵打鼓,但随即心中为自己打气,明中信必然是强颜欢笑,不用怕,这家伙是只纸老虎,必定赢不了自己的,那件武器,必然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营账之中,李兵还在为自己打气。

    而营帐外,明中信却是与学员们一阵耳语。

    随后,赵明兴带着学员们策马而去,直奔大营之外。

    明中信望着大家的背影,笑笑,转身回转自己的营帐之中。

    “李将军,那些学员们出营而去,直奔曲靖府。”自有军士回报李兵。

    “难道这家伙是想让学员们去曲靖府买粮食物资?”李兵皱眉自语道,“但他能够达到那数量吗?”

    李兵心中一阵疑惑。

    “对了,明师爷呢?”

    “明师爷回了营帐之中,再未出来!”

    难道他就这么有信心?想想明中信说的明日请早,他就一阵疑惑,他呆在营中明早就能够完成任务吗?只望学员们?不可能!明中信没那么天真!李兵自我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但他百思不得其解,明中信明日真的能够完成任务?

    “密切注意明师爷的行踪,随时来报!”如今,他也只能静观事态发展了。

    是夜,明中信的营帐中早早就来了灯烛休息了。

    但李兵却是彻夜未眠,毕竟,他让军士随时回报明师爷及学员们的情况。

    一夜之间,学员们倒是给了他一些惊喜,居然买回了整整四十辆马车,当然,里面是空的,李兵让人前去查探了,这更加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你光有马车顶屁用,咱们要的可是粮食衣物等物资!

    虽然,明中信如此表现,能够令他赢得更加轻松,但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明中信真的能够完成任务,毕竟,那云南宜良的灾民可是正在嗷嗷待哺,如果明中信完成了任务,找来了物资,就算他输了,灾民得救了,赈灾的任务完成了,那才是天大的好事啊!

    然而,他的希望注定是无望的,起码在天亮之前是无望的!

    终于,天亮了,李兵带着深深的遗憾,洗漱过后,用过早膳,静待明中信的应誓。

    但是,据军士回报,明中信同样的起来之后,洗潄、用膳,一样不落,但却没有去马车那儿,也没有物资出现。

    李兵带着深深的失望,迎来了明中信。

    “哟,李将军起得够早的啊!”明中信掀帘进了李兵的营帐,一见李兵,笑道。

    “是啊!明师爷起得也够早的!”李兵没好气道。

    “哟,这大清早的,是谁惹咱们李将军生气了?”明中信带着惊讶的口气道。

    “还能有谁,就是你了!”李兵冷哼一声。

    “我?”明中信一听愣在当场,随即轻声笑道,“这一夜未见李将军,李将军还学会开玩笑,您还真是幽默!”

    “幽默个屁!”李兵气得直翻白眼,这家伙,真是没心没肺啊!

    “这是怎么话说的?我可没招您惹您?别这么吓我!”明中信吊儿啷当道。

    “我来问你,说好的购置物资呢?你这一夜都干什么了?”李兵不再藏着掖着,直接挑明道。

    “睡觉啊!夜里还能干嘛?”明中信笑道。

    “那你说的今早清晨,给我看的物资呢?就没个影?”

    “瞧您说的,外面不是有马车吗?马车上面不就是物资吗?”明中信一撇嘴,语出惊人道。

    “马车?”李兵气得都笑了,“那马车之上空无一物,何来的物资?你骗鬼呢?”

    “怎么会?马车之上正是物资啊!”明中信一头雾水的样子,望着李兵,“李将军,您看过了?您确认过了?”

    李兵脸色一红,他总不能说是他彻夜未眠,紧紧盯着那些马车,还让人前去检查吧?

    “我想像的啊!一夜之间,你去哪筹措这么多的物资啊?”李兵强词夺理道。

    “哟,既然您确定无法一夜之间筹措到那么多物资,您为何还要与我打赌?”明中信反问道。

    这?李兵一阵哑然,他总不能说是,自己惦记上了人家的武器,所以想借此得到吧!

    “这可是你提议的,我也是被逼的!”李兵直接就耍赖皮了。

    “被逼的啊!”明中信声音拉长,一脸怪异地望着李兵。

    李兵老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不说其他了,物资呢?现在咱们是在探讨物资的事,别说其它没用的!”

    “看您说的,马车上确实有物资,而且没有一辆是空的,如果李将军不信,大不了现在去检查呗!”明中信笑意盈盈道。

    “检查,真的要去?”李兵转过头,眉头一扬,望着明中信,一脸的探寻。

    “那是自然,不然,我大清早的打扰您的美梦,我是有多闲啊!”明中信点头应道。

    这小子,话中带刺,罢了,看在自己赢定的份上,就原谅他的阴阳怪气了。李兵站起身形,也不理会他,揿帘而出。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微然一笑,紧随而出。

    二人信步来到马车之前。

    “李将军!”

    “明教习!”

    正在看守马车的学员们纷纷上前行礼。

    “哦,辛苦了!”李兵自是知晓这些学员彻夜看守,和蔼地拍拍他们的肩膀道。

    “谢李将军关心!”

    “咦,李将军怎么知晓他们辛苦的?”明中信适时问道。

    李兵一时语塞,看看明中信,见他眼中闪过的一丝笑意,瞬间心情大坏,这家伙,定然知晓了自己也是彻夜未眠,否则不会如此!

    想到此,他也就不再装了,冷哼一声,反击道,“我可不像某些人,睡得跟个死猪一般,却让学员们如此辛苦看守,真是枉学员们如此爱戴于他!”

    明中信还未言语,学员们不乐意了,赵明兴急步上前,义正言辞道,“李将军,请您自重,咱们教习那是金贵的身体,如果不休息好,如何做好大事?至于咱们,此乃自己的本份,何谈辛苦二字!”

    “不错!”

    “正是!”

    李兵一阵瞠目结舌,见过护主的,没见过这么护主的,自己说什么了,不就是为他们打抱不平一下嘛,难道自己还错了?

    明中信举手制止了大家的声讨,笑意盈盈地看着李兵。

    李兵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那份揶揄,更是为之气急,这家伙,又在看戏、反讽。

    “明师爷,那些物资呢?”李兵描准明中信的软肋就是一击。

    一时间,学员们也纷纷将担忧的眼神看向明中信,是啊,他们想起来了,昨日明教习可是与这李兵打了赌的,他们自己买回来的马车,自是知晓根本没有物资一说,现在可如何是好?

    虽然他们之前对明中信很有信心,但这一夜他们可是彻夜未眠,自是知晓明教习的营帐之中始终是黑暗一片,显然他是在休息,又如何能够筹措到物资,如果说是现在明教习开始筹措,他们依旧会相信,但问题是李兵不可能再给他机会啊!

    教习要如何向李将军交待啊!

    李兵见学员们如此担心,心中更是安稳。瞅瞅明中信,得意一笑,看看,傻眼了吧,让你再得瑟!

    在大家担心的眼神之下,李兵得意的眼神之下,明中信轻声一笑,“李将军,要不,咱们再打个赌?”

    什么?还打赌?

    学员们懵了,明教习不会是傻了吧!

    但是聪明如赵明兴等,却是眼前一亮,是啊,如果再打个赌,换个赌注,也许明教习就会赢了!

    李兵自也是如此想的,不屑地望望明中信,“明师爷真是好本事,如今才想换赌注,是不是有些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