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语出惊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二章 语出惊人

    “王守仁”定睛望去,却嚯然见到树林之中倒卧着十余具尸体,死状各异,有面色潮红,微带兴奋者,有面无表情,面色肃然者,有口吐白沫,口鼻歪斜者-------

    死状甚惨,“王守仁”眉头微皱,这些人看打扮,尽皆是百姓装扮,但为何却死于此处呢?而且他们尽数是背着包裹,却是未动分毫,不像是谋财害命之举,看他们的死亡部位,以及面部表情,好像只有一种可能!

    “大人,这是?”身后吴起倒吸着凉气,满眼惊骇地望着这个场景。

    “告诉大家,不要进来,让吴御医、云老爷、赵秀才前来!”“王守仁”头也不回地吩咐道,顺手他将口罩再次罩在了嘴上,缓步上前。

    “大人!”吴起担心地望着他。

    “去吧!我先查查他们究竟死于何种瘟疫!”“王守仁”的话令吴起心中发寒,原来还真是瘟疫啊!

    他不敢怠慢,按“王守仁”的吩咐转身出了树林下达命令而去。

    学员们依旧是满脸惊惧,但却纷纷要求进入树林,毕竟“王守仁”进了树林,他们作为护卫,岂能不在身边保护于他!

    然而,吴起却是严格遵照“王守仁”的命令,将他们阻挡于树林之外,这下,学员们可是急得跳脚了,尤其是之前几位进入树林,却被吓得逃出来的学员,眼神中更是一片后悔,早知道,自己就在里面不出来了,如今再想进去却也是异常艰难了。

    吴御医却是不管他们,带着云老爷、赵秀才进了树林,寻找“王守仁”而去。

    当然,他们也带上了口罩,以防万一。

    “老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李兵上前问道。

    吴起苦笑一声,摇头不语。

    李兵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皱眉不已。

    不提他们在外面提心吊胆,单说吴御医他们,进入树林,来到了现场。

    却见“王守仁”正在一一检查死尸。

    吴御医见到这副场景,也是心中骇然,这明显是瘟疫的症状啊!钦差大人他怎么敢?难道他就不怕被传染上吗?

    心中虽然惊骇,但他却不敢迟疑,毕竟,他此来就是防备这里发生疫情,如今近在眼前,他岂能退缩,更何况现在钦差大人都在一线,自己这医者更是责无旁贷啊!

    云老爷与赵秀才却是吓得腿脚发软,他们可未曾见过这疫情发生的惨状,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

    “云老爷、赵秀才,你们先上前来看看,这些人你们可认识?”“王守仁”淡定的语声响彻树林。

    二人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深深的戒惧。

    “二位,本官确保你们无恙,只管上前!”“王守仁”回身看看他们,心中了然,这二位是害怕被传染了,毕竟,这瘟疫可是有很高的死亡率的,放在谁身上,也得害怕,只好放言保证道。

    二人眉头一皱,保证?真的有用?但他们再看看不顾自身安然的“王守仁”与吴御医,终于鼓足了勇气,将口罩与手套紧一紧,挪向那些死尸。

    “王守仁”见状,也不催促,只是望着正在检查死尸的吴御医,为其护法,毕竟,他们可没有自己的本事,能够隔绝瘟疫,自然得细心照料他们,否则让人家染上瘟疫,自己可就真的是害人了!

    终于,二人来到了近前,但依旧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好似随时准备逃跑一般。

    “你们看看,这些人是否认识?他们究竟是否宜良县人?”“王守仁”吩咐道。

    二人将目光凝望向这些人,呀,瞬间,胃中翻滚,弯腰呕吐不止。

    确实,他们可真心未见过这般多的死人,还是死得如此丑陋的死人!自是无法抑制他们身体的自然反应!

    “王守仁”上前一拍他们的背部,二人瞬间挺起腰杆,他扬手一挥,两粒丹药分别飞入了他们的口中。

    咕噜一声,二人咽下了丹药,二人只觉一股清灵之气从胸中升起,呕吐的感觉瞬间停止,好舒服啊!

