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路皆回-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三路皆回

    而此时的宜良西城头,王守仁与沐将军却是满面忧愁地望着城外。

    却原来,在贼人退走之后,居然不再攻城,反而整编队伍,打扫战场。

    王守仁与沐将军极目远眺,却无法得知明中信等究竟是何种情况,更让他们忧心的是,贼人暂不攻城之时,却是派出了一队人马前往后方。

    明显是前去接应贼人援军的,这令他们心中忐忑不已,他们虽想也派兵援助,但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只能眼巴巴望着城外,观察贼人动静,以获知一些讯息。

    在他们身后的城头上,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无数的伤兵在贼人撤退之后,立刻躺倒就在当场昏睡过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身上的伤口依旧在流淌着鲜血,可他们却睡得如此香甜。

    嚯,此时,却是居然有一群炯异的身穿统一制式衣服的人马正在为伤兵包扎,是那般的轻柔,深怕打扰到他们的睡眠。

    细看之下,居然是一群女子,当先一位居然正是那兰家小姐兰馨儿,她居然在手把手教授那些女子为伤兵包扎。

    当然,还有那些军士们正在手执兵刃端坐一旁,无语地望着天空,一动不动,也唯有那些女子上前询问之时,才抱以笑容回应一下,每个人脸上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疲倦。

    城头有那矮身行走的百姓,为将士们送上饮水米粥,补充体力。

    城头一片秩序井然,但无论何人,动作尽皆是悄声细语,不敢弄出大的动静,深怕打扰到军士们的歇息。

    一切,是那般的和谐温馨,与这满目疮痍的城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突然,城外贼兵身后一阵旌旗招展,那支队伍居然迎回来了援兵,贼人营中一阵欢呼雀跃之声。

    这下,王守仁与沐将军可是心中忧虑非常,既然贼人援兵到来,也就是说,明中信等人的狙击失败,未曾达到目的,那明师爷的安危生死呢?

    此时此地,不敢乱了军心,他们二人心中忧虑明中信的生死,但却是提都不敢提,他们也只是更加密切地观察着贼人阵势,推测他们下一步将要干什么,以作应对!至于明中信,只能希望他吉人天相了。

    “报!”

    呀!二人吓了一跳,望向背后这前来奏报的军士,不约而同,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其中的怨气令军士打个哆嗦,居然将浮在面上的喜色压了下去,喃喃无法自语。

    二人看一眼城外,起身悄然向城头一角行去。

    “说!”到了角落,异口同声,两位长官没好气地齐声低喝了一声。

    军士激灵灵打个冷颤,这下,声音小了几百倍,“报,城北,城东、城南各有一队人马要求入城!”

    “什么?”二人瞬间瞪大了双眼,望向军士。

    军士不敢怠慢,快言回禀道,“说是钦差大人与明师爷派往各县前去收罗宜良百姓的小队回来了。”

    啊!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回来得正是时候啊!值此与敌交战之时,那些外出的军士们回来,补充战力,可真是及时雨啊!

    “确认身份了吗?”王守仁沉声问道。

    “各位守城偏将副将均已确认,但不敢私自作主,是否打开城门,迎他们进城,各位将军请钦差大人定夺!”

    “这?”王守仁与沐将军一阵沉吟。

    “这却不好办啊!”二人心中明白,现在明师爷也不在,没人知晓,他们是否身上带了疫病,必须经过筛选才能进城啊!否则,如果引来疫病,那可就大事不妙了!到时,城内瘟疫横行,城外却是外敌环伺,那这宜良城可就更加无法守卫了!

    真真是可恶啊!这明师爷到底去哪里了?

    “有何不好办的!进城!”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突兀地传来。

    什么人,好大胆,钦差大人还未说话,你就自作主张,真是嫌命长啊!沐将军心中一阵怒意上涌,回头就要呵斥。

    王守仁却是眼前一亮,激动地转身站起身形望去。

    “大人?”吓得沐将军连忙将他拉过一旁,心有余悸地望向城外。

    这可是在城头啊,贼人们随时可能放射弓箭,如果钦差大人您被射中,咱可担当不起啊!

