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守城怪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三章 守城怪招

    望着目光呆滞的吴起,明中信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瞬间爆笑出口。

    明中信这儿一笑,吴起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位是在逗他,吓死宝宝了!

    吴起拍拍胸脯,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

    稍稍平复心绪,吴起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盯着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会怕他的威胁?

    他也只是收敛笑意,毫不介意地看向帐篷处,静候吴御医召集太医们的消息。

    而此时,吴御医率领着太医们向他们走来。

    明中信面带笑意地迎上前去。

    “见过明师爷!”一众太医来到近前,面含激动地望着明中信,躬身行礼。

    实乃是此番出去收罗百姓,真真是印证了明中信所授医术,也进一步领教了明中信所授医术的神奇,自是对其五体投地,也深深为自己此番前来感到无比的庆幸。

    此番再见,却是纷纷以师礼行之!

    明中信也是为之瞠目结舌,他也未曾想到,这群太医居然行此大礼。

    至于吴御医,却是抚须微笑,只因他是感同深受,之前明中信传授之时,他们还稍稍有些质疑,但经过此番收罗百姓,一一验证心底再无怀疑,这里也有他一份功劳啊,相信经此一事,自己在太医们中的威望也是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而之前他威胁强迫太医们前来的芥蒂早已释怀,甚至心中对他只怕是无比感念吧!这也有助于他今后在南京太医院中地位的巩固与提升,他心中岂不自得?

    “诸位,明某担当不起啊!”明中信心中虽有不解,但也只得回礼道。

    太医们却是礼毕挺身而起,微笑着望向明中信,却并不解释。

    明中信将目光投向吴御医,希望得到解释。

    吴御医就待开口向他解释,然而,却只听得身后传来隆隆蹄声。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声音来处。

    嚯,却只见一群人马狂奔而来。

    明中信稍稍凝神,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只是静待来人。

    众人却没有他的神通,只是满面惊疑地望向来人,不自觉,太医们向一侧退去,围在明中信身旁。

    “明师爷,在哪儿?明师爷在哪儿?”远远地,就听得一声怪叫,一骑狂奔在前,直冲明中信他们而来。

    “你爷爷的,假模假式的,虚伪!”旁边的吴起却是一撇嘴,不屑地冷哼一声。

    “你是妒嫉人家想我不想你吧?”明中信回身看了他一眼,笑道。

    “切,我希罕吗?”吴起冲明中信翻个白眼,嗤之以鼻道。

    明中信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笑笑,不再说什么。

    “明师爷,可想煞某家了!”来人冲到明中信面前,勒住缰绳,飞身下马,一把将明中信抱住。

    “行了,李将军,再这样下去,有人吃醋了!”明中信拍拍来人的肩膀,劝慰道。

    “谁,谁吃醋?”李兵环顾四周寻找目标。

    不错,来人正是前往北面收罗宜良逃窜百姓的李兵李大将军,此时的他满面灰尘,但精神却是异常振奋。

    “喏,不就是这位?”明中信一指吴起,解释道。

    “切,他又不是娘们,我吃的哪门子醋!”吴起翻个白眼,表示不屑。

    “哟,老吴,啥时候学会吃醋了?”李兵却是不管不顾,满面笑意地上前一拍吴起肩膀,大大咧咧道。

    “听明师爷胡说呢?你小子完成任务没有?”吴起看看饱含笑意的明中信,无奈一笑,只好转移话题道。

    “废话,你老吴没完成,我都完成了!”李兵却是不屑地傲娇道。

    “见过明师爷!邵绩特来报道!”一人上前,躬身向明中信行礼道。

    “哦,原来是邵将军,辛苦了!”明中信抬眼望去,笑着还礼道。

    邵绩行礼完毕,挺身拱手道,“明师爷,奉之钦差大人之命,特来听候差遣。”

    “行,先让士兵百姓用膳,膳后再谈其他事宜。”明中信并不客套,直接吩咐道。

    “诺!”邵绩转身而去。

    至此,三拨外出收罗宜良百姓的队伍尽数回归!

