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惨烈战况-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八章 惨烈战况

    却只见副将正一脸不情愿地瞅着他。

    然而,李偏将却是根本不看他,目光中冒着蓝光,直愣愣望着他身后军士们抬着的床弩。

    “行了,眼珠快瞪出来了!”副将没好气地冲他一瞪眼。

    李偏将却是不以为忤,嘻皮笑脸地望着副将,满面春风。

    “严副将,辛苦了!这些都是给我的?”李偏将望着身前的几具床弩,心中欣喜,但却强自压抑着,冲副将确认道。

    “哼,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严副将翻个白眼,冷哼一声,“沐将军的吩咐,谁敢忤逆,你这是想害我呢吧!”

    “严副将,您这可就见外了,咱哪敢害您呢?谁不知晓,您乃是沐将军面前的红人,今后咱可还得指望您在将军面前说些好话呢!要不,您留一架?”李偏将口中虽然如此说,但目光中的那份不舍却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

    “行了,别在这儿假装了,尽数收着就是,不过,如果这城北你守不好,可是辜负沐将军的期望了!”

    “那是自然,你告诉沐将军,放心吧,咱有这些神器,李某必会将这城北守得固若金汤。”李偏将一听,脸色瞬间阴转晴,拍着胸脯应诺道。

    “希望如此吧!”严副将点点头,不舍地看看军士们架着的床弩,冲军士们一挥手,“行了,将这些床弩放下,咱们走!”

    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床弩,轻叹一声,一狠心,转头拨马而去。

    李偏将却是冲严副将的背影喊了一声,“严副将慢走。”

    说完,他屁颠屁颠来到床弩近前,爱不释手地摸索着床弩。

    沐将军却是催马直奔城西,当他赶到城西,嚯,只见此时城西城头激战正酣。

    此刻的城头,一眼望去,满目尽都是血红色。尸体遍布城头,鲜血正从城头上向下流淌,汇成了一条小溪。

    将士们一个个正在浴血奋战。

    一眼望去,城头之上郭副将挥动着兵刃正奋力搏杀,然而身前的敌军却是越来越多,眼瞅着他挥动兵刃的幅度越来越小,显然,后继无力。

    而且,他身边的将士们越来越少,自顾不暇,无力应援。

    望着这一幕,沐将军心惊不已,一挥手,军士们翻身下马,在他的率领下冲向城头。

    一声喊杀之声响起,郭偏将一时为之愕然,但战场之上,岂容分心,一位贼人奋力冲他砍杀而来。凭借本能,郭偏将转动刀刃,将这名来袭敌人砍杀。但他却未曾向那名敌人看一眼,只是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望到沐将军,郭偏将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

    来得可真是时候,眼见着自己就无法支撑了,援军却到了,这可真是及时雨啊!

    他的想法没错,沐将军应援而来,也未多言,第一时间加入了护城之战中。

    战场之上,根本来不及交接,沐将军也没那意思,只是挥手之间,应援兵力投入了战斗,援助沐家军战友。

    也幸亏这些都是战友,他们的盔甲之上的标志相同,故此,两边根本就是毫无缝隙地对接起来。

    然而,城外的贼人们源源不断地从城头爬了上来,应援速度居然与沐将军他们相似,甚至,更加快速。

    于是,两边相继加入援兵,一时间,战况更加激烈。城头战况进入了白热化。

    一人刚刚将钢刀砍入敌人的肩膀,但随之旁边又有人将刀砍在了他的身上,继而,他奋起余力,扑上前去,用牙齿咬在了敌人咽喉之处,但是两柄钢刀却是同时砍在了他的身上。

    军士奋起余力,抱着两位敌人一跃而出城头,跌向城头之下。

    然而,更多的则是以命换命,令敌人无法冲上城头,更甚者,被敌军砍得身体残缺,根本无法再进行战斗,义烈之极,以身作石砸向了蹬在云梯之上的贼人,将自己最后的一丝效用发挥至极,作了最后的英烈之举。

    这,并不是唯一的举动,而是时刻在发生的一幕,旁边看到这一幕的军士将领却是悲痛欲绝,便他们无法忘记自己的使命,进一步激发了自己的潜能,冲向敌军,继续将这一幕更加的发扬光大。

