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意外援兵-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七章 意外援兵

    城门洞开,沐家铁骑狂啸而出。

    贼人们大惊,然而,根本来不及反应,沐家铁骑就呼啸而来。

    “贼人首领已经授首!”沐将军断喝一声。

    贼人们大惊,有那小头目面现惊容,但却强压着心头震颤叫道,“官军谣言,其心可诛。兄弟们,上!将他们留在此处,今日咱们就在此建功立业!”

    一时间,呼喝之声不绝。

    然而,沐将军却是不理会这些,一心只是率领铁骑往前冲,同时口中呼喝不已。

    当然,沿途贼人想要阻挡,但哪里能够做到!

    一方有备而来,另一方毫无思想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贼人们被打了个人仰马翻,攻城之势为之一滞。

    未等贼人们组织有效抵抗,沐将军率领的沐家铁骑却是毫不留恋,一往无前,直奔大旗倾倒之处。

    而此时,远处贼人阵中却是一片混乱,如无头苍蝇般惊慌失措。

    近处,贼人们回身望去,却发现大旗居然倒了,一时间,心怀忐忑,攻城气势为之一滞。

    城头之上,拼杀不断,但攻城之猛烈程度却是已经大大减弱,李偏将敏感地感觉到这一现象,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何,但却哪里肯错过机会,呼喝不断,奋勇杀敌,须臾之后,将城头贼人们砍个精光。

    望着城头的一片狼藉,李偏将心中一阵后怕,这些贼人还真是勇悍啊!就这五六个贼人,居然令咱们沐家军付出了七八人的伤亡才将其剿灭,如果不是攻城之势稍稍停滞,再涌现一些贼人,只怕今日还真心无法善了了!

    对了,沐将军!突然,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难道刚才攻城之势稍稍停滞与沐将军有关。

    想及此,奋身一跃,冲到城头,望向城外。

    嚯,瞬间,他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只见沐将军率领铁骑如同一支利箭,直插贼人咽喉,向那纵深之处冲去。

    在他们周围,尽皆是手执利刃的贼人,一个个如狼似虎,向他们围去。

    李偏将一阵担心,沐将军怎会如此鲁莽,城外的贼人可是他的几倍,甚至是十倍左右,他们这样难道不是送死吗?

    然而,他的担心对眼前的形势却是毫无作用,只能在心中祈祷,沐将军不要被围困于敌阵当中,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沐将军此时却是根本毫无畏惧,只知一心向前,目标直指那大旗倾倒之处。

    这次,倒没有如前两个城门前那般溃败,反而极其悍勇地狂扑而上,极力阻止沐家铁骑的冲锋步伐。

    沐将军只感到举步为艰。

    然而,他的步伐却是无法停止,皆因,如果停止前后皆敌的情况下,只怕咱们今日无法幸免啊!

    “沐家铁骑!”

    “一往无前!”

    沐将军高声断喝。

    “沐家铁骑!”

    “一往无前!”

    军士们高声应和,力保士气不失。

    然而,今次所遇贼人异于前两次,居然迎来了顽强的抵抗,前仆后继地冲锋不已。

    终于,一骑铁骑惨叫一声栽倒于地,瞬间,刀枪齐上,将之砍成了肉泥。

    看到这一幕,沐将军目瞠欲裂,将身前贼人砍为两段,然而,瞬间就有人补位而上,令其无法冲锋。

    一次次,沐将军勇猛如虎,然而,却是无力救援战友,只能眼睁睁望着战友们一个个倒地战死。

    沐将军机械地挥舞着兵刃,然而,周围的贼人越来越多,根本砍杀不完。

    望着身前越来越少的战友,沐将军心中一阵无力,同时泛起一阵后悔,本以为,大旗既倒,这些贼人定然军心大乱,未曾想,这股贼人居然前所未有的凶悍,这样下去,只怕咱们今日就得折在此处了!

