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钦差归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零八章 钦差归来

    “事情不是看说的,而是做的!不相信,就走着瞧吧!”明中信笑笑。

    “是吗?我倒想看看,今次你要如何逃出这生天?让俺也学习学习!拭目以待!”

    明中信心中一动,听这口音,难道,这家伙是山东行省的?

    那特使仿佛也感觉到了有些失言,笑笑,“明师爷,还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吧!也让我见识见识!”

    明中信轻轻一笑,眼神中充满了鄙夷,“是啊!我那些手段特使大人想必已经尽数知晓了,哪里还有别的呢?”

    二人对视一笑,是那般的怪异!这笑可分好多种,旁边的所有人对这二位的笑容那是捉摸不定,无迹可寻。至于对话,那可就更令得旁人觉得云山雾罩,不知所以啊!

    特使望着明中信的笑容,却心中有些打颤,虽然自己一直以来自命智计无双、算无遗策,但对这家伙的心思却是捉摸不透!

    照常理来说,这小子的招数在这一路上还真是亮了不少,要说已经黔驴技穷也不无可能!但他是谁啊?他可是策无遗策的特使,不免想得就要多了,万一这明中信是示敌以弱呢?要知道,这一路上,明中信这小子可是每每在退无可退,在别人看来根本就已经毫无翻盘的希望之时,突然就会变出新的招数来,真是让人防不胜防,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枪呢!自己必须更加地小心一些,确保万无一失才行!

    特使打定主意,转头望向对面,“对面是哪位兄弟?”

    马书吏见特使相问,一时间,内心激动,一跃下马,躬身回道,“兄弟乃是云南总坛座下行者马有才是也!”

    “马有才?”特使眉头一皱,“你不是应该在辅佐那王云做事吗?为何身在此地?”

    马书吏心中咯噔一下,对啊,自己可是应该与王书吏主持疫病传播事宜,此时身在此地,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啊!这可如何是好?

    特使心念电转,面色沉了下来。

    旁边的大供秦上前喝问道,“说,你为何擅离职守,身在此地?”

    见大供奉插言,特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凝视听取马书吏的解释。

    “大供奉,您这可是冤枉兄弟了!”马书吏一听大供奉喝问,马上叫起撞天屈来。但是,他那滴溜溜转的眼珠却是将他的心思出卖了个干净。

    “行了,一切事宜等待将明师爷请到帐中再说吧!”特使眉头一皱,不耐烦地打断马书吏的叫屈之声。此时此地,就不是处理教中事宜的地方,下来再说吧!

    大供奉瞪了马书吏一眼,不再追问。

    “特使大人,兄弟愿意打这头阵,待我前去将这明师爷的头颅献与特使!”马书吏自动请缨道。

    未等特使说话,大供奉却是满脸的不屑,这明中信奸得跟鬼似的,能够让你捉住,那可就真的成了笑话了!要知道,特使大人费了多大的劲都没能捉住啊!

    但他们却是同一方的,不自禁开口提醒道,“马书吏,你可得防着这明师爷使什么阴招啊!”

    马书吏却是偷眼看了一眼特使,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随即满不在乎地笑道,“无论他准备了什么阴招,也得有那份机会啊!”

    真的?这下,轮到大供奉惊奇了,要知道,他这一路之上可是见过了无数次公子爷与这明师爷过招的场景,一次次的失败,只怕连特使都已经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克制住这明中信了!如今这马书吏居然大言不惭地叫嚣着,要令明中信无招可使,这马书吏难道比公子爷都厉害?都妖孽?

    不由得,他提心地看看特使,这家伙如此说法,别把公子爷给激怒了!

