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特使到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七章 特使到来

    “某乃左军都督府明义是也!”明义拨马上前通名道。

    “哦,原来是明义将军!”马书吏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后望向明义前后左右,打量着,“不知钦差大人如今何在?”

    “不知你是何人?因何想要求见钦差大人?”明义不答反问道。

    马书吏望着明义明显是那般不屑的眼神,心中震怒,但却笑笑,“我乃宜马书吏,自是有事与钦差大人商量!明义将军,还请将钦差大人请出相见!”

    哼!明义冷哼一声,“你等叛逆,钦差大人岂能随意与你等相见,不如,你下马就缚,某自会将你带到钦差大人面前相见!”

    “你!”马书吏眼睛一瞪。

    “行了,不用来这套,如果你现在退开,让某率队通过,某也许向钦差大人请示留你一条狗命!”明义满眼的轻蔑,建议道。

    马书吏最恨别人小瞧,一时间气得双目赤红,双手一举,气急败坏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杀!”

    明义也不与他废话,令旗一挥。

    一时间,弓箭如羽而下。

    夺夺夺之声不绝于耳,却原来,是那些贼人们居然手执盾牌抵御箭羽。

    贼人们手执盾牌不断前行。

    明义见箭雨无用,令旗再挥,又一队弓箭兵上前,弯弓搭箭,箭上裹挟着一个白布包。

    马书吏见之面色一变,大喝一声,“弓箭兵准备!”

    明义奇怪无比地望着对面,难道这家伙想要弓箭兵对决?但手中却未停顿,令旗一挥,箭羽飞射而出。

    同样的,射字从对面传出喝叫之声,一道道白柱喷射而出。

    轰!一声震天响在贼人阵中传出。

    然而,更多的却是丝丝之声不绝,同时对面阵中居然冒出了一股股白烟。

    明义目瞪口呆地望着白雾弥漫的敌阵。

    “冲!”他却未敢迟疑,令旗再挥,整肃完毕的骑兵瞬间冲出阵营,向敌阵冲撞而去。

    马书吏看着这一幕,如释重负地轻吐一口气,随即就是得意一笑,又一道军令传出,贼人阵中前面的刀盾兵与弓箭兵瞬间躲过一旁,露出了随后的长枪兵,那森然的枪尖在日光之下发出了冰冷的光芒。

    两队瞬间战作一团!

    与此同时,一阵呼哨之声响起。

    啊!钦差卫队之中有些军士瞬间手抚胸口脖颈面色泛紫,一头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明义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一幕,随即反应过来,这是飞虫施威了!想要应对,却是毫无办法,只能将手一挥,让后备军士将这些中毒军士抢出战场。

    而此时,战场之中也呈现出了白热化的状态。

    惨叫连连,双方军士死伤无数,战场如同绞肉机般,将军士们绞得粉身碎骨。

    与此同时,钦差卫队还不时中毒减员。

    明义紧锁眉头望着眼前这一幕,这可如何是好啊!

    虽然这边的军士乃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架不住人家以命换命啊!更何况还有飞虫肆虐,如此下去,只怕咱们都得全军覆没啊!

    就在此时,突然,从战阵之后急奔而出一队人马,明义望去,哟,居然是那些宜良百姓,却见他们抬着几个桶,飞奔而来。

    赶到近前,将桶中之水用瓢舀水喂给中毒的军士,随后,身后的百姓,将军士们架上担架,飞奔而去。

    明义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钦差大人还在后面支援自己呢!一时间,信心大增。

    令旗再挥,突然,从两侧冲杀出两队人马,急速冲向贼人之阵。

    贼人们稍显慌乱,但马书吏却是并不着慌,眼中闪过一丝讥诮,双手连挥。

    却只见从他身后的队伍之中分出两队人马,迎向这两支伏兵。

    明义心惊地望向马书吏所在,这家伙,居然将自己的心思猜得如此准!看来,此番想要尽全功只怕难了!