    身在城头的李偏将居高临下,望着无边无际的贼人纷纷围向中央的沐家铁骑,他心中紧缩成一团,担忧无比。

    啊!李偏将惊叫一声,目眦欲裂,只见一件兵刃从背后直接砍向了沐将军。这一幕,看得他心惊无比。

    咝!沐将军倒吸一口冷气,身上中了一记,从他身上飙出一股鲜血。

    沐将军回身就是一刀,砍杀了身后偷袭的贼人,抬眼望去,贼人们漫无边际,杀之不完。

    无奈地长叹一声,看来,今日无力回天了。

    他断喝一声,“弟兄们!”

    就在此时,突然,轰隆隆,一阵炸响,地动山摇。

    将沐将军的话语炸了回去。

    无论敌我,皆是一怔,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贼人军阵之后,一阵浓烟滚滚。

    地面之上,却是一片焦黑的空白,空白周围残肢断臂铺满一地。

    沐将军眼前一亮,难道?

    “杀!”一队人马冲杀进了敌阵之中,与此同时,一道道寒光射向了贼人阵中。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炸裂之声。

    贼人阵中马嘶人叫,乱作一团。

    那支人马如同魔神下凡,纵马飞驰,左手施雷,右手劈砍,收割着贼人的性命。

    沐将军哪能令机会消逝,大喝一声,“兄弟们,杀!”

    沐家铁骑本来即将消逝的士气瞬间爆棚,“杀!”

    一字喝出口,气势重新沸腾,杀气腾腾地拨马冲向贼人。

    相形之下,贼人们也见到了如此情景,心中惧怕不已,眼中更是充斥着惊骇之色。

    这雷声,难道是上天给咱们的惩罚?一时间,贼人们人心动摇,手中兵刃有些发软,此消彼涨之下,沐将军率领的铁骑冲出包围圈,纵马飞驰,杀入敌阵当中。

    这次,却再未出现顽强的抵抗,有的,只是零星半点的箭矢,却无法伤及沐家铁骑分毫。

    李偏将自是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潮澎湃不已,同时也松了口气,好啊,援兵到了!

    居高临下,他看得分明,贼人们如潮退去,分裂开来,任由沐将军冲杀,虽然他们挺进极快,但对贼人们的伤害居然还不及那支援兵!

    要知道,那支援兵从高处看,也仅只是几十人,在这战场之上,就如水滴入了大海一般,转瞬就会消失。

    这,也是李偏将的担忧,毕竟,人数上的劣势无可争辩,单凭这些人,能够将贼人杀退吗?啊,不,那是天方夜谭,如今,他只希望,沐军铁骑冲杀一阵之后,看清形势,安全退回宜良城,就是胜利啊!

    然而,事情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只见那队援兵黑巾罩面,左手霹雳,右手死神镰刀,收割着贼人的性命,如同割除草芥一般,成片成片的贼人倒了下去。

    虽然这批贼人悍勇无比,然而,却也担不住这般损失啊!

    终于,贼人们害怕了,退缩了,于是一条通天大道出现在了援兵面前。

    然而,援兵们却是根本不走,反而驱马冲向贼人聚集之处,最终居然演变成了,一支几十人的骑兵追杀着无穷无尽的贼人,贼人们却是如潮而退。

    相形之下,沐将军的战果却是根本不够看,仅只是冲杀分割开贼人,却并无多少贼人被灭。

    但是,两边冲杀,令得贼人无所适从,纷纷将目光投向大旗之处,但却发现,大旗至倒之后,再未立起。

    形势危急之时,贼人们的心态出现了波动,终于,贼人们面上出现了惊慌之情。

    “贼人首领已经伏法!”一阵断喝响彻于战场上空。

    “贼人首领已经伏法!”一阵地动山摇的怒喝之声响起。

    贼人们的目光盯在了大旗所在之处,希冀着大旗巍然屹立于战场之中,然而,他们注定会失望的。

    等候良久,大旗依旧无踪,终于,人心浮动,骚乱缓缓出现,渐渐呈现出了溃败之势。

    见此情形,沐将军岂能不抓住这个机会,“沐家铁骑!”

    “沐家铁骑!”

    “万胜!”

    “万胜!”

