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诊治驱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五章 诊治驱毒

    “大人!”一个学员冲到近前,四面环顾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后冲王守仁行礼道。

    “啊!”王守仁为之一愣,望向这位学员,“你是?”

    “大人,是我啊!”学员抬头直愣愣望着王守仁。

    哦!王守仁仔细定睛一看,随即恍然。

    “大人,明师爷呢?”学员轻笑一声,眉头一蹙,问道。

    “明师爷,入城了!”王守仁打个停顿,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入城了?”学员眼睛一眯,望向城头,眼中闪过浓浓的担忧之色。

    虽则他不明白,为何钦差大人不入城,但却明白,此时城中定然危险重重,否则,明哥哥不会身在其中的!

    不错,这位正是明中信那位一路紧随而来的红颜知己兰馨儿!

    “兰姑娘,明师爷只是在城中处理一些琐事,稍后就会城门大开,咱们到时一起进去找他!”王守仁看看左右,见无人注意,轻声细语劝道。

    但是,这话只怕连王守仁都不信啊!更何况是慧质兰心的兰馨儿了!

    兰馨儿盈盈一拜,“大人客气了,不知道,馨儿有何能够做的?”

    什么?王守仁为之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钦佩。

    这兰馨儿明知明中信前去执行危险任务,却不再过问,也无怨恨之心,却在此要求做些什么,以支援那位,真心令人心痛怜惜啊!

    看着她那坚定的目光,他无法拒绝,环顾四周,“不如,你就去帮助百姓搭建帐篷吧!”

    “是!”兰馨儿拱手应命,随后转身而去,毫无女儿家的羞涩与扭捏。

    “来!”王守仁冲旁边一招手,两名护卫他的沐家军上前听命。

    “去,不惜一切,保护那位的安全!”他暗暗一指兰馨儿,吩咐道。

    这?两位军士满面难色,毕竟,沐将军给他们的命令是保护钦差大人,钦差大人却另有任务,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沐将军的命令是命令,本大人的命令就不是命令了?”王守仁面色一沉,森然道。

    二位军士对视一眼,无奈地看看对方,只好低头应命。

    “记住,切不可让她发现,只需要暗中保护即可,另外,你们将这身军服换了!”

    王守仁望着二位军士的背影,心中叹息一声,明师爷,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不提城外如火如荼地基建工作,准备赈济宜良百姓,且说此时的宜良城内。

    明中信射出几箭之后,见城外敌军退去,沐家军与百姓有条不紊地为赈灾做准备,满脸疲惫地笑笑,转身下了城头。

    当时,他运用养神搜魂夺魄**找到这些内奸中的首领,对之施以彻底的搜魂**,将其内心的秘密挖掘一空。

    明中信惊骇地发现,这名首领居然还是弥勒会的中心骨干,从他的口中知晓,那王书吏居然已经将床弩这种杀伤性极大的床弩从城内搬走。

    更从这家伙口中得知,这些床弩乃是从沐家军中盗出,那虬髯大汉居然是早已卧底沐王府的,借这次前来宜良之机,偷运出来,献给敌军以作后事大计之用!

    他心中大惊,第一时间飞身上了城头,取出强弓劲箭,想要以箭示警,令王守仁等做好准备,或者令那沐将军将此事上报沐王府知晓,要知道,这些床弩如果从沐王府被盗,沐王府可是要承担极大的责任的!更何次品,这些家伙是要用在云南爆乱之事上!到时再被弥勒会这些匪军用来对付朝廷军队,那可就出大事了!到时,沐王爷都免不了要吃朝廷的挂落,甚至可能将沐王府的声誉毁于一旦!

    然而,未等他发出警示,居然发现,王守仁在城外居然被围攻,情势有些不妙,如此情形之下,明中信想要帮助于他们,却是难上加难,因为,他在城中还得稳定局势,要确保让这些毒素出不了宜良城。如此约束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运用神识看看这些弥勒会匪军还有何阴谋!为王守仁提供一些情报信息帮助!

