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勾心斗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四章 勾心斗角

    众人为之色变,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王书吏。

    虬髯大汉这下机灵地抢先上前打开房门将来人让了进来。

    一位衙役冲了进来,冲王书吏报道,“王大哥,”

    “说了多少遍了,在这宜良要叫王书吏!”王书吏面色一沉道。

    “王书吏!”衙役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但还是依照要求一拱手。

    “臭毛病!”马书吏在旁不屑地轻哼一声。

    王书吏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却强行压下了这丝怒意,冲衙役道,“说,何事?”

    “信鸽来报!”衙役双手呈上一个纸筒。

    那纸筒外罩一圈金边。

    王书吏一见之下,面泛激动地抢过纸筒,马上展开,细看内容。

    萧姓大汉同样是一脸期待地望着王书吏。

    马书吏却是瞪大双眼,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抑制的嫉妒。

    王书吏满面惊喜地抬头看向萧姓大汉。

    “怎么?特使如何吩咐?”

    “特使只余二十余里就将抵达宜良!”

    “真的?”

    “真乃是天助我也啊!”王书吏不回答他,却是激动地自语道。

    “是啊,咱们得计划一番,在特使赶来之前将这钦差卫队一打尽,才不枉特使大人对咱们的信任与重托。”马书吏在旁同样是满眼泛光。

    “不错!就应如此,方显咱们的本事!”这下,虬髯大汉也是激动地附和道。

    “不行!”王书吏摇头否决道。

    “什么?”马书吏猛然抬头,望向王书吏。

    “要知道,特使大人几次三番提醒过咱们,这王守仁绝不好对付,严令咱们不得轻举妄动,只须将他们拖住,就是咱们的胜利,具体如何对付他们应该由特使大人到来,再做定夺。”王书吏满面肃然道。

    “姓王的,你别想打压我,我之前不出主意是因为时机未至,现在这种情形之下,正是对付那钦差卫队的良机,即使咱们心中还有龌龊,也应以大局为重,岂能将这大好的机会浪费掉!”马书吏急了,指名道姓道。

    “马书吏,你敢违抗特使大人的命令?咱们可是奉的特使大人命令,要在此将毒素扩散,消灭钦差卫队,自有人负责,哪里由得咱们做主。如果你坚决要求消灭钦差卫队,却耽误了咱们的职责,你能担起这份责任吗?”王书吏面色森然道。

    “这?”一说到特使,马书吏瞬间哑火。

    王书吏望着哑火的马书吏,面上重现笑意,然而,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失望。

    “不错,王书吏说得没错,咱们还是将本职工作做好,特使大人定会十分满意的!况且,特使大人马上就会到来,咱们只需将钦差卫队拖住,就是大功一件,特使大人定会对咱们进行嘉奖。至于钦差卫队,我想,还是到时候由特使大人到来后再行定夺,如何歼灭这钦差卫队吧!”萧姓大汉附和道。

    “萧兄说得有理!”王书吏满面笑容地点头道,“咱们现在只需将钦差卫队拖住,再加以扩散毒素,到时,自是大功一件,自有咱们的好处啊!”

    他说着,还一脸的陶醉之色,仿佛躺在功劳簿上,享用着!

    嘉奖?好处?马书吏一听这句话,瞬间面上的一片犹疑一扫而空,望着得意洋洋的王书吏,心中冷哼一声,哼,有好处,那也是你的好处,不可否认,人家王书吏才是此次行动的总指挥,此次行动的功劳自是大部分是人家的,分到自己这儿却是少之又少啊!到时,岂不是又被这家伙嘲笑?不行,必须坚持已见,到时,这份天大的功劳可就是自己的了!到时,自不会再受这家伙的气了!

    “不行!”马书吏斩钉截铁,脱口而出。

    不行?王书吏与萧姓壮汉一脸的讶异,对视一眼,看向马书吏。

    “不错,不行!”马书吏话音出口,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一脸坚毅道,“虽然咱们的职责是扩散毒素,令云南民心大乱,继而行使咱们的谋划,然而,这钦差卫队代表了朝廷,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想想,虽然这云南民心大乱,很是令人振奋,但哪有朝廷来的钦差卫队居然被咱们消灭来得震憾,到时,不只咱们兄弟们的士气大振,就连云南官府的士气都会大跌,军心大乱,这起到的效果绝对是震慑人心,也许会令咱们南疆整个局势为之一变,到时,咱们在南疆的势力必然大涨,这岂能是小小的瘟疫流行所能代替的?所以,咱们必须围歼这支钦差卫队!”

    王书吏与萧姓壮汉眼中闪过一缕精光,然而,迅速被他们二人收敛,反而一脸的踌躇。

    “王兄,如果咱们错失了这个机会,会终身遗憾的!”马书吏此时也顾不得二人是政敌了,低声下气地向他恳求道,就连称呼也是如此的肉麻,这要搁在往日,绝不会如此的。但谁让今天一个天大的功劳落在他头上,即便是这次成功了,他这第一倡议人的功劳那是谁都无法抹灭的!

