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瘟疫爆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一章 瘟疫爆发

    发出惊叫之声的,不是别的船只,正是那艘乘载着灾民们的船只。

    “发生什么事?”赵明高喊道。

    “有灾民晕厥过去了!”自有军士回应道。

    “王守仁”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担心。

    “让人将晕厥灾民送到太医们的船上救治!”吴起吩咐道。

    “慢!”“王守仁”制止道。

    啊!众人愣了,纷纷望向“王守仁”。

    “腾出一艘船,将病人送到空船之上!”“王守仁”边思索边吩咐道,“同时,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接触灾民,先让太医们检查每位灾民的身体状况!如果发现有不对,立刻送到空船之上!罢了,我去与吴御医说吧!”

    说着,“王守仁”紧锁眉头站起身形,向船尾行去。

    大家更是惊讶,钦差大人这是怎么了?灾民患病不是很正常的吗?突然,他们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满面惊骇,纷纷望向云老爷与赵秀才。

    云老爷与赵秀才对视一眼,瞬间面色变得苍白无比,手足无措地望向“王守仁”。

    然而,这一切“王守仁”却是无视,只是面带严肃地来到船尾,举手示意船只停下,飞身跃上了太医们的船只之上。

    进入船舱,一阵吩咐之后,吴御医面色肃然地走出船舱,身背药箱。

    而此时,所有的船只尽皆停了下来,赵明兴等人已经将一艘船只空了出来,同时,那位晕厥的灾民已经被移至了空船之上。

    “王守仁”冲吴御医点点头。

    吴御医眼神一凝,举手带了一个口罩,缓缓步向空船。

    “王守仁”紧随而上,就要登船。

    “慢!”吴御医一把将“王守仁”推住,目光凌厉地望着他,缓缓摇摇头。

    “王守仁”笑颜展开,继续向船只迈去。

    吴御医叹了口气,举手从药箱中取出一个口罩递给他。

    “王守仁”这次倒不坚持,接过口罩,蒙在嘴上。

    “大人!”吴起等人纷纷担心地叫道。

    “王守仁”冲大家展现一个笑脸,返身上了船只。

    吴御医无奈地摇摇头,跟随他进入了船舱。

    大家目不转睛地望着船舱,心怀忐忑,就像是即将要被宣判的犯人一般。

    稍顷,“王守仁”与吴御医弯腰出了船舱。

    “大人,如何了?”吴起大叫道。

    “王守仁”将口罩取掉,面含笑容,并不答话,与吴御医缓步来到船头。

    “诸位,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妄动,留在船上。”

    众人一听,瞬间,大家如临大敌。

    “教习!”赵明兴满面的惊骇,脱口叫道。

    “王守仁”凌厉的眼神射向赵明兴,赵明兴瞬间哑然。

    “云老爷、赵秀才,还请过船一叙!”“王守仁”望向云老爷,瞬间变得和颜悦色道。

    云老爷、赵秀才二人面色有些苍白,但却依言而行,上了那条船。

    “请随我来!”吴御医冲云老爷点点头,返身进入了船舱。

    “王守仁”迈步回到了吴起他们的船只之上。

    “过来!”“王守仁”冲吴起、李兵、明义、赵明兴一摆手道。

    四人依言来到他面前。

    “王守仁”探手抓住了吴起的腕脉,闭目凝思。

    四人闭住呼吸不敢稍有打扰,紧紧盯着他。

    稍顷,“王守仁”睁开双目,微微一笑,将吴起推过一旁。

    就这样,他一一为四人诊脉,最后,微然一笑,回身回转到了空船只上。

    而此时,吴御医也带着云老爷、赵秀才来到了船头。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吴御医,开始吧!”“王守仁”冲吴御医吩咐一声。

    吴御医应是而去。

    却见他来到船尾,冲太医们所在船只叫道,“诸位,是咱们出手的时候了!”

