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中信遇险-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中信遇险

    沐将军望着兄弟们如此惨烈地与贼人同归于尽,心如刀绞,然而,却也无力改变,为今之计也只能是奋力搏杀,希望能够撑到郭偏将歇息好了!

    随着身边兄弟们越来越少,沐将军望着城头越来越多的贼人,心中充满了绝望!

    但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更何况,身后还有郭偏将等兄弟在歇息,岂能放弃!

    就这样,持续着杀声震天,身在如此环境下,郭偏将却是安然睡觉,甚至兄弟们也皆闭目歇息。

    皆因他们知晓,歇息之后,就是血与火的考验,如果歇息不好,接手护城之后,那可真是对不起现在正在欲血奋战的沐家军铁骑。

    就在此时,突然,城外无处响起隆隆炸响。

    沐将军一听,心中一喜,手中兵刃也更加有力地砍杀在了贼人身上。

    抬眼望去。

    只见城外远处火光闪现,贼人们也尽皆望向声音响处。

    虽然如此,但城头的贼人们却是并不理会,只是一心攻城,砍杀,他们在征战中悲鸣,鲜血在城头流淌,但是战士手中的长剑依旧举起,血月红光从阴霾的天空中刺射到大地上,旗帜仍在城墙上飘扬!

    宜良城在血色的月光中颤抖,挥舞着武器的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只剩下银亮的盔甲上发出冷冷的光芒。

    就在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战斗的号角,沐将军深深疑惑,难道那后面还有贼人?

    然而,他却明了,那处定然有贼人前来援助,但却有咱们的人阻挡,否则绝不会如此。

    如此情境下,他岂能不利用此事激励士气。

    “兄弟们,咱们的援兵到了,再坚持一下。痛恨,无助,愤怒,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战争从来不以个人的意志所改变,下面即将有我们的兄弟,有我们的敌人前来,我们只有从战争手中争夺我们自己的生存空间,我们才能不再痛恨它!争取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兄弟们,随我杀!为了沐家铁骑的荣誉!杀!”

    激昂的语气,应援的兄弟,皆令沐家铁骑士气大振,眼神中重新燃起那炽热的火焰,奋起余力,拼死护城。

    于是,新一轮的战斗展开了。

    攻城、守城,爬上,跌落,两军的战状异常惨烈。

    但沐将军却是偷眼望向远方,那处,就是咱们的希望,但是,当前最主要的却是要靠咱们自己的力量,为这份希望争取机会,一切都来自自身的过硬,故此,他明白,如今只能依靠自己将这城头守住,才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就在此时,突然一名贼人从侧方偷袭,满面狰狞地砍向沐将军。

    沐将军侧身就待躲避。

    当啷一声,一把兵刃架住了贼人钢刀。

    沐将军岂能错过此等时机,挥动兵刃将贼人砍为两段。

    “将军,换防!”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沐将军面色一变,转头望向声音来处,却原来,王守仁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他。

    “你?”沐将军大惊,看看周围,却只见兄弟们现在正在被生力军所代替,显然,是王守仁率领的军士前来换防。

    “大人,您怎么能身临险地呢?”沐将军满面焦急地望着王守仁道。

    “将士们在此浴血奋战,我岂能躲在后方,而且现在的情势刻不容缓。大家应该齐心协力,击退敌军,护卫宜良城。”王守仁挥动兵刃,击退贼人,头也不回地回应道。

    事已至此,沐将军也无法再行阻挡,轻叹一声,与王守仁并肩而战,这支生力军加入得太是时候了,一时间,沐家铁骑干气大振,在城头围歼贼人。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将贼人击退。

    二人喘着粗气,扶着城垛,望向城外。

    而那些沐家铁骑却是一屁股坐于地上,筋疲力尽地狂喘着,有的甚至直接一头栽倒在地昏睡过去。

    “沐将军,你且带领兄弟们下去歇息,我在此守城!”王守仁轻轻喘着,冲沐将军道。

    沐将军却是未曾答话,回身冲军士们吩咐道,“将之前奋战的兄弟们,抬下去歇息!”

