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六章 传播途径-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六百九十六章 传播途径

    “王守仁”欣慰地笑笑,上前认真地为军士们诊脉。

    吴御医领着太医们默默将这四周喷洒着药水,进行消毒。

    严主簿也从羞愧之中回过神来,上前领了防疫服装,加入了消毒的行列当中。

    时间默默流逝,“王守仁”为每位军士诊脉之后,幸运的是,里面居然并没有几人染毒,将染毒之人与未染之人分离开来,一一喂食丹药,有毒祛毒,无毒预防,经过他一番解释治疗,军士们军心大定,恢复了笑容。

    “王守仁”望着不再被毒困扰的大家,心中一阵放松,唉,好在发现得及时。

    “大人,那书吏真是毒啊!”严主簿上前轻声道。

    “王守仁”看看他,眼中闪过一丝怪异。

    “大人,刚才下官有些失态了!还望恕罪!”严主簿一阵尴尬,冲“王守仁”拱手请罪道。

    “无妨,人之常情嘛!”“王守仁”不以为意道,“对了,你怎么会认为那书吏恶毒呢?”

    “哼,那书吏让吴将军喝的那杯水内中必定有毒,这就是包藏祸心,他想要让吴将军中毒之后,再回到咱们中间,不知不觉间传播此毒,令咱们中招,失去战力!他就可不费吹灰之力将咱们一网打尽!其心可谓歹毒异常啊!”严主簿冷哼一声。

    哟,这小子行啊!这么快就了解了那书吏的用意,怪不得上官能够放心让他整肃这一县之地!“王守仁”心中赞叹。

    “你与那书吏打过交道,你认为,这家伙究竟是哪一方的人?”“王守仁”感兴地望着严主簿。

    “这?”严主簿看看“王守仁”,苦笑一声,“不瞒大人,虽然我与那书吏接触过很长时间,但是,对他的来历还真心不是很清楚!”

    “就没有一丝线索吗?要知道,这作为书吏可是必须要身家清白的,难道你们宜良县对书吏的使用就如此马虎?”“王守仁”一皱眉。

    “那倒不会!”严主簿一听,连忙解释道,“其实,这书吏本名梁歧字志峰,乃是一位宜良县本地童生,因家中清贫,加上几次参加科举,无望中第,无奈到县衙做了书吏,一直以来,与人为善,都不显眼,这次如果不是突然表现抢眼,严某一时起了爱才之心,也不会将事情交付于他,更不会被他所乘,受其胁迫!”

    说着,严主簿一脸的悔不当初。

    “他是本地人?一直未曾离开过宜良县?”“王守仁”再次确认。

    “不错!除了几次前去府城进行科举。”严主簿收敛心绪,点头道。

    科举!“王守仁”点点头,心中有些明了。虽然这家伙只是宜良县的书吏,但只怕其身份并不单纯!否则,如此重大之事,弥勒会绝不可能交付于他!不过,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推测,究竟实情如何,还得找到他予以确认才行!当前紧要的事就是控制这种毒素的传播,否则,让这种毒素在云南行省流行开来,情况可不大妙!

    “李兵有信传回吗?”“王守仁”随口问道。

    “未有!”自有军士上前禀告。

    “王守仁”一阵疑惑,按说,依严主簿与吴起的所见所闻,李兵应该已经截获百姓了啊,为何还没有信呢?难道?

    他心中一惊,冲严主簿道,“严主簿,你且前去随吴御医学习如何防疫,同时在此搭建帐篷,随后的具体防疫之事由吴御医负责,你则按照防疫程序,准备协调运送而来的百姓,安置好染疫百姓。”

    啊!严主簿愣了,他都不敢相信,钦差大人居然要将这等重要之事交付与自己?

    要知道,虽然自己已经将一切事情缘由交待了,但依旧存在疑点啊!更何况那位云老爷可是咬着自己不放啊,他绝对不会信任自己,依常理而言,就算自己是这钦差大人,也绝不会放心自己,起码会观察一段时间,以更多的事实来难自己所讲所述,但他却如此放心自己!他就不怕自己这是苦肉计吗?