    随着他的叫声,太医及学生们纷纷出了船舱。

    “走!”吴御医叫了一声,转身向灾民们所在船只行去。太医及学生们跟随而行。

    太医们来到空船,将手中口袋中的物事洒向空船,有几位甚至进入船舱之中,一阵忙碌。

    这一切,都在悄然无声中进行。

    此时,云老爷也带着口罩来到了灾民所在船只上。

    “各位,还请配合,让各位太医检查一下!”云老爷冲灾民们吩咐道。

    啊!灾民们一阵骚动,这是要干吗?难道?

    有几位聪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大人,他们这是?”吴起冲“王守仁”问道。

    “王守仁”深深望了他一眼,并未答话,但吴起却是明白了,此事不宜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他立刻闭口不言。、

    “王守仁”一跃上了灾民的船只,投入了太医们的工作当中。

    吴起、李兵、明义紧张地望着他,心下忐忑无比。

    时间怎么过得如此的慢呢?在一众人心中,尽皆如此道。

    气氛如此紧张,然而,一应事情,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终于,太医们挺身而起,尽皆立于船头。

    “吴御医!”“王守仁”叫了一声,直勾勾望着吴御医,等待他的结论。

    “至今,仍有三人疑似,其他却现没有发现疑似症状!”吴御医松了口气,一脸欣慰地冲着“王守仁”回禀道。

    “这样啊!”“王守仁”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显然,他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大人,还不可大意,因为,事情随时能够发生,咱们必须防患于未燃!”吴御医提醒道。

    “好,各船必须立刻消毒,有备无患!”“王守仁”吩咐道。

    一声令下,各船尽皆被太医们关顾,洒了一些白色的粉沫,尤其是饮用水,被严格管制。

    “大人,一应事务已经办完,您看,还有何遗漏之处?”吴御医回禀道。

    “王守仁”神识一扫,自是知晓大家的功劳。

    “王守仁”满意地点点头,吩咐道,“这一路之上,你们要密切注意这些灾民,毕竟,他们是从灾区而来,不可避免地要带有病菌,切不可大意!”

    吴御医低头应是。

    “大人,那二位灾民情况如何了?”云老爷悄然来到“王守仁”面前,低声问道。

    “王守仁”与吴御医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云老爷,只怕这二位灾害民还真是患了瘟疫,不过咱们会尽力救治他们的!”

    啊!云老爷傻了,居然发生这种事?

    “那我们呢,是否已经感染了?”

    “王守仁”笑道,“你们幸运,没有中招!”

    “那他们呢?”云老爷固执地问道。

    “他们?”“王守仁”苦笑一声,“他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已经中招!”

    “中招了?”云老爷瞬间面色大变,瞅了一眼空船船舱,是啊,那二人就在船舱之内,想必他们现在还不知晓,他们已经得了瘟疫,这可如何是好?

    “云老爷,你们应该算是幸运的,只怕现在宜良县已经爆发了瘟疫,你们出来的早,没有感染!”吴御医在旁解释道。

    “怎么会?”云老爷懵了,“您的话中之意是说,现在宜良已经爆发了瘟疫?”

    “不错,依我判断,**不离十!”吴御医肯定地点点头。

    “不可能!”云老爷惊叫道。

    吴御医苦笑一声,“不错,我也不希望如此,从这二位得病的灾民症状看来,他们已经得了一些时日了,你们没有被感染,只能说,是你们的幸运,否则只怕现在你们都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么严重?云老爷吓了一跳,不由得望向灾民所在的船只。

    而此时的灾民船只上面,是一片慌乱,他们从灾区而来,自是知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如今钦差大人如此紧张,而且还将他们隔绝于人,他们自是心中明了。

    于是,一种恐慌的情绪在灾民中散发着,各自都在远离着昔日的亲朋好友,以一种戒备的姿势望着同伴。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身影跃上了这艘船只。

    灾民们望去,却是一片懵逼。

    有的甚至揉揉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来人。

    终于,大家看清了来人。

    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钦差大人。

    一瞬间,灾民们懵逼了。

    “王守仁”笑笑,端坐于灾民所在船只的船头,而且,还将嘴巴上面的口罩丢掉,一脸笑意地望着灾民。

    这下,灾民们感动了,在他们还疑惑自己是否已经得了瘟疫之时,居然有如此大的官员陪着他们,心中镇定异常。

    是啊!有那多心灾民心中暗道,如果咱们得了瘟疫,这钦差大人岂会这般轻松,显然,咱们未曾得瘟疫。

    那头脑简单的,却是感激异常,毕竟,钦差大人与他们同甘共苦,这还有什么说的!