    “不行,还是有些不妥!”王书吏眼神犹疑半晌,马书吏在旁期待了半晌,但他看了一眼马书吏,眼神一定,摇头道。

    “王兄啊!你想,那钦差又不是死的,咱们既然获知了特使大人要来的消息,那人家难道就不会提前知晓吗?如果他们被特使大人惊退,吓跑了,咱们如何做?去追,还是在此留守等候特使大人?到时可就是进退两难了啊!王兄啊!战机转瞬即逝,到时等特使大人来了,他却跑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咱们可没地儿哭去!”马书吏急了,上前一把抓住王书吏的双手,恳切地劝道,那眼神,是如此的**,是如此的真挚,也是如此的苦口婆心!

    王书吏也没想到,这马书吏居然能够说出如此深明大意,见地深厚的见解,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好了,我,我也觉得,马书吏说得有道理!”萧姓壮汉犹疑着,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马书吏,投之以鼓励的眼神。

    “不错,不错,萧兄真乃明理之人!”马书吏连连点头,附和着萧姓壮汉的话。

    “话虽有理,但终究还是不妥啊!”王书吏前半句话,令马书吏泛起一阵希望,但后半句却令他差点吐血。

    然而,现在是人家在做主,他又能做什么。

    “王兄啊,大不了,这次围歼的责任我来担!”马书吏咬咬牙,终究不愿意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向王书吏保证道。

    “这?”王书吏一听眼神一亮,看看马书吏,却还是有些犹疑。

    “马兄,这得落在纸上才能算数啊!”萧姓壮汉提醒道。

    马书吏眼前一亮,被这功劳冲昏了头脑,大声叫道,拿纸笔来!

    自有衙役应声而去。

    王书吏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意思,但看看萧姓壮汉,却也不再说什么,显然,他默认了此事。

    反观马书吏,见王书吏妥协,那是一脸的意气风发,一副天下舍我其谁的气象。

    旁边的虬髯大汉却是一头雾水,这事情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白纸黑字,马书吏一气呵成,吹吹墨迹,马书吏将承诺书递给了王书吏。

    “好吧!”王书吏接过承诺书,看看,勉为其难地应道,“就依马书吏。”

    马书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但随即,他的脸色一变,谄媚地望着王书吏,“王兄,不知这次的指挥权?”

    “既然是马书吏提议的,还要承担这份责任,那------自是由你来指挥!”王书吏看看他,不情不愿道。

    刚开始马书吏望着王书吏,一脸的希冀,但他真心不敢奢望,哪里知晓,这王书吏峰回路转,居然这般说,一时间,他心中居然产生了这王书吏真是个好人的感觉!现在看上去,居然比往日里顺眼多了!

    “嗯,那萧兄的意思?”虽然过了王书吏这一关,但旁边这位萧姓壮汉可不敢小觑,因为,这萧姓壮汉虽只是相当于一位客卿,平时也很少插手宜良之事,但人家可是一言九鼎之人,就连这王书吏也是极其地听从,毕竟,他隐约知晓,这萧姓壮汉与特使大人的关系可是说不清道不明啊,马书吏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萧姓壮汉,想得到他的认可。

    “那自然是好,由马书吏统管自是求之不得,毕竟,王书吏你还得操心宜良城内之事,你们二位可不能尽数出城。”萧姓壮汉笑着应道。

    马书吏现在的心情真可以说是能够上天了,今日怎会如此的顺利呢?不,这是自己的功劳,自己的努力,试想,如果不是自己展开唇枪舌剑,岂能说服这二位大佬,又岂能争取上这指挥权?不错,自己还真是有才啊!

    马书吏心下自得不已,然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既然二位如此抬爱,马某再推辞可就有些不识相了!也罢,就由马某开启这钦差卫队的毁灭之旅吧!”

    “马书吏,那就由史某任先锋官吧!”虬髯大汉这下听明白了,马书吏这是要率队剿灭钦差卫队啊!如此大的功劳,岂能少得了咱?迈步上前自动请缨道。

    马书吏现在心情极佳,自无不允,张嘴就待应承。

    “慢着!”王书吏却是面色一变,举手制止了虬髯大汉的自动请缨。

    啊!虬髯大汉一阵讶异,这都定了要歼灭钦差卫队了,怎么还不允许自己分润一点功劳呢?、

    听到王书吏的话,马书吏眼神一动,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反而静观其变起来。

    “史兄,交待给你的任务你完成了吗?之前的任务都没有完成,还如此朝三暮四,你就如此做事吗?”王书吏呵斥道。

    啊!虬髯大汉瞬间傻眼了,但人家说得对,自己是没有将事情办完,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王书吏居然旧帐重提,唉,我不活了!

