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应援城北-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六章 应援城北

    &bp;&bp;&bp;&bp;贼人们惊骇地望着梅二,他居然从下到上被劈为了两半,那血液狂喷而出。

    &bp;&bp;&bp;&bp;在一片血雨当中,贼人们呆呆立着,任由血液淋了个通透。

    &bp;&bp;&bp;&bp;任谁都没想到,在重重保卫中,梅二居然依旧遇害。

    &bp;&bp;&bp;&bp;那位之前劝慰梅二的壮汉更是面色铁青,满眼惊骇地四顾探寻,希望找到凶手的蛛丝马迹。

    &bp;&bp;&bp;&bp;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寒光射向了壮汉。

    &bp;&bp;&bp;&bp;啊呀!一声惊叫,壮汉抱头鼠窜,躲过寒光,头也不回,不辩方向地拨马狂奔而去,显然,他已经被吓破了胆。

    &bp;&bp;&bp;&bp;而那道寒光却是狠狠射入了他身后贼人的身体,就连声音都来不及喊出,翻身栽倒在地。

    &bp;&bp;&bp;&bp;至此,三位首领无一正常,两位被杀,一位被吓破了胆,逃窜而去。

    &bp;&bp;&bp;&bp;群贼无首,反应过来的他们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情,戒备地望着身边的各位,深怕其中隐藏着杀手,随后,惊叫一声,一哄而散。

    &bp;&bp;&bp;&bp;令无所出,正在等候命令的贼人们一阵骚乱,究竟是战是逃,如何定夺?一个个如同无头苍蝇般,进退失据。

    &bp;&bp;&bp;&bp;然而,此时哪轮到他们反应过来,一条黑龙从后冲杀而入。

    &bp;&bp;&bp;&bp;郭偏将见机不可失,将手中兵刃一扬,杀!一声断喝令出如山,蹄声隆隆,军士们奋勇杀入敌阵。

    &bp;&bp;&bp;&bp;一时间,战火激烈异常,贼人们纷纷组织起来,奋起反抗,然而,沐家军气势如虹,更兼具重骑兵冲阵优势,在隆隆铁骑的冲锋之下,贼人们节节败退,他们的抵抗如土鸡瓦狗,接触的瞬间就被瓦解,贼人们恨不能多生向只脚,哭爹喊娘地狼狈逃窜。

    &bp;&bp;&bp;&bp;一时间,贼人们根本形不成有效的抵抗,任由沐家铁骑冲杀屠戮,情势一边倒,胜者越杀越兴奋,败者越逃越气馁,从空中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而是一边倒的屠戮之战。

    &bp;&bp;&bp;&bp;这一战,杀得天昏地暗,沐家铁骑不断来回绞杀,贼人们逃出生天者几无余者。

    &bp;&bp;&bp;&bp;突然,一阵鸣钲之声在战场上空响起。

    &bp;&bp;&bp;&bp;郭偏将一怔,停下挥舞的兵刃,抬眼望去,却只见那支援军已经收罗队形,不再追杀。

    &bp;&bp;&bp;&bp;郭偏将一扬兵刃,军士们止住了冲杀之势,一个个喘着粗气,双手都有些颤抖。

    &bp;&bp;&bp;&bp;郭偏将发现,军士们的长枪早已扔掉,手中尽皆执着一柄柄钢刀,而那些钢刀居然尽数卷刃,再看看周围,却只见贼人们尸横遍野,有的,也只是零星几个正在逃窜的贼人。

    &bp;&bp;&bp;&bp;郭偏将突然感觉手中的兵刃份量不对,举手看去,却原来,自己的兵刃也早卷了刃,甚至断了一截,不由得摇头失笑,这一场杀戮居然令自己如此忘形,不过,真是痛快啊!

