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吴起中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五章 吴起中招

    众人大惊,钦差大人这是怎么了?

    “吴御医,将太医们召集起来,穿上防疫服装,检查各类药物!随时准备救治防疫!”“王守仁”却是不理会他们的疑惑惊讶,直接下令道。

    “是!”吴御医虽然不知晓钦差大人是什么意思,但却是应是而去。

    “李将军,将队伍分为几个小队,以十人为一队,建立半包围圈,围向宜良县城,只要发现了宜良百姓,立刻拿下!”

    李兵懵了,看看“王守仁”,拿下,这是什么意思?

    “那些百姓可能已经身染瘟疫,必须防止被扩散到邻县!”“王守仁”一跺脚,解释道。

    啊!李兵这下反应过来,面色大变,回身就要走。

    “记得,向吴御医邻取防疫服装,必须保证自己不要感染!”“王守仁”大声吩咐道。

    霎时间,大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肃然立起,静候钦差大人的分工命令。

    “云老爷,希望你与赵秀才组织灾民们协助吴御医做好准备工作!”“王守仁”望着云老爷提出了请求。

    “钦差大人说的哪里话,宜良之事云某责无旁贷!”

    吩咐完成,一众人等尽皆忙碌起来,“王守仁”一脸忧虑地望着宜良县城方向,轻叹一声,希望这局势还未恶化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吧!

    “严主簿,他们准备让百姓们分几条线路离去,去往哪几个县城?”

    严主簿稍加思索,就要回禀。

    “罢了!”“王守仁”举手制止了他的回话,“想必,他们见你逃走,只怕已经改变路线了!”

    “对了,严主簿,你可知晓,现在附近贼寇们闹得凶的县城有哪些?”“王守仁”突然眼前一亮,问道。

    “贼寇?闹得凶?”严主簿有些懵逼,这位钦差大人思维可真是太过跳跃了。

    “快说!”“王守仁”催促道。

    严主簿喃喃地说了几个名字。

    嗯!“王守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严主簿皱眉不已,钦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严主簿,解药你身上可有?”

    “啊!”严主簿愣了,什么解药?钦差大人这转换话题的本事可真是强啊!这一会儿工夫转移了几次话题了?

    随即他反应过来,问的是自己中的毒啊!难道钦差大人要救治自己?面上泛起了激动之色,连连点头,“有,有!”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瓷**,递给“王守仁”。

    “大人,大人!”随之,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传来。

    “王守仁”抬头望去,却只见一人风尘仆仆地急奔而来。

    “大人,宜良城方向有百姓成群结队而来!”来人翻身下马禀报道。

    “大人!”严主簿一听,面色苍白,望向“王守仁”,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戒惧。

    “王守仁”举手制止了他继续说话,询问道,“其他路线上有队伍吗?他们分别前往什么方向?何时能到此处?”

    赵明兴一愣,大人怎么知晓百姓分了几路然而,此时不容他思考,只好如实禀告道,“宜良县百姓此时成群结队,好似有组织一般,有条不紊地分几路向邻县行去,而且,每队百姓都有一位衙役跟随。”

    嗯!“王守仁”点头,眼中闪烁着一丝深沉与忌惮,居然派衙役护送?难道这些衙役就不怕自己身染疫病吗?不对,那些是毒,而非瘟疫!他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明兴,立刻派学员向宜良百姓们散布消息,说是钦差大人在此赈灾施粥,希望他们吃碗粥再上路!”

    赵明兴应是就要前去。

    “还有,通知李将军,各路宜良百姓的行进路线,同时传令于他,如果百姓同意前来,就不用说什么,如果不同意,将这些不同意的一干人等尽数拿下,押解前来!”“王守仁”补充道。

    赵明兴脚步微一迟滞,点头应是。

    “王守仁”见赵明兴离去,眉头一皱,吩咐严主簿道,“来,你们过来!”

    严主簿一愣,今日不知为何,他平日里自诩聪明的脑袋瓜子居然跟不上钦差大人的节奏,呆愣频频。

    “我先为你们清毒!”“王守仁”无奈地摇摇头,他心中很是失望,在云老爷眼中很是精明能干的严主簿居然是这般呆傻,太意外了!

