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剑指宜良-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二章 剑指宜良

    “你将宜良百姓组织起来,如此这般,如此这般!”“王守仁”一阵吩咐。

    严主簿面带惊讶地望了他一眼,随即低头细细记忆着这些吩咐。

    “好了,务必记熟,不可出一丝差错!”

    “诺!”严主簿低头应是,转身而去。

    “明兴,派人去,将明义将军请到此处!让他将所有百姓都带来此处!”“王守仁”步出帐篷冲赵明兴吩咐道。

    赵明兴返身而去。

    “大人,一切准备就绪!”李兵、吴起、邵绩、吴御医、云老爷来到近前,回禀道。

    “吴御医,这个药方你让各组太医抄写,此方乃是我研究出来的克制那种毒素的良方,你们可以先行配药进行施救,如果药方不济事,可以用这包裹中的丹药,呆会儿你分发下去,但是,切记,此丹药只能给危重病人,不得滥用,毕竟,现在根本不知道这毒素是否漫延,必须省着点用,毕竟,此种针对病情的丹药数量极少,如果真的再有其他毒素发现,只怕还得用它进行克制,你要切记,切记!”“王守仁”递给吴御医一张药方,一个包裹,面色凝重地吩咐道。

    吴御医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居然如此快速得就研制出了克制毒素的药方?这医术”

    但是,现在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候,依他之前所言所行,此话必不会假,吴御医郑重地点点头,接过药方、包裹。

    “大人,卑职已经交代给了华安华副将,接下来,他将会接替我的职责,率领陆良卫在此保护您!”邵绩拉过一位将军,向“王守仁”介绍道。

    “末将参见钦差大人!”华安冲钦差大人一抱拳,声如洪钟道。

    “王守仁”看看华安,点点头,冲邵绩道,“邵将军有心了!陆良一路拜托你了!”

    “卑职遵命!”邵绩躬身为礼。

    “诸位,疫病的控制,王某在此就拜托你们了!”“王守仁”冲邵绩点点头,环顾四周,久久凝视着大家,终于抱拳躬身道。

    “大人客气!”众人纷纷受宠若惊地回礼。

    “大人,我们走了,您的安危?”李兵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是啊!”吴起、邵绩纷纷应道。

    “无妨,我已经让明义将军回来了,到时,有他在,自然会安然无恙的!”“王守仁”笑道,“诸位,事态紧急,不能耽误啊!大家立刻上路吧!我在此等候你们的好消息!”

    众人齐齐躬身,向“王守仁”辞行。

    望着一路路人马远去,“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丝精光,久久凝视不语。

    “大人!咱们现在?”赵明兴回到他的身边,看看远去的滚滚烟尘,低声询问道。

    “华副将,明兴,召集军士学员,待明义将军到来,咱们就去宜良县!”“王守仁”看看二人,吩咐道。

    瞬间,华安、赵明兴有些懵,去宜良?那不是贼人们的巢穴吗?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没听到吗?”“王守仁”面色一沉。

    二人激灵灵打个冷颤,望着满面阴沉的“王守仁”,不敢再说什么,应命而去。

    整个营地一片吵杂之声,但在华安、赵明兴、严主簿的大声呵斥之下,吵杂之声渐小。

    不大一会儿工夫,大家将营地清理干净,整装完毕,立于营地当中,静静地望着“王守仁”。

    与此同时,明义也领着百姓军士赶了回来。

    “明义将军,将那些伤员百姓留在此处!养伤休养!其余人等,随我一同行动!”“王守仁”冲明义吩咐道。

    明义呆了一下,但军人的职责令他马上遵从命令,回身一阵安排。

    “大人,这是?”明义停当之后,回到“王守仁”面前,有些疑惑不解,忍不住向“王守仁”询问道。

    “明义将军,现在事情紧急,无法与你细说,咱们先行上路,随后细说!”“王守仁”面色凝重地冲明义道。

    明义见他直言将军,立刻知晓他的话不是开玩笑,不再说什么,一阵命令下达,归入了这支钦差卫队。

    “严主簿,你可将我的吩咐告知了百姓?”“王守仁”望着严主簿问道。

    “卑职自不会遗忘!已经吩咐了下去!”