    令旗再挥,钦差卫队无论是左军都督府的军士,还是陆凉卫军士,尽皆后队变前队,有序撤退。

    显然,这明义乃是见事不可为,撤退退求存了。

    马书吏岂能让他如愿,双手一挥,全军出击衔尾追杀。

    然而,这时候明义的令旗连挥,骑兵们兵分两路,在贼人队伍的两侧稍扰即退,令其无法全速追击,另外还有时有弓箭兵将绑有白包的弓箭射向贼人前军。

    一时间,贼人们居然被阻隔于一地,无法寸进。

    而明义却带领着钦差卫队,缓缓撤退。

    马书吏眼见到嘴的肥肉即将丢失,气急败坏地连连下令,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追击钦差卫队。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

    明义率领的钦差卫队渐行渐远。

    马书吏双眼中泛出如狼般狠毒的光芒,一声令下,全军掉头,居然围向那些袭扰的骑兵。

    看来,他想要改变战略,要先行将这些袭扰的骑兵一网打尽。

    这下,这些骑兵可倒了霉了,一时间弓箭齐飞,枪矛齐出。

    骑兵们左冲右突,然而,却毫无效果,包围圈只能越来越小,一位位骑兵军士被射中,刺穿,跌落马下。

    明义望着这一幕,眼中热泪盈眶,这些,可都是自己带出来的左军都督府的兄弟啊!为了断后,如此损失,真是心痛啊!

    然而,他却无法率军回身相救,毕竟,他得为钦差大人的安危负责,狠狠心,将眼泪甩出眼眶,率队撤退。

    而此时的马书吏,却是望着这些不断倒下的骑兵,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骑兵们已经不成气候,仅有零散在反抗着,但早晚必将身死。

    他不再看这些骑兵,眼神移转,看向手中的弓箭。

    却正是那钦差卫队们射出的裹挟着白包的弓箭,里面居然是些泥土,他眼中闪过一丝羞怒,恶狠狠将弓箭投掷于地,从牙缝中蹦出一个字,“追!”

    两队人马一前一后,一追一逃。

    就在此时,突然,只听得前方一阵撕杀之声传来。

    明义大惊,抬头望向前方。

    却只见“王守仁”领着严主簿等百姓,退向这边而来。

    “王守仁”面色凝重,来到近前,“明义将军,你带领陆凉卫掩护百姓撤退,留钦差卫队在此,我来断后!”

    “大人,怎么了?难道贼人有援军到来?”明义大惊。

    “嗯!”“王守仁”点头应道,“那特使已经赶到,如今情势严竣,必须保证宜良百姓的安危!速去!”

    什么?明义双目一凝,面色瞬间沉重起来,那特使的手段他可是见过的,如今在这十万火急的当口居然赶来,真是要了命了!

    明义也不争辩,只是深深望了“王守仁”一眼,重重地点点头,回身令旗一摆,军队瞬间分为两队。

    “兄弟们,随我走!”明义冲陆凉卫一喊。

    然而,陆凉卫从上到下,无一人应承。

    “走啊!”明义急了,现在情势危急,耽搁不得啊!

    一位偏将上前一步,冲“王守仁”一拱手,“大人,咱们陆凉卫的职责是护卫大人,岂能离大人而去,还请另择人选护卫百姓。”

    “王守仁”看了一眼他,不说二话,抬手在脸上一抹,瞬间一个稚嫩的脸庞出现在偏将面前。

    偏将瞬间傻了,这,这不是钦差大人啊!

    “记住,钦差大人在前方等候你们,你们必须随明义将军而去,否则,钦差大人与百姓出了什么问题,你们百死莫赎!”“王守仁”,不,现在应该叫明中信,沉声道。

    偏将目光闪烁,犹疑不已,毕竟,现在的事情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时间,他无法做出判断。

    “行了,这位乃是钦差大人座下幕僚明师爷,咱们必须依他所言行动,否则,钦差大人危矣,宜良危矣,云南危矣!”明义上前介绍道。

    毕竟身为军人,神经大条,瞬间反应过来,知晓此时不是客气的时候,偏将冲明中信重重一点头,一挥手,陆凉卫齐齐听从命令,转向一旁。

    “保重!”明义深深看了明中信一眼,重重一点头。

    “保重!”明中信反而笑笑,点点头,“一路走好!”