    “我们?清毒?”严主簿有些手足无措,询问道,“现在就能清毒吗?”

    “你们都已经中了毒,必须马上清理,否则,宜良百姓到达可就顾不上了!”“王守仁”一脸的不奈。

    “他们也中了?”严主簿大惊失色地指向他随行的几位百姓。

    “行了,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快过来!”

    在“王守仁”的催促下,严主簿他们随钦差大人来到了一个角落。

    “给,先行服下!一人一粒!”“王守仁”一一为其诊脉,随后递给严主簿一个药**,吩咐道。

    望着药**中的丹药,严主簿有些懵,这就行了?这药就能解毒?也没听说钦差大人还懂医术啊?不由得,将怀疑的目光投向“王守仁”。

    “服!”“王守仁”厉声道。

    严主簿打个哆嗦,是啊,现在可不能忤逆这钦差大人,反正他总不至于害自己吧!

    一闭眼,严主簿率先服下了丹药,百姓们面面相觑,看看严主簿,依样画葫芦,服下了丹药。

    嗖嗖嗖,一阵轻声响起,一道道银光直奔他们胸前。

    呀!一阵惊叫,几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上插着一根银针。

    “行了!去吧!到林中解决一下!”“王守仁”满意地点点头,吩咐道。

    严主簿等人一脸懵逼样,望着他,一动不动。

    “王守仁”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也由得他们了,转身而去,旁边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呢!

    “大人!”一个洪亮的声音晌起。

    “王守仁”一听,面上浮现出了一丝惊喜,抬头望向声音来处。

    “大人,末将前来复命!”来人上前来一抱拳,回禀道。

    “好,好,回来就好!”“王守仁”上下打量着来人,眼中闪过一丝安慰。

    “大人,你怎么了?”来人一阵疑惑,问出了声。

    “吴将军,你去宜良见到了何人?”“王守仁”不答反问道。

    不错,来人正是吴起。

    “我见到了一名书吏啊!他说是严主簿外出赈灾未归,我只好将您的意思传达到,就回来了!”吴起疑惑地回禀道。

    “那书吏就没为难于你?”

    “为难我?为何呀?”吴起一头雾水。

    “我来问你,你可与那书吏的身体接触过?”

    “那倒没有,我见到有众多的百姓分批离开宜良,心中甚是惊讶,询问那书吏,他却说严主簿担心疫病爆发,而且粮食物资已经极度匮乏,无法支撑下去了,只好先行发放路引,将一部分灾民分散遣往邻县,暂时减少一下宜良的赈灾压力!这不,我深恐宜良有事,故而回来催促您赶紧前往宜良主持大局啊!”吴起摇摇头,回禀着。

    “幸好!幸好!”“王守仁”满脸的庆幸,连连称好。

    幸好什么啊!吴起本就浆糊的脑袋更加是一脑袋的浆糊,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望着钦差大人。

    “现在的宜良已经被贼人占据了,那书吏只怕就是一个重要的着领,你能够进入虎穴还如此安然无损地回来,可真是天大的幸事啊!”“王守仁”一拍脑袋,原来这家伙还是一头雾水呢,只好向他解释道。

    “什么?”吴起双目圆睁,一脸的震惊,随即就是一脸的庆幸,拍着胸脯,仰天大笑,“哈哈哈,我就说嘛,老子是福将的,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在敌营中进出还无所损伤,老李呢,你来听听!”

    “王守仁”一听,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就没个正形,现在是显摆的时候吗?这是显摆的事吗?、

    “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书吏已经将毒放了出来,所有离开宜良的百姓都已经染上了毒,必须赶紧救治,否则,传到其他县城,只怕就是一场浩劫啊!”“王守仁”打断了这家伙的显摆。

    “那算什么事?有咱这福将在,什么事都能迎刃而解的!什么?”吴起满面自得地叫嚣着,“放毒?”突然,如同被握住脖子一般,他的笑声一滞,面上浮现出一片惊悚,望向“王守仁”,“大人,您说,那书吏放毒了?”

