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风云将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七十九章 风云将起

    “李将军此言差矣!”明中信笑笑,并没有生气。

    哟,难道自己猜错了?怎么,还有其他招?李兵心中一惊。

    “怎么?还有新的花招?但赌注我是不会换的!”李兵摇头道。

    “不,李将军想差了,其实,明某是想要加注!不知您敢不敢?”明中信满眼的戏谑。

    什么?加注,咱们没听错吧!现场所有人一阵惊疑。

    李兵也是吃了一惊,难道这明中信还真的能够筹措到物资?想到此,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那些马车。

    此时的马车倒无异样,但马儿却是异常的轻松,根本就是空车的状态。

    李兵心中一定,抬头道,“好,你说,加什么注?”

    “还是原来的注子,只不过,你要确保,学员们的职位升一级,起码不是大头兵!”明中信缓缓说出了他的加注。

    “这样啊!”这下,李兵也有些迟疑,毕竟,如果让他招兵进入军营,他自是无任何问题,即使是宣府军,但如果要让他们刚进入军队就任职,这可有些难办!要知道,军中可是以实力论英雄,如果什么人都能不经努力,没有实力就任职,那可是要被大家排挤的!尤其是推荐他们的自己,自己可是要被同僚上司骂死的!

    学员们一阵骚动,教习到现在居然还在为咱们谋福利!如果是之前,他们还会感到感动,但现在他们可是清楚,明教习可是真心没有筹措到什么粮食物资,就这样还为咱们要官职,如果到时赌输了,那咱们可真的就要成了大笑话了!

    当然,咱们成了大笑话不怕,就怕明教习会因此名声受累,这可不行!

    “教习,咱们还是?”赵明兴一脸迟疑地望着明中信插言道。

    明中信微微一笑,举手制止了赵明兴的话语。

    “如何,李将军不敢答应?”

    李兵苦笑一声,“明师爷,此事真心不行!”

    “那如果再加上一件明某的物事呢?”明中信抛出了诱饵。

    “这?”李兵先是眼前一亮,但随即眉头一皱,摇头叹息一声,“这赌注还真是诱人,但恕李某难以从命!如果是李某个人之事,绝无二话,但此事涉及到军中纪律制度,李某不敢破此先例!”

    “真的?”明中信眉头一皱,追问道。

    “真的不行!”李兵斩钉截铁道。

    “唉,也罢,那明某就退而求其次!”明中信叹息一声。

    一听明中信放弃这个赌注,大家齐齐松了口气,李兵面露喜色。

    “说吧,只要不涉及军中纪律制度,李某绝无二话!”李兵信誓旦旦道。

    “好吧!那咱就换一个!”

    一时间,众人纷纷心中打鼓,望着明中信,还不知要再出什么幺蛾子呢!

    而李兵却是充满了期待,要知道,本来他只想获得一件明中信的物事,如今送上门的好处,不拿可是要被雷劈的!

    “好,那就换成,如果咱们学员在军中立功,你必须为他们争取早日获得升迁!”

    这倒是可以答应!李兵心中衡量一番,点头应诺。

    毕竟,如果学员们在军中立功,他自是能够出言,而且还能够获得军士们的爱戴,军士们在军中图的是什么?不就是立功升迁吗?如果有位能够随时为他们考虑的军中将令,岂能不爱戴有加!在这项事情中,他也会跟着沾光的。

    “这倒是可以答应,如果他们功勋卓著,我自会尽全力向上面推荐他们升迁,而且我再加一条,如果他们在军中表现优异,我会在军中为他们找寻适合的师傅!”李兵笑道。

    “好,一言为定!我代学员们谢过李将军提点!”明中信大喜,躬身道。

    “慢着,这可是在你赌胜之后,现在嘛,还是先看看物资筹措得怎么样吧!”李兵面色一肃,制止他的拍马屁,正色道。

    “那是自然!”明中信笑笑。

    望着明中信胸有成竹的样子,李兵心中有些打鼓,深怕夜长梦多。

    “好,咱们现在就验看!”