    &bp;&bp;&bp;&bp;下一秒,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感慨,本以为是一场苦战,但现在却取得了如此大胜,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bp;&bp;&bp;&bp;想到此,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那支援兵,如果不是这支援兵,只怕也不会取得如此大胜了。

    &bp;&bp;&bp;&bp;郭偏将拨马而行,直奔援军。

    &bp;&bp;&bp;&bp;然而,他突然发现那支援军的首领沐将军居然直奔战场一处而去。

    &bp;&bp;&bp;&bp;他不由一怔,难道这位有其他发现?然而,他冲那处战场望去,却一无所获,异于其他者,不过是那处好似空了许多,不似其它处躺满了尸体,而是仅有几具尸体孤零零躺卧着。

    &bp;&bp;&bp;&bp;他一勒缰绳,直奔那处。

    &bp;&bp;&bp;&bp;终于二人汇合。

    &bp;&bp;&bp;&bp;“末将参见沐将军!”郭偏将来到近前,抱拳为礼。

    &bp;&bp;&bp;&bp;然而,沐将军却是根本不理会于他,而是翻身下马,细细查看此处。

    &bp;&bp;&bp;&bp;郭偏将一愕,将目光投向此处战场。

    &bp;&bp;&bp;&bp;呀!他被吓了一跳,却只见地面上,两片人身分列两边,血还在不断冒出,就连他这见惯死尸的战场悍将都心中一冷,这是有多大的仇啊?居然将人分尸!

    &bp;&bp;&bp;&bp;沐将军却是视若无睹,又看向旁边,那是一具顶盔贯甲的尸体,哟,这定然是首领啊!

    &bp;&bp;&bp;&bp;郭偏将心中一喜,首领居然被杀,贼人们还如此不顾首尾地将其弃尸于此!随即心中不由愕然,要知道,如果首领身死,自有护卫会将其尸首收敛撤退,如今这是怎么说的?难道护卫们尽数被杀?

    &bp;&bp;&bp;&bp;沐将军此时却是查看完毕,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点头轻叹不已!

    &bp;&bp;&bp;&bp;“沐将军,您这是?”郭偏将好奇地问道。

    &bp;&bp;&bp;&bp;“郭偏将,庆幸啊!”沐将军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神秘一笑。

    &bp;&bp;&bp;&bp;“是啊,是啊!”郭偏将点头称是,不错,庆幸有援军,庆幸自己出城冲阵,庆幸冲阵成功,这一切真是庆幸啊!

    &bp;&bp;&bp;&bp;这他却是理解错了,不过,沐将军也没与他分说,抬头看看战场,吩咐道,“郭偏将,速速回城!”

    &bp;&bp;&bp;&bp;啊!郭偏将一愣,随即应是。

    &bp;&bp;&bp;&bp;“现在只怕城西城北的贼人已经得了消息正在往这儿赶,留些人打扫战场,速速回城准备防御!”沐将军面色凝重道。

    &bp;&bp;&bp;&bp;郭偏将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沐将军是担忧贼人援军,想想也是,咱们虽然是两支军队,但总体也才几百人,人家贼人们在宜良城各门可是布置了几千人,如果齐来,只怕咱们这点人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bp;&bp;&bp;&bp;“报!”就在此时,突然,一骑奔来。

    &bp;&bp;&bp;&bp;沐将军与郭偏将不由心中一惊,看向来骑。

    &bp;&bp;&bp;&bp;“城西城北告急,还请两位将军应援!”来人未下马,急叫道。

    &bp;&bp;&bp;&bp;沐将军心中大惊,自己猜错了,人家并未来援,反而加强了攻势,城西城北危矣!

    &bp;&bp;&bp;&bp;“郭偏将,你援西城!”沐将军厉喝一声,翻身上马,拨刃正令,一马当先,直奔城中。

    &bp;&bp;&bp;&bp;郭偏将知晓情势紧急,不说二话,紧随其后,翻身上马,冲手下军士一挥手,回城!

    &bp;&bp;&bp;&bp;一时间,铁蹄隆隆,沐家军铁骑分成两条洪流,冲入了宜良城。

    &bp;&bp;&bp;&bp;冲入城中之后,并未停留,兵分两路,直奔城西城北。

    &bp;&bp;&bp;&bp;当然,郭偏将未曾忘记留下一队人马护卫东城门。

    &bp;&bp;&bp;&bp;未曾靠近城北,一阵喊杀之声,隆隆攻城之声已经传来。

    &bp;&bp;&bp;&bp;沐将军紧锁眉头,举手一扬,身后铁骑瞬间立住,整齐划一,一股悍勇之气扑面而出。

    &bp;&bp;&bp;&bp;沐将军翻身下马,冲上了城头。

    &bp;&bp;&bp;&bp;嗖,一声利箭扑面而来。

    &bp;&bp;&bp;&bp;沐将军一挥手,当啷一声,利箭被砍于地下。

    &bp;&bp;&bp;&bp;嗖嗖嗖,紧接着,一支支利箭接连射来。

    &bp;&bp;&bp;&bp;沐将军挥动兵刃,左挡右支,矮身半蹲于地,环视城头。

    &bp;&bp;&bp;&bp;抬眼望去,只见城头之上,军士们有的张弓搭箭,回敬贼人;有的挥动兵刃,冲向跳上城头的贼人,相互搏杀;有的举起擂石扔下城头,咂向登上云梯的贼人