    “你呢?”王守仁望着看向城外纹丝不动的沐将军,皱眉道。

    “我乃主官,岂能轻易离开战场!”沐将军却是淡然道,“更不能让钦差大人身临险地,有亏职守!”

    望着一脸坚定的沐将军,王守仁也不好强求,更何况,他知晓,这些军人说一不二,也就不再相劝。

    转头抬眼望向城外,就在此时,铜锣响起,城外贼人们如潮般退去。

    不由得眉头紧皱,这是怎么回事?在此战尽优势之时,他们为何退去?二人面面相觑,难道,是那身后的援兵有事?

    二人打量着贼人,贼人们虽然退去,但却依旧保持着阵形,汇聚于一处,整个战场陷入沉寂。

    突然,只见贼人阵中分出一队骑兵,直奔他们的后方狂奔而去。

    咦!看来,还真的是有事?二人不由得紧锁眉头,此时被围城,斥候无法派出,城外的情势一无所知。

    “大人,咱们必须派斥候前往城外收集信息,否则,如此背动,只怕这城真心守不住啊!”沐将军转头满眼忧虑地望着王守仁道。

    “嗯!此言有理!”王守仁深以为然。

    “对了,明师爷到现在都没出现,这不会出什么事吧?”突然,沐将军想起一事,不由得望向王守仁。

    对啊!王守仁也是面色一凝,是啊,如此战况,按道理,明中信绝不会不知,但为何到现在都未出现?

    二人对视一眼,突然,面色一变,将目光投向了城外那火光冲天处。

    难道?明师爷在城外?二人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对啊,明中信可没有一次让咱们失望啊!难道那城南城东城北之事尽数是明中信的手笔,这样想来,还真有可能啊!

    刚才那雷声隆隆可不正是明中信的标志性武器吗?

    想及此,他们目光中的忧虑更甚,如果明中信真是在城外应援,那现在他的情势还真的不妙啊!要知道,刚才那情势,显然是贼人有援军前来,这也就说明了明中信为何在这城西没有使用斩首之计,如此长的时间未出现,他正在为咱们阻挡另一股援军啊!现在贼人们停止攻城,派人前去,显然是前去应援的!

    也就是说,那处定然还有贼人援军,这两股贼人合兵一处,只怕咱这宜良城就危险了啊!

    不由得,二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虽然此时的情势有些明朗,但他们心中却更是无力,皆因为,此时,明中信最想要的是援兵,而咱们却还得守城,根本无法派遣援兵,只能眼睁睁看着贼人们围剿,却毫无办法。

    如今,他们也只能是眼望着远处火光冲天之处,祈祷明中信吉人天相,逃脱生天。

    他们没猜错,此时那处火光冲天之处,正是明中信率领学员们在狙击贼人援军。

    之前城东城南城北那位杀手及援兵,正是明中信与学员们所为。

    早在将百姓驱毒除疫之后,他虽然筋疲力尽,但却也只是神识有些疲累,身体却是没有大碍。

    而学员们早已将城门之处的消息探听清楚。

    他沉吟之后,觉得此时建议王守仁由他实施斩首计划有些不妥,不说王守仁会不会同意,单就只是自己这身子,他想必也绝不允许自己以身犯险的。

    故而,他只好以百姓阻挡王守仁及别人的探访,再暗暗率领学员们潜出城去。

    于是,接下来就发生了那袭杀贼人首领的一幕,本来,他准备自己斩首之后,令学员们发动攻势,再佐以城内沐家铁骑的攻袭,到时将贼人杀退,未曾想,沐将军居然如此的擅长抓住战机,丝毫未曾浪费他的设计。

    冲杀敌阵,令贼人进退失拒,更甚者,将这些围城贼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但在城北最终沐将军马失前蹄差点被包了饺子,明中信只好发令学员们援助,终于将城北贼人也击退。