    赵明兴等学员一听,满面焦急地望着明中信,现在就验,教习真的成吗?

    “好,我来为李将军揿帘!”明中信大步向前,来到一辆马车前,回头笑道。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投向了马车之中。

    当然,学员们是焦急之色,绝望之色,李兵则是欣喜满面。

    明中信神秘一笑,将手伸手帘后,“李将军,请验看!”

    说着,将手一翻,将帘掀起。

    不由得众人将目光注视着马车之中。

    此时,却没有人发现,马车的车轮瞬间深陷了一尺有余。

    啊!学员们望着马车震惊了。

    李兵更是差点将下巴惊掉。

    却只见,马车之中满满地都是鼓鼓的面袋,显然,内中有物事!

    这对于学员们来说,这就是惊喜了!本来,他们已经没有了信心,毕竟,作为亲眼见证者,他们以为马车之中绝无物事,但现在却凭空出现了这些面袋,这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大家将惊喜钦佩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却根本就不管大家的惊奇,快步走到相邻的一辆马车前,又是一个掀帘的动作,依旧的,马车之中充满了布袋。

    就这样,明中信一辆辆掀起,须臾之间,马车前帘尽数被掀起。

    不错,所有马车都是满满当当,装满了物事。

    众人以为是自己眼花,不由得纷纷举起衣袖,擦拭着眼睛,深怕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这实物明明确确就在眼前,根本就不是幻觉。

    学员们瞬间沸腾了,欢呼雀跃,尽皆钦佩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明教习就是能够变不可能为可能,真是太棒了!一时间,大家的崇拜瞬间爆表!

    而李兵却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甚至用手狠狠拧了自己一下,呲牙咧嘴地验证了自己并非作梦。

    “不可能,不可能!”李兵口中念叨着,冲上前去,要验证这些东西是否是真的!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一件件面袋被撕开,里面的粮食、物资一点点显露,他甚至将粮食放入口中验证,却尽皆货真价实,毫无一点不对!

    最后,李兵傻愣愣呆在马车前,一阵无语。

    明中信一摆手,两位学员上前一把扶住李兵,深怕他被打击得失常,然而,令他们震惊的是,李兵居然两眼泪水横流,面现激动之色。

    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他被明教习的手段刺激得傻了?

    学员们大惊失色,望向明中信。

    然而,未等他们将意思表达清楚。

    李兵反手一把将他们推开,飞身来到明中信身前,一把抓住他。

    “明师爷,整整四十车物资啊!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我,我代云南宜良百姓谢谢你!谢谢你!”

    这画风不对啊!他不是应该无比沮丧吗?怎么会如此激动?

    学员们瞬间都傻了,呆呆望着李兵,无语至极。

    明中信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当场。

    待听到李兵的话语之后,心中一阵感慨,这李将军还真是性情中人啊!到了现在,没有担心自己的赌局失败,反而为云南百姓感到欣喜,真是好汉子啊!

    至此,明中信也不好再提及赌注之事。

    “李将军,咱们粮食物资到齐,是否可以打出旗号,直奔云南了?”明中信不想效仿儿女情长之举,将迫在眉捷之事提了出来。

    “好!就依明师爷!”李兵有些意气风发道。

    学员们面面相觑,这李将军还真是忘性极大啊!前一秒还在谈论赌注,后一秒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然而,他们见明教习并不多言,他们自是不会挑破。

    “好,更换旗帜!准备起程!”明中信笑着冲赵明兴吩咐道。

    赵明兴自是应是而去,向军士们转达命令。

    学员们自是各自照顾着马车,不,是照顾着马车上的物资,这可是救命之物啊!岂能有所闪失!

    明中信欣慰地望着忙碌的大家。

    李兵来到明中信面前,悄声道,“明师爷,赌注之事,李某记在心中,回去之后,必不食言!”

