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布局生意(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章 布局生意(一)

    明时还没有黑板这一新事物!

    就教学而言,明时上课皆是以沙盘写字,往往写上一个字,沙盘便要推平,先生仅仅是对学生演示这字体写法而已。

    而且,沙盘柔软,以树枝在其上书写,与毛笔技法相同。

    但明中信的技堂只是教授学生工法、技法,与科考无关,倒也无大碍。

    因而,教课没有黑板,写起东西来很不方便,而且拿粉笔写写,也比沙盘好用。

    不过如今制黑板、粉笔会很难,只好制作“白板”和炭笔了,这些都是现成的。

    “福伯,你记一下,制作几块白板,也就是找块木板,大致9尺长,3尺宽,上面涂上白漆。每间都放上一个,竖着挂在墙上,每块白板配上些炭条,大致半尺长,手指粗细即可。开学前必须挂上!”

    “福伯我让你找的人都找来了吗?”

    “少爷,都在下面候着呢!”

    “走,见见去!”明中信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摞纸。

    “少爷,这位是粮铺明管事!”

    “明管事,今后我们粮铺除粮油以外,将醋、酒纳入重点售卖。从即日起,你大量收购高梁、大麦、豌豆,在此期间还要留意这几样东西,有的话也收购回来,并问明出处。”

    说着,明中信递给明管事几张图画。

    “这----”明管事为难地望着明中信。

    “好了,资金随后给你打过去,剩下的照做。”明中信一锤定音。

    “是!”明管事喜笑颜开地退下。

    “少爷,这位是租田王管事!”

    “王管事,你下去和佃农们说,明年我们将收回田地,统一种植,让佃农们做好准备!当然,我们可以雇佣他们,但必须按我们制定的种田标准进行种植!”

    “这是具体雇佣事宜,你依照此书向佃农宣传。”说完,明中信递给王管事一张纸。

    王管事接过去仔细一瞧:

    雇佣契约

    甲方:佃农姓名、男、住址

    乙方:明家、男、住址

    甲乙双方协商一致,签订本契约。

    1、期限:年月日起至年月日

    2、甲方任务:完成当年种植任务

    3、乙方每月为甲方发放铜钱20文。

    4、在雇佣期间,乙方为甲方缴纳官府田租。

    5、甲方在被乙方雇佣期间,劳作受伤由乙方为其付治疗费用。

    6、甲方在被雇佣期间被乙方发现有偷奸耍滑行为,不好好进行种植的,乙方有权解除契约。

    甲方画押:乙方画押:

    见证人{里长}画押:

    “待遇太好了,这下那些佃农们可要乐坏了。”王管事欣然离去。

    “少爷,这位是工坊李管事!”

    “东家!”李管事上前施礼。

    “好了,我就不客气了。李管事,你看这些东西能做出来吗?”明中信说完,从手中的纸中选出几页纸递给李管事。

    李管事接过去,看了一下,抬头道,“这是-----”

    “其他你别管,能不能做出来?”

    “这-----,我得回去和工匠商量一下。”

    “好,但要记住,千万保密,而且这些图纸每个东西都要分开让不同的人做,全图只能你知道!明白吗?!下去吧!”明中信嘱咐道。

    “是!”

    “这位是书坊明先生。”

    “东家。”明先生施礼道。

    “族兄请座!”明中信站起身形回礼道。

    明先生落座。

    书坊涉及读书,因而选了一位科考无望的明家读书人掌管。这位明远明先生正是明中信的族兄,年已四旬。

    “这位是酒楼吴掌柜。”

    “东家!”吴掌柜上前施礼。

    “吴掌柜,你先看看这个。”明中信递给他几页纸。

    “族兄,请看。”同时也递给了明先生。

    二人拿过纸张,低头观瞧。

    《虞舜大传》、《武松传》两本说本,还有一摞纸为图画,却正是《武松传》的图画版本。

    大舜是一位政绩卓著的远古大帝,是中华民族原始文明的集大成者,也是中国古代明君、贤臣、孝子的典型,大舜确有其人,大舜是sd人,大舜文化是齐鲁文化的重要源头。《虞舜大传》讲述了大舜一生的壮举和伟业。

    《武松传》以武松为主题,共讲述了八个武松的小故事,分别为景阳冈打虎、武松报兄仇、大闹狮子楼、醉打蒋门神、火烧快活林、夜闯鸳鸯楼、吊打白虎山、智取二龙山。而且《武松传》还是连环画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可以为下一步书市的复起做准备。

    两本说本在sd本地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二人看过新说本后,惊喜地望向明中信,但也有几丝疑惑。

    “吴掌柜,酒楼可有说书人?”

