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铁骑冲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四章 铁骑冲杀

    却只见远处尘烟滚滚,那几股贼人浩浩荡荡而来。

    沐将军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忧虑,他运用观阵之法查看,这几股贼人兵力远远超过了已方,而且阵形整齐,令行禁止,绝非乌合之众。此番,只怕免不了要有一场死战!胜负难料啊!

    王守仁也是面色肃然,他虽看不出兵阵深浅,但此等情势危殆,他却是心中有数的。

    “报!”就在此时,突然,从城内狂奔来一位军士。

    二人皱眉望过去,却只听得他奏报道,“城东几股贼人大约一千余人已经排好阵形,即将攻城!”

    “报!”未等二人反应过来,又一位军士狂奔而来。

    “城西几股贼人约千数人,排好阵形,准备攻城。”

    “报!”

    这是城北叛军动向啊!

    二人无奈地对视一眼,看来,贼人这是初来乍到,气热正盛,准备乘热打铁,不顾疲惫之躯、人困马乏,就要立刻攻城,这是得有多着急啊!

    “传令各军,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沐将军冷然道。

    “诺!”三位军士齐声应是,拨马而去。

    二人将目光投向城外,却见此时的贼人行伍之间大旗迎风招展,几位贼人首领聚在一处,对城头之上,指指点点,显然,这是在分析情势,准备攻城了。

    沐将军一串命令发布,城头之上一片肃然,将士们目光中充斥着寒光,紧握兵刃,准备迎战。

    “快看!”王守仁沉声喝道,声音中居然有颤抖之音。

    沐将军一惊,抬眼望向城下。

    嚯,只见贼人们的大旗居然被拦腰砍断,飘然而倒。与此同时,贼人首领聚集之处一片混乱。

    沐将军眼前一亮,扭头大喝一声,“重骑兵,备战!”

    诺!一阵轰天应声传来。

    “大人,机会千载难逢,还请守住城头,末将前去冲杀一阵!”沐将军强自压抑着兴奋之情,冲王守仁拱手道。

    “你,不怕这是陷阱吗?”王守仁一阵踌躇道。

    “贼人大旗倾倒,气势已滞,锐气受挫,现在已经自乱阵脚,如果是陷阱,绝不会如此,战机稍纵即逝,还请大人允准!”沐将军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王守仁看看他坚定焦急的眼神,点点头,“去吧!切记,切不可恋战!”

    沐将军应是一声,满面坚毅地冲下城头。

    “开城门!”王守仁转头看一眼城外已经乱作一团的贼人,沉声下令道。

    吱呀呀,城门洞开。

    “随我冲!”沐将军断喝一声,一马当先,冲出城去。

    一队几百人的重骑兵排成整齐的队形,紧随他急冲而出,蹄声隆隆,空中响彻着,“沐军威武”,整支队伍如同一条黑龙般,势不可挡地冲杀向贼人。

    王守仁极目远眺,望着城外的贼人,心中忐忑,自语道,“保重啊!”

    就在此时,战场之上产生了他无法相信的变化,只见,那条黑龙,如同一根锥子般,直插贼人心腹,本来阵形严整,令行禁止的贼人居然未做什么抵抗,四散而逃。

    咦!王守仁轻声惊叫,即便他这个战场菜鸟也知晓,这是军心涣散的表现啊!这是发生了何事?居然令贼人们如此溃散,那些贼人首领是干什么吃的?

    就在眨眼之间,沐将军带领的沐家铁骑居然将贼人队伍冲了个对穿。

    沐将军纵马疾驰,战场之上,夹杂着血腥之气的凛冽寒风吹在他脸上,一股冰冷肃杀之气寒彻入骨,但他浑身上下的热血却在燃烧!

    敌人已经被杀了个对穿,出乎意料的顺利,如已所料,贼人们锐气已挫,这不知名的原因令他们自乱阵脚,这一路冲来,居然没有碰到象样的贼人首领拦截,这可太奇怪了!

    但当前战阵之上,未遇强敌,这是好事啊!

    本来,他领着几百兄弟,乘乱冲阵,是抱着以死相搏的决心冲阵。

    在刚刚冲阵之时,以他为锋利尖锐的箭头,几百兄弟互为羽翼,准备破敌破阻,沐家男儿气势如虹,战意如血,胯下俊马似乎感受到自己伙伴们的这种渴望杀戮的心念,马蹄急驰,疯狂冲刺。

    人的血在烧!