    他却不知,这位钦差大人身怀诡异的功法,他所言是否真心,人家自是心知肚明!否则,岂会如此信任于他!

    当然,他心中虽然如此想,但却被钦差大人的信任所感动!

    应声而去!

    “王守仁”却是顾不上管他这一番心理活动,回身朝吴起所在马车走去。

    “大人!”吴起看看他身后,点头道。

    “你且坐好,待我探查一下!”“王守仁”冲他吩咐道。

    咦!吴起有些不解,这位不是说他无大碍吗?为何如此慎重?居然还要检查,难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根除毒素?

    想到此,他脸色大变,听话地坐好。

    “王守仁”也不客气,手握吴起的脓,微微闭目,陷入沉思当中。

    “王守仁”久久不语,吴起心中忐忑,但又不敢打断他的思路,只好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深怕错漏了他的每一丝表情。

    如此沉默无语了一盏香的时间,“王守仁”眼开了双眼,但他眼中却是深藏着一丝疑惑。

    “中信,难道我的毒素还未清理干净?”吴起忐忑地问道,紧张之下,他居然将“王守仁”的身份喝破,但随即他知晓不妥,伸头向马车外看看,见无人注意,拍拍胸脯,一脸的后怕。

    如果现在“王守仁”的身份暴露,被贼人们知晓,只怕不仅仅是给贼人可乘之机,还会令百姓们失望绝望,到时,局势可就难以收拾了。

    “王守仁”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瞬间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陪着笑脸,拱手不已。

    “你再想想,除了一杯水,你再未吃喝过其它东西?”“王守仁”白了他一眼,不再追究此事,怪异地望着他,问道。

    吴起收敛心绪,陷入回忆,一丝一毫地体查,久久,回过神来,冲“王守仁”摇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那就奇怪了?”“王守仁”摇摇头,疑惑不已。

    “大人,有何奇怪之处?”

    “来,先吃了此药!”“王守仁”却是不答,将一粒丹药递给吴起。

    “这?”吴起更起疑心,一指丹药,望着“王守仁”。

    “唉,告诉你吧!其实,我刚才根本没有为你解毒,只是暂时将毒压制,想着查查此毒究竟是如何传染给其他人的,也好有个应对之策,没想到,此番检查根本毫无线索,现在这粒丹药才能够彻底解除你所中的毒素!”“王守仁”轻叹一声,解释道。

    啊!吴起吓了一跳,抢过丹药一把扔进口中,咽口唾沫,将丹药咽下。

    看着他那一脸紧张的模样,“王守仁”一时间有些忍俊不禁,打道,“原来,咱们吴将军也怕死啊!”

    “废话,谁不怕死!”吴起翻个白眼,不屑地望着“王守仁”抢白道。

    也是!世间有谁人不怕死呢?毕竟,好死还不如赖活着!“王守仁”深以为然。

    “怎么样,找到没有?”吴起满眼的感兴。

    “王守仁”轻轻摇摇头,苦笑一声,“就是没有找到,所以我才这般苦心啊!如果找不到这传播途径,只怕咱们根本无法阻止这种毒素的传播,到时可就坏了!”

    吴起一听,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是啊,这毒是自己带回来的,如果被传播开来,只怕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如果造成云南瘟疫横行、生灵涂炭,那自己可就百死莫赎了!

    “无妨,只要咱们一个个检查,自会有找到的时候!”“王守仁”安慰道。

    吴起哭丧着脸,望着他,“大人,你可一定要找到啊!否则,我就只能一死谢罪了!”

    “好!”“王守仁”笑笑,点头应道。

    “好,那就交给你了!”吴起一听,瞬间脸色阴转晴,恢复了生气。

    “王守仁”有些瞠目结舌,这家伙,前一秒还死气沉沉,现在怎么就恢复了呢?他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

    “大人,现在我可以投入战斗了吧?”吴起却是不理会他的心情,正色问道。

    嗯!“王守仁”点点头。

    “接下来有何吩咐?是杀奔宜良,还是就地整编,还请大人下令!”吴起一抱拳,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是啊,他被那书吏阴了,岂能没有想法!不过此时由“王守仁”做主,他不能因私坏了钦差大人的赈灾大事,故此,只能将这份仇恨压在心底,待日后再行报仇雪恨!

