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路遇灾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八十章 路遇灾民

    “启禀李将军,前面发现大批灾民!”斥候回报。

    李兵眉头一皱,望向“王守仁”。

    当然,此王守仁非彼王守仁,乃是明中信假扮而成。自从他们打算打出“钦差王”的旗号,就定了,明中信必须得假扮王守仁,否则,这出戏怎么唱!

    灾民?“王守仁”也是眉头一皱,此时此地遇到灾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要知道,大明的路引制度可是极其严苛的,要想穿州过府,必须得有路引,否则,就会被当做流寇处理。故而,一般情况下,即便是灾民,也得有路引才能上路,另寻他法生存。

    而今,他们在曲靖府居然见到了灾民,那也就是说,云南已经撑不住了,只能将人员外派,以缓和自身的压力。

    这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大概有多少人?”“王守仁”问道。

    “几十人!”

    “可有官军押送?”

    “有?”

    一听此话,李兵与“王守仁”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看来,还真的是云南方面有所举措,否则,绝不会有官军押送!

    “让那领队官兵前来回话。”“王守仁”下令。

    须臾,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虽然经过一番整潄,但却依旧是那般的灰头土脸,神情疲惫,显然,这一路之上,吃了不少苦。

    “卑职云南宜良捕头王石见过钦差大人!”中年人上前躬身为礼,面上浮现出一丝丝笑容,给人以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哦,王捕头,不知那宜良现在的情形如何了?”

    “惨啊,真是惨啊!”王石一听,眼神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几日一小震,几日一大震,宜良的百姓苦不堪言啊!”

    “王守仁”不为所动,静静地看着他。

    “灾后,布政使大人下令云南各地运送粮食前往救灾,等候多日,也只是邻近的县城有粮食运到,暂时缓了宜良之急,然而,毕竟这些粮食相对于灾民来说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等候多日,但各地粮食迟迟未到,不知为何,传出消息,各地的运粮队伍尽数或被劫或被烧,灾民人心浮动,逐渐浮躁,还发生多起暴起伤人抢粮之事,虽然得到控制,但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宜良依旧地震不绝,成了地狱之地,长此以往,只怕灾民会演变成为暴民。不得已,知县大人只好上奏布政使大人允准,派我等押送这些灾民前往各地寻求救援。”王石继续道。

    “原来如此!”李兵恍然大悟,原来云南宜良的情势已经危急至此了!不由得,心中大急,望向“王守仁”,请命道,“大人,咱们得赶紧赶路啊!再迟,只怕云南宜良真的成为鬼域之地了!”

    “不忙!”“王守仁”举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面向王石,问道,“你们总共分了几队,各自前往何处?”

    “分了五个大队,分别向周边的各府寻求援助!”

    “路引呢?”

    王石从怀中取出一撂路引递给“王钦差”。

    李兵伸过头颅一看,哟,还真是。

    “来人,拿下这些灾民!”“王守仁”望着王石笑笑,一指他喝道。

    赵明兴瞬间出手,将王石擒下。

    学员们也是迅速出手,将这些灾民一一拿下。

    一时间,现场为之混乱无比。

    “钦差大人,小人犯了何罪,您这样对我?”王石满脸惊骇地叫道。

    旁边的李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钦差”这是唱的哪出戏?

    “王钦差”冷笑一声,“王捕头,啊,姑且叫你王捕头,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要冒充宜良官员?说!”

    “我?”王石一怔,傻呆呆望着“王守仁”,“钦差大人,卑职就是捕头啊,您这是何意?”

    “捕头?有这般细皮嫩肉的捕头吗?”说着,“王守仁”上前一把将王石的手臂掀开。

    “我平时养尊处优,不行吗?”王石面色一变,抬头强辩道。

    “你说从云南宜良而来,那你为何没有一丝风尘仆仆之意,还如此干净?别告诉我你每日洗澡!”

    王石一时为之语塞。

    “那些情形也是你杜撰的吧?!”“王守仁”微微一笑。

    “哼!”王石重重地冷哼一声,扭头不语。

    “王守仁”笑笑,只怕王石不知晓,就在他冷哼之时,在“王守仁”的神识之中,早已得到了答案。

    “王大人,这王石没有什么破绽啊?你是如何知晓他在说慌的?”旁边的李兵此时也反应过来,这王石有问题,包括那些灾民都有问题,但他异常不解,“王守仁”是如何知晓的?

    “正是因为没破绽,所以我才知晓他在说慌!”“王守仁”神秘一笑。

    “这是什么鬼话?”李兵有些懵。

    “试想,他所说的话,有些只有知县才知晓,为何他能够知晓得如此清楚,还什么知县向布政使大人请示,这不是漏洞吗?试想,他一个小小的捕头,如何知晓这些秘密的?就算他是知县的心腹,但一些细节他绝对无法清楚的知晓,更何况,现在正值危难之际,知县大人绝对没有那份工夫,向他言明这些事,但他却是知晓得如此详细,这还不能说明,他说的是假话吗?”

    李兵一想,还真是如此!

    “尤其是,他的身体明显就没有舟车劳顿之象,明显是在附近将自己打扮一下,就上来骗咱们,还真的是小瞧咱们啊!”

    至此,李兵彻底明白。

    “那这些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们的目的又何在?”

    “不外乎是那弥勒会的余孽而已。目的吗,当然是将咱们阻挡在云南府外!令咱们赈灾之事泡汤!”“王守仁”淡然道。

    “那这些灾民也是?”李兵一指被拿下的灾民,问道。

    还别说,灾民之中有几人真的就象是灾民,个个面黄肌瘦,瘦骨嶙峋。

    故此,李兵才有这一问。

    “王守仁”看看那些灾民,“明兴,去审问一下这王石,问他这些灾民究竟从哪来的?过有,看他后面还有多少贼人?”

