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毒素扩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章 毒素扩散

    贼人?“王守仁”望着吴起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疑虑,口中自语着。

    不自觉地,他将目光投向了陆良县方向。

    难道,是那家伙派的人来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大人,你现在究竟身在何方啊?

    “大人!”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王守仁”回身望去,哟,吴御医!

    “所有伤员已经安置妥当!”

    “嗯!你现在带人前去为陆凉卫检查一遍,看是否有人染病?”

    吴御医先是一愣,再看一下“王守仁”的眼神,瞬间了然,这是防患于未燃啊!毕竟,现在身处“疫区”啊!小心些总是没错!

    “记住,除了按咱们的防疫要求检查外,还得按我教授你的方法,用银针过穴,检查是否中了这种毒,反正有毒治毒,无毒也可以检验!要切切记住要点!”“王守仁”吩咐道。

    “可是,人家?”吴御医连连点头,但看看陆凉卫,有些为难地看看他。

    “王守仁”笑笑,“你呀!随我来!”

    说着,他领着吴御医向陆凉卫走去。

    “邵将军,咱们刚才已经有了百姓与军士感染了疫病,为了大家的健康着想,现在要为咱们陆凉卫检查一番,还请配合一下?”“王守仁”来到邵绩而前,笑着道。

    邵绩看看吴御医,傲然道,“大人放心,咱们陆凉卫在云南都司中都是皎皎者,身体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就不用检查了!”

    “邵将军,这次这疫病可很是厉害,咱们卫队的军士已经有数人感染了!”吴御医冲邵绩拱手道。

    “不用!”邵绩依旧是一副拽拽的模样,显然,没有将吴御医的话放在心上。

    吴御医无语了,这家伙,咱们也是一片好心,他却是将这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唉,真真是气煞人也!

    他冲“王守仁”苦笑一声。

    “王守仁”举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转头冲邵绩道,“邵将军,此次疫病与以往不一样,并非身体好就能够避免的,而且,就算你不怕,但我怕宜良百姓与卫队军士们将疫病传给咱们陆凉卫的军士们,还是让吴御医检查一遍吧!反正,检查后,咱们各人也就落个安心!”

    “这?”邵绩看看“王守仁”,眉头一皱,不好再驳了钦差的面子,只好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但随即向吴御医吩咐道,“吴御医,切记要快,咱们陆凉卫来此是为的护卫钦差大人,切不可耽误了这件大事!”

    “王守仁”一听,示意吴御医加快行动。

    吴御医心领神会,钦差大人都这般示意了,他岂能不快速行动,一招手,旁边观望的太医们听令而行,一拥而上,在吴御医的带领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检查工作。

    一时间,营地之中一阵骚动,太医们纷纷上前围住了陆凉卫军士。

    在邵绩的命令之下,陆凉卫将那份骄傲收了起来,无奈地接受着太医们的检查,当然,以吴御医为主,检查宜良传出来的毒素,这些太医们按照防疫的要求进行检查。

    同时,吴御医领着几位太医手把手教授他们防毒治毒之术,而陆凉卫在不知不觉中当了一次白老鼠,却不自知。

    “王守仁”欣慰地望着这副场景,心中暗喜,这样下去,想必不久,这些太医们就能独挡一面,助自己完成此次赈灾防疫的任务!

    “大人!”

    嚯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王守仁”心中大喜,飞速转身望去。

    哟,不错,正是那李兵李将军,他回来了!

    然而,他注意到,李兵的面上一片阴晦之气,显然,心情是异常的沉重。

    这是怎么了?不由得,“王守仁”面色一沉。

    然而,李兵却是远远地站着,不敢越雷池一步。旁边,正是吴起,以及一些军士百姓。

    “哦!”“王守仁”瞬间明了,这是怕身带毒素啊!

    想到此,“王守仁”疾步而行,向李兵他们行去。

    突然,他眉头一皱,望向身后。

    邵绩此时却是一脸严肃地跟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

    “邵将军,你检查完了?”