    “好,将你挑选的百姓带上,准备出发!其余百姓留在此地,休养生息!”“王守仁”吩咐道。

    严主簿冲百姓中的几位使个眼色,瞬间,百姓化为两拨,一路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营地帐篷当中,然而,他们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一丝复杂的情感。

    另一拨,却是跟在严主簿身后,挺胸抬头,一脸的骄傲之色。

    “王守仁”一声令下,大家开拨,冲宜良而去。

    “大人,那是陆凉卫吧?”明义好奇地看着队伍当中的华安等陌生面孔。

    “咦,你知晓?”“王守仁”一脸疑惑。

    “大人,他们的军服上有标志的!”明义笑道。

    哦!“王守仁”恍然大悟,看来,自己忙得都晕头了,虽然现在陆凉卫已经归属他管理,但他们的军服上面依旧有些标志的,明义作为南朝廷中的一员,知晓这些标志也就不足为奇了!

    “陆凉卫受云南都司之命已经前来护卫,但是,因为宜良县已经被贼人暗中控制,将一些携带毒素的百姓驱赶着前往邻近各县,而这些身中毒素的百姓还被下了蛊虫,这蛊虫还能够令那毒素快速传播,如果这些百姓四散各地,后果难以想像。故此,我已经命令李将军、吴将军,以及陆凉卫邵绩将军率队前往拦截防治,故此我才叫你回来,主持大局!”

    “啊!”明义突然全身一震,无法置信地望着“王守仁”,不只有毒素,还有蛊虫?还能传播?这个消息可是太过令人震惊了!

    “大人,即便他们拦截住百姓,又如何能够防止传播呢?”明义满面焦急之色,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重点。

    “无妨,我已经将针对这种毒素的药方与丹药交付给了太医们,他们也紧随而去,更甚者,我还以钦差大人的身份与宜良县衙发布了公文,令各相邻县城不得接受这些百姓!”

    “他们会听您的吗?”明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我说,这些百姓当中混有奸细,想要乘机作乱。相信在此如此敏感的时机,任何上官都不想让自己的属地动乱起来吧!更何况,之前各地动乱,相信他们不会随便接受不明来历的百姓的!”

    “难道人家不会查路引吗?”

    “你觉得,现在的路引在云南行省境内还有效杲吗?”“王守仁”轻声戏谑道。

    明义一想,也是,如今这云南各地贼寇纷起,大家自是提高了警惕,想要轻易地相信一个人,那可是很难的。

    “不对啊!”明义一皱眉,“如果各地上官不能轻信任何人,那您的公文难道他们不会怀疑吗?”

    “无妨,咱们又不是说上门,只是提醒他们一下,相信在此敏感的时候,这公文只会令他们更加地警惕,这也就达到了咱们的目的了,又何必非得他们相信呢?”

    明义摇头赞叹不已,这位还真是算无遗策啊!

    “如果那些邻县对百姓们有些犹疑,自不会让他们轻易进城,那咱们的后手,就是三位将军,就为他们赢得了时间,让他们赶到,将这些百姓一网成擒,再辅以治疗防冶,这场灾祸就会迎刃而解啊!”

    明义听了,深以为然,但随即,仿佛想到什么,突然,面色一变,“大人,您刚才说是三位将军?”

    “是啊!有何不对?”

    “也就是说,他们分别前往三路?”

    “不错!”

    “坏了,那还有一路呢?”明义一拍大腿,叫道。

    “唉,我也不愿意啊,但咱们现在只能兵分三路啊!否则,就自顾不暇了!”“王守仁”一听,轻叹一声,苦笑道。

    “大人,不如,留下来的一路,就由明义率军前往!”明义一听,自动请缨道。

    “不得!”“王守仁”斩钉截铁地回决道。

    “为什么?”明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骇人地望向“王守仁”,“那这剩下的一路就不管了?就任由他们被毒素传播?”