    “好,准了!”特使却是毫无芥蒂地点头应承道。其实,他心中也是好奇,这马书吏是否能够克制住这明中信。至于嫉恨这马书吏能够比自己更加聪明能干,对付得了明中信,他却是一点都没有这种想法!毕竟,如果有人能够克制得了明中信,还是弥勒会中人,说明有人的智计超过这明中信,甚至于自己,那么,对于弥勒教来说,那可就是意外之喜了!对咱们的大业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马书吏得特使的首肯,心中大喜过望,躬身应命之后,飞身一跃上了战马,大手一挥,指挥着手下向明中信而去。

    特使却是紧紧盯着明中信,想要看看这明中信如何应对马书吏的攻击,要知道,面前的马书吏虽然只是一方人马,但却也数倍于钦差卫队,实力对比悬殊,这场战可不好打,就是不知道,这明中信如何应对此种局面?难道,还用那件“武器”?还是另有新招?特使此时心中那份好奇不可自抑地泛了起来。

    马书吏面带得意地驱使手下严保阵形,缓缓向钦差卫队移去。

    明中信自不会傻傻呆在原地等候他们的包围,发出号令,钦差卫队缓缓向战阵之外退去。

    与此同时,牵一发动全身,就连特使带来的部队也在缓缓向钦差卫队移去。

    突然,明中信令旗一挥,钦差卫队一窝峰地急速向后撤去。

    马书吏立功心切,双手一挥,令出如山,手下瞬间加速,向钦差卫队追去。

    紧接着,特使带来的军队也提速追去。

    突然,只听得一阵轰隆之声响起。

    瞬间,片片血肉撒向战场,同时一片烟雾瞬间在战场之中弥漫开来。

    果然,还是用了那“武器”!特使心中一凛。

    “灭!”马书吏凄厉的声音响起,一阵呲呲之声响起,那片烟雾瞬间被消除一空,露出了马书吏率领的宜良兵马。

    还好,损失并不大,仅只是方圆丈方出现了死尸,其余地方仅只是有小股轻烟冒起。

    而马书吏却是满面自得,环视周围。

    而宜良兵马的贼人们手中却是有一件奇怪的物事,正在不断呲出水来,将那些小股轻烟灭掉。显然烟雾消散,正是此物所为。

    特使愣住了,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这家伙,居然真的克制了明中信的武器?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而前方的明中信也是满面的惊讶,好家伙,本以为这轮伏击过后,这宜良兵马会损失惨重,未曾想,居然被这马书吏破去了!这家伙,有两把刷子!

    哈哈哈!马书吏看清局面,就是一阵狂笑。

    “冲!”马书吏举手就待发令,乘胜追击。

    然而,在他的侧面突然传来一阵马蹄急驰之声,而且隆隆作响。

    瞬间,马书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有援军?随之,他的号令也未曾发布出去。

    与此同时,钦差卫队与特使领衔的双方军士们皆是满面的惊骇,有援军?究竟份属何方?

    明中信与特使更是眉头紧皱,现在有援军,如果份属对方,应该如何应对?二人不由得心思电转,为下步考虑。

    各方人马尽数停下了步伐,望向马蹄声来处。

    突然,一杆大旗率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上书几个大字“钦差王”!

    啊!众人皆是一惊。

    明中信与特使也是愣住了,钦差王?是那位?他怎么赶来了?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而特使却是紧锁眉头,相同的是,二人更加专注地观察着到来的队伍,细查着规模,为后续的应对进行准备。

    就在此时,全副武装的一队重甲骑兵出现在大家面前,狂奔而来!

    同时,又一杆大旗也映入了大家的眼中,上面只书了一个字,“沐”!

    沐家军!众人心中同时一震,威震云南的沐家军到了!

    随即黑压压一片军队出现于众人眼前。这规模,显然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

    特使心中一沉,瞅了一眼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就差一步啊!如果这钦差王守仁晚来一步,说不定自己就将明中信这祸害一举拿下了,罢了,罢了,时也,命也!

    无奈地叹息一声,下令道,“全军撤退!撤向宜良城中!”

    马书吏的面色则是惊骇欲绝,此时此地,胜利在望之际,这沐家军来凑什么热闹?

    然而,此种情况之下,哪由得他作主,只能听从特使号令,率先撤向宜良城。

    明中信却是大喜过望,令旗一挥,整军回身衔尾追击贼人们。

    一时间,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然而,收效甚微啊!