    “啊,还是先把你的职责范围内之事处理完毕再说吧!”王书吏冷哼一声。

    这小子,这是不服气自己抢了如此功劳啊,这是敲山震虎啊!都这步田地了,你居然还是想要打压马某人啊!马书吏心中一动,瞬间自己认为自己猜透了王书吏的想法,心中一阵不屑。

    “史兄,本来马某还想着与你并肩作战,立下功劳,没想到王书吏居然还给你派了任务,不好意思了,下次,下次,一定与史兄同享功劳!”马书吏上前拍着虬髯大汉的肩膀,一脸的遗憾。

    虬髯大汉也不是傻子,岂能不知马书吏此言乃是挑拨离间,但却也不好说什么,他无论说什么,都不对,只好傻站着笑脸回应马书吏。

    “史兄的重要性勿庸置疑,但却得一件一件来,行了,马书吏,你有何良策,能够将钦差卫队一打尽?”王书吏笑着转移话题道。

    马书吏也知晓挑拨不了人家二人的关系,他只不过是抱着恶心一下王书吏的目的,见没效果,自不会再行纠缠,毕竟,自己还有大事要做,就不纠缠于这些勾心斗角的小事了!

    “对啊,史兄还有征召兵丁之责,无法脱身啊!现在钦差卫队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这项工作就是十万火急了,史兄,你必须赶紧完成这项任务啊!另外,现在史兄没有将富商乡绅的家丁兵丁借来,依咱们的实力想要完成此项任务只怕有些困难啊!更何况,特使大人传来讯息,那钦差大人可是有着不知名的武器,杀伤力惊人,想要歼灭他们,只怕此事难上加难啊!马兄,你有何应对之策?”萧姓壮汉紧锁眉头。

    马书吏先是撇撇嘴,这萧兄可真是够有心的,为了咱们的和谐居然这般为王书吏开脱,也罢,谁让人家之前还帮了咱呢,就卖他这个面子!不再追究了!

    然而,听到后来,见萧姓壮汉居然如此悲观,不由得心中一阵血气上涌,哼,你们没招,难道我就没招了吗?如果我没招应对,怎会如此不知死活地接了这趁活!

    望着萧姓壮汉,再以眼神撇了一眼王书吏,见他也是一副期待的模样,这下,他的心绪瞬间高涨,现在不打击一下这王书吏,还真就没有更好的机会了。

    “萧兄,我既然敢应此事,自是会有一番布置,不过,现在说了就不灵了,恕马某卖个关子,现在不说,到时,您就瞧好吧!”他神秘一笑,瞅瞅王书吏,不屑地一撇嘴。

    萧姓壮一听,笑道,“既然马兄有此信心,萧某就不问了,现在也只有在此预祝你,旗开得胜,胜利班师!”

    “借您吉言,借您吉言!”马书吏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哼!王书吏在旁重重一哼,以示不满。

    然而,此时心情极佳的马书吏自是当做看不见。

    “马兄,此去你要带多少兵丁?”萧姓壮汉问道。

    “多少?”马书吏笑笑,再看看王书吏,伸手画了个圈。

    萧姓壮汉懵了,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说你不带一兵一卒?孤身前往?”

    与此同时,本来一脸好奇的王书吏却也是惊诧无比地望着马书吏,下巴差点掉下来。不会吧!这家伙居然有如此大的魄力?敢只身前往,围歼钦差卫队?自己与他斗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会想到人家马书吏居然还如此的有魄力,如此的有自信,如此的有范!看来,自己真是小看天下人了啊!

    虬髯大汉一听,眼睛睁得圆圆得,满脸的钦佩,同时也是一阵兴奋,是啊,如果马书吏能够不带一兵一卒将钦差卫队围歼,那自己还去征什么兵啊!有现在这点底子,足够将这宜良城内的乡绅富户玩得他们欲仙欲死啊!

    马书吏一听,差点一头没有栽倒在地上,这真是装逼不成反被操啊!

    一想也对,一个圆,可不就是一个零弹吗?也怪不得人家萧姓壮汉误会。

    马书吏涨红着脸,喃喃道,“我是包圆的意思!”

    “包圆?”不等萧姓壮汉有所反应,王书吏就是一阵大叫否决,“不行!”

    他望着马书吏,心中大骂,这家伙,还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居然想要包圆宜良城中的兵丁,这是不想让自己过了啊!要知道,如今宜良城中虽然没有多少百姓了,但是,最重要的武力可是还在乡绅富户手中呢!谁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想的,如果在自己抽空兵力之时,他们奋起反抗,自己可真就连哭的地都没了!自己就知道,这家伙,就没个谱,瞻前不顾后,罢了,还是不要让他做这件事了!就当这次谋划失败吧!

    “马兄,你先说说,为何要如此做?”萧姓壮汉却是一脸的感兴趣,望着马书吏问道。

    “萧兄,你就别跟着他疯了!”王书吏心中拿定主意,冲萧姓壮汉一沉脸道。

    “听听嘛,也许马兄有不一样的想法呢?”萧姓壮汉却是冲他笑笑,和颜悦色道。

    萧姓壮汉如此说了,王书吏自是不好拨他的面子,只好静静地望着马书吏,看他能说出个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