    这惨烈的一幕随时上演,杀伐之事层出不穷,但是,城头之上的形势却是未见有多大好转。

    沐将军呼啸一声,冲向了城头,以身作则,不陑城头之敌,反而对云梯进行了毁灭性打击。随身军士有样学样,一番攻杀之后,城头的云梯迅速减少,而这形势也是为之突变。

    城头形势更是有了显著变化,郭偏将等奋起杀敌,更令得形势转变。

    而沐将军乘云梯无法支撑之时,回身杀向城头敌军,这下,有了显著效果,一方有后援军队,一方却是孤身作战,难以为继,故而,敌军被击退,不,准确地讲,应该是敌军无法支撑,后继无力,故此只能含恨城头。

    然而,沐将军环视城头,见这血流成河的模样,却是无法开心,相反,面部更加凝重起来。

    “郭偏将,将将士们撤下去,从现在起,城西防务由咱们接手!”沐将军望着郭偏将肃然命令道。

    虽然郭偏将觉得窝囊,而且万分不愿在这紧要关头自己撤下去,然而,他却明白,如今自己这些的援军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接下来,只能看沐将军的了,毕竟,他们已经尽力,而且已经被打残,根本后继无力,唯有休养生息,才能再次投入战斗。然而,他心中却是充满了无奈,军士们却不愿意当这半路脱逃的逃兵,只是将目光投向他,希望向沐将军请战,继续护城。

    更何况,刚才那以命相搏的一幕令他们热血沸腾,岂能就此窝囊地退下呢?

    然而,郭偏将知晓,对于自己这些军士来说,现在疲惫是最大的敌人,如果再不休息,自己等人不过是送到敌军口中的甜食,根本起不到任何援助的作用,有的,也不过就是任人宰割而已,到时,对整个战局的影响,对综合战力的影响可是不可估量的!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沐将军率领的军士们后继无援的情况下,唯有死战,与敌军同归于尽,更甚者令得沐将军等同袍尽数折损,被攻占城西城头,到时,宜良城就再无险可守,城破人亡,一切归于尘土。

    这一切,久经战阵的郭偏将自是清楚无比,现如今,他也只能下了死命令,“休息,哪怕闭眼稍稍恢复一下精神也可,如果违令,以军法论处!更甚者,不得进入沐家军军祠之中!”

    沐家军军祠,也称沐家军忠烈祠,乃是纪念褒扬沐家军忠义精神,追祀为国殉难的沐家军忠臣烈士之处。

    祠座西向东,平面为长方形,进深两间,主体建筑占地两亩左右。

    主堂为重檐歇山顶式样,黄琉璃瓦,镂花脊饰。内外均以石柱支撑,并由两道墙垣护卫,墙开遂道,花岗岩拱门。

    整个建筑考察,宏伟壮观。

    忠烈祠前一副对联,栉风沐雨,叙述着沐家军英烈们的忠魂:马鞍裹尸,千载忠魂留浩气;石碑垂泪,万年滇水吊忠魂。

    忠烈祠内供奉着各代沐家军英烈的忠魂牌位,沐家军均以能够入得忠烈祠为荣,死后入不得忠烈祠乃是整个家族的耻辱,这个思想已经深深镶嵌入了沐家军每位军士骨子里,这个处罚甚至比直接杀死军士们都残忍。

    郭偏将以此为誓,实乃是迫不得已,毕竟,现在情势危急,但自己等人却要眼望着沐将军领着同袍们在城头拼杀,他们心中岂能安乐,这一点,郭偏将心中也是难忍,但此如果咱们休息不好,无法形成战力,此时上去,也只能是拖累沐将军,更甚者,会将整个战局拖累,到时,咱们就会成为宜良城的千古罪人。

    郭偏将岂能让这等事出现在沐家军身上,故此,唯有硬起心肠,威胁大家歇息,养精蓄锐,到时接替沐将军护城。

    郭偏将此言一出,虽然人人心惊,但却不敢违抗,唯有心中强制命令军士们歇息,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于是,郭偏将率先倒卧于地,以身作则进行歇息。

    须臾之后,这些退下来的军士居然鼾声如雷,尽数进入梦乡。

    然而,这一幕却是没有人欣赏,只是在血火交融的战场上,这一幕有些诡异。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能够睡得着,当真不是一般人啊!