    旁边的严主簿更加懵,这位怎么一转眼就变了呢?还钦差大人的幕僚师爷,这是玩我呢!

    “严主簿,你且带领百姓随明义将军前去,具体事宜自有他向你解释!去吧!”明中信一拍他的肩膀,深深看了他一眼。

    说完,明中信不再理会于他,转身来到钦差卫队军士们的面前,一挥手。

    钦差卫队瞬间将目光投向他,眼神中充满了钦佩与崇拜,是啊,就是这位一手将咱们拉到了这儿,现在又是咱们并肩作战的时候了,他们的热血正在沸腾。

    那位陆凉卫的偏将一阵讶异,他没想到,这位明师爷居然有如此威信,令这些兵痞们如此服贴,这可是老兵痞都不容易做到的啊!

    “走了!”明义一拉偏将与严主簿,三人一同收罗军队百姓,向一旁闪去。

    “弟兄们,我就不说什么了,咱们今天再来一次断后,看看这支贼人队伍他娘的与之前那支又有何差别!”明中信口爆粗口道。

    “好!”军士们齐声喝道。

    随即,明中信就是一番安排,毕竟,后有追兵,前有虎狼,容不得他客气。

    未等他布置完毕,却只见两边烟尘滚滚,两支军队来到了近前。

    三方对峙,明中信气定神闲地望着眼前的两支军队。

    马书吏却是大吃一惊,难道钦差的援军到了?

    他立刻勒马住缰,举手示意,身后的军队严阵以待,指向对面。

    马书吏凝神望向对面。

    同样的,对面的军队全体住脚,望向两边。

    然而,刚刚赶到的那支军队当先一人,并不理会马书吏,却是望向了明中信。

    同样的,明中信望向了那当先之人,脱口而出道,“对面的可是特使大人?”

    啊,特使?马书吏大吃一惊。

    随即就是一喜,如果对面真的是特使大人,那自己可就发达了!自己如此英明神武地将这钦差大人逼到了死角,再有特使相助,想不立功都难啊!更何况,这可是在特使大人的眼皮子底下,如此风光的时刻,王书吏不要太过羡慕嫉妒啊!一时间,马书吏心潮起伏,澎湃异常。

    “明师爷,别来无恙乎!”特使笑笑,扬声道。

    明师爷?马书吏心中一动,难道对面的不是钦差王守仁?随即面色一变,那如果对面的不是钦差,那自己这又是何苦来哉!不对,内中必有钦差,否则如何解释之前的消息?他再次坚定了信心,将目光扫向明中信所在军中,希望从中找出钦差大人的身影!

    然而,环视一圈,却没有一位的气度与钦差相符,难道,自己一场忙碌注定成空?对了,我说嘛,那王书吏为何如此轻易地就将这指挥权交给自己,还将所有兵马交给自己,原来,这是一个大坑啊!他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不过,他看看对面的特使,心中又是一阵心红,王书吏千算万算,他没有算到,自己居然与特使相遇,还是在自己追击钦差,哦,不,追击明师爷的时候,在自己最风光的时候遇到了特使,想必特使对自己定会刮目相看的!一想到此,他的心绪就是一片火热,接下来,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还真是特使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明中信叹道,“不过,特使大人只怕要失望了,您想找的钦差大人没有在此,让您白跑一趟,真心不好意思啊!”

    特使笑笑,“明师爷说笑了,有你在此,比钦差大人在此更令我兴奋啊!不如,咱们就放下刀兵,把臂下马,秉烛夜谈,你看可好?”

    “唉,我也想啊!结识特使大人如此的枭雄人物,是明某的荣幸,但可惜,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只好辜负特使大人的一番好意了!”明中信一脸的遗憾。

    特使笑笑,轻声一叹,“唉,那就可惜了,真是不想见到明师爷横尸当场的场景啊!”

    “特使说笑了,明某既然能现在立于此处,今后自是能够立于这天地之间了!”

    “明师爷觉得现在还能够脱身吗?”特使笑指着两队人马,摇头叹道,“你觉得,我还会放虎归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