    与钦差大人共同进退就是了!

    霎时间,灾民们士气大震。

    “王守仁”自是感受到了大家的士气,微然一笑,举手冲还在担心的吴起、李兵、明义作个暗计。

    所有部下瞬间轻了口气,是啊,既然钦差大人说是没事,自是不会再有什么事!

    但是,这云老爷带来的灾民们却是受了罪了,毕竟,他们差点将钦差大人拖下水,谁也不能当做视若无睹,一时间,大家将气都洒在了灾民们身上。

    故此,接下来的时日,灾民们的伙食每况愈下,便他们却是哑巴吃黄莲,有口难言啊!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私下完成的,灾民们不举报,始作蛹者却是更加没理由暴露此事了,故而,“王守仁”他们自是一直不知晓。

    就这样,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下,大家终于来到了宜良城外。

    宜良码头之上,却是空无一人,唯一有的,只是空旷无人,令人心生寒意。

    船只靠岸,赵明兴领着学员们前去探听消息,大家在“王守仁”的命令之下,安营扎寨,静候赵明兴等人的消息。

    虽然无人迎送,但“王守仁”却是安之若素,毫无芥蒂之意。

    “大人,大人!”赵明兴等学员急奔而来,纷纷叫道。

    “王守仁”皱皱眉头,摇头不已,这些学员只怕还得训练,这般沉不住气,如何能够独挑大梁呢?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但他却是第一时间问道,“怎么,有何发现?”

    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悲凄之色。

    “王守仁”瞬间捕捉到了这一线悲凄之色,眉头一皱,紧紧望着赵明兴。

    “究竟怎么回事?说!”“王守仁”以前所未有的语气,命令道。

    赵明兴瞬间眼肿悲凄之色更加浓重。

    “说!”“王守仁”罕见地以命令口气下令道。

    赵明兴见躲不过去,轻叹一声,“教习,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这下,大家心中一纠,尤其是“王守仁”面色瞬间变了,要知道,赵明兴可一直未曾逆过自己的意思。

    此番居然做出如此异于平常的行为,只怕这事情大了。

    他不再询问,举手示意,赵明兴头前带路,就要亲自前去体验。

    赵明兴不说二话,转身引领着“王守仁”前行!

    吴起、李兵、明义、云老爷、赵秀才自是不甘人后,紧随而行。

    一行人,徐徐来到一个树林之中。

    未等“王守仁”问出,却只听得哇呀一声大叫,前面带路的学员们惊叫一声,返身逃出了树林。

    “王守仁”更加好奇了,举目望向这些学员,要知道,这些学员可是自己培养的,不说能够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但心理素质绝对是过头的,这是看到了什么,居然能够令他们如此惊叫,这可真是少见啊!不由得,他的好奇心被激发了!

    他知晓,赵明兴以及这些学员们一定是看到了自己已经无法做主或者说是已经无法理解的事情,所以才做出了如此不同寻常的动作!

    无论如何,作为他们的教习,自己如果无法保持镇定,他们必然心中会有所慌乱,不能乱!他心中为自己打气道。

    当然,他心中也是万分的好奇,究竟是何事,居然令得久经训练的学员们如此失态,这可是难得一见啊!

    “王守仁”微微闭目,稍作歇息,一咬嘴唇,义无反顾地迈步向前。

    嚯,就算他心中已经有了预想,做好了准备,但映入眼帘的事情依旧令他心神动摇,心惊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