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初见书吏-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九十八章 初见书吏

    就在此时,突然,他们身后,陆良方向传来了一阵喊杀之声。

    这一下,大家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

    赵明兴瞬间收回了注意力,将手一挥,当先奔向喊杀之声的方向,学员们齐齐随他而去。

    “大家备战!”吴起一声吩咐,军士们纷纷奔向战马,片刻之后,整队成军,肃杀之气盈天,立于吴起面前,静候他的指示。

    百姓们却是手足无措,满眼的惊惧之色,纷纷将目光投向“王守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贼人杀来了?

    吴起一声令下,军士们兵刃出鞘,摆出驾势呈半圆阵形护住了百姓。

    有军士们的护卫,百姓们的惊惧之色稍稍得到缓和。

    此时的“王守仁”自是无暇顾及阵法外的大家,只是稍稍瞅空撇了一眼吴起,见他有条不紊地安排,心下一定,不再理会他们,暗道,必须速战速决了!

    “王守仁”眼神一凝,不再与飞虫对峙,飞身上前,主动出击。

    然而,未等他到飞虫近前,飞虫却在领头飞虫的带领下,憾然发动了攻击。

    领头飞虫正面攻击,几只飞虫却是从侧翼袭向“王守仁”。

    哟,这几只飞虫居然还懂得避重就轻!

    “王守仁”心中讶异,然而,手中却是不停。

    一根根银针,不要命地射向飞虫。

    飞虫叽叽乱叫,听令而行,飞行着闪转腾挪,躲闪着这些飞针。

    一阵飞针雨后,居然没有一只飞虫中招。

    “王守仁”一阵惊讶,好家伙,这些东西都成精了!看来,刚才那只飞虫被射中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他将目光投向领头的飞虫,却是心中明白,一切的缘由只怕尽皆是这只头虫的功劳。

    “王守仁”眼光电闪,心中有了定计。

    闪身躲过近身的飞虫袭击,游走于一定范围之内,绝不让飞虫沾身。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就在此时,赵明兴飞马而回,冲吴起拱手禀明。

    吴起一脸的惊讶,却是一挥手,吩咐几句,在赵明兴的带领下,一队军士随二人而去。

    百姓们将目光投向了圈内的“王守仁”与飞虫。

    百忙之中,“王守仁”自是瞅到了吴起的动向,此时的心绪有些波动,心中明了,只怕还真有不可测的祸事,否则,吴起绝不会离去观察。

    “王守仁”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狠辣,深深吸了口气,动作瞬间快速了一倍不止,信手连挥,一片针网撒出,如天罗地网般,密不透风。

    头虫仿佛瞬间意识到了危险,叽声响起,急速地飞身躲向后侧。

    相形之下,那几只飞虫却是反应慢了半拍,被针网网个正着。

    叽叽之声不绝,却是无奈地被银针扎得如同刺猬一般,瞬间毙命,仅有一只稍显活力挣扎几下,却也是无济于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头虫却是盯着“王守仁”,叽的一声,身躯如同电闪一般,射向他。

    与此同时,却只听得帐篷西北侧响起一阵马蹄之声。

    百姓们面色瞬间变得异常苍白,人群一阵骚动。

    严主簿与云老爷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骇,难道又有贼人?

    左右相顾,此时吴起、李兵皆不在,连个商量之人都没有,虽然吴起临走之时吩咐了一位偏将,但他们知晓,这人无法应对如此复杂的情形啊!

    他们口中喃喃就待向“王守仁”喊话,然而,看看“王守仁”的处境,他们自是不敢稍有动静,否则,让钦差大人一时失神,中了招,只怕他们谁也无法承担这个责任,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王守仁”自是也听到了马蹄之声,然而,此时的他应对头虫都来有及,哪里还有精力他顾。

    眼中闪过一丝毅然,同时一缕鲜红之色在他眼中闪过,“王守仁”却是双目稍闭,一道无人觉察的波动荡漾而起。

    头虫身形一滞,仿佛感觉到了危险一般,闪身躲向一旁,然而,晚了,它的身躯居然被限制在一个范围之内,左冲右突都无法摆脱。

    叽声大作,头虫焦急地四处冲撞。

    战场之上,时机瞬间即逝,哪容得它如此,几道金芒闪过,叽的一声,头虫无奈地叫了在这人世最后的一声惨叫,被金针扎成了刺猬,跌落当地。

    “王守仁”飞身上前,一脚踏去,将这头虫踩了个粉身碎骨。

    钦差大人胜了,百姓一阵欢呼,目光中充满了欣喜之情。

    严主簿与云老爷也是松了口气,在此紧要关头,钦差大人终于搞定了这飞虫,这可是好消息啊!