    与沐将军心有灵犀,明中信重新潜到城西,想要继续照猫画虎,将贼人击退。

    未曾想,赵明兴居然发现,在城西十里之外,居然有贼人援兵在赶来。

    大惊之下,明中信只好先行率领学员们前往狙击,阻挡这支贼人。

    然而,他却惊讶地发现,这支贼人援军居然有千人之众,凭自己这几十人,只怕还真心没办法狙击于他们。

    如果被这群援兵赶到宜良城西,只怕宜良城根本无法守住,如此危殆的情势,令他头皮发麻。

    无奈,他只好运用了那件“武器”,希望能够对贼人援军造成惨重的伤害,阻挡其应援。

    一番袭击之后,贼人援军倒是被杀伤无数,但终究那件武器数量有限,根本无法尽数歼灭。

    居然仅只伤害了贼人援军几百人,但这却是激怒了贼人,怒而围歼明中信等人。

    在这种情况下,明中信率领学员们充分发挥了敌进我退,敌退我扰的优良传统,拖着贼人援军兜圈子,令其无法应援城西贼人。

    然而,他的计算终究被贼人识破。

    贼人们分出几百人继续围歼于他们,其余人等直奔城西。

    见自己的打算被看穿,明中信无奈,只好再次动用养神**,通过神识分辩出贼人首领所在之处,潜行到贼人首领处进行袭杀。

    但是,也不知是明中信的神识被运用频繁的原因,还是那贼人首领吉人天相,明中信居然失手了,未曾袭杀贼人首领,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被围在一处,贼人们前仆后继,想要杀死明中信。

    明中信手段频出,才堪堪保住性命,但再想脱身,却是无力。

    只因为,他之前消耗了太这的神识,更甚者,在袭杀城外贼人首领之时,令其身心俱疲,如今居然无力突围。

    明中信望着身前蜂涌而上的贼人,心中苦笑,难道自己就这般丧命于此了?

    赵明兴学员们更是惊骇欲绝,想要冲入贼人阵中援救,但却被贼人阻挡,根本无法应援明中信。而那件武器却是已经用尽,这令他们后悔不迭,为何自己不留几枚呢!如今这样可如何是好啊!

    学员们绝望的情绪漫延,吼声连连,却是无济于事。

    无奈,明中信只好奋起余力,传令赵明兴等人退去,不要再做无畏的牺牲。

    突然,一阵隆隆之声响彻贼人群中,一道道火光在贼人群中炸响。

    这下,贼人可是懵了。之前他们就尽量避免被敌人们的武器所伤,而且他们已经确定,这些敌军没有了那种武器,但如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刚才是在隐藏实力?

    而更懵的则是学员们,只因为,这隆隆之声是如此的熟悉,这是什么人?怎么会有那件武器?

    不由得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声响之处。

    却只见一支队伍以武器开道,冲杀而来,他们前方,一片狼藉,残肢断臂飞舞。

    然而,他们却无法看清,这是什么援兵?不过,无论如何,终究这一切乃是好事,大家这下有救了,明教习有救了!一时间,学员们士气大振。

    反观贼人们,却是士气大跌,混乱不堪,如无头的苍蝇般,抱头鼠窜。

    赵明兴等学员们大喜,乘此机会,奋力冲向明中信所在之处,想要借此时机,救援出教习。

    明中信岂能不捉住此等时机,身形如鬼魅地错身冲出了混乱不堪的贼人群中,反手将一名贼人掀落马下,翻身上了马匹冲向赵明兴等学员。

    “教习!”赵明兴等学员兴奋地望着明中信,高声喝道。

    “来,随我冲!”明中信却是毫不手软,一马当先,重新冲向了贼人。

    如此良机,岂能不冲杀一番,找回一些本钱。

    学员们气势如虹,在明中信的率领之下,如虎出更,奔向贼人,一道道寒光闪过,贼人的头颅飞上了天空。

    而那贼人首领之处,虽然躲过了袭杀,但却也身受重伤,之前一直是他在抱伤指挥军队围杀明中信。

    此时见事不可违,贼人首领冲旁边一位贼人耳语一番,那名贼人飞奔而去。

    随后,他长叹一声,下达了撤退的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