    明中信冲他笑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什么?王守仁出现在曲靖府?还亮出了名号?”大供奉望着眼前的斥候,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错,他们大张旗鼓,亮出旗号,还押运着满满的几十车救灾物资,正在前往云南宜良。”信使如实回报道。

    “不行,立刻得告知公子爷!”大供奉面色一变,飞身向身后的营帐奔去。

    “公子爷,王守仁出现了!”

    随着大供奉的回禀,特使眉头一皱,抬头望向他身边的信使。

    “回禀特使,王守仁出现在曲靖府,押运着几十辆物资,正在向云南宜良进发。”信使躬身拱手回禀道。

    “人员数量?”特使狠狠瞪了一眼大惊小怪的大供奉,淡然问道。

    “全员大约有三百余人!旗号为钦差王!钦差出行仪仗齐全!可以确定,正是那王钦差!”

    “你确定?”特使眉头一皱。

    “属下很确定,因为,咱们的兄弟见过王守仁的画像,绝不会错!”

    绝不会错?特使对此嗤之以鼻,要知道,那明中信可是能够假扮钦差的!

    明中信?特使面色一变,急声问道,“队伍里带队之人可有李兵?”

    “正是!”

    特使面色瞬间转为阴沉,挥挥手,示意信使退下。

    “公子爷!”大供奉悄声叫了一声。

    哼!特使冷冽的眼神瞅了他一眼。

    大供奉心里一哆嗦,公子爷这是心情异常糟糕啊!

    吓得他不敢再言语。

    “公子爷,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尽速前往云南,拦截他们!”旁边的戴云躬身道。

    特使看看戴云,面色稍稍缓和,点点头,叹了一声,“为今之际也只好如此了!”

    “令曲靖府分坛兄弟,不惜一切代价,将王钦差他们留在曲靖府地界之内!如果完成任务,尊者直升总坛,行者直升尊者,余者尽皆提升一级!”稍稍思索,特使无奈地加了一条,“即便无法完成任务,也必须尽量拖延他们进入云南的时间。”

    大供奉与戴云一阵皱眉,从未见过特使如此没有信心啊!这是怎么了?

    心中虽然好奇,但他们却不敢招惹现在明显心情不太好的特使。静静地退出营帐。

    一阵急令,这支队伍直接拨营起寨,直奔云南。

    一路之上,不断传来各个分坛的消息,特使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因为,各分坛传来的消息,尽皆是各府精神大震,毕竟,现在这赈灾的钦差卫队已经逼近云南了,希望近在眼前,他们的压力也会减少不少,更何况,“王守仁”他们声势浩大,而且还押运着几十车赈灾物资,这可就是希望啊!

    一时间,南疆各府精神振奋,最令特使心痛的是,云南境内的军队居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将境内捣乱的势力打得节节败退,令想要混水摸鱼的弥勒会教众损失惨重,无法后继。

    这,才是令他更加痛恨这“王守仁”打出旗号的根源!

    “严令,各府分坛不要再关注王守仁一行,不计一切代价,在各府制造事端,令各府军队疲于奔命,无法援助王守仁他们!”特使稍稍冷静,吩咐道。

    “还有,通知那边,可以行动了!”特使斟酌再三,发出了一条命令。

    啊!大供奉吓了一跳,望着特使惊异无比。

    “怎么?有意见?”特使冷酷地看着大供奉。

    大供奉面色犹豫,但最后咬咬牙,抬头义无反顾道,“公子爷,真要如此吗?这可是大事,为个王守仁真的值得吗?”

    “值!”特使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望着双目微红的特使,大供奉心中叹息,这下,南疆就要一片风血雨了,就是不知道公子爷能不能承受这个决定的后果!

    但他却住嘴不言。

    而旁边的戴云欲语还休,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无奈以及痛惜。

    “下令,在马匹未跑死的情况下,尽全力奔向云南!”特使看看二人,正了最后一道命令。

    于是,这支人马被特使操练翻了,严令急赶,不要命地奔向云南。

    而南疆各府的弥勒会教众纷纷行动起来,不断制造着惨案,令南疆各府不得安宁。

    一时间,南疆风起云涌,即将汇聚在曲靖府与云南的交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