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贼人来袭-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三章 贼人来袭

    “从他们处传来确切消息,现在云南行省南部几府皆已被控制,正在进行整合,如果整合完毕,只怕就会立刻北上,力度云南行省。此次叛乱不仅有弥勒会余孽作乱,而且还有云南土司参与其中,更甚者,背后还有越南后黎王的身影,如许多的势力参与其中,故此此次云南叛乱才如此的如火如荼!”王守仁皱眉解释道。

    明义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他可未想到,情势居然如此严重,还有如许多的势力,这下,他可没心思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此事必须报往南京城,绝不能再让势态扩大了!最希望的是魏国公能够派援兵前来相助,当然,现在是指望不上了!怪不得朝廷此次要介入呢?他心中也有所恍然。

    旁边的明中信却是声色不动,静静望着王守仁。

    王守仁望着平静的明中信,心中苦笑一声,是啊,明中信早就提醒过自己,他这一路行来,虽则如同逃命,但在这路途当中,冷眼旁观,各地的情势以及风土情貌,他发现,南疆已经埋下了隐患,而且,那特使前来云南的目的很是不简单,更猜测贼人可能发动的叛乱,但自己却没有多加重视,如今云南行省情势如此紧张,正是印证了人家明中信的判断。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唯今之计也唯有将那消息告知,看看明中信的分析吧!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而是,现在已经集结兵力前来宜良,要夺取宜良,这,就是他们传来的真正消息,让咱们早作准备!”终于,王守仁说出了重点。

    啊!明义一皱眉,怪不得钦差大人要进城呢!原来城外现在已经不安全了,而且,这宜良城只怕更不安全啊!不只有感染疫病,哦不,应该说是中毒的百姓,这是内患,再有外面即将到来的贼兵,这是外敌。现在的宜良城真可谓是内忧外患,接下来要如何做呢?死守?还是弃城?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此时,王守仁的目光也是投向明中信,但口中却说出另一个让人绝望的消息,“云南布政使、云南都督、沐王府传来消息,他们现在平定云南行省之事都来不及,根本无力前来增援,故此,才让咱们决定,是走是留!现在,咱们这儿可说是孤城一座,绝无外援。”

    明中信一挑眉,眼中寒光一闪,却是不语。

    难道明师爷还在记恨钦差大人刚才的态度?明义心中咯噔一下,不然,他为何不言不语。

    钦差大人这番话是说给他听的,肯定是想听听他的意见啊!但他这态度可不友好啊!

    良久,三人静立于寒风中,默默不语。

    “明师爷!”终究明义无法忍受这种气氛,在旁边急叫道。

    王守仁以希冀的目光看向明中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中信看看二人,从口中蹦出八个字。

    二人差点憋出内伤,齐齐翻个白眼,这八个字根本就是废话。咱们难道不知道吗?

    “现在最紧要的事是,巩固宜良城墙,收罗防御力量,做好备战!”明中信信口道。

    二人一愣,这是出谋划策了?纷纷竖起耳朵认真聆听。

    “不要准备弃城了!”明中信深深望了二人一眼,“此战乃是死战!不死不休!”

    二人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吗?

    但明义却是眼珠一转,不由得转头望向王守仁,难道是因为钦差大人?

    “不用看大人了,与大人无关!”明中信一口断言道。

    “什么?”这下,连王守仁也皱眉不已,不是自己,那是因为什么?

    明义更是一头雾水,这些贼人难道还有别的目的不成?别开玩笑了,人家已经在宜良城中下了如此毒素,岂会再回来冒着被感染的危险?

    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难道?还真的是为了这些中毒的百姓?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再解释,转移话题道。

    “待我将百姓们中的毒素解了,这些都是有生兵力,到时可以加入到守城之战中!现在,大人还是去安排守城事宜吧!后勤就不用担心了,交给我!”说完,明中信转身而去。

    这就完了?二人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一阵无语。

    你到是将话说完啊!究竟贼人的目的为何?说清楚啊!这说一半留一半是什么意思?

