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震憾发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章 震憾发现

    “还有什么?”明中信眉头一皱。

    “还有就是,我们在城中探查时发现,有些百姓在生食死尸。”

    什么?明中信目光一凝,眼中闪过骇人之色,“究竟为何产生如此骇人之事?”

    “我们将那些百姓制住之后,才发现,并非他们自愿,而是在近日才发现,不知为何见到那些死尸就会产生分而食之的念头,而且,还是不可抑制的一种噬血的冲动,对生肉有种不可抑制的贪婪。”说着,学员面色苍白,浑身打着冷颤,显然,他也被此事惊着了。

    这几日才发现?明中信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居然还有此事?难道,弥勒会居然研制出了如此惨绝人寰的毒药?

    “那些百姓如今身在何处?”

    学员不自禁将目光投向了宅院。

    “如此模样的百姓多吗?”明中信紧锁眉头问道。

    “并不多!仅有十几人的样子!而且已经尽数被咱们控制住了!”

    “再没发现有其他的漏网之鱼?”

    “那倒没有!”

    “还有何情况?”看来,比自己想像的要严重啊,明中信心中轻叹。

    “除了这些事,还有就是,百姓中发生了如此残酷的事,那些乡绅富户们居然视而不见,并不出面,依旧是大门紧闭,无人出入。”

    明中信皱皱眉,看了一眼明义,想听点建设性的意见。

    明义却也是苦笑不已,如此情势,究竟是何种原因造成,还真心难以捉摸。自己也没什么头绪啊!

    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这一切必定与弥勒会王书吏有关!

    当前,最紧要的是找出根源,解决问题,还宜良一个朗朗乾坤!令百姓身体恢复安居乐业!

    显然,明中信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见明义只是苦笑,也就不再询问,迈步前行。

    “走,去一位乡绅家去问问!”

    明中信一马当先,向前行去。

    学员们紧赶一步,为明中信带路。

    一路无话,来到了一位乡绅家大宅院前。

    在明中信示意下,学员上前轻叩院门。

    久久,无人应答。

    不自禁,学员加重了叩门的力度,在轰隆的叩门之声中,终于,吱呀一声,院门开了一个小缝,一个白发苍苍的头颅伸了出来,冲学员打量一下,再看看他身后的明中信、明义,一脸不耐道,“有什么事吗?”

    “这位老丈,我家大人前来拜访你家主人,还请回禀!”学员一拱手道。

    “我家主人概不见客!”

    学员微一皱眉,就待上前。

    “这位老丈,宜良此时身处生死存亡之时,为何如此的拒人千里之外呢?”明中信上前上步,声音低沉道。

    “唉,又是官府的老爷吧!咱家老爷已经交了粮食,你们就不要再来找麻烦了吧!”老管家上下打量一下明中信,面色一变,哀求道。

    明中信听到交粮这两个字,心中一动,“老丈,有人前来要粮吗?是官府?”

    “咦,你不是官府的吗?”老管家疑惑地看看明中信。

    “这位乃是钦差大座下幕僚明师爷!”明义上前介绍道,“有事老丈您尽管说!”

    啊,钦差大人?老管家眼神一滞,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恢复了诚惶诚恐状,“见过大人!”

    明中信一把扶住老管家,“老丈,还望你向你家主人通禀,明某有事请教!”

    这?老管家一脸为难地看着明中信。

    “怎么?你家主人不在?还是有何难言之隐,还请老丈明言!”明中信拱手道。

    “唉,不瞒大人,我家主人有伤在身,无法起身见客!还请您另寻时间前来吧!”老管家长叹一声。

    有伤在身?明中信心中一动,与明义对视一眼,“老丈,如此说来,某更得看望一下你家主人了,毕竟,今后宜良之事还得有赖于他。”

    “罢了,某就实话实说吧!”老管家见明中信不依不饶,只好一跺脚,一脸豁出去的样子。

    明中信与明义对视一眼,还真有隐情啊!

    “实不相瞒,我家主人是被官府打伤的!”