    神识展开,笼罩城外,意外的发现,在不远处居然潜伏着一支队伍,正在等候接应匪军,更甚者,其中居然有几驾床弩!而且,十余位壮汉正在准备发射!

    如果这些床弩施威,只怕就算是沐家军铁军,触不及防之下,也得吃大亏啊!

    明中信大惊之下,看到手中的强弓,心中一动,再衡量一下距离,发现,这段距离居然是如此的遥远,依这弓箭的射程居然无法抵达。

    而那些匪军却已经将弩箭射出,沐家军军士血花四溅,被杀得苦不堪言,更有甚者,那些本来已经四散奔逃的匪军居然重新杀个回马枪,眼看沐家军就要损失惨重了。

    见此情形,明中信心下无奈,轻叹一声,看来,只能运用神识进行辅助了!否则,自己眼睁睁看着沐家军折损,于心不安啊!

    明中信目光坚定,拿定主意,将“武器”绑在箭身之上,点燃,弯弓搭箭,辅以神识,改变射程,射向了床弩所在之地。

    于是,轰然炸响就此成形,而特使与王书吏联合实施的计谋就此被破!

    就算是明中信神识强劲,但却也受不了,射完几箭之后,勉力用神识探查,确定床弩已毁,收回神识之时,却因其耗损极其严重,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下城头。毕竟,不只得控制弓箭的射程,还得精确到到达指定位置,才能取得成效,这一下明中信可是亏大了,好不容易恢复的神识,一次用尽,神识身心疲惫不堪,在城头稍缓,亲见贼人退军,王守仁安排事宜。

    诸事皆顺,他才放心地下了城头。

    拖着疲惫的身心,来到之前指定的广场。

    却只见明义带领着学员们,维持着秩序,诸事井井有条,他欣慰地笑笑,一屁股坐于一个石墩之上,缓缓喘着气,休养生息。

    明义眼神瞟过,见到他坐着,眼神一缩,面上带着紧张,冲他奔来。

    “这是怎么了?”明义来到近前,眼中闪过一丝关切,问道。

    “无妨,有些脱力而已!”明中信抬头笑笑。

    脱力!明义心下大惊,一直以来,这明中信都以一种能干的态度示人,仿佛无所不能,如今居然令他脱力?这得是何等大事啊!

    望着一脸惊容的明义,明中信笑笑,“一切事情皆已解决,不用担心!”

    然而,这话明义信吗?

    明义也未说什么,只是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是啊,自己如今这模样,但凡谁见到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的!罢了,也就不再解释。

    从袖中取出一粒丹药,扔进嘴里,闭目养神。

    还别说,这个动作有效,明义居然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在他想来,明中信既然是脱力,他的丹药之前已经被难过,疗效显著,如今服食下去,自会立竿见影,迅速起效。

    明义也就不再打扰他疗伤,回身冲一位学员招手,学员来到,让他看护明中信,自己去完成明中信的嘱托。

    时间缓缓流逝。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眼中恢复了几分神采,望向前方。

    却只见,此时的广场之中,百姓们尽数分堆坐着,还用篷布将其分隔开来,泾渭分明,而赵明兴带着学员们一一为他们诊病。一众百姓也听话地静候他们,并不鼓吵。

    明义则带着那些李府家丁,静立一旁,不时四面环顾,维持着秩序。

    明中信站起身形,缓缓向前行去。

    “中信,你的身体?”明义见他靠近,上前上下打量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关切。

    明中信笑笑,并不解释,“如何,发现有交叉感染的没?”

    明义愁容满面地望着他,苦笑一声,“还真被你料对了,一番地震之后,百姓们互相感染,产生了新的变种毒素,明兴现在正在一一诊别,已经将百姓归类入篷,就等你来想办法了!”

    嗯!明中信淡然地点点头,“无妨,只要不再感染,相信会有办法的!”