    赵明兴一听,兴奋异常,明教习教授过咱们刑讯之技,现在就是验证效果的机会。

    “王守仁”如此吩咐,未始没有考校的意思。

    见赵明兴兴奋而去,“王守仁”笑笑,信步由缰向灾民行去。

    来到近前,灾民们满眼惊骇地望着他,瑟缩不已。

    “王守仁”和颜悦色地望着灾民,环视一圈,心中有了底。

    他举手一指,一位灾民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这名灾民满面惊慌,瑟缩着向后急退。

    然而,他又能退往何处,两名学员将他驾到了“王守仁”面前。

    “说吧!你究竟是何方人士,为何被逼假扮宜良灾民?”“王守仁”面泛微笑道。

    灾民瑟缩着,并不答话。

    “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此次朝廷派来云南宜良赈灾的钦差,且看那些马车,上面尽皆是粮食物资!”“王守仁”并不焦躁,伸手一指那高高耸立的旗号以及远处的马车,缓缓道。

    李兵一脸的不解,听“王守仁”这话,这名灾民乃是被逼?这是真的吗?

    今日,他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很是不够用,自己总也看不到的东西,人家“王守仁”居然一眼就看穿了,这也太神了吧!

    而此时他的询问居然是直接将这名灾民排队出贼人的队伍,他就这么赌定?

    “我,我,我不,是,假扮的!”灾民环视一眼这支队伍,再看看自己的难兄难弟,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回道。

    “不是假扮的?”“王守仁”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当然,这丝笑意灾民无法看到。“慢慢说,你究竟是何方人士?”

    “小子,你敢!”灾民中几名壮汉眼睛一瞪叫道。

    灾民瞬间惊慌地将目光瞅向他们,将到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王守仁”的笑容更加香甜,看向那几名壮汉,眼神中闪烁着戏谑的光芒,这些猪队友啊!

    如果不出声,自己还得费点工夫进行斟选,现在都省下了这份力气。

    “王守仁”一扬下巴,冲学员们一示意。

    学员们一拥而上,一阵拳打脚踢,将这几名壮汉打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随即像拉死狗一般拖过一旁。

    一时间,所有的“灾民”尽皆是满面惊惧地望着这位钦差大人。

    这家伙是真心黑啊!

    至于那位灾民,现在却是眼光中闪烁着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如何?现在可以给我个解释了吧!”“王守仁”将目光投向他,温柔地道。

    灾民点点头,一五一十将事情道了出来。

    却原来,他还真的是灾民,此次前来是真心被逼而来。至于他的身份,正是那云南宜良的灾民,只因全家身死,他惊惧之下跑了出来,当然,还有几位同乡,本想等宜良地震停止之后,再行返回,但却因为没有路引身份,一路之上担惊受怕,不时去村庄之中偷取一些粮食衣物用以蔽体温饱,却不想有一次偷到了这些贼人的手上,却被他们所拿。

    本以为,一定会被送官或者被杀死,未曾想,这些人居然为他们提供身份,只是要求他们前来陪他们演一出戏。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至于这些贼人的目的,他却是不知晓的。

    “王守仁”满意地点点头,就由这名灾民一一指认出这些人中的真实灾民,筛选出那些真正的贼人。

    当然,“王守仁”经过了自己的一套程序鉴定。

    自然,真正的灾民获得了应该他们享受的饱餐,而那些贼人就没有这么好命了,等待他们的是赵明兴的刑讯手段。

    而也从这些灾民们口中获得了云南宜良的灾情,当然,没有之前那王石说的那般严重,但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他们偷偷跑也云南宜良之时,那里的局势还稍稍能够控制。现在,可就不好说了!

    “王守仁”与李兵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是啊,既然有这批灾民跑出来,只怕随后会有灾民陆续跑掉,毕竟,留在当地只能等死,这跑掉的灾民还算是好的,如果再有贼人在暗中煽风点火,只怕走投无路的灾民会铤而走险,变为暴民!

    想当年,陵川灾民如果不是明中信应对得当,只怕结局并不会太好!

    就在此时,赵明兴来到了“王守仁”面前,只见他一脸的措败之色。

    “怎么?没吐口?”“王守仁”一脸笑意地望着赵明兴。

    “王大人,那家伙嘴是真硬啊!就算被我都快整死了,也不吐口!我是真心无能为力了!”赵明兴苦笑一声。

    “哦,那你再试试审讯这几个家伙!”“王守仁”不以为意地一指旁边斟选出的那些贼人壮汉。

    “这?”要说刚才赵明兴第一次刑讯还有些兴奋,现在经过了失败,信心倍受打击,有些犹疑。

    “明兴啊!任何东西都是个熟能生巧的活,就当拿这些人练手了!一切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坚持,才是最重要的!”“王守仁”语重心长地冲赵明兴道。

    赵明兴看看“王守仁”,被他眼中的希冀所激励,慢慢恢复了信心,重重一点头,转身而去。

    “你还真心是为这些小家伙操碎了心啊!”李兵在旁边感叹道。

    “怎么,羡慕啊!”“王守仁”翻个白眼。

    大哥,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我这是夸你啊!李兵有些无语。

    “王守仁”说完,却是不理会他,转身向那王石所在的地方走去。

    来到王石面前,“王守仁”上上下下打量个没完。

    一脸疲惫的王石翻翻白眼,看着“王守仁”,不屑地冷哼一声,有气无力地道,“不用白费力气了,某不会说什么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哟,王捕头,骨头还真硬啊!”“王守仁”竖起大拇指,赞扬道。

    “别拍马屁了!你那招数对别人有用,对我可没什么用处!”王石不屑道。

    “好吧,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后面的人马什么时候到?”“王守仁”突然间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