    二人惊疑地看看“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还真是不同凡响啊,如此药物居然也有!

    “此丹药有防治疫病之效,你们服下就不用再担心被感染了!行了,快些辩认一下!”“王守仁”解释一句,催促道。

    二人一听,眼神大亮,哟,居然能够防治疫病,这可是好东西啊!瞬间放下心来,依言而行,上前辨认。

    此时,吴御医已经检查停当,来到“王守仁”面前,苦笑一声,“大人,没有一位活人,而且,还真的是瘟疫!”

    “嗯!”“王守仁”点点头,问道,“你觉得,此乃何种疫病?由何感染而来?从何途径传染?”

    “这?”吴御医一阵皱眉,摇头否认。是啊,钦差大人所问自己还真心不知晓。作为医者,居然未能诊断出疾病来,他心中真是有些难堪。

    “王守仁”一见吴御医的脸色,瞬间知晓他的想法,不再询问,将目光投向了二位宜良县人。

    二人低声言语,显然他们是在相互印证这些人的身份。

    终于,二人辨认完毕,来到了“王守仁”与吴御医身边。

    “如何?”吴御医未等“王守仁”开口,急问道。

    二人眼中闪过一丝悲凄之色,缓缓点点头,“这些人正是宜良县人,但他们怎会得此疫病呢?我们逃出宜良之时还好好的,也没听谘有发生疫病的消息啊!”

    “王守仁”沉默不语。

    吴御医无奈一笑,解释道,“其实,疫病的发生只需要一个契机,而且,有时地震之后其实无论动物还是人尽皆是有身死的,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埋在地下,腐烂之后,再被地鼠之类的小动物服食,就会传播开来,而且,那些饮水之中也会有病源,无论是人、动物服食之后就会引发病症,而宜良发生地震都多少天了,但那些身死之人,尤其是埋在瓦砾当中的尸体只怕有些都已经腐烂变质了,发生疫病这并不奇怪!”

    此言一出,云老爷与赵秀才面色更是大变,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极深的忧虑,吴御医此言岂不是说,现在宜良只怕已经发生了疫病?

    吴御医却是不管不顾,继续分析道,“看这情形,这些百姓的疫病只怕已经感染了有些时日了,但他们自己未曾发觉,也正因此,他们可能只是觉得身体有些发烧或者其他的病症,但此时他们都想要逃命,也就忽略了这些,却在此地发病,故此死在了此处。”

    云老爷与赵秀才大急,追问道,“您的意思是说,宜良县城已经发生了疫病?”

    “我也不想如此,但依这些人的病发症状而言,只怕宜良此时已经有人被感染了!”吴御医眼中闪过不忍,但他的话不是为这二人解释的,而是对着当面的钦差大人,毕竟,钦差大人现在面临的局面必须清晰,否则有所误判,不只是咱们这些人会栽在此处,只怕咱们的赈灾防疫的目的也会腰折在此地。

    “不,你说错了,这些人不是因疫病而亡!”“王守仁”语出惊人地道。

    啊!吴御医呆了,自己的诊断有误?不可能啊!他们的死因死状都是疫病的明显症状啊!

    云老爷与赵秀才也是一惊,人家御医都已经如此断定了,这钦差大人为何否认呢?

    一时间,三人的目光透露出深切的怀疑,目光炯炯地望着钦差大人,等候他的解释。

    “行了,咱们先退出去,吴御医,按照防疫的要求,让军士们将这些百姓火化安葬吧!”“王守仁”没有解释,只是冲吴御医使个眼色,吩咐道。

    吴御医虽然不解其意,但却也没有反驳,应声而出。

    至于云老爷与赵秀才他们的怀疑,也只好藏在肚子里。

    一阵忙碌之后,安葬了这些百姓,同时,吴起、李兵、明义已经将军队进行了整顿,此时,进入宜良的时机已到,他们尽皆望着“王守仁”静待他的指示。

    “云老爷、赵秀才,你们带领灾民隐于军中,先行不要露面,待我调查真像之后,自会还你们公道!”

