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阴谋再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五章 阴谋再现

    “哼!”马书吏冷眼看了王书吏一眼,重重哼了一声。

    王书吏听了,面色有些难看。

    “萧兄,马某这般说来,自是有其道理的!”马书吏自顾自道。

    萧姓壮汉望着他微笑不语,显然,在等着他的解释。

    “我想先问一下,如果我抽调宜良城中所有兵丁,王书吏怕什么?”马书吏挑衅般瞅了王书吏一眼。

    “王书吏绝不会怕什么的!但是,你抽调这些兵丁究竟所为何来,总得向咱们解释一番吧!否则,咱们如何能够支持你!”见王书吏面色难看,就在崩溃或者说是发作的边缘,萧姓壮汉笑着接话解释道。

    “嗯,王书吏不就是怕城中无兵力,那些乡绅富户会造反,甚至会群起反抗,到时局面无法收拾吗?”马书吏不屑地一笑。

    嗯!还真让这小子说对了!王书吏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想及平日里他的所作所为,满眼的不屑,就算你说对了,又如何?难道你小子有办法解决?

    “不错,我还真有办法解决!”马书吏仿佛听到了王书吏的心声,笑道。

    “如何解决?”萧姓壮汉脱口而出,随即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了,回复了平静,“马书吏,有办法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大家现在同舟共济,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你要率队前去围歼钦差卫队,这也算是咱们的目标之一,也需要咱们在后方为你做好后盾!咱们精诚合作不好吗?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

    “好!”马书吏应了一声,得意地看着王书吏,“其实,我的办法很是简单,甚至是说王书吏根本就知晓,只不过他不愿意做罢了!”

    啊!萧姓壮汉一听,不解地望了一眼王书吏。

    而王书吏却是心下一动,难道,这家伙还要提那个决定?就知道,之前自己否定了那家伙的计策,他还没死心,想要在此用上!想到此,他眼中闪过一丝难堪。毕竟,被自己否掉的主意,现在他却找机会再次提出,这次究竟是否要坚持呢?

    一想到如今自己的处境,他心下一阵无底,虽然明知道这马书吏要提议一个被他否决的提议,但此时此景,他却无力去再次否决。

    萧姓壮汉一见他二人的表情,瞬间来了好奇。

    “其实,我的意思很是简单,之前史兄不是没办法向乡绅富户借来兵丁吗?咱们现在可以将这些乡绅富户的命根子把握住,他们自不会再不听话了!”

    命根子?萧姓壮汉一阵惊讶,乡绅富户们的命根子是什么?

    马书吏见萧姓壮汉一脸的讶异,微微一笑,提示道,“萧兄,男人的命根子?”

    男人的命根子?萧姓壮汉一阵恍然,哦!

    “以这命根子威胁他们,他们岂能不听,岂敢不听?”马书吏一脸自得道。

    “不行!此种方法太过缺德,更何况,谁家没有子弟,如果用此方法威胁于他们,那咱们还算是人吗?”王书吏面色大变,僵硬地反驳道。

    这马书吏显然是想用这些乡绅富户的后嗣子孙来威胁他们!这还真乃是一条绝户计啊!不过真心是缺德带冒烟的!

    萧姓壮汉此时明了,马书吏的提议,心中一阵腻味,这家伙,还真是毫无底线啊!

    他面上的表情瞬间被马书吏看在眼中,知晓这萧姓壮汉对这条计策有些抵触,无奈,只好转变思路向他解释道。

    “其实,我还有一条计策,还有,这条计策用好了,其实效果也大致相同!”

    是吗,居然还有?萧姓壮汉面色一喜,期待的目光投向了马书吏。

    王书吏面色稍缓。

    “虽然他们不知晓,但咱们可是知晓的,这些人已经被下了毒,只要咱们引发毒素,令其提前发作,用他的死状震慑这些百姓。在这杀鸡骇猴之下,自是无人再敢反对!征召兵丁岂不是易如反掌?”马书吏自得一笑。

    “哼,此法我已经想到了,但想及这样做的话,会令他们人人自危,将矛盾瞬间激化,也许还会激发出他们的血性,奋起反抗,到时可就不好办了!”王书吏向萧姓壮汉解释道,以示自己并非无能,想不到此法,实则是此法并不可取,才被自己弃用!而并非这马书吏有多了不起,想到了多了不起的计策。

    马书吏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这般妇人之仁,能够做多大的事!更何况,这些宜良百姓,无论贫富,皆已感染毒素,迟早是一个死,有什么区别呢?现在死还可以物超所值,那也是发挥他们最大的剩余价值,又有何不可?”