    “没有,说书人只有在茶楼、茶肆才有,酒楼面对人群不一样,因而没有。”

    “可能请几个过来。”

    “这倒是可以!”

    “信弟,你找说书人回来为何?难道让他们在酒楼中说书吗?”明远插话道

    “不错。我准备让他们说这两本说本,族兄看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但说书人需要打赏,我们请他们要不要收呢?”

    “族兄,打赏皆说书人其所有,我们为他们供应茶水和糕点。”

    “如此的话,岂不是等于我们为他人做嫁衣裳?!”明远更加疑惑。

    “呵呵,族兄,说书人能够为我们吸引来客源啊!有客源,那点打赏我们就不要放在眼里了。而且他们只在大堂说书,二楼、三楼的客人如果想要听书,除了到大堂听书,只能请说书人上楼,我们可以在二楼、三楼设置限额,只有消费够十两银子、五十两银子,才能请说书人上楼,说书人的赏钱依旧归其所有。如此,我们还看在眼里吗!?”

    “而且,在大堂靠近说书人案桌的位置摆放两张好点的椅子和桌子,供上好茶、干果、点心,样样俱全,但每天要花上二钱银子,咱给他机会,让他既能占好位子听书,还能有脸面,坐得舒坦没人跟他争跟他抢,这才叫享受。”

    “另外,我们还可以将这两个说本印成书册,凡是在二楼、三楼消费的客人,每桌赠送一本,而每本都比说书人讲的要多上十回。二楼比大堂多十回,三楼比二楼多十回。”

    明远还未如何,旁边听着的吴掌柜双眼放光,他已经预想到酒楼的生意会如何火爆了。

    而且,通过赠送书册,还把书市带动起来,既然在二楼三楼吃饭,花十两二十两银子,就不会介意去书坊买本说本,

    东家真是天才啊,这都能想到,按照东家说的做,吴掌柜可以预想到离明家的复兴不远了。

    但还有个硬伤,厨师不行啊!这是酒楼的根本!

    想到这,吴掌柜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吴掌柜,因何愁眉不展呢?”暗中观察吴掌柜的明中信笑问道。

    “东家,您说的都对,客源也能吸引而来,但酒楼的根本是饭菜,厨师不行,饭菜不好,只听书就好了,酒楼的生意依旧不会有太大起色啊!”

    “呵呵!”明中信将手中剩余的纸张递给吴掌柜。

    吴掌柜一脸疑惑地接过纸张,“呀,这,这是------”

    “不错,你看如何!”

    旁边看着的明远,一脸疑惑,伸手向吴掌柜要道,“我看看!何物竟能让你如此震惊?!”

    红烧大虾、九转大肠、密汗梨球、清汤柳叶燕菜、四喜丸子、坛子肉、糖醋鲤鱼、一品豆腐、油爆双脆--------

    “菜谱?-----信弟,这从何而来”

    明中信神秘一笑,“书中而来!”接过明远手中的“菜谱”。

    “吴掌柜,你先选个信任的厨师,找福伯报道,我会在技堂教授他厨艺!另外,你明日将说书人找来,我有话要嘱咐!”

    “是!”吴掌柜恭敬地应道,脑中却已经转开,应该找哪位相好的厨师,这等好事可不能流落到外面。对了,自己的妻侄不就是厨师吗,虽然技艺不行,但胜在是自己的亲戚,而且东家最主要要的是忠心啊!行了,就他了!

    望着吴掌柜的背影,明中信暗自点头,不错,此人应该可以信任!

    “信弟,你将这些技艺传给外人,真的好吗?”明远疑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