    二人自是应命,他们知晓,钦差大人并未百分之百相信他们,但他们问心无愧,只要钦差大人有此承诺,他们自会等到那一天。

    “明义兄,你先行在此看管这些船只,同时要将这些患病灾民看顾好!”

    明义先是一愣,眉头紧皱,就待与“王守仁”分说。

    “明义兄,你责任重大,切不可掉以轻心,依计而行!”说着,“王守仁”扬手递给明义一张纸。

    明义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却接过纸张,不再分说,低头应命。

    “明兴,带五名学员,先行前往宜良,查探消息,随时来报!”

    赵明兴本就跃跃欲试,此时一听,兴奋地应命。

    “记住,切不可贪功,而且必须注意自身安全,如果发现有疫病爆发之事,退回来,切不可自作主张!”“王守仁”肃然吩咐道。

    赵明兴一愣,但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这是在担心自己啊!不再说什么,拱手应命而去。

    “吴将军,速去宜良县衙,将本钦差到来的消息通报,但让他们不可相迎,只需将一应赈灾之事整理,本钦差到了县衙后,必须马上看到这些第一手的赈灾资料!”

    吴起应命而去。

    “吴御医,带领各位太医们,做好各种防疫准备,这一战,从现在开始就将打响了!”“王守仁”深深看了一眼吴御医。

    吴御医看看身后的太医们及学生,重重一点头,他深知,赈灾之事虽然重要,但这防疫之事却是重中之重,也是今后宜良重建的必要保障,容不得一点马虎。

    “李将军,打出钦差旗号,咱们进宜良!”

    一声号令,钦差卫队整装出发。

    “吴御医,钦差有请!”正在马车中与太医们探讨防疫之事的吴御医接到军士传信。

    吴御医为之一愣,该吩咐的已经吩咐了呀,这钦差还有何事?

    心中虽然疑惑,但吴御医却是不敢怠慢,毕竟现在形势严竣,而且即将进入宜良,面临他们的究竟是什么,谁心中也无底,也许钦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呢?罢了,一跃下了马车,来到钦差大人的马前。

    然而,却被军士告知,钦差大人在马车之中等候。

    吴御医一愣神,希罕啊,钦差大人居然在马车之中?

    掀帘进入马车之中,吴御医见钦差大人正一脸严肃地望着他,连忙躬身为礼。

    “吴御医,此次咱们面临的可能不只是疫病,只怕是比这疫病更加恶毒啊!”钦差大人一句话,差点将吴御医吓得掉下马车。

    吴御医圆睁着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钦差大人,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钦差大人真的接到了什么坏消息?

    “不知吴御医对那些百姓之死有何看法?”钦差大人不再拐弯,直奔主题道。

    吴御医眉头一皱,望向钦差大人,“不错,刚才吴某也有言未曾言明,那些百姓的致死原因吴某确实怀疑是一种疾病,但却也只是心下怀疑,毕竟,该病与疫病十分相似,但吴某不敢断言!”

    “不错!”“王守仁”欣慰地点点头,看来,这吴御医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的,这都看了出来。

    “那些百姓其实是中了一种毒,发作之时类似于疫病的一种毒,这,应该就是那些弥勒会的手段,我担心,此时的宜良城已经被弥勒会盯上,甚至已经渗透得极深了!”“王守仁”面色一寒,道。

    吴御医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与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只是个大夫啊!

    “不错,此事与你没有多大关系!”“王守仁”如同吴御医肚子里的蛔虫般,一语道明。

    吴御医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望向“王守仁”。

    “虽然,弥勒会掌控渗透宜良城与你无关,但他们所用的这种毒却是与你有关!”

    什么?吴御医大惊。

    “这毒,就是从你太医院泄漏出来的!”“王守仁”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一句差点把吴御医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