    马的血在燃!

    “铁骑威武!”四字断喝出声,一浪高过一浪,高昂无比,战意直冲云霄。

    气势已经攀升至顶峰,沐将军势血沸腾,目光之中充斥着杀戮的快意,仇恨的冷意。身后的军士们,断喝之声激荡于战场上空,如同雷霆般炸响,震耳欲聋,杀气盈天!

    如此,铁骑如同一支利箭,冲入了贼人阵中,如同猛虎下山,雄狮捕食。

    虽然前方箭羽如林,倾泻而下。

    军士们却是毫无畏惧,视若无睹。

    随着箭羽中了铁骑身上,夺夺之声不绝于耳,然而,却是根本无用,无一人伤亡。

    “杀!”

    一个字,喝出了铁骑的怒吼,几百铁骑如同一道无可阻挡的洪流,以最快最凶的气势插入敌阵,势不可挡,一往无前。

    一股股鲜血溅起,铁骑阵形丝毫未乱,如同一个整体般,以睥睨之势,冲锋向前。

    血雨横飞,如同浪花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在贼人队伍中飞溅而起,人头滚滚,残肢断臂,竞先飞起,贼人们人仰马翻,恨不能多条腿,尽数逃窜。

    几百铁骑居然无所阻挡,一穿而过。

    沐将军以及军士们在冲入敌阵之时,脑海之中一阵空白,什么都未去想,眼中只有面前的敌人,挥刀,收刀,再挥,再收,动作机械地挥动,突然眼前一空,刀刃再无法找到目标,突然,他清醒过来。

    再看眼前,却发现,居然空无一物,有的,只是冷冽的寒风。

    抬眼四顾,军士们紧随其后,策马狂奔,却是一脸愕然地望着他,同样是一个动作,手中握着鲜血凛凛的兵刃,浑身浴血,兵锋所指,面前却是再无敌手。

    “沐军铁骑!”沐将军断喝一声。

    “万胜无敌!”军士们满面激奋地齐声叫道。

    沐将军拨马回旋,向侧方狂奔,转了一个圈。刀锋向前,依旧是贼人军阵!

    军士们紧随其后,如同附骨之虫,

    “杀!”

    所有铁骑,齐声断喝。

    一时间蹄声隆隆,队伍却是丝毫不乱,冲杀向前。

    一股黑风,一支黑箭,再次射入了贼人阵中。

    沐将军长刀所挥,一往无前,手中无一合之将。

    血雨飘飞,一个个头颅飞出,这支箭头依旧无敌穿刺。

    贼人们恨不能肋生双翅,逃离战场。

    沐将军狂笑连连,如同杀神般,刀如霹雳,手如电,一条条人命在他手中完结,却是毫无怜悯之心,骤然眼前一松,再无敌手。

    嚯,又杀了个对穿!

    “弟兄们!”这次,沐将军没有回身观望,只是断喝一声。

    “诺!”军士们齐声应诺。

    “杀!”

    沐将军大吼一声,拨马冲回了战场。

    如此这般,贼人军队如同一个筛子,被他们杀得溃不成军,狼狈逃窜,终于,战场之中再无活着的贼人。

    沐将军勒马持缰,环视周围。

    嚯!此时的战场之中,血肉铺满了地面,残肢四散摆放。

    “将军!”身边护卫军士叫道。

    “哦!”沐将军从怔然中醒来。

    “将军,咱们无一人折损!”护卫军士喜悦地回禀道。

    “啊!真的?”沐将军大吃一惊,如此惨烈的战阵,居然无一人伤亡?

    “千真万确!”

    沐将军却是一皱眉,不对啊!那些贼人首领哪去了?难道?

    突然,他激灵灵打个冷颤,不由得望向城头。

    还好,还好,城头之上依旧是钦差大旗。

    定定心神,沐将军一脸凝重地望着护卫军士吩咐道,“找找战场,看有没有贼人首领!”

    刚才他只顾冲杀,没有注意,现在想来,还真是奇怪,那些贼人首领何处去了!居然任由咱们冲杀,也不出来阻止,要知道,虽然沐家军铁骑无敌,但如果有强力贼人阻挡住自己,咱们绝不会如此轻易地冲杀于敌阵之中,还有可能会令咱们全军覆没。

    之前他向王守仁进言,只不过是不想陷入攻城血战,因为,沐家军铁骑最重要的战斗力在于冲阵,而非守城,如果守城,只会令淓家军铁骑蒙尘!