    &bp;&bp;&bp;&bp;一应军士全神贯注地在护卫城池。

    &bp;&bp;&bp;&bp;“李偏将!”沐将军厉喝一声。

    &bp;&bp;&bp;&bp;无人应答。

    &bp;&bp;&bp;&bp;“李偏将!”

    &bp;&bp;&bp;&bp;“哪个龟孙子叫老子!”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声音中的那份怒气无法抑制。

    &bp;&bp;&bp;&bp;与此同时,蹬蹬蹬轰隆脚步奔来。

    &bp;&bp;&bp;&bp;一位满脸漆黑,胡子拉碴的壮汉满面怒气地冲了过来。

    &bp;&bp;&bp;&bp;“脾气见长啊!”沐将军冷冷一笑。

    &bp;&bp;&bp;&bp;“啊!沐将军!”李偏将讪讪一笑,随即面色一紧,叫道,“您可来了!”

    &bp;&bp;&bp;&bp;沐将军冷哼一声,“战况如何?还能支撑吗?”

    &bp;&bp;&bp;&bp;“连续几个时辰守城,兄弟们累啊!”李偏将苦笑一声,“而且折损严重,现在只是苦苦支撑而已!”

    &bp;&bp;&bp;&bp;沐将军一皱眉,“几个时辰?”

    &bp;&bp;&bp;&bp;“不错,贼人们刚来,就驾起云梯攻城,根本没给咱们喘息之机,兄弟们虽然有备,但却还是人手缺少,根本无法兼顾,只好一人当几人使用,但毕竟精力有限,现在快撑不住了啊!”

    &bp;&bp;&bp;&bp;“城中百姓呢?没有用上?”沐将军一皱眉。

    &bp;&bp;&bp;&bp;“百姓们到是来了,然而,攻城战太过激烈,刚开始扔擂石还行,但贼人们弓箭兵一轮齐射,就令百姓死伤惨重,他们根本不懂躲避,更甚者攻上城头贼人一个照面就将百姓砍翻,凭白损失人手而已。根本就指望不上,说到底,他们未受过训练不堪大用啊!咱们这些军士才是主力啊!”李偏将苦涩一笑。

    &bp;&bp;&bp;&bp;沐将军深以为然,“行了,这一轮战罢,咱们换防!”

    &bp;&bp;&bp;&bp;嗯!李偏将无奈一笑,是啊,现在换上,只能是让贼人利用这个机会,毕竟,如果让守城军士们知晓要换防,只怕那股心劲会瞬间消失,到时可就麻烦了!只能乘贼人攻城停歇之时换防最是妥当。

    &bp;&bp;&bp;&bp;这,也是沐将军只身上城的缘由!

    &bp;&bp;&bp;&bp;“走,看看去!”沐将军冲李偏将一挥手,当先弯腰来到城垛之处,向城外望去。

    &bp;&bp;&bp;&bp;却只见城外一阵阵贼人排列整齐,层次分明,阵前是一队队人马驾着云梯,直奔城下,其后是冲锋陷阵的贼人,手执盾牌,弯腰低身,奔向城下,参与攻城,随后又是一队,缓缓前行,预备攻城。

    &bp;&bp;&bp;&bp;虽然不时有贼人惨叫着,从云梯上跌落,然而,却依旧无法阻挡贼人的攻势,相反,其后的贼人满面狰狞,一脸悍勇地奔向云梯。甚至有那跌落城下的贼人一个翻身,抹一把脸上的鲜血,再次直起身形,向云梯冲来。

    &bp;&bp;&bp;&bp;沐将军不由得眉头紧锁,如此悍勇?