    见城外没有动静,沐将军一脸煞白地望着王守仁,厉声道,“大人,您怎可如此不小心?!”

    “沐将军,是本官大意了!”王守仁歉然地看看沐将军,然而,他眼中随即丝丝喜意闪现,转头望向来人。

    呵斥完王守仁,沐将军心中怒意难抑,就是那声音来处,令钦差大人如此失态,待某将他斩了!

    沐将军满脸怒意地望向来人,然而,当他看清来人之时,却也是一怔。

    嚯!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消失良久,他们猜测在城外援助的明中信,此时却是笑意盈盈地立于面前。

    此时,沐将军才明了为何王守仁如此激动,他心中也是激动异常啊!皆因为,在他心中,那位神出鬼没,杀了三面贼首的刺客杀手正是这位,但现在真人当面,他却又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位看上去,却是儒衣飘飘,手无缚鸡之力,他又如何能够在战场上出没,更何况,他的年纪?此时的他身上毫无半点血气与杀气,宛若一位浊世佳公子。试问,哪位上了战场的人下来没有一丝火气与杀气呢?不像,真心不像!

    真人当面,他却又在心中犹疑起来。

    “中信!”王守仁却是矮身迎上前去。

    “大人!”明中信行礼道。

    “你终于出关了?”

    明中信笑笑,“明某再不出关,只怕大人要骂明某临阵脱逃了!”

    “你呀!”王守仁摇头失笑,但那眼中的笑意无论如何是掩饰不住,“中信,你也听到了?你觉得,让他们进城?合适吗?”

    “大人!”明中信脸色一肃,郑重道,“此次咱们麻烦大了!

    “啊!怎么?”王守仁见他如此郑重其事,也是心下吃惊,不由得问出了声。

    “我派斥候外出查探,发现,那些被咱们击退的贼兵并未退却,反而在离城二十里之外驻扎休整,相信他们不日就会前来再行围城,故此,咱们得做好坚守的准备啊!”

    “什么?”王守仁双目圆睁,大吃一惊,他本以为,那些贼人被沐将军击退,自是离去,未曾想到居然还有后手。

    “是我忽略了!”沐将军苦笑着过来检讨,“兵力不足,加上对贼人的轻视,未曾派斥候再行探查,是卑职失职啊!”

    “怨不得沐将军,连番恶战,沐将军精力所限,无法兼顾,也算情有可原!”王守仁连忙安慰道。

    唉!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沐将军只能长叹一声,满脸的惭愧,自己这久经沙场的老兵居然还不如人家一个师爷想得周到,真真是!

    “大人,沐将军,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为今之计,是立刻将吴将军他们迎进城,当然,我会立刻为他们诊断,看是否身带毒素以及是否得了疫病,再加上吴御医他们已经回来,咱们可以立刻进行排查,争取让这些将士们迅速投入守城战中,否则,迟恐生变啊!”明中信皱眉道。

    “正是如此!”沐将军立刻从惭愧中醒转,眼前一亮,附和明中信道。

    “好,此事就由明师爷统筹管理!”王守仁也是果断之人,更何况,现在能够做主的三人已经都在此地了,统一意见立刻实施。

    “好,还请大人下令,各城门处将士百姓进城后,立刻赶到城南,统一进行管理,以免散布开来!”明中信当仁不让,随即建言道。

    “就依明师爷!”王守仁立刻转身让军士传令。

    “沐将军,接下来,贼人们有可能攻城会更加猛烈,此乃明某的一些守城拙见,如果能够帮得上一些忙,明某就感欣慰了!”明中信抬手递给沐将军一撂纸。

    咦!沐将军一滞,满脸惊疑地望向他。

    然而,明中信却不再说什么,冲他一拱手,转身疾步而去。

    而远处正在为军士包扎的兰馨儿却是瞅了一眼明中信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笑笑,低头继续包扎处理伤口,毫无上前询问的意思。

    “沐将军,这是明师爷给你的?”向军士们吩咐完,王守仁回转沐将军身前,看着那撂纸,轻声问道。

    “不错!”沐将军点点头。

    “来,咱们参详一下!”王守仁瞬间来了兴趣。

    沐将军为之愕然,在他想来,明中信应该只是一介书生,这战阵守城之法他如何能懂,左右不过是一些阵词老调而已,但钦差有命,岂能不从!