    明中信微一皱眉,并不答话。

    老管家偷眼观瞧,见明中信面不改色,心中一阵失望,腹诽一句,还真是官官相护啊!看来,这钦差大人也指望不上了!

    “那是被哪位官差打伤的?”明义问道。

    “还能被哪位,就是那位沐王府的管事!”老管家没好气道。

    沐王府管事?二人一阵无语,这沐王府什么时候能够代替官府了?

    不对,难道是那位?明中信心中一动。

    “是否就是那位虬髯大汉?”

    “不错,正是那位黑脸黑心的赖汉!”老管家点头应道。

    黑脸黑心赖汉!明中信为之失笑,还真是贴切啊!

    “那他为何要上门寻事呢?”

    “唉,还不是为的征召兵丁,我家主人不想让弟兄们去官府白白受罪,还可能染疫,所以,一直压着,不出人!未曾想,今日官府居然派那黑脸黑心的赖汉前来下最后通牒,在交粮与交人其中选一样,否则就会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不得已,咱家主人想要与他理论一二,却不曾想,那家伙居然直接上门砸场,将咱们的宅院砸了个稀巴烂。还顺走了咱家一些东西。这些官差,这心可真是黑啊!”说话间,老管家不时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显然,意有所指。

    然而,明中信依旧是面不改色,静静聆听他的讲述。

    “后来呢,你们就交了粮食?”

    “唉,那能怎么样?总不能让他们将咱家毁了吧!”老管家眼中闪过一丝仇恨。

    “人呢?”

    “我家主人宁愿交出粮食,也不愿兄弟们前去受苦,更何况,如果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全身而退呢!”

    原来如此!明中信明白了,怪不得那位王书吏要如此做,想必,他已经想弃城而去,故此,最后捞这一笔,也顺便破坏官府的声誉,最重要的是为贼人们筹集到了军费物资,一举数得。厉害啊!

    “好,既然你家主人卧病在床,咱们就不打扰了!”明中信既然已经了解到了情况,自不会再行打扰,拱手道。

    老管家悻悻然地看了明中信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怨恨,就知道,这些官府之人官官相护。

    就在此时,突然,府中传来一阵惊叫,随即就是吵杂之声不绝于耳。

    老管家面色骤变,就待关门前去查看。

    明中信眼神一动,举手将门顶住,笑道,“老丈,府中有事,咱们也许能够帮得上忙啊!”

    “不用,你们帮不上忙的!”老管家面色一变,眼神闪烁地推辞着,就待关门。

    “行了,咱们就进去看看,如果帮不上,立刻退去!”明中信面色一沉,一抬手,将门推开,迈步进了宅院之中。

    你!老管家急了,然而,却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学员们与明义踏步进门。

    嚯,明中信进门一看,却只见,宅院之中一片狼藉,显然是不及收拾,但是,府内之人却如同视而不见,一个个朝着一个方向急奔而去。

    明中信一皱眉,迈步向那个方向而去。

    “大人!”老管家无奈轻叹,急步上前,“我为您带路!”

    也好,有个熟人带路,还算不错。

    明中信点点头,不言语,神识瞬间展开,探向那个方向。

    哟,却只见府中人所汇聚的方向乃是一个小院,但是,这些人来到小院外,却是再不敢踏足半步,只是伸长脖子,在向内张望。

    几位妇人面色苍白地望着院内,嘴唇颤抖着,手指紧紧地握着绢帕,眼神中充满了悲凄之色,更有一丝死气在眼中闪过。

    而小院内,更是空空如也,房门紧闭。

    神识探入房中,嚯,房中通铺上躺着几位壮汉,哦,不能说是壮汉,只能说是几位瘦骨嶙峋的曾经的壮汉,只见他们眼中无神,咳嗽连连,最可怕的是,房中地上,躺卧着一位,眼窝深陷,口中流脓,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显然,已经濒临死亡了。

    而躺在通铺上的壮汉们却是满面凄然地望着地上的汉子,有种兔死狐悲的惨然之色。

    而当中地上,立着一位大夫模样的老者,紧护口鼻,面对着地上的汉子束手无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大人!”老管家的声音响起,瞬间,将明中信叫了回来。

    明中信收回神识,望着老管家,厉声道,“老丈,府中发生疫病,为何不向官府报备?”

