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城中诊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一十六章 城中诊治

    其实,他乃是运用神识将毒素逼于一处,再令丹药将其驱除出体外,这才能令百姓痊愈啊!而这驱毒逼毒对神识的消耗是难以计算的!更何况之前那几箭花费了他大量神识!如今售馨也属正常!

    接下来的混合毒素将是考验他神识的重要关口,不容有失,故此,他才在此养神恢复!却被大家误以为在想事情!

    稍顷,明中信轻睁双目,精光一闪而过。

    “明师爷!”明义见他睁眼,欣喜地叫道。

    “嗯!”明中信笑笑,转身迈步进了帐篷。

    众人紧紧跟随!

    嚯,望着眼前的一幕,明中信吓了一跳。

    映入眼帘的,乃是一群骨瘦如柴的百姓。

    明中信定定心神,环视一周,居然有几位有些面熟,搜寻记忆,可不嘛,有几位正是那明中信之前去的府邸的家丁,记得当时看他们的时候没有这么厉害啊!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那混毒的作用?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但却很快地掩饰了过去。

    此时的百姓心中肯定异常敏感,他绝不能露出异样来,还是先行治病驱毒要紧!

    明中信也不废话,毕竟,现在这种情形,百姓也没心思与他寒喧,眼巴巴地望着他,希望他能够治愈他们!

    “明兴,消毒!”明中信为百姓诊脉后,吩咐道。

    赵明兴依言点着一个小灯,取出银针在火焰之上消毒,随后递给了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银针,冲皱眉难受的百姓笑笑,“不用紧张,很快就会没事的!”

    有之前明中信前往各府驱毒的记录,百姓们自是相信他。

    即便有不知晓明中信,通过那些府邸的家丁们口口相传,自也是明了这位是救人的菩萨。

    于是,在百姓们期待的目光中,明中信一一为其诊治,当第一位百姓被治愈面色变得红润之时,发出了一阵欢呼之声。

    然而,明中信却是皱眉冲赵明兴吩咐道,“明兴,带这位前去如厕!远一些,将排出的东西深埋!”

    赵明兴自是应命领着百姓而去。

    百姓们却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要干什么?

    明中信也不解释,接着检查诊治下一位百姓。

    如此这般,一位位百姓被治疗恢复,终于这个帐篷中的百姓尽数被治愈。

    明中信站起身形,迈步出了帐篷。

    明义紧随而出。

    “明师爷,这些百姓?”明义询问道。

    明中信明白,他这是问这些百姓是否迁出城!沉吟片刻,“先不用,还得观察一下,这些百姓几种毒素混合,我也不敢保证尽数除去!先等等,记住,切不可再让他们出帐篷,用膳就让专人负责,如厕要有人跟着!”

    这?明义有些为难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有问题?”明中信见他为难,微一皱眉道。

    “您看,咱们这人手?”明义一指周围正在忙碌的学员们。

    哦!明中信一怔,是啊,现在宜良城中自己的人手真心不足啊!如此多的百姓,用膳如厕都是个问题啊!

    之前如果不是李员外府中的家丁帮忙,只怕这些百姓也没可能听话地来到广场,用这些人并非长久之计,毕竟,他们说不定也中了混毒,如何是好呢?

    调城外的军士进来?

    看着周围警戒的李府家丁,明中信陷入沉思。

    终究长叹一声,摇摇头,罢了,即便人手不足,也不能再让人进来了,否则,越来越多的人感染之后,那可就是大麻烦了!毕竟,现在只有自己一人有能力将这毒素驱除,即便自己是铁人也忙不过来啊!

    明义终究没忍住,建议道,“不如,向钦差大人求援,让他派人进城辅助咱们?”

    “不行,现在还不能向城外求援!为免事态扩大,必须保持现在的模式,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要保证民心不动摇,否则,如果百姓们鼓燥起来,只怕会酿成大祸!务必小心!”明中信摇头否决。

    明义无奈一笑,是啊,明师爷考虑的正确,现在还真不是让援军进城的时候,毕竟,这宜良城现在就是一个大的炸药桶,一招不慎,就会将这云南行省炸成一片废墟。

    为了不让这个炸药桶炸响,咱们也得坚持下去啊!