    军士们随之响应,士气陡然攀升到了顶峰。

    沐家铁骑的可怕终于呈现了出来。

    蹄声隆隆,一支狂龙席卷敌军。狂龙过境,寸草不生,贼人们如同草芥般任人宰割,再不复之前的悍勇之势。

    “跑啊!”一声厉喝响起。

    如同瘟疫一般,漫延全场。

    刚开始,贼人们是一小股一小股溃败,但随着情势的演变,回过神来的贼人们有样学样,恨爹娘少生了几双腿,狂奔而逃。

    继而,大股大股的贼人溃败而逃,形成了崩盘,贼人们呼啸而去。

    乘胜追击,沐家铁骑自是不会放过如此良机,衔尾追杀,一场酣畅淋漓的冲杀,令沐家铁骑热血沸腾。

    最终,贼人们留了一地死尸狼狈逃窜而去。

    沐家铁骑待要继续追赶。

    沐将军却举起兵刃,止住了大家的追击之势。

    他环视周围,搜索着什么!

    然而,他却惊愕地发现,那支援兵居然已经踪迹不见。

    “打扫战场!”无奈地吩咐一声,沐将军拨马向战场边缘奔去。

    奔行一圈,远眺近望,却是依旧无法找到那支援兵的踪影。

    唉!沐将军长叹一声,拨马回归。

    “将军!”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沐将军将目光望去,却是一名副将正满面惊喜地急奔而来,在他身后,却是十余位军士抬着一件物事。

    咦!沐将军的目光被那件物事吸引了过去。

    “这是?”沐将军满面迟疑地问道。

    那位副将笑道,“此乃床弩是也!”

    啊!沐将军双目圆睁,“何处得来?”

    “贼人处啊!”那位副将依旧是一脸的邀功之色。

    然而,望着眼前的床弩,沐将军面色难看,心中一阵紧缩,如果刚才这些床弩被用于战场,尤其是用于刚才自己冲阵之时,只怕咱们这几百人已经大部分被报销了,甚至可能会全军覆没。想想就是一阵后怕!

    但随即他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并非贼人们不用,而是人家觉得根本用不着动用这些利器,毕竟,从当时情势来看,咱们仅只有几百人,连塞人家牙缝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此物用一次就会损坏一些,为了一群注定会被剿灭的人不值当!更何况,那贼人首领可能被斩首,正处于慌乱之中,显然也可能是有所疏漏也说不定!

    想想就有些庆幸!说明咱的运气还是不错了!

    当然,那暗中的杀手及援兵来得及时也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想到此,沐将军就有些皱眉,这股势力究竟份属何方,为何这样帮咱,却不露面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将军,您看?”副将一脸的犹疑,是啊,沐将军这是想到了什么,难道他不高兴缴获这些床弩?

    “哦!”沐将军从思索中清醒,望着副将,沉声道,“将这床弩搬回城!交予李偏将,由他处置!”

    “这?”副将有些难意。

    “怎么?有意见?”沐将军面色一沉。

    “咱们南城还没呢?”副将偷眼看看他,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哼,小算盘打得挺精啊!”沐将军一脸怪异地望着他,随即面色阴沉道,“就知道自己的那笔帐,李偏将此次损失惨重,有这床弩,相当于增添了生力军,也就不需要咱增兵了,你说,这对你有用,还是对他有用?”

    副将一副羞愧的样子,低头不语。

    “哼!”沐将军不再理会于他,转身而去。

    沐将军扫视一下战场,沉吟片刻,驱马来到军士们面前,一挥手,率先奔向城内。

    众军士接到命令,翻身上马,紧随沐将军,奔向城内。

    “沐将军!”李偏将满面喜色地在城门处迎上前来。

    “你接收一下床弩,好生护城,不得有失!”沐将军沉声下令,拨马而去!

    李偏将为之愕然,随即面泛惊喜,口中叫道,“床弩?”

    然而,无人应答,回敬他的只是蹄声隆隆,以及漫天的灰尘,呛得他咳嗽连连!

    咳嗽之后,却是喜气盈盈,手舞足蹈。

    “咦,对啊,人都走了,我去哪取床弩?”

    突然,他反应过来,望着大队人马的背影傻了!

    “哎,李偏将,找人接收你的床弩来。”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我的床弩?”李偏将大喜过望,急速转身,望过去。而那个声音中满满的怨气却是被他忽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