    明中信的神情、话语仿佛能感染人一般,明义看了瞬间愁容消逝,眼中闪过一缕信任。

    “去把明兴叫来!”明中信吩咐道。

    一位学员应声而去。

    须臾,满头大汗的赵明兴来到近前。

    未等他施礼,明中信开口了,“你是如何分类的?”

    赵明兴见状,明白教习不想浪费施礼的时间,直接回道,“从近到远,从轻到重,从单一的中毒,到混合中毒,一一分类!”

    嗯,明中信笑容浮上了脸庞,不再理会于他,缓缓进入了最靠近自己的一个帐篷之中。

    百姓们一见之下,瞬间站起身形,急切地望着明中信,这其中好些已经见识过明中信的手段,自是对他无比信任。

    “明师爷!”

    哟,明中信望去,帐篷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李员外。

    “感觉如何?”明中信笑问道。

    “好多了!听说有人被多重感染了?”李员外看看周围,一脸关切地低声问道。

    “无妨,你们只需服药即可痊愈!”明中信笑笑,探手抓住李员外的腕脉,细细体察片刻,随即用眼神安慰了他,低声道,“还请李员外安抚这儿的百姓。”

    李员外神色瞬间轻松了,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来,我为大家诊断一番!”明中信转向帐篷内的百姓,笑道。

    百姓们见李员外那轻松的笑容,仿佛被感染了,情绪瞬间缓和了下来。

    明中信一一为其把脉,问诊,随后轻笑一声,“好了,大家身体并无大碍,只需服食一点药物即可痊愈!”

    随着他的话音,百姓们瞬间面上浮现出了笑容,急切之色瞬间尽去。

    “拿此药丸去融于水,一人一碗,疾病尽去!”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珍而重之地交给旁边的一位学员,吩咐道。

    百姓们见明中信如此重视那瓷**,眼神中发出了一丝亮芒,既然这明师爷如此重视此药,显然,此药珍贵无比,咱们的毒有救了!

    唯有李员外眼底含笑,明白明中信的用意!此番做作,不外乎令大家放心而已!

    当然,他是不会点破的!善意的慌言能够救人一命,何乐而不为呢?

    “诸位,服食药物之后,会用暖气流遍全身,只需休息半日,即可痊愈!千万不可乱动啊!否则,药效会有流失的!”明中信一脸正色地嘱咐道。

    百姓们齐声应是。

    明中信笑笑,拱手而去!

    大家知晓明中信还有其他患者要救治,只是以感激的目光目送着他离去。

    “明义兄,一个时辰之后,领这些百姓出城,交付于钦差大人!”明中信轻声吩咐道。

    “啊!”明义有些愕然地望着明中信。

    “这些人中毒轻微,只需要服食药物一个时辰之后就会痊愈,之前吩咐他们说是半日之后乃是不想他们乱动,也方便管理!而且,他们在出城之时,务必要用这**药融于水中清洗全身,换好新衣裳!我已经让钦差大人在外准备了新衣裳,这点要切记!切记!”明中信轻声解释,将一**药悄然放于明义手中。

    哦!明义看看手中的药**,一时恍然,这家伙,花花肠子还真多!

    明中信却是吩咐完后,不再理会于他,继续前往第二个帐篷之处。

    如此这般,一一诊病。

    三个帐篷之中的百姓都被他哪些忽悠过去,他也暗自吩咐明义之后要将他们一一送出城去。

    终于,来到了第四个帐篷之外,这个帐篷,正是赵明兴他们诊断出混合感染毒素的百姓!

    明中信皱着眉头,轻闭双眼。

    赵明兴等人却是不敢打扰于他,深怕他在想什么重点之处,于是,大家就静静地立于一处,望着明中信。

    他们却不知,明中信是神识短缺,无法继续,只好在此悄然运用养神**恢复一下。

    毕竟,这诊毒之事虽然简单,但却是个精细活,而且,他那些丹药只是辅助之用,神识才是根本。

    要知道,时间紧迫,之前他也未再研究过百姓所中之毒,如何能够有解药,这只是障眼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