    毕竟,明中信手中兵丁甚少,而沐家军刚才赶到,立足未稳,更兼是重骑兵,速度跟不上,根本来不及短兵相接,人家就已经逃了,还如何狙击啊!

    于是,明中信只能眼睁睁望着贼人们冲到了宜良县城门之前。

    令人惊奇的是,宜良城门居然紧紧关闭,并不接应马书吏他们。

    “开城门,特使大人到了!”马书吏气急败坏地在城门下大声喝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箭雨!

    这下,马书吏也傻了。

    特使却是面色阴沉,与大供奉相视苦笑,摇头道,“看来,宜良失守了!”

    随着他的话语刚落,却只见城门之上,竖起了一杆大旗,“钦差王”!

    特使见状,知晓事无可为,眼中闪过一丝苦涩,只是大喝一声,“撤!”

    贼人们应命向宜良城一侧无人之处狂奔而去,马书吏稍稍一愣,也是面泛苦笑,长叹一声,一马当先紧随而去。

    截止此时,明中信知晓追击无望,只能望着贼人们的背影长叹一声。

    既然已经追击无望,明中信也就不再纠结此事,令钦差卫队停在当场,返身拨马向沐家军行去。

    此时的沐家军却是已经停止了前进,肃然立于当地,两杆大旗在空中飘扬。

    明中信赶到近前,抱拳准备通禀。

    却只见沐家军突然战阵分裂开来,中间出现一条通道,一人一骑策马而出。

    明中信定睛望去,哟,可不就是王守仁嘛!

    明中信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翻身下马,快步迎上前去。

    王守仁也是翻身下马,大笑着快步迎了上来。

    “大人!”明中信拱手为礼道。

    “明兄!”王守仁却是大步上前,一把扶住他的双臂,笑道。

    啊!明中信为之一愣,这王守仁之前可是一直称呼自己为明师爷,或者是明家主的,如今这是?

    王守仁附在明中信耳边,“感谢明兄为钦差卫队所做的一切!”

    明中信一时恍然,笑笑,不再言语。

    “明兄,这宜良城是?”王守仁指着城头之上飘扬的大旗问道。

    明中信也是一头雾水,看看那杆大旗,心中一动。

    他冲王守仁笑笑,一扬手,一串响箭破空而起。

    随即只听得城头之上,一支响箭应和,随之而来的,就是城头之上令旗一阵摇摆。

    明中信面色大变,冲王守仁拱手道,“大人,还请派兵紧守这宜良四周,不得让一位百姓走出宜良!”

    王守仁大惊,“怎么了?”

    “大人,请相信中信,再迟就一不及了,下令吧!”明中信面色凝重地望着他。

    王守仁深深看了他一眼,转头冲沐家军一招手。

    一骑迅速向前,来到了近前。

    “大人,如果见到有人冲阵,还请命令沐家军将来人射杀当场,不得靠近!”明中信轻声嘱咐道。

    这下,王守仁面色更是大变,愕然地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点点头,眼中是浓浓的郑重。

    王守仁不再说什么,冲来将拱手道,“沐将军,还请围了这宜良,有人冲出,格杀勿论!”

    来将一愣,但随即面色一肃,“诺!”

    随即转身而去,瞬间,沐家军动了起来,兵分几路而去。

    明中信笑笑,转身冲王守仁道,“恭喜大人,宜良城现在已经回到了咱们手中!”

    是吗?王守仁面现复杂之色,同时意会,“明兄真是福将啊,如此短的时间,居然能够打下宜良,王某佩服!”

    “哪里,哪里!”明中信脸现腼腆,突然他的脸色一凝,望向王守仁,“大人如何知晓宜良被贼人所占?”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诡笑,“是不是奇怪,我如何知晓宜良被占?”

    明中信以探寻的目光投向王守仁。

    “你觉得,我从何而来?”王守仁不答反问道。

    明中信看看那个飘扬在空中的沐字,一时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