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清剿弥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三章 清剿弥勒

    竟然是他!石文义与张采惊讶不已。

    怎么会是他?钱师爷对县衙有内奸虽有所准备,但也未曾想这位捕快中的老好人居然是内奸。

    明中信也未曾想到,钱师爷认识这个人还能说得过去,毕竟他在l县已经这么多年,人脉广是必然的。

    石文义等三人才刚到l县他们是如何认识此人的,要知道,自己都不认识,也只是按照月影的记忆将他的面容画出来而已。

    此时,轮到他懵了。

    这人有那么出名吗?自己怎么不知道。

    “谢琪,县衙捕快!”众人纷纷看向明中信,这会是真的吗?不会是明中信逗咱们玩呢吧?

    怎么会呢,那么谦恭的一个人,会是凶残暴虐的叛逆?

    众人如在梦中,不敢相信啊!

    “我不知道啊,这是我师傅给我画的。”明中信也是一怕,然后耍起了无赖。

    不管如何,既然有如此线索,总得先审讯一番,再做道理,而且这个消息非常可信,明中信不会骗咱们,毕竟,他连谢琪的名字都不知,怎会专门陷害他!石文义和张采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宁杀错不放过!

    而且,自己住的那间悦来客栈就是一个贼窝啊!必须一锅端了它!

    这还得快些,谢琪已经知道自己三人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内奸,得趁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暴露的情况下拿下,否则再让他遁逃了,那可就坏了。

    石文义向钱师爷道,“情况紧急,得将这几个人马上抓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石文义问钱师爷道,“这谢琪身手如何?”

    钱师爷迟疑道,“还算可以吧,在捕快当中也算了得,平常三五个壮汉近不了身。”

    看来,为避免其逃窜,得突袭拿下他才行,石文义心道,幸亏还有石锦这颗棋子,要不然可就难了!

    “石大人,这密星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那密月可也得着落在他身上了,毕竟他是唯一与密月联系的人,希望石大人尽快给我好消息。”明中信望着石文义说道。

    “明白,这密月是明府中的一根刺,我一定会抓出他来。”石文义承诺道。

    明中信满意地点头,不论结果如何,起码石文义这个承诺非常诚恳。

    “石大人,要想抓捕这弥勒会成员,县衙捕快们现在不能再相信了,可县城没有能用的兵力,是否让明家主派人相助?”钱师爷建议道。

    “不能,明家还有个密月,只要一动贼人就会得知,而且现在整个l县的人除了我们几个都已经不敢再信任,只能我们锦衣卫亲自来了。”石文义否决了钱师爷的提议。

    “李玉,拿着我的令牌,速速出城,调派校尉们围住悦来客栈,将里面的人尽数拿下,不可放跑一人。”

    “诺!”李玉领命而去。

    “钱师爷,事情刻不容缓,咱们兵分两路,你和张采必须现在就回去向县尊大人禀明情况,并请柳知县下令招回各路捕快,集中于县衙,一则避免为抓捕行动添加变数,二则要将谢琪诳回,方便抓捕。我则需要去寻找谢琪,防止其觉察出破绽,逃遁而去,顺便将其抓捕。”

    “张采,你和钱师爷一起回县衙,保护县尊大人!”

    “另外,还请县尊大人下令在监牢为我们腾出几间牢房,到时我们需要在那儿甄别悦来客栈的客人。”石文义与钱师爷交代道。

    “明家主,谢了,容当后报。”石文义拱手向明中信致谢。

    说完,石文义转身而去。

    此是小月正好进来,“这,------”

    “少爷,膳食准备好了。”

    “钱师爷,您看---------”明中信望着钱师爷,等候他的指示。

    “算了,我还是没有口福啊!真是劳碌的命啊!下次吧!”说完,钱师爷叹了一口气,与张采转身就走。

    小月目瞪口呆,一阵气恼。这是怎么了,让人家准备膳食,没想到一口没吃又跑了,太不象话了!

    待要向明中信抱怨,却见明中信吩咐道,“将膳食端到老夫人房中,我们一起去吃他们不吃,就让我们来享受一下。正好还不想招待他们呢!”

    顿时,小月眉开眼笑,蹦蹦跳跳,应声而去。

    这丫头,一听有好吃的就什么都不管了。明中信望着小月的背影宠溺地摇摇头。

    如果这丫头就是密月的话,我该怎么办?明中信吓得一摇头,不可能!赶紧将这个可怕的想法丢诸脑后。

    且说,石文义来到明府外,找到石锦留下的暗记,一路搜寻下去。

    却见远处一个茶肆中,谢琪二人正在饮茶,说说笑笑,好不自在。

    石文义慢悠悠走进茶肆,坐于一张桌前,待要叫小二。

    猛然抬头看到二人,仿佛刚看到二人般,眼露惊喜,站起身形走向二人。

    “二位官爷,饮茶呢?”石文义一抱拳道。

    谢琪、石锦二人连忙站起。

    石文义向二人使个眼色,二人左右看看,发现无人注意他们,一同坐下。

    “大人,有何贵干?”谢琪低声道。

    “没事,就是瞎转转,顺便来吃碗茶。”石文义故作轻松状。

    “哦!”谢琪心领神会,这位是来观察不知何人何事,还是不要问明白的好。

    “小二,来壶上好的茶。”谢琪举手向小二要道。

    “来喽!”

    三人天南海北一通瞎聊,谈得好不投机。

    远处跑来一个衙役,直奔他们三人而来。

    “琪哥,锦哥,县尊大人让我们回去,说有紧急任务。”

    石锦诧异道,“什么紧急任务?”

    “我也不知,我还得通知其他弟兄,你们先回去吧!”说着,衙役奔向前方。

    谢琪与石锦面面相觑,“回吧!还等什么?”

    “您先在此用茶,我等兄弟告辞了。”谢琪望着石文义躬身告退。

    “公务要紧。两位官爷慢走!”石文义站起身形,送别二位。

    二人站起身形,就要离开。

    石文义笑看二人转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待要动手。

    却只见谢琪反身抽出腰刀插入石文义腹部。

    “你!”石文义一脸震惊,狠狠盯着谢琪,石锦也被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