    啊!老管家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连连否认,“没有啊!没有啊!哪有此事!”

    “行了,要不,咱们去那面的小院中看看?”明中信紧盯着他,眼中闪着厉芒。

    老管家眼神闪烁地看看明中信,无奈一笑,“大人,还是见见咱们主人再说吧!这边请!”

    明中信看看他,眼神一凝,缓缓点头,朝着老管家指着的方向走去。

    须臾,他们来到一处主宅,老管家上前,轻叩房门,“老爷,钦差大人座下明师来了!”

    房中一片寂静,随即传来了一声惊呼,房中一阵忙乱。

    随后,吱呀一声,房门洞开,出来一位妇人,探寻的眼神看看老管家,老管家愁眉不展,摇摇头。

    “我家老爷有请!”妇人转头望向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显然,她在惊讶明中信的年岁。但随即收敛眼中的讶然,行了个礼。

    明中信轻轻点头,迈步进了房中。

    嚯,一阵药味充斥着鼻腔,明中信微一皱眉,望向正面的主位。

    一位面色苍白、身穿锦袍的老人坐于主位,正凝神望着他。

    “这位员外爷,明某有礼了。”明中信上前一步,拱手道。

    “明师爷,客气了,恕李某有伤在身,无法起身见礼,请坐!”老人苦笑一声,伸手延请道。

    明中信点点头,坐到了一旁的桌前,望向这位员外爷。

    “不知明师爷前来所为何事?”

    “明某就直来直去说了,此次前来,本来是想拜望一下员外爷,了解一些情况,未曾想,居然发现府中有疫病流传,故此,前来探问,员外爷为何不向官府报备,要知道,此事可是事关宜良百姓的身家安危,如果不慎,只怕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大祸!”明中信目光炯炯地望着老人,寻求解释。

    老人未语先是一阵苦笑,“我不知明师爷从何得知,咱们府中有染疫之人,但是,李某敢断言,具体情况您并不知晓!”

    明中信点点头,并不插话,只是望着他。

    “其实,府内诸人并非染疫,仅只是中毒而已!”老人口中坚定道。

    啊!明中信双目一缩,这位居然知晓?再想想刚才神识看到的那位老者,一阵恍然,看来,还真不能小看天下的大夫啊!

    “哦,既然知晓是中毒,为何还大门紧闭,不找人施救?”

    明中信淡然的表情令老人为之愕然,这位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了自己的话?相信咱们府中是中毒,而非染疫?

    “员外爷,为何不找大夫施救?”明中信问道。

    “唉!”老人未语先叹,“其实,李某现在正在找病因,病因不明,李某不敢出去招惹事非,毕竟,此种毒素与染疫类似,如果贸然向官府言明,只怕这些家丁会被活活烧死,以染疫处置,甚至,李府上下,会被官府查禁,更有甚者,会被官府以染疫为名全家灭尽,这,却是李某不愿传开的原因。更何况,这些时日,官府的所作所为令李某深感忧虑,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的赈灾防疫,而是想要让咱们宜良的百姓走向死路啊!这更让李某戒惧,不敢轻言与官府接洽!”

    “只怕是那王书吏的所作所为,令你等心中忐忑,不敢深信吧!”明中信轻笑一声。

    啊!老人双目圆睁,眼中闪过一丝惧意地望着明中信。

    “行了,我告诉你,那王书吏乃是贼人内应,如今已经被钦差大人赶走,宜良城已经回到了朝廷手中!”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得老人身体连连震颤,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不相信明某的话!”明中信轻叩桌子,缓缓道,“其实,现在城中百姓基本已经尽数中毒,包括你。”

    这话更是将在座的各位震得惊骇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