    看看吴起的样子,“王守仁”皱皱眉,不再说什么,反而将手探到他的腕脉之上检查一番,确定了他已无大碍,点点头,还真好了!

    “吴将军,现在你前去与李将军取得联系,协同他将从宜良中出来的百姓接到此处,咱们就地赈灾防疫,就不进宜良县城了!”

    吴起应声而起。

    二人一同出了马车,却见此时吴御医与严主簿已经将染毒军士们安顿得井井有条,正在搭建帐篷。

    “大人!”赵明兴冲上前来,拱手叫道。

    “哦!前方如何?”“王守仁”望着这位得力干将,问道。

    “第一批百姓已经接到,但我不敢让他们前来,怕将疫病传染开来!”赵明兴如实回禀道。

    “做得好!”“王守仁”一听,愣了一下,自己还真心没考虑到,因为自己还未找到这传播途径,如果冒冒然将百姓接过来,到时染了毒,那可就坏了!

    对啊!“王守仁”一拍脑袋,唉,有些大意了!刚才只是注意给军士们治毒,从吴起身上找传播途径,但却未曾想过,自己居然找不到,真是太过自信了,还真是百密一疏啊!

    不行,现在得重新检查一遍了!心中轻叹一声,“王守仁”抬起头,扬声叫道,“严主簿、吴御医!”

    二人应声而来。

    “吴御医、吴起、明兴、严主簿,你们分别将一应人等招集过来,集中在一起!”“王守仁”吩咐道。

    啊!吴起、赵明兴、严主簿却是满眼的不解,大人这是怎么了?现在不是应该安置宜良百姓吗?

    虽然他们有些懵,但却没有置疑“王守仁”的吩咐,片刻之后,大家集中到了一起。

    回来的众人一阵讶异,却只见此时的“王守仁”居然端坐于马车的马辕之上,闭目养神,久久不语。

    大家一时间,竟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这钦差大人叫他们是何事,却是不敢打扰于他!只是静静呆立着,静待钦差大人回魂。

    终于,“王守仁”睁开了双目,不知怎么回事,在他睁眼的一瞬间,大家居然感觉在他眼中见到了一丝精光,一闪而逝。

    “从现在起,一个个来到我面前,由我诊脉,诊脉之后,后于马车右侧!”“王守仁”吩咐道。

    啊!这下,大家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大人,不是已经诊脉完成了吗?为何还要这般慎重地重新诊脉?”吴御医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虑。

    而旁边的吴起却是眼中精光一闪,好似明白了“王守仁”的用意,但他看看身后这些人,起码有几百人,大人能够忙得过来吗?他深深怀疑。

    “保险起见,我必须再过滤一遍,否则,我始终有些不安心!”这,就是“王守仁”向他们做的解释。

    “大人,外面还有染毒的宜良百姓,如此耽误时间,岂不是置他们的生命于不顾吗?更何况,刚才已经查过,有此必要再查吗?”严主簿眉头紧锁,质问道。

    “王守仁”就待回话解释,不曾想,云老爷一下急了,厉声叫道。

    “严主簿,你存了何种心思!大人也是为的咱们好,你就不想咱们好吗?你此来是否是使的苦肉计,想要在内部瓦解咱们?”

    严主簿一脸惊惧,看看云老爷,再看“王守仁”,辩解道,“大人,严某只是担心百姓,千万不能受他挑拨啊!”

    “行了,我知晓严主簿的意思,也明白你的好心,但无论如何,现在这一步诊脉都是必须的!否则,防疫不能展开!我必须为每一位百姓,包括咱们这些人负责!”“王守仁”举手制止了他的辩解,环视一周,沉声言道。

    这下,大家再也无法置疑“王守仁”了,毕竟,人家已经明确说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