    随后,严主簿、云老爷、严秀才,纷纷上前见礼。

    明中信统一要求大家先行用膳,稍后再叙。

    而他,却是准备抓紧时间,为吴御医等太医们检测,是否感染毒素及疫病。

    吴起、李兵却是未去用膳,转着明中信听候差遣,几番催促却是根本不离开。

    无奈,明中信只好先为李兵检查,还行,未曾发现有事。

    于是,在李兵、吴起的护卫之下,吴御医等太医们一一上前听候诊治。

    至此,明中信又开始了他的诊治大计。好在,太医们的人数不多,而感染之事未曾发生,诊治速度还是挺快的。

    待邵绩等人用膳之后,明中信这儿已经为太医们诊治完毕。

    明中信迅速召集军、民中的负责人召开布置大会。

    与会者有吴起、李兵、邵绩、严主簿、云老爷、严秀才、吴御医多人,以及赵明兴为首的学员们。

    开会前,先行为邵绩、严主簿、云老爷、严秀才进行了诊治,庆幸于这几位皆未曾感染毒素与疫病。

    随后进行了分工合作。

    吴起负责外围警戒,当然,初期带领的人手就是赵明兴等学员,确保此地的一人不能随意走动。

    同时,在远处重新搭建帐篷。

    李兵、邵绩组织军士们先行诊治,随时补充外围警戒力量。

    严主簿则收罗此次归城百姓名册,随后将其进行统计造册之后,立刻前往城西城头向钦差大人报道,以令其更详细地掌握城中详情,协助钦差大人做好后勤保障,当然,这些乃是明中信的建议,具体的严主簿去听候钦差大人的安排。

    云老爷、严秀才则安抚百姓,令百姓人心安定,搭建帐篷,安置分配百姓住宿。

    吴御医则立刻组织太医们成立消毒组,为每位检测诊治之后的百姓进行消毒,随后换下衣裳,入住帐篷。

    分工明确,明中信一声令下,诊治工作重新开始。

    此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防治工作。

    城西城头却是紧锣密鼓,新一轮的攻城战开始了。

    这一次,攻势更猛。

    皆因人家贼人援兵来了么,人数增多了,攻城器械也有了显著提高,士气高昂,岂能不攻势迅猛!

    冲车、云梯、渡濠器具、投石车等等攻城器械尽数上阵,宜良城城西上空,箭矢、飞石齐飞,压制得城头守军无法抬头,为攻城士兵扫除障碍,渡濠器具冲锋向前,护送贼兵渡过护城河,城外云梯横飞,驾于城头,供士兵们攀爬。冲车横冲直撞,撞向城门,以求撞开城门,打开进城通道。床弩横飞,深扎于城墙,供士兵踩踏,利于攀上城头。

    多种器械用具令贼兵攻势迅猛,王守仁、沐将军正将经受更加残酷的考验。

    贼兵们势不可挡,然而,王守仁与沐将军也不是吃素的。

    就在各项攻城器械运用于宜良城城西之时,突然,贼兵身后一阵大乱,一队官兵突然冲杀而出,袭扰敌后。

    然而,贼兵好似有所防备一般,迅速分出一队人马与之搏杀。

    正在此时,突然,贼兵左侧传来一阵喊杀之声。

    哟,却又是一队人马前来冲阵,贼兵继续分兵一路迎战。

    然而,这两路袭扰之兵却是没有多呆,一扰即走,砍杀了几十名贼兵后,迅速撤走,并不恋战。

    气得贼兵哇呀呀乱叫,却是毫无办法。

    与此同时,城头突然倾倒下一锅锅的热腾腾的滚油,烫得即将攻上城头的士兵一阵惨嚎,跌落城下。

    然而,即便如此,但贼人们依旧贼心不死,奋力攻城,悍勇无比。

    但在王守仁与沐将军的指挥之下,怪招层出不穷。

    毕竟,油是有限的,终究有用完的那一刻。

    终于,贼人们以命搏得滚油用尽,终于,城头之上,不再拨油而下。一时间,贼人们士气大振,奋勇争先,誓为被汤伤烫死的兄弟们报仇血恨,一时间,城外城墙之上爬满了贼兵。

    突然,一股滚烫的汤水从天而降。

    哇呀呀,一位位贼兵被烫得翻下城头,然而,身后奋勇争先的贼人们未曾闻到一股股油味,却是差点被臭死。

    却原来,这新的滚烫的汤居然是米田共!