    “不错!此言有理!”萧姓壮汉微笑着点头,这马书吏,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不过,我喜欢人!

    王书吏望着这二位,还真心没什么话来反驳,是啊,自己如此纠结于此事,这算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

    “王兄,不如,就依马兄此计吧!毕竟,现在情势所逼,咱们也是没办法啊!否则,钦差卫队不消灭,咱们今后也许会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了!你看,如何?”萧姓壮汉虽然是向王书吏问话,然而,他这话语之中的倾向是那般的明显,傻子才听不明白呢!

    王书吏无奈一笑,点头应承。

    “在这层死亡的威慑之下,他们谁敢反抗,岂不是任由咱们摆布?”马书吏得意洋洋道。

    “这就是你要将我麾下兵丁一网打尽的理由?”王书吏却是绝不给他机会,提出反问,毕竟,这条解决之道可并不怎么样!也无法解决城中缺兵之事!

    “怎么?这点理由还不够吗?”马书吏反问道。

    “唉,你真是太过天真啊!即便咱们施展如此雷霆手段,震慑他们,然而别忘记,人家乡绅富户是可以阳奉阴违的,毕竟,咱们手中也没有乡绅富户手中有多少兵丁,如果人家敷衍塞责,咱们可没有一点办法去验证!还平白将这些乡绅富户得罪!得不偿失啊!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咱们还并没有让这些百姓尽数感染毒素啊!而且,这毒素可是不怎么稳定啊!”王书吏反唇相讥道,“如果这毒素在城内漫延,咱们可也会身受其害啊!”

    “别急,我还有后手!”马书吏笑笑,摇头叹息道,“你啊,就是这般着急,如此下去可怎么办啊!”

    王书吏却是差点气破肚,这家伙,是你小子大喘气好不啦!这又将过错紧到了我的身上,你真是够了啊!

    几人抬头望着马书吏,尽是满眼的不解,今日这马书吏是打了鸡血吗,如此猛,主意还一个一个往外蹦?

    马书吏却是志得意满,很是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看看王书吏色厉内荏的样子,他心中如同吃了蜜一般,是那般的舒畅!那般的熨贴!终于扳回了一程,真是太爽了!

    “行了,别卖关子了!快说!”萧姓壮汉显然没有听他白活的耐心,催促道。

    “萧兄勿急,且听我道来!”马书吏冲萧姓壮汉一笑,“其实,这后手就是咱们将那些装有蛊虫的笼子布置于宜良四周,而且,放在他们能够看到的地方,并说明其中的厉害,如果他们敢擅自行动,这些毒虫就会蜂拥而出,到时,可就不由咱们控制了!那些乡绅富户在投鼠忌器之下,也是绝不敢妄动的。”

    “放屁,这样只会让这些乡绅富户们更加离心离德,到时奋起一搏,咱们又要如何逃身?这样做的话,只会令咱们的后续手段功亏一篑。到时,如何向特使大人交待!”王书吏气急败坏叫道。

    “当然,这些布置仅只是咱们暴露的状态下才能采取的措施!”马书吏翻个白眼。

    “如果没暴露的话呢?”旁边的虬髯大汉忍不住问出了声。

    “笨蛋!既然没有暴露,还有必要如此威胁乡绅富户吗?”萧姓壮汉摇头不已,这位的智商还真是令人捉急啊!

    虬髯大汉挠挠头,傻笑不已,对哦,自己还真没有想到此点,怨不得人家如此说自己!

    马书吏却是冲王书吏使个挑衅的眼神,“相信王兄一定能够在不暴露的情形下将宜良城内的局势稳定吧?”

    王书吏动动嘴,就待回应。

    “王兄,我这可是将前后因果都为你解释了,还为你谋划了这么多的应对措施!你可别说,这样了你都没信心啊?”马书吏抢白道。

    这下,王书吏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翻个白眼,生生咽了回去!