    就在此时,忽然明中信面色变得煞白,摇摇欲坠。

    明义大惊,顾不得再想,急步上前扶住了明中信,“中信,怎么了?”

    明中信深吸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服下,半晌,睁眼笑笑,“无妨,有些脱力罢了!”

    又是这个借口!脱力也不是这般表现吧!明义皱眉不已,眼中蕴藏着深深的忧虑,他不知晓明中信出了什么事,但一定不是好事!

    但他深知,问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唯今之计,只能是努力做好各项保障,从侧面扶助他,尽量减少他的操心之事!也就不再说什么!

    “那咱们休息一下,再去下个帐篷诊治!”

    明中信看一眼明义眼中的忧虑,点点头,不再坚持。

    二人来到一处,坐在一起,齐齐望着各个帐篷以及左右尽责的家丁与学员们。

    “中信,你有把握吗?”明义突兀地问道。

    明中信却如同心下了然般,回道,“只要贼人们没有隐藏的后续手段,只需要几日,我们就可以肃清宜良城中的毒素,到时,咱们就可以将后续的防疫措施实施,那样的话,相信宜良城中就会只剩下赈灾施粥一事了!”

    明义脸色稍稍有些缓和,眼中闪出了一丝喜悦,他明白,明中信绝不会骗他。那么,接下来,就得看自己的了,必须在这几日里,查找出城内是否还潜伏得有弥勒会贼人,将他们的危害减少到最低,以利于明中信实施他的计划。责任重大啊!他心中叹息一声。

    “教习!”赵明兴过来躬身一礼。

    “嗯!有何事?”明中信抬头问道。

    “天色已晚,咱们什么时候用膳?”

    哟,还真是!都这么晚了!明中信与明义抬头看看那明显有些昏暗的天空。

    怪不得呢,现在开始用晚膳了。

    与此同时,二人的肚子同时咕噜咕噜叫唤道。

    二人相视而笑。

    然而,赵明兴却是皱着眉头,一脸的为难。

    “怎么?有事?”

    “刚才咱们去与各府商议捐出一些粮食用于晚膳,但他们却说已经没有粮食了!”

    “怎么会?之前咱们去各府还与他们商谈,这几日就借用他们所储存的粮食渡过这段时间,待咱们的赈灾粮食到位再还他们啊!不会是他们借故推诿吧!”明义有些疑惑地看着赵明兴。

    明中信却是心下有些底数,看看周围的残垣断壁,轻叹一声。

    “明义将军,我也想到是他们推诿,然而,我去各府看了,宅院尽数被毁,粮食尽数被压在了废墟之下。而天灾之时,他们只顾了逃命,抢出的粮食真心不多!而且,地震停歇之后,他们回去挖掘粮食,但即便是挖出来,也已经被这一轮的地震毁了无数,学员们统计了一下,所余粮食根本不够明天所用了!而且,各府还向我哭诉,物资粮食尽数被毁,让咱们救济一下他们!”赵明兴苦笑一声。

    “哼,这些乡绅富户只怕还有余粮,就是不想要拿出来罢了!国难当头,就知道打自己的小算盘!”明义愤然道。

    “明义将军此话过了啊!”明中信皱眉看看周围,冲明义使个眼色。

    明义瞬间反应过来,是啊,周围可是有不少耳目的,自己这些话确实有些失当,此时此时可不能再有茬子了。随即他冲明中信作人眼色,表示一下歉意,收敛起愤然的表情,低头不再言语。

    “无妨,相信钦差大人已经将咱们的赈灾粮食运到了城外。呆会儿用膳之后,去向城外传信,让钦差大人准备一些粮食,明日清晨运送进城,以解燃眉之急!”明中信转头,冲赵明兴吩咐道。

    明义瞬间抬头,眼睛倍亮,对啊,咱们可是还有几十车粮食物资啊!足够当前这些百姓用了!自己真是忙晕头了,居然未曾想到!