    一时间,贼人们恶心不已,呕吐不止,哪里还顾得上攻城。

    瞬间,攻城之势被瓦解。

    身后的督战官钢刀连斩,依旧毫无效果,战场之上悍勇的贼人都是呕吐的模样,无奈,督战官只好将此事禀报贼人首领。

    贼人首领听闻此事,都懵了。

    “诸位,大明朝廷的钦差就是如此腌臜之货?”

    左右的将官都是面面相觑,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从未听说过,朝廷的钦差居然用此腌臜招数,这可真是创造了大明历史上的先例了啊!

    他们却不知,刚看到这一条守城“妙计”的时候,王守仁与沐将军是有多么崩溃!

    二人那是咒骂了明中信整整半个时辰啊!他居然让堂堂朝廷钦差与堂堂云南沐家铁骑的将军做出如此下作之事,太令人气愤了!

    但是,他们不得不佩服,这明中信脑子是如何长的,居然能够想到如此阴损的招数!

    然而,人家明中信纸上写得很清楚明了,这些大明的叛乱贼子不就是这些腌臜货吗,也就配用这些米田共招呼,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呢?要知道,以滚烫的米田共拨贼人,不只能够烫伤他们,还能令他们食不下咽,倒了味口,到时可就无法补充体力了,战场上无法补充体力,那可就真心没有战斗力了。明中信还美其名日,此乃战略武器,不只能够摧毁他们的**,更能够摧毁他们的精神,真乃是一举两得,神计啊!他深深为自己能够想到此等妙计感到自豪骄傲。

    字里行间的自得令得王守仁与沐将军呕吐不止,这家伙得有多自恋啊!

    刚开始,王守仁与沐将军还不想运用此等战略武器,毕竟,太过恶心了!

    而是运用了滚油这一常规武器,但油这东西太过浪费,毕竟,他们还得用膳,不能尽数用了啊!

    在滚油即将用尽之时,二人不由得想起,敌人攻势如此之猛,压制得他们根本无法出头,而也只有这些滚油烧制之后,只用一秒钟就能够倾倒下城头,起到时间短,效果好的作用,相形之下,其他守城手段就有些损失太大了,无奈,二人只好同意了这个办法。

    到此地步,他们却是后悔没有及时将那些米田共收集到就近,此时却是无法及时发挥作用了。

    却未曾到,就在此时,明义将军居然带领百姓将一桶桶米田共担了上来。

    真是及时雨啊!然而,王守仁与沐将军却是真心不想要这及时雨,当然,如果还有其他更快的更有效杲的守城招数的话。

    但是,他们有吗?没有!

    这下,不用也得用了!无语地看看正在偷笑的明义,二位大人一挥手,使用!

    当然,现在的时节正值寒冬,米田共皆呈块状,也无臭味,还是没有臭味的!

    所以,军士们也不抵触,更何况,他们根本不知晓这些乃是何物。

    于是,在王守仁与沐将军的命令之下,将其下锅煮沸。

    未曾想,还未沸腾,却只闻得臭味熏天,此时他们才知晓,为何钦差大人与沐将军下令让他们以温布封了口鼻!

    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吐得稀里哗啦。

    但在沐将军严令之下,沐家铁骑的钢铁意志发挥了作用,强忍住呕吐之意,更兼有那自己已经呕吐了,岂能便宜了贼人的想法,恶作剧的心思爆棚,迅速将滚烫的米田共水拨下城头。

    瞬间,令贼人们体会到了那酸爽的感觉。

    这件战略武器值今日登上了大明的历史舞台,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盛传于南疆一地。

    那贼人首领岂能知晓这件战略武器登上大明历史舞台的曲折经历!故此,第一次领教的他也只能发懵了!

    不过,作为第一位领教了米田共水的攻城首领,他注定要在大明的历史上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