    “王守仁”稍稍停滞一下,缓缓抬起脚,看着粉身碎骨的头虫,他轻吐一口气。

    然而,瞬间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显然,他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一瞬间,他的眼神中的神光暗淡下来。

    百姓们见此情形,一个个惊骇欲绝,钦差大人受伤了?一时间,现场鸦雀无声,关切的目光投向“王守仁”。

    此时的“王守仁”却是稍稍闭目,重新睁开了神光电闪的双目,将毙命的飞虫集中到一起,一把火将之烧个干净。

    随之,他从袖中取出一枚短刃,原地挖个小坑,将烧成灰烬的飞虫埋于地下。

    做完这些,“王守仁”轻吐一口气,面上的凝重才消逝不见。

    回身看看几位躲倒在地的百姓与军士,投之以抱歉的眼神,迈步走出了包围圈,来到众人面前。

    此时,马蹄之声却在他们所在之地的不远之处停了下来。

    “石偏将,随我来!”“王守仁”向殷切望着他的百姓投以一个安慰的眼神,冲军士们吩咐道。

    诺!

    军士们紧随其后,向马蹄之声消逝的方向行去。

    “王守仁”奔行之际,突然,身形停滞,举手示意。

    军士们戛然而止,兵刃举起,目视前方。

    却只见前方,一队队骑兵盔明甲亮,严阵以待。

    当先是一名虬髯大汉,勒马执刃,上下打量着“王守仁”。

    啊!人群之中,严主簿面泛喜意,就要奔向战阵之前。

    云老爷一把抓住他,低声喝道,“战阵之中你也敢闯,你这是要找死啊!”

    严主簿一回头,却只见云老爷一脸的怪责。

    虽然云老爷面泛怒色,但严主簿却是满心的感激,毕竟,人家这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更何况之前咱们可是有过节的,现在他的举动可真是难能可贵啊!

    “不用担心,那位正是我那沐王府的表哥!我去与他分说,别让他与钦差大人闹了误会!”严主簿语气当中充满了喜悦之情。

    云老爷一听,吃了一惊,抬头细看,嚯,还真是!

    他的手瞬间松开,严主簿挣脱之后,向阵前冲去。

    “表哥!”

    这一声,令得“王守仁”吃了一惊,转头望向身后,见到是严主簿奔来,就是眉头一皱,不自觉回身望向那虬髯大汉,这是严主簿的表哥?

    虬髯大汉却是坐于马上,纹丝未动。

    “表哥!这位是当朝派出的钦差大人,他带来了赈灾的粮食物资,百姓有救了!”严主簿来到近前,气都来不及喘,喊道。

    还真是!“王守仁”暗暗点头,脸上却闪过一丝怪异,却是未曾言语,静观其变。

    严主簿的话音落下,久久,那位虬髯大汉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却是目光炯炯地望着“王守仁”,反而举起手中的兵刃,一个出击的手势显现人前。

    “准备迎战!”“王守仁”厉声喝道。

    瞬间,两军之间气氛骤然紧张无比,大战,一触即发。

    “大人,自己人!”严主簿大急,冲“王守仁”喊道。

    “表哥,这位是前来赈灾的钦差大人啊!”他又转向虬髯大汉喊道。

    然而,虬髯大汉却是不为所动,依旧是举着兵刃,准备发令。

    “哟,这位是谁啊!这不是咱们的严主簿嘛!”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严主簿耳中仿佛听到炸雷一般,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掺杂着惊惧、愤恨、阴狠多种情绪,转头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虬髯大汉身后的兵士双侧分开,从中走出一骑。