    却未想到,一战功成,杀得敌人落花流水,但现在想来却是心惊无比。

    “找到了!”须臾之后,战场之上一阵惊喜的叫声响起。

    沐将军精神一震,拨马奔向声音来处。

    “将军,且看!”

    沐将军定睛望去,呀,在那贼人大旗之下,居然躺卧着几具尸体。

    看那衣着,嚯然就是贼人首领。

    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沐将军再行确认。

    没错,就是贼人首领,而且还是几位!

    沐将军彻底懵了。

    难道是自己刚才将他们杀死的?

    不对,绝不会是自己!沐将军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但这是何人所为呢?

    虽然疑惑,但他却放下了心思,毕竟,如果这些贼人首领不在此地,他们就绝对会有阴谋,现在好了,真相大白,也不用担心他们有阴谋了!

    沐将军一声令下,将贼人首级割下,全员原地待命,他却独自回归城中。

    “将军,神勇啊!”王守仁面带笑容地在城门处迎接沐将军。

    “大人过奖了!此战功成,另有功臣!”沐将军却是不敢居功,反而面带羞愧地摇头苦笑。

    啊!王守仁一怔,不解地望向他。

    “大人,现在情势奥妙,末将想要如此这般!”沐将军面色一正,附在他耳朵旁一阵低语。

    “你确定?”王守仁神情严肃地望着他。

    “还请相信末将!”

    “好,就依你!”王守仁决然道。

    “末将去也!”沐将军一跃上马,拨马而去。

    王守仁毫不犹豫,转身一阵命令传下,一位位军士狂奔而去。

    终了,王守仁再上城头,看着城外远去的沐家军,眼中闪烁着莫名的担忧,沉吟不语。

    城东。

    号角齐鸣,锣鼓阵阵。贼人兵马发出山呼海啸般声音,冲向城下。

    奔涌在敌军前方的,不是贼人,居然是无数的百姓,他们身背沙袋,步履蹒跚地向城下奔来。

    身后,则是贼人们,他们挥动着皮鞭、长枪,逼迫着他们前进。

    百姓们边跑边哭,冲城头嘶叫,“别放箭,咱们是百姓!”

    哭声哀嚎之声,不绝于耳,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城头本来准备弯弓搭箭的军士们愕然了,手中的箭矢低垂而下,他们怎忍心将弓箭射向自己的百姓呢?

    “立刻放箭!”城头偏将厉声断喝道。

    然而,军士们依旧犹豫不绝,终究不想向百姓开火啊!

    “嗖!”一支箭射向了百姓们。

    军士们大惊,纷纷望向射箭之人。

    却原来,正是那位偏将,已经夺过身边一位军士的弓箭,冲百姓射出了第一支箭。

    而这一支箭正中最前面一位百姓的大腿,百姓扔掉沙袋,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还真射啊!一时间,城下百姓吓坏了,纷纷住脚。

    然而,贼人们岂能容你犹豫,啊!一声惨叫,响彻天空。

    却原来,贼人们见百姓们停住脚步,毫不犹豫地挥刀砍杀,一时间,百姓们纷纷惨叫。

    甚至,他们逼迫着那位中箭的百姓向护城河爬去。

    城头之上,军士们见百姓惨状,依旧难以射出弓箭。

    偏将长叹一声,厉喝道,“督战官,如果再有军士不射箭,以军法论处!”

    督战官应诺站于城头,森寒的目光投向军士们。

    军士们面色大变,既然动用了督战官,那么,偏将是认真的,战时不听命令,必是斩首之刑啊!

    于是,他们重新张弓搭箭,瞄向了城外的百姓。

    “放箭!”偏将命令道。

    嗖!终于,第一箭射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划破长空,一位百姓栽倒在地。

    当然,他中的也是大腿。

    有了第一箭,第二箭自是不远。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一支支箭矢射向了百姓。当然,有样学样,他们的箭矢只是往百姓双腿上招呼。

    军士们却是眼眶通红,紧咬双唇,双手紧握弓箭,有的甚至哽咽出声。

    “停!”突然,偏将大喝一声。

    军士们心中一喜,难道偏将改变主意了?齐齐望向偏将。

    然而,偏将却是张大嘴巴,望向城外。

    军士们转头望去。

    嚯,却只见贼人大旗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