    “不错!”邵绩停下脚步点头道。

    “那还请你在此护卫这些百姓,我去去就回!”

    “不行!”邵绩一脸肃然地望着他,“卑职的任务是保护大人,岂能离开!”

    “无妨,现在周围皆是咱们的人啊!”

    “不行,我的职责就是护卫您,在您离开云南之前,我会寸步不离地!”邵绩摇摇头。

    “他们有可能身染毒素!”

    “卑职不怕!”邵绩摇头道,反正是认准一个死理,绝不妥协。

    “你!”“王守仁”望着一脸倔强的邵绩,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妥协,“好吧,但你要离我一尺见方!”

    嗯!邵绩点头应诺。

    “去,领一身防疫服装,穿上!”

    “那您等我!”邵绩望着他。

    “王守仁”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待邵绩换好服装,“王守仁”带着他来到了李兵面前。

    “大人,您没事吧?”李兵虽然面色阴晦,但却关切地上下打量着“王守仁”。

    “此话怎讲?我怎么会有事?”“王守仁”面色一怔。

    “那王书吏不是领着军队前来围剿咱们了吗?”

    “哦,他退去了!”“王守仁”道,眉头一皱,“对了,当时你在何处?还有,明兴带回来的那些百姓哪去了?”

    李兵苦笑道,“那些百姓被王书吏劝说离去前往附近县城而去!而且是三五成群,四六一伙,拦无可拦!”

    “这样啊!”“王守仁”双目一凝,王书吏这家伙还真是人才啊!居然乘机下了暗手,自己还真是始料不及啊!本以为这家伙心存顾忌,就此退去,临了临了居然来了一招暗渡陈仓,大意了!

    百姓四散,这下可如何是好?

    “属下已经追回了一些,但是,人群分得太散,根本拦无可拦,我尽力了!”李兵哭丧着脸道。

    “不怪你!我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狡猾!”“王守仁”安慰道。

    事到如今,埋怨谁也没用,只能再想办法了!

    “大人,如今这种情状,要如何应对?”吴起急躁地问道。

    是啊,本来,他们此来的任务就是赈灾防疫,如今宜良县的百姓四散而去,如果将疫病传到其它县区,那可就不得了了啊!到时,一个失职之罪,就会令得王守仁的钦差名声散尽啊!人们才不会管客观情况究竟如何呢!

    “为今之计,就是传讯各县,让他们留意从宜良前去的百姓,就说,这些百姓可能是贼人所扮,万不可让他们进城,否则被乘虚而入夺取县城,那可就麻烦了!”“王守仁”缓缓道。

    “咦,为何不通报这些百姓可能身患疫病?那样的话,岂不是能够令各县更加重视?”吴起皱眉道。

    “笨蛋,如果这样通报,那些县城可能会将这些百姓杀死焚烧,到时,冤死的百姓就会数不胜数了,咱们也就相当于变相地做了刽子手了!”李兵鄙视他道。

    吴起面色一变,望向“王守仁”。

    “你也知晓,大家对疫病是何等的害怕,尤其是自古相传,天灾之后必有大疫,保不住就会有人惊惧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些宜良百姓尽数杀死焚烧,以确保自己的安全。要知道,人心是最不可测的啊!”

    “更重要的是,如此做,如果被宜良百姓知晓,再经有心人蛊惑,宜良百姓惧怕之余,愤而起事,那局面可就不堪设想了!”“王守仁”面色凝重道,“尤其是那些身中毒素的百姓,带着这种毒素四处传播,那局面可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吴起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但想想,情况还真是如此!

    “那咱们以什么名义传讯呢?”李兵深以为然,但依旧是满脸的愁绪。

    “钦差大人,还是宜良县!”吴起望向“王守仁”。

    “联合发文!否则,各方面都不好交待啊!”“王守仁”轻叹一声。

    联合发文?二位将军面面相觑。

    “大人,咱们难道去与那王书吏商议?”吴起紧锁眉头看着“王守仁”。

    “你们不记得,严主簿现在可就在咱们这儿?”