    “王守仁”看着满脸骇人表情的明义,苦笑一声,“明义将军,实不想为,而是不能为啊!”

    “此话怎讲?”明义将骇人的表情收敛一下,皱眉道。

    “咱们兵力不足啊!”“王守仁”苦笑道。

    “这不是还有几百人呢吗?”明义一指大队人马道。

    “你看看!”“王守仁”一指前路道。

    “这?这是前往宜良的路吧?”明义策马跟在“王守仁”身后,疑惑地问道。

    “不错,咱们正是要前往宜良!”“王守仁”点点头,解释道,“咱们虽然兵分三路,前往防治毒素的传播,然而,你忘记了,这毒素传出乃是何方?”

    “宜良县?”明义脱口而出。

    “不错,正是宜良县!”“王守仁”点点头,“如果这个源头不扼杀,那咱们这些防治努力就将功亏一篑,而且是毫无作用!”

    明义待要张口说什么,但“王守仁”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解释道,“你觉得,咱们是不是将四周的百姓一网打尽后,集中全力攻打这宜良城,更加有把握,是吗?”

    难道不是吗?明义的表情显然表示,他正是如此想的!

    “你错了!如果咱们兵分四路,拦截四面的染毒百姓,只怕这宜良县每时每刻都会将染毒的百姓驱赶向外面,到时,咱们又如何能够制止?到时,岂不是更加手尾难顾?”

    “但是?”明义皱眉道。

    “我知道,你是想说,现在如果让那一面的百姓四散,只怕会形成更加难以接受的后果?对不对?”“王守仁”反问道。

    “嗯!”明义点头承认。

    “我已经向东西北三个方向派了三位将军,让他们拦截染毒百姓,而唯一未曾拦截的是正南面的,这是为什么呢?”

    明义一愣,皱眉苦思。是啊,钦差大人这是要干吗呢?

    “王守仁”并未让他瞎猜,直接给出了答案,“其实,我就是想要防止这云南境内的疫病传出云南行省,所以才将北面的通道全部堵死!到时,即便南面发生疫病,咱们也可以从北向南进行防治。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一时间,明义凝神细听。

    “那就是,南面其实是贼寇闹得最厉害的,也就是说,这南面基本上已经大乱了!那如果这些染毒百姓逃往那面呢?会造成什么后果?”

    听到此处,明义眼前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抬头望着“王守仁”,“您的意思是,将这些毒素染给那些贼寇?”

    “不,这只是表面的原因,其实,我是想,如果这些毒素是从宜良出来的,那如果这些毒素被南面的贼寇们得了,你说,他们会如何想?或者,他们会不会对这弥勒会有所想法呢?”

    “但是,那些贼寇不是会向弥勒会求取解药吗?到时,他们可不就成了铁板一块了吗?”明义皱眉道。

    “你觉得,如果那些贼寇危及到生命,他们还会如此猖狂吗?他们还会如此的卖力吗?”“王守仁”眼睛眨巴眨巴,笑道。

    对啊!谁不怕死?如果贼寇们染了毒素,那他们还真就不一定再敢到处跑了,一定会害怕再染上毒素!到时,即便有解药,但如果这解药没有及时送到,他们岂不是会陪着百姓们陪葬吗?那南面的局势也就会瞬间改变啊!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这些贼寇们不怕死,但那些毒素传播,也必然会令他们小心行事,南方的战事状况也必将会消弥很多,惨烈的状况必将得到控制,这也算是一桩好事吧!”

    “但那些百姓?”明义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唉,什么时候百姓都是最苦的啊!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咱们无法兼顾呢?如果能够兼顾,我也不会如此做法了!”“王守仁”轻叹一声,“这,就是咱们的无奈啊!必须有所取舍!”

    二人对视一眼,深深叹息一声。

    “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祸源找出来,灭掉,才能为更多的百姓消除这份隐患啊!”“王守仁”振奋一下精神,眼中闪过一丝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