    他们知晓,明中信不想说的,谁也不能强迫他。罢了,依他所言吧!

    “对了!”明中信突然转身望向二人。

    二人瞬间双目放光,难道他想通了,还是要说出来?

    然而,令他们无语的是,明中信所说居然与贼人风马牛不相及。

    “记住,让大家将口鼻护住,闻到任何异味立刻堵住,立刻前来向我报道!不得吃喝城中任何东西,吃喝什么要向我报备!”明中信吩咐道。

    啊!二人愣了,随即想到了什么,瞬间面色大变。

    然而,明中信说完这些,继续转身离去。

    怀着一肚子的疑惑,二人看看明中信的背影,摇头叹息一声,疾步转身离去。毕竟,明中信的警告他们不敢小觑啊!

    此时前行的明中信轻叹一声,“究竟是为何,我也不确定啊!”

    摇摇头,他走向了中毒百姓们所在方向。

    宜良城中有序地进行备战除疫驱毒,平静而又压抑的气氛令人心悸。

    “报!”城外斥候驱马疾行而来。

    嗖,一支响箭射上城头。

    沐将军接过军士递过的响箭上面的纸条,展开一看,双目一凝,“战备!”

    军士们瞬间精神一震,紧紧手中兵刃,双目炯炯地望向城外。

    沐将军却是转身向城下一张帐篷走去。

    “哦,沐将军!有事?”正在处理公文的王守仁抬头望着沐将军。

    沐将军沉重地点点头,将手中纸条递给王守仁。

    王守仁看后,双目眯封一下,抬头看向沐将军,目中寒光闪过,“战备!”

    “已经安排好了!”

    “去吧!拜托了!”王守仁深深望了他一眼。

    “末将责无旁贷!”沐将军抱拳为礼,转身大踏步而去。

    看看那刚毅的身影,王守仁轻叹一声,站起身形,来到帐篷口处,吩咐一声,“通知明师爷,敌人来了!”

    “诺!”一声回应之后,一阵急蹄之声远去。

    “明师爷,不知,你想通了吗?”王守仁望向城内一处,轻声问了一声。

    片刻之后,急蹄声声,疾奔而来。

    “大人!”军士翻身下马躬身道。

    “嗯,明师爷如何说?”王守仁望着军士,希冀地问道。

    “卑职被挡,没有见到明师爷!”

    “明师爷不见你?”王守仁一皱眉。

    “属下根本就没见着!”军士面上浮现出一丝不解,“他们说不让卑职打扰于他!”

    “打扰于他?”王守仁不解地望向他。

    “明师爷正在帐篷内休息!百姓们根本不让卑职打扰,就算是说钦差有令传达都不听!”军士苦笑一声。

    哦!王守仁一听,不再说什么,挥手让军士退下。

    “明中信,你在搞什么鬼?”王守仁皱眉自语道,“也许,他驱毒累了?”

    不对啊!王守仁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要知道,这一路行来,无论是他亲眼所见,还是听明义他们转述,明中信历来是不累得倒头即睡,或者是受伤才能睡得着,其余时间尽数操心这支钦差卫队之事,绝无例外啊!他现在在大战即将来临之际却去睡觉歇息,此番这般行为确实有些反常啊!

    “大人,谁累了?”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哦!王守仁的思路被打断,转头望去。

    哟,这不是明义吗?

    “还不是明师爷,他现在累了,正在帐篷内休息!”王守仁笑道。

    啊!明义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

    “怎么?很奇怪吗?”王守仁笑问道。

    “嗯!是啊!太奇怪了!”明义无意识地点点头,“啊,不对!”

    明义反应过来,讪笑一声,改口道,“其实,这一路明师爷确实是太过操劳了,歇息歇息也好!”

    王守仁却是不说话,只是望着他轻笑。

    “好吧!”明义知晓王守仁将他看穿,无奈一笑,实话实说,“明师爷铁人一般,值此关头,歇息是有些奇怪!”

