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中信治伤-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五章 中信治伤

    众人都傻了,他什么时候来的?

    “你?”张采一脸地不信任。

    “怎么,瞧不起我?”明中信走上前去,推开张采,检查石文义的伤口。

    此时,大夫却松了口气,这年头给当官的看病那可是要掉脑袋的!自己还是能躲就躲吧!大夫悄声移到墙脚。

    明中信检查完后,站起身来,面对大家道,“没问题,这点小伤我还是可以治的!”

    无论如何,听到明中信如此有自信,大家皆松了一口气,就连痛哭涕的李玉也停止哭泣,望向明中信。

    石锦更是喜出望外,充满感激地望向明中信。

    柳知县关切地望着明中信。

    “你行吗?”钱师爷悄悄上前低声问明中信,“千万不要逞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是想提醒明中信这可不是平常人,如果治不好石文义,锦衣卫可是要杀人的。

    明中信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别担心,没问题!小事而已!”

    钱师爷心说,不担心才有鬼呢!你到底行不行啊?可别聋子治成了哑子?

    众人以怀疑的眼光紧紧盯着明中信,准备看情况不对,就将他打翻在地!

    玩笑,玩笑!

    总之,众人心情紧张地望着明中信,祈祷明中信超神发挥,解救石文义。

    “药箱!”明中信冲墙脚的大夫叫道。

    大夫连忙将药箱递上,待要退后,却听明中信道,“别走,留在这帮我。”

    大夫差点哭了,大爷,您老来就好了,别把我拉下水好吗?

    在他看来,石文义可是九死一生啊,谁能救得了他!

    自己在这儿,那就是一个鱼肉啊,随便别人在砧板上剁切,至于石文义的话,那就是放屁,你见过哪个当官的说话算数了!

    大夫颤颤巍巍地站在明中信旁边。

    却见明中信打开药箱,取出纱布,绑带,递给大夫,再取出一个小碗,拿在手中。

    他来到石文义面前,从怀中取出几根银针,一个小壶,一个小布包。

    打开小壶瓶塞,一股酒味弥漫于空气之中,但却无比刺鼻,将其中的液体倒入小碗中,将银针在其中搅动几下。

    “石大人,怕吗?”笑着说道。

    石文义强忍着疼痛,白了明中信一眼,废话,你来这么一刀看看痛不痛!

    呵呵,明中信笑了两声,这话问得是有些白痴,本来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的,算了,开干吧!

    他手一挥,几根银针扎在了刀口周围。

    瞬间,石文义感觉伤口处清凉无比,疼痛立刻消失无踪。

    望着石文义那松驰下来的表情,众人心绪平静不少,起码现在有一丝丝效果了,大家对明中信的信心也增强了不少。

    此时,明中信全神贯注,神识沿着伤口伸向石文义体内,逐渐将沿途五脏六腑的微细伤口一一封闭。

    渐渐地,明中信脸上冒汗。

    众人一阵紧张,这是连他也紧张的吧!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更加专注地望着明中信。

    突然,明中信伸手抓住刀柄。

    “你准备好了吗?”明中信问石文义道。

    石文义一阵无语,人家拨刀都是尽量让伤者转移注意力,你可到好,还专门让伤者注意伤口,这不是诚心气我嘛!

    然而,明中信在说了此话后,一点点一点点地把刀往外面抽。

    众人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差点休克过去,从来没见过这么拨刀的,从来都是一把就将刀抽出,没见过这么抽的。

    大夫也是瞪大了双眼,一脸地不可思议。

    然而,此时众人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深怕惊着明中信,一刀将石文义割死。

    现在的石文义都快崩溃了,你见过人们将刀一点点从体内抽出的情景嘛,更何况是从自己体内,这就是一种刑罚啊!

    “大哥,你都不疼吗?”张采惊讶的声音传来。

    大家瞬间反应过来,是啊,如此抽刀难道石文义一点都不痛吗?如果痛,为何不见他喊出声来?

    石文义也是反应过来,是啊,为何自己不痛呢?

    大家再看明中信,却见他额头汗珠如雨落下,但手却异常稳健,依旧将刀一丝丝地往外拨。

    大夫心中无比震惊,他也未见过,拨刀居然不痛的,而且伤者还没晕过去。太不可思议了!

    神技啊,怪不得人家如此自信,原来,真的是与众不同啊!

    石文义此时更是羞愧无比,人家如此尽心尽力地为自己治伤,自己却如此怨恨人家,真是畜牲啊!

    却不知,明中信此时也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装这个逼了,直接拨刀后再以神识止血就可以了,何苦费这个功夫!

    此前,他也不知道,拨个刀居然如此难,刀从体内拨出的过程,还得避免将五脏六腑割伤,虽然明中信可以用神识封闭止血,但那不更得耗费神识嘛!明中信可舍不得!

    在众人无限崇拜,石文义无限羞愧,明中信无比纠结中,刀终于拨出来了。

    众人望去,却见刀口无一丝鲜血流出,真神了啊!

    众人更加震惊了。这尼玛居然连血都止住了,这可颠覆了他们以往对医术的了解。

    太神了!

    明中信信手将刀一扔,拿起小包,将其中的粉末倒一些在伤口,却见伤口瞬间蠕动不已,在众人眼前,伤口逐渐缩小,只留下了一道小伤口。

    这是什么药?居然如此神奇。

    众人贪婪的目光望向小布包。

    “包扎!”明中信疲惫的声音传来。

    大夫瞬间反应过来,立刻上前为石文义包扎。

    “这!”大夫难意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望去,哦,原来银针还在石文义身上插着呢!

    明中信不好意思地笑笑,上前将银针一把拔了下来。

    大夫眼神呆滞地望着明中信,你就不怕伤口再流血?

    流血,大夫立刻反应过来,低头马上检查伤口,但却未见鲜血流出,居然没有鲜血流出。

    这怎么可能,他立刻转头望向明中信。

    他本以为,伤口不流血正是这几根针的效果,却没想到,效果如此惊人!

    他不知道,伤口不流血,是药粉的作用,与银针一点关系都没有,银针只是明中信用来迷惑他们的道具而已!

    如果大家知道药粉功效如此神奇,可能会更加疯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