    他笑笑,反唇相讥道,“当然,我肯定是有信心的,但是,不知道马书吏有没有信心一定能够将这钦差卫队一网打尽呢?”

    “只要你将军队尽数交给我,拿下钦差卫队,那自是不在话下!”马书吏拍拍胸脯道。

    “好,一言为定!我将这宜良城守住,你将钦差人头拿来!”说着,王书吏举起手掌。

    “你这是要干吗?要打人吗?”马书吏吓了一跳,反身跳到一旁,惊恐地望着王书吏。

    “击掌为誓啊!”王书吏一脸的无辜,但眼中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在不知不觉中,他又摆了一道马书吏。

    马书吏愤然地望向他,有些恼羞成怒,这小子,阴招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马书吏,可别说,你不敢击掌为誓啊?”王书吏满眼笑意道。

    “切,谁说的!来!”马书吏一挺胸脯,举掌击向王书吏的手掌。

    啪啪啪,三声过后,二人誓成。

    二人相视一笑,眼中尽皆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

    然而,也不知谁能够笑到最后!或者,二人都无法笑到最后,但是,这赢家是谁呢?

    这个问题值得深究啊!

    望着这二人,萧姓壮汉就是一阵无语,唉,也不知道,特使大人将这两个皆有才的人放在一起,是对是错?反正目前来说,并没有好事,有的,也只是勾心斗角,互相拆台而已。

    “好了,既然大家同意我的建议,那我这就起程了,如果再不起程,只怕那钦差卫队会逃啊!到时,我丢了这个立大功的机会,向谁哭去!”马书吏笑着冲众人一拱手道。

    “王兄,还请交出令牌!”马书吏冲王书吏伸手道。

    王书吏百般不情愿地转身而去,进了里面的卧房。

    须臾,手中捧着一个托盘,满面肃然地出来。

    一时间,大家尽数站了起来,肃然立于当地,躬身为礼。

    “马兄,还请珍视此物!”王书吏将托盘递到马书吏面前,正色道。

    “马某谨遵令谕!”马书吏现在却收敛了那一脸的不屑与恨意,满面肃然地躬身接过托盘。

    “诸位,马某去了!”马书吏冲大家一点头,转身昂首阔步地出房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王书吏笑笑,转头看向萧姓壮汉,见他居然也在看自己,不由得默契地一笑。

    “王兄,我还去征召兵丁吗?”虬髯大汉上前请令道。

    “去吧!务必办好!”王书吏点头吩咐道。

    啊!虬髯大汉懵了,他本来也不过就是上前意思一下,刚才他可听到了,马书吏已经为他设计好了征召兵丁的招数,他根本就不需要再去征召了,刚才只不过觉得气氛压抑,上前没话找话,打破这份压抑。

    未曾想,这王书吏居然这般吩咐,他岂能不懵!

    “去吧!”萧姓壮汉同情地看看虬髯大汉,吩咐道。

    虬髯大汉终究没忍住,说出了心里话,“王兄、萧兄,既然刚才马书吏已经提供了招数,咱们还是依马书吏的招数而行吧!到时,可以省出时间来完成咱们的大事啊!”

    “行了,废什么话!快去!”王书吏却也不解释,冲他一瞪眼,命令道。

    虬髯大汉一见王书吏的怒目,瞬间萎了,不敢再行争辩,悻悻然不情不愿地转身而去。

    “王兄,你就不向史兄解释一下?”萧姓壮汉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问道。

    “史兄这人一根肠子,还是不要让他知晓为妙!否则,也许会坏了咱们的大事!”王书吏摇头叹道。

    也对!萧姓壮汉一想虬髯大汉的禀性,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怎么样,咱们可以实行那项计划了吧?”萧姓壮汉目光一转,低声问道。

    王书吏神秘一笑,微微一点头。

    二人映在窗台上的影像一阵摇晃,消失于内室之中。

    而此时“王守仁”率领的钦差卫队也已经来到了宜良城外五里处,望着高耸的城墙,众人心中一阵紧张。

    这,就是咱们要攻占并拯救的城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