    一见马上之人,严主簿眼中闪过一缕骇人的精光,恶狠狠望向来人。

    “王书吏!”严主簿的齿缝中蹦出三个字。

    哟,这是王书吏?“王守仁”来了兴趣,就是这位将严主簿害得那般凄惨?将好奇的目光投向这位王书吏。

    “严主簿,别来无恙乎?”王书吏却是满面笑意拱手道。

    “死不了,你王书吏死前我是不会先死的!”严主簿恶狠狠从牙缝中蹦出这句话。

    王书吏听了,却是不动怒,依旧是满面笑意地看看他,摇头叹道,“哟,还真是,染了那般厉害的毒居然还没归天,您还真是命大啊!”

    “你!”严主簿一阵气急。

    王书吏却是说完不再理会于他,反而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这位想必就是钦差大人了?”

    “王守仁”眯封着眼睛,点点头,反问道,“这位想必就是王书吏了!久仰久仰!”

    “大人客气了,在下就是一个小小的书吏,岂能如钦差大人般威名远播。”王书吏饱含深意道。

    “王书吏此来之意是?”“王守仁”直入主题道。

    “前来关心一下老上司而已!”王书吏云淡风轻地笑道。

    “放屁,不就是看本主簿是否已经一命乌乎罢了!”严主簿讥笑道。

    “那也是想为您收尸罢了!否则,曝尸荒野可就是王某的不是了!”王书吏诡笑道。

    “你!”严主簿一阵气急,却是毫无办法。

    “王书吏还真是有心人啊!”“王守仁”插言叹道。

    “那是!宜良一大摊子事儿,不由得王某不上心啊!”王书吏面色不改道。

    “无耻!”严主簿咬牙切齿蹦出两个字。

    王书吏却是甘之如饴,不以为意,不过他的眼神不断探究着“王守仁”,目光不断闪烁,但面上的笑意却是依旧不变。

    “王书吏,既然见到严主簿了,他身体康健,您现在放心了吧!不如,你就回宜良算了!”“王守仁”笑道。

    “哪里,哪里!这不还有您这位钦差大人在此吗?王某岂是如此不知礼数之人,要不然,就由王某将粮食物资运送回去,先行救灾,您看如何呢?”

    “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还请王书吏亲自前来典收吧!”

    这下,王书吏不再说话,直愣愣地望着“王守仁”。

    “王守仁”也是奇怪,居然并不再言语,也是静静望着王书吏。

    现场一时间,居然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百姓们感觉到此时现场的气氛居然是如此的凝重,心中有些难受,却是不敢发出一声,呼出一口气。

    军士们更是紧握兵刃,手上青筋崩起,凝视着对面,随时准备投入血战。

    不知不觉间时间消逝,噗呲,王书吏与“王守仁”同时浅笑一声。

    “钦差大人,王某宜良事忙,就此离去,在宜良静候大人!”王书吏轻声笑道。

    “也好,本官处理完此处之事就会前去宜良拜访王书吏!”“王守仁”若有深意地点点头。

    王书吏深深看了“王守仁”一眼,冲他一拱手,返身回到了队中。

    虬髯大汉改换手势向后一扬,身后军士瞬间变向,如潮退去。

    啊!这下,大家都愣了,这王书吏居然如此的虎头蛇尾,就此离去了?

    严主簿也是呆了,这家伙居然放弃了如此好的机会?

    “表哥!为什么?”严主簿望着虬髯大汉的背影喊了一声。

    然而,虬髯大汉却是如同未曾听到,头都不回策马而去。

    严主簿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与痛惜,一幕幕景象从眼前闪过,一丝明悟泛起。

    “他已经心在贼营,没用的!”“王守仁”叹息一声。

    “大人,救救他!”严主簿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冲上去拉住“王守仁”哀求道。

    “唉,看他神情,乃是心甘情愿入了贼营,已经没救了!”“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下次再见,必取他的性命!”

    严主簿瞬间傻眼,他可没想到,“王守仁”居然放出如此狠话。

    严主簿心情激荡之下,一语脱口而出,“既然如此狠,为何不现在就将他们一网成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