    看看城外并无动静,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二人坐于城头,低头参详。

    不提二人,且说明中信疾步下了城头,翻身上马,直奔城南。

    “明师爷!你终于来了,快快,给明师爷盛碗饭!”吴起见明中信奔来,急叫一声道。

    却原来,赵明兴一进城,就已经安排了百姓埋锅造饭,搭建帐篷准备迎接百姓进城。

    守护城南的将士们接到钦差命令,立刻让百姓进城,正好赶上热乎乎的米粥,这家伙,一个个吃得红光满面,喜笑颜开。

    此时见明中信回来,吴起心中感激,自然得表示表示。

    “不用!来!”明中信翻身下马,摆手叫过吴起向旁边行去。

    吴起不解地向旁边行去。

    “吴御医,你也来!”明中信冲吴御医招手道。

    二人紧随其后,来到一处避静之所。

    “二位,现在李玉将军等人也已经回来,此处今后就是百姓聚集的大本营。钦差大人命我全权负责安排百姓驱毒除疫之事,所以,还请你们配合一下。”明中信环视二人一眼,低声道。

    “那是自然!”二人点头应是。

    “还有一个情况你们可能不知晓。在你们走后,城中再次爆发了毒素流传,而且更加恶毒,居然是混毒,极其难治,所以,我怀疑那弥勒会余孽走之时又留了后手,但一直找不到。而且,之前的所有治疗手段基本无用,现阶段只有我一人能够治疗,所以,吴将军,你必须严加看管这些百姓,不得让他们离开此地,待吴御医与我检查之后,确认他们未曾感染之后,再定行止!”明中信满面肃然道。

    吴起深知此事事关重大,郑重地点点头。

    吴御医却是满面的震惊,本以为此番已经将百姓们治愈,未曾想城中还有变数,这可太令人震惊了!

    “吴御医,你且将太医们召集过来,我先为你们诊治一番,如果大家没有传染,那我就教授你们一些技法,争取每一步有一人负责,增加治疗速度,尽快为百姓诊治,到时,才可为守城多尽一分力啊!”

    吴御医自无不允,收拾心情,应命而去。

    “明师爷,老实告诉我,你真的能治?”吴起瞅瞅离去的吴御医,满面紧张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好笑地看看他,“瞧你那样,有我在,放心吧!”

    吴起稍稍安慰了一些,但随即将腕脉一把放在明中信面前,耍赖道,“现在就给我看看!”

    明中信摇头失笑,只好伸手放在他的腕脉之上,闭目凝神为其诊治。

    吴起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的表情,不敢有一丝遗漏,心情忐忑不已。

    明中信久久不语,面色越来越沉重,“那只手!”

    吴起眼神中充满了一丝慌乱,但却依言伸出了左手。

    明中信眉头紧皱,摇头不已。

    “怎么?难道这真的中了招?”吴起心中一沉,不由自主地问道。

    “唉!”明中信睁开双目,看看吴起,眼中闪过一丝同情,随即轻叹一声,继而摇头不语。

    “说吧!某家究竟怎么了?我扛得住!”吴起面色难看,但却强自镇定,冲明中信道。

    “唉!”明中信摇摇头,继续叹了一声。

    “我没救了?”吴起急得直跳脚,但面色却是变得多端,从红变白,白中带青,青中显黑,最终黑得发紫,目光渐渐呆滞,无意识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