    严主簿?吴起一愣。

    “严主簿虽然之前暂管宜良县,但现在他可不在宜良县,而且,没有印信公文可不就是如水中花镜中月!即使他在,那又如何?”李兵叹道。

    “王守仁”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二人愕然,难道,他想让严主簿签字做数?那可不行啊!先不说,严主簿能否代替宜良知县?即使他曾经代管宜良县,但这是公事,而且还是大事,可不是儿戏,他的签字能起到作用?

    “王守仁”也不解释,回身吩咐准备笔墨纸砚,挥毫拨墨,写就了公文。

    冲二人神秘一笑,转身而去。

    二人更是懵逼不已。然而,他们也不能跟随而去,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疑似身中毒素,不敢越雷池半步啊!于是,二人只好心下焦急,却是毫无办法。

    稍顷,“王守仁”拿着一撂信件领着邵绩回转,郑重其是地吩咐李兵道,“李将军,此事事关重大,还请你派人前往各县送信!”

    “啊!”李兵有些懵,望着“王守仁”道,“大人,我这些军士可有可能已经中毒得疫,如果让他们前去,你就不怕将这些毒疫传到各县?”

    哦!“王守仁”一拍脑门,唉,自己真是晕头了,居然能够犯如此明显的错误,真是该死啊!

    “不如,您就让邵将军派人前去吧!”吴起在旁出主意道。

    “王守仁”欣赏地看看吴起,这家伙,终于出了一个好主意,转身望向邵绩。

    邵绩深知事关重大,接过钦差大人手中的信件,不敢怠慢,从陆凉卫中找出几位军士郑重地交待给他们。

    “大人,这就行了?”吴起与李兵一头雾水地望着他。

    “当然!”“王守仁”笑道。

    “没有宜良的印信,只有严主簿的签字,只怕这些县城不会相信您吧!”李兵担心道。

    “无妨,这也就是我让陆凉卫前去的理由!”

    陆凉卫?李兵看看邵绩,心中苦笑,如此重大的事情,即使有陆凉卫出面又是如何,那些官僚可不会相信一个普通的陆凉卫军士,如果是陆凉卫指挥使还差不多。

    “好了,不逗你们了!”“王守仁”望着满脸忧虑的李兵与吴起,心中一阵好笑,只好说了实话,“其实,严主簿已经将宜良知县的印信带了出来,正好合用!”

    哦!二人瞬间了然,但随即将愤怒的目光投向“王守仁”,这家伙,又骗咱们!

    “好了,好了,现在开始为你们检查袪毒!”“王守仁”偷笑一声,脸色转为肃然道。

    这家伙,打一枪放一炮,就换个说法,还真是狡猾!二人看着他,心中一阵无语。

    哼!别以为你这样就会放过你,呆会儿再找你算帐!二人望着钦差大人,心中发狠道。

    心中虽然发狠,但他们还是听话地组织百姓军士前来检查,毕竟,事关重大,他们也不敢再开玩笑!

    依旧是一样的程序,一样的布置,当然,这次可就比上次更加危险了,因为,钦差大人居然整整找出了二十余只飞虫,但幸运的是,头虫却仅有两头。

    即便是这样,如此成果,令吴起与李兵不寒而栗。

    只因为,他们虽然找回了四十余人,但这飞虫的数量可是超过了半数啊!如果放出去,那些被他们光顾的县城,只怕一日之内就会被传染个遍吧!

    检查治疗完之后,“王守仁”累了个够呛,当然,这也就是那两只头虫将他折腾成了这样,至于那些飞虫,却是手到擒来,由此,“王守仁”也深深感觉到了这弥勒会此招的狠毒,要知道,他现在的神识可是异常强大,居然也被累了个半死,虽然这是因为他要控制着这些飞虫不要再伤害百姓军士,但捕捉飞虫这般的困难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心中对弥勒会的忌惮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尤其是还有那位智计无双的特使,更是令他心寒不已,由此,他心中也做了个决定,如果有机会,必须令那特使以及弥勒会万劫不复,否则,就是对百姓,对大明的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