    赵明兴应命而去。

    “中信,不如,今日先行用膳歇息,明日再行诊治吧?”明义看着一脸疲惫的明中信皱眉道。

    明中信摇头叹息道,“我也想啊!但是不行啊!今日必须摸清楚中毒之人的情况,有能力的必须今日就治愈,实在没办法治愈的,今日就必须将其控制住,否则,毒素明日再有变化,可就麻烦了!”

    稍稍停歇,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看看周围,轻声耳语道,“更何况,如果今日无法控制这些毒素,只怕那些中毒的百姓就会心绪大乱,再有一些风吹草动,引发民变,那可就真心是大麻烦了!故此,实则今日咱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通过治愈百姓,给他们以信心,令其产生期待感,也就不会节外生枝了!”

    明义眼中闪过一丝悄然,他自是明白民心事件迟则生变的这些道理,但他见明中信如此疲惫,却是心痛无比,他才只十五六岁啊,就担负起了如此重担,还将事情考虑得如此周详,如果不是咱的脑袋瓜子没人家灵光,真想取而代之啊!唉,自己这五尺汉子真心惭愧啊!

    他虽很想再劝,但却知晓人家说的有道理,此时的做法才是最最正确的,心中真是矛盾啊!最终,他也只能长叹一声!

    “行了,没事,我知晓自己的身体,如果实在扛不住,自会停下来歇息!不用担心!”明中信笑着安慰道。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明义心知没法劝说,只好点头认可了他的承诺。

    “对了,明义将军,还请乘着夜色渐暗,将那些百姓护送出城!可以开始了!”明中信看看周围,低声吩咐道。

    明义心领神会,点点头。

    “好了,乘天色还有些明亮,再加把力!”说着,明中信笑笑,站起身形,迈步向下一个帐篷走去。

    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他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痛惜,扭头走向周围正在警戒的李府家丁,安排接下来的事宜,毕竟,那般事情可不敢大意,如果被现在的百姓们发现,人人想要出城,争先恐后地争抢这出城的机会,只怕会引发骚乱啊!

    火光乍现,火折子亮起,帐篷内一片光明。明中信继续他的诊疗。

    就这样,明中信继续诊治百姓,天光渐暗,终于,外面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明中信直起腰,手扶后腰,活动一下,轻出一口气。

    “大人,你歇息一下吧!”周围的百姓眼中闪烁着感激之色,有些更是不忍地望着他那疲惫的神情,出言劝道。

    一席治疗,明中信赢得了大家的感激与尊敬,虽则这位比咱们的儿子孙子都要小!

    明中信笑笑,摇头道,“无妨,就留下两个了,治完再歇息也不迟!”

    说着,他伸手一指,下一位百姓接着上前来。

    有几位百姓想要再行劝说,看着明中信那认真无比的消毒施针,一阵无语凝噎。

    帐篷之中一片寂静,大家纷纷望着明中信施针治疗,眼神中闪烁着尊敬。

    “教习,可以用膳了!”赵明兴的话语从帐篷外传来。

    百姓们面上浮现喜色,用膳了!这可是他们期盼了一天的时候啊!

    一个个跃跃欲试,但却心中有所忌惮地望着明中信,深怕打扰了明中信的治疗。

    不错,此时的明中信正在为这个帐篷中最后一位治疗。

    “嗯,将膳食端进来,大家就在帐篷内享用!”明中信手中毫无停滞,出言吩咐道。

    “诺!”赵明兴应道。

    自有学员将膳食送入帐篷之中。

    然而,帐篷中的百姓却是望着眼前的大锅稀粥,并不开动,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正在治疗的明中信。虽则他们现在饥肠辘辘,腹中雷鸣不已,但他们却真心没有一人想要开动。

    显然,他们是在等候明中信,虽然他们现在一无所有,但他们却还有一颗感恩之心,此时恩人还在治疗之中,他们岂能忘记这份恩情!起码得等候恩人一同进膳用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