    &bp;&bp;&bp;&bp;“这些贼人也不知吃了什么药,如此勇猛,根本与往日的贼寇不同!也不知是如何训练的?”李偏将紧随其后,低声道,声音中充斥着怒气。

    &bp;&bp;&bp;&bp;“城门呢?”沐将军并不答话,反而问道。

    &bp;&bp;&bp;&bp;“我已经用石块将城门封死,贼人们刚开始准备从城门冲入,却做了无用功。”李偏将嘿嘿一笑,得意不已。

    &bp;&bp;&bp;&bp;哦!沐将军却是没给他好脸色,抬眼望向城外远处那杆贼人大旗。

    &bp;&bp;&bp;&bp;“这支贼人队伍大旗之上只书一个‘弥’,也不知是何意?”李偏将皱眉道,说完,他将目光投向沐将军,显然,他希望沐将军为他解惑。

    &bp;&bp;&bp;&bp;沐将军却并不答话,眼中闪过一丝希冀,环视着那杆大旗周围的贼人。

    &bp;&bp;&bp;&bp;突然,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bp;&bp;&bp;&bp;只因为,那贼人的大旗居然倒了!

    &bp;&bp;&bp;&bp;来了!沐将军挺身而起。

    &bp;&bp;&bp;&bp;李偏将吓了一跳,一把拉住沐将军,断喝道,“将军,小心!”

    &bp;&bp;&bp;&bp;嗖,一支利箭射向了沐将军,然而,沐将军却是大笑,挥动兵刃将利箭一刀斩断。

    &bp;&bp;&bp;&bp;“李偏将,护住城头,不得有失!”吩咐完,沐将军转身奔向城下。

    &bp;&bp;&bp;&bp;啊!李偏将傻傻望着沐将军的背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bp;&bp;&bp;&bp;“守好城头,算你大功一件!”沐将军的话语从城下传来。

    &bp;&bp;&bp;&bp;李偏将回过神来,冲到内城头,望向城下。

    &bp;&bp;&bp;&bp;却只见沐将军一声令下,所有前来援救的军士们纷纷下马,冲向城门处,搬起了石块。

    &bp;&bp;&bp;&bp;令他吃惊的一幕是,就连沐将军也冲向了城门,搬石块!

    &bp;&bp;&bp;&bp;啊!这下,李偏将可是彻底懵了,沐将军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还嫌贼人们攻城不利,给他们打开城门?

    &bp;&bp;&bp;&bp;“将军,您要干什么?”李偏将冲城下喊道。

    &bp;&bp;&bp;&bp;“出城杀敌!”沐将军的话语传来。

    &bp;&bp;&bp;&bp;李偏将头一晕,差点一头栽下城头。

    &bp;&bp;&bp;&bp;人家外面的贼人可有几千人,你们这几百人出去杀敌,就不怕被包了饺子吗?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bp;&bp;&bp;&bp;然而,他却无法置疑沐将军的决定。

    &bp;&bp;&bp;&bp;“将军,那面撑不住了!”就在此时,突然,一位军士冲了过来,禀报道。

    &bp;&bp;&bp;&bp;李偏将回头望几那处,却只见贼人们居然冲上来四五人,一阵砍杀,军士们一拥而上,但却无法将其拿下砍杀,城头一阵混战。

    &bp;&bp;&bp;&bp;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贼人冲上城头。

    &bp;&bp;&bp;&bp;李偏将回头看看城下的沐将军援兵,无奈摇头,一跺脚,大喝一声,“兄弟们,将贼人赶下去!”随即,挥动手中兵刃,一往无前地冲向了贼人。

    &bp;&bp;&bp;&bp;此时城下的沐将军却是激动异常,催促激励着军士们搬石块。

    &bp;&bp;&bp;&bp;城头之上却是杀声震天,声声惨叫传了下来。

    &bp;&bp;&bp;&bp;“将军,不用援助城头吗?”身旁将官忍不住问道。

    &bp;&bp;&bp;&bp;“有用,相信李胡子能够顶住的!众兄弟,搬完石块,我为大家记头功,快搬!”沐将军却是头也不回,只是搬石块。

    &bp;&bp;&bp;&bp;啊!军士们一阵欢呼,这头功来得可太容易了,一时间,军士们情绪高涨,石块迅速减少。

    &bp;&bp;&bp;&bp;终于,最后一块石块被搬走。

    &bp;&bp;&bp;&bp;沐将军直赶快身形,断喝道,“开城,上马,出城,冲阵!”

    &bp;&bp;&bp;&bp;命令接连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