    沐将军却是在郭偏将发出命令之时,早已经率领军士们严阵以待,防备着敌军的再一次攻击。

    当然,敌军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新一轮的攻击更加猛烈,敌军也更加悍勇。

    但是,沐将军却依旧没有将这些如潮攻势放在眼中,他的眼神却是如鹰一般,扫视着城外的战场,尤其是注意着贼人阵中那杆大旗,以及大旗下的贼人首领,随时关注着他们的动态。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等到贼人们已经重新攻上了城头,但贼人阵中却是纹丝未动,也毫无动静。

    令他心中期盼的心思落空,有种无限的失望。

    但随即失笑,自己还在期盼什么,人家已经在三个方向帮助了自己,如果这一个方向的敌军自己都无法摆平,那自己又如何对得起沐家铁骑的威名,还是心存依赖了啊!

    一瞬间,他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自己终究着相了,凭借外力,终究无法长远,自己情拥着这云南最精锐的铁骑,却去依赖一个虚无飘渺的杀手及援军,自己还真是有出息啊!这般下去,沐家铁骑的威名也会被自己败个精光啊!

    瞬间,他眼中的精芒电闪,面容转为坚毅,甚至比之前更加自信,更加肃然。

    手中的钢刀更加的有力。

    “杀!”一声厉喝,沐将军冲锋向前,一刀将刚刚踏上城头的贼人砍作两段。

    他的清醒,令得这支沐家铁骑突然如同从梦中醒来一般,士气瞬间沸腾起来,喊杀之声震天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军士们的奋勇杀敌,气势如虹。

    与之前相比,这支军队突然间如同从梦中苏醒一般,重新恢复了沐家铁骑一往无前,战无不胜的气势,战力陡升,攀上城头的贼人瞬间感觉压力倍增,拼搏吃力。

    沐将军更是心中升起了一种自豪,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沐家铁骑啊!外力,终究无法助自己获得胜利,唯一能够依靠的,也仅只是咱们这股士气!千锤百炼铸就的军魂!

    终于,这股军魂被自己找回来了!

    想及此处,沐将军不由得心中升起一丝惭愧,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醒悟,只怕这支铁骑的军魂就要被自己丢弃了!到时再想找回来,可就难啰!想想,就是一阵后怕,自己差点成了扼杀这支沐家铁骑军魂的罪魁祸首!

    一阵阵冷汗从他的背后泛起!

    唯一能够解除他的惭愧与内疚的办法,也只有奋力杀敌,激励士气了。

    于是,沐将军居然与往昔冷静坚韧的性情迥异,手中兵刃大开大合,冲杀向前,奋力搏杀,勇猛异常。

    虽然,沐将军迥异于平常,但这种做法居然更加赢得了军士们的军心,一时间,在他的带动之下,这支铁骑的悍勇重新焕发,战况居然比之前更加惨烈,真正进入了鏖战模式。

    贼人们也如同打了鸡血般,不顾死活,冲上云梯,奔向城头。

    更甚者,一支支床弩居然呼啸而来,狠狠插入了城墙之中,这下,不只是凭借云梯,有些悍勇之徒居然脚踏床弩,居然就这般跃上了城头。

    这下,贼人们有如添加了生力军,涌上城头的贼人越来越多,居然以人力的多寡抵消了沐家军的悍勇,这下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然而,这一切却令得战场更加的惨烈。

    如此悍勇与人力的对抗,最终搞成了两败俱伤的战法。

    皆因其他战法根本无法适应此时的惨烈战况。

    一些一直勉力支撑、精疲力尽的军士力气耗尽,再也无法与敌相搏,于是,只好在敌军冲上城头的一瞬间,以血肉之躯拥抱着敌军,一齐冲下了城头,与敌一同变成了肉饼,为宜良城尽了这最后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