    “那好,你就去探探,他究竟在搞什么鬼?”王守仁顺嘴道。

    “好啊!”依旧沉浸在奇怪情绪当中的明义顺口答道。

    “好,拜托你了!”王守仁轻笑一声,拍拍明义的肩膀,转身走向帐篷中。

    明义愕然地望着王守仁的背影,此时他才明白,钦差大人在这儿等着他呢!眼中闪过一丝被人算计的尴尬,好在,他心大,摇头将这个念头甩出脑壳,就要转身而去。

    但他心下也是好奇,明师爷为何会如此呢?

    “对了,记住,告诉明师爷,贼人们已经快到城下了!”王守仁的声音从帐篷中传来。

    明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原来贼人要来了,怪不得钦差大人要让自己去找明师爷,他这是想看看明师爷是否有应对之策吧!

    不敢怠慢,明义翻身上马,急奔而去。

    然而,明义带回来的,依旧是明中信在休息,百姓们根本不让他们打扰于他,更甚者,将明中信歇息的帐篷团团围住,不让任何人靠近。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终于他们想到一种可能,难道,明师爷真的是累坏了?值此危急关头,他却累倒下了?

    想到此节,同时,二人色变,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内疚,是啊,人家明中信毕竟才仅只十五六岁,这一路之上却承担了如此重要的责任,还做得那般完美。相信就算是自己等人也无法做到啊!

    然而,在这贼人来袭之际,自己这些人却还在压榨于他,想让他继续扛起这份责任,真是太没人性了!

    一时间,二人心中后悔内疚之情喷涌而出。

    二人轻叹一声,不再提明中信之事。

    “对了!”突然,明义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怎么?”王守仁也是一惊,明义如此表情,难道有事?

    “大人,那些学员呢?”明义眼中的焦虑难以掩饰。

    对啊!那些学员呢?王守仁也是一愣,细想之下,确实,好长时间没看到学员们了。

    二人对视一眼,心中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明义将军,尽快找到那些学员,令他们前去守护明师爷,其余事情尽数放下!”王守仁稍稍愣神,吩咐道。

    诺!明义自是应命。

    “另外,明义将军,接下来,城内之事就拜托你统筹了,我与沐将军负责守城,应对贼人!”王守仁收拾心情,眼中闪过一丝坚毅,冲明义下令道。

    “诺!”明义同样一咬牙,躬身应是。

    二人深深对望一眼,各行其是。

    王守仁刚刚上了城头,却只见远处尘烟滚滚,几股队伍直奔宜良城而来。

    他转头看向沐将军,沐将军却是一脸肃然,环视着这几队人马。

    “沐将军,其他城门?”

    “大人放心,末将已经派人镇守,绝不会失守的!”沐将军回禀道。

    王守仁点点头。

    就在此时,突然,东西北方向传来几声响箭之声。

    王守仁目光一凝,望向沐将军。

    沐将军满面肃然,遥看响箭响起的方向,沉声道,“东面三股,西面五股,北面一股。”

    啊!王守仁心中一震,他知晓,沐将军这是向他说明城外各个方向的来犯之敌的数量。还真让细作们说对了,居然真的分成了十余股兵力,这是准备围剿宜良啊!否则,绝不会如此巧合,同时出现在宜良城外。

    但随即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沐将军,誓死保卫宜良!”

    沐将军缓缓转头,深深看他一眼,断喝一声,“誓死护卫!”

    “誓死护卫!”城内城头之下齐声喝道。

    啊!王守仁心中一震,回头望向在城头之下候命的沐府铁骑。

    却只见他们盔甲森森,齐举兵刃齐声断喝。

    “誓死护卫!”

    一时间,王守仁热血喷涌,不自禁,随将士们齐声喝道,“誓死护卫!”

    不约而同,王守仁与沐将军同时将喷涌出森然寒光的眼神望向城外队伍,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