    “是啊!”“王守仁”有些不解地望着他,不明其意,就算听了这个消息,也不至于这般惊悚吧?

    “大人,我喝了一杯书吏倒的水,没事吧?”吴起小心翼翼,眼神中充满了一丝侥幸与忐忑道。

    “什么,喝了一杯水?”“王守仁”面色铁青,一把抓住他的腕脉,眼神一凝,细细体察吴起的体内。

    突然,他的脸色突变,扬手将一粒丹药扔进吴起的口中,吩咐道,“吴将军,你且先去马车中呆着,没有我的吩咐切不可出来!”

    说着,他一把将吴起推进了马车之中。

    吴起面色灰白地任由钦差大人摆布,不敢有一丝反抗。

    “吴御医!”“王守仁”大叫道。

    “来了!来了!”吴御医满面焦急地急奔而来,“大人,有何吩咐?”

    “将吴将军回来时有过任何接触的人尽数叫来此处,另外,你们与这些人接触必须着防疫服装!将他们所过之处务必消毒!”“王守仁”面色肃然地吩咐道。

    吴御医面色一变,问道,“吴将军染毒了?”

    “不错,快去,务必不得让这毒传开来!”“王守仁”面色铁青地吩咐道。

    吴御医就是一阵大呼小叫,一应太医们纷纷前来,大家就是一阵忙碌。

    “大意了啊!”“王守仁”有些自责,喃喃自语道。

    “大人,我真的中招了?”吴起的声音从马车中弱弱地传了过来。

    “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王守仁”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中毒还不深,应对及时,你放心吧!”

    “大人,我倒没事,就是别让兄弟们传染了啊!”吴起怯怯道。

    “相信我,只要有我在,一切都没事的!”“王守仁”安慰道。

    “嗯!”吴起的声音轻声传来,随后再无声息。

    “王守仁”望着马车,轻轻摇摇头。

    “大人,我们是否也得隔离?”严主簿满面惊恐地来到近前问道。

    “无妨,你们的是慢性的,也没有那么大的毒性,相信是那书吏还想利用于你们,所以下得不重!现在已经无碍,再休息片刻,你们就得投入到救人之中了!”“王守仁”柔和地向他解释道。

    严主簿一听,深深出了口气,面上一片释然,转身冲那几位笑笑。

    瞬间,这几位面上紧张的脸色瞬间抹去,笑意浮现脸上。

    就在此时,却只见吴御医领着一众太医全副武装,押解着一些军士向这边行来。

    严主簿一见之下,满眼惊慌,立刻躲得老远。

    “王守仁”却是一皱眉头,望向他。

    严主簿见“王守仁”动都未动,瞬间老脸一红,一阵尴尬,羞愧地低垂下了头。

    人家钦差大人那般尊贵都没有害怕,自己居然如此没出息,真心羞愧啊!

    “王守仁”不再理会于他,迎上前去,准备为各位军士一一检查。

    “大人,您得穿上服装啊!”吴御医吓了一跳,冲上前去,一把抓住“王守仁”。

    “无妨!”“王守仁”笑笑,将目光投向了军士们。

    却只见军士们满眼的惊恐,充满了对无法掌握拿去的惊惧之色。

    “我为将士们诊脉!”说着,“王守仁”轻轻拍拍吴御医的胳膊,笑着迎了上去。

    吴御医满面无奈地望着自己麻木的胳膊,唉,他知晓,钦差大人用了手段,令自己的胳膊无法使力阻挡于他。

    “将士们,你们只是中了毒,并无大碍!待我来为你们诊脉,立刻就会好的!”“王守仁”扬声道。

    随着他的声音,一股平静祥和的气氛充斥于军士们的耳边。

    本来焦虑惊恐的心情被这平和的声音安抚了下来,他们感激地望着“王守仁”。

    人家钦差大人千金之躯都不怕传染疫病,咱们又有何可怕的!但这也说明,咱们的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定能够治好!一时间,军士们士气大振,恢复了昂首之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