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中信求情-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八章 中信求情

    “什么?”老夫人一听,双眼瞪大,一脸震惊,“景儿被抓了?他什么时候来的l县大母,您别着急,我会处理的!”明中信安抚老夫人道。

    老夫人仍是一脸急色,但却也不再说话。

    “你先不要慌,将事情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明中信镇定地道。

    福伯也是一脸惊讶,兰景泽如何会被锦衣卫抓了?

    兰馨儿朝后面喊道,“还不进来,快与明家哥哥说清楚!”

    大家好奇地望向门外,却见兰云轩满脸不自然地进来。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明中信发话道。

    兰云轩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却原来,兰景泽怕住在知味酒楼惹人耳目,更怕被明中信知道后,上门催债,所以一直住在悦来客栈。

    今日,不知为何,锦衣卫上门将悦来客栈所有人员尽数拿回,关在了县城监牢。

    兰云轩听到风声后,赶往客栈,却已经人走茶凉了。

    想去监牢探望,却无法进去。

    最后,他想到兰家与柳知县关系甚密,这次还一起给明中信挖坑,应该有几分交情,说不定看在与兰家的交情上,救出兰景泽。所以他上县衙求见柳知县,却不想,钱师爷却推说柳知县身染小恙无法见客,将他挡了回来。

    兰云轩知道柳知县是借故推托。

    不得已,他想到兰家二小姐也在l县如果兰家二小姐去求见柳知县,柳知县应该会给兰家这个面子,所以就来求见兰家二小姐。

    “什么?柳知县与兰家一起给孙儿挖坑,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异常敏感,居然听出来了,瞪大眼睛望向明中信。

    “大母,没那回事!就是一声误会而已!”明中信连忙解释道。

    “真的?!”老夫人疑惑地望着明中信。

    “是吗?”转头又问福伯。

    福伯望望明中信,见明中信轻轻摇头,马上否认道,“没有的事,你看,这不表小姐还在这儿呢吗!”

    兰馨儿更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也连忙否认。

    老夫人带着疑惑的心情,不再打问。

    “明哥哥,你看这如何是好?”兰馨儿一脸焦急地问道。

    明中信沉吟半晌,不说话。

    “对呀,现在明家少爷与柳知县关系不错,应该比小姐更合适。”兰云轩眼前一亮。

    “明少爷,请您救救我家少爷!”兰云轩直接跪倒在地,乞求道。

    望着兰云轩,明中信仍旧迟疑不决,他还真的不想救这个仇人。

    “孙儿,你能帮就帮帮吧!毕竟,他是你表哥。”老夫人也在旁边敲边鼓。

    望望老夫人与兰馨儿,明中信长叹一声,“好吧!我试试!”

    “少爷!”福伯在旁急了,老夫人与兰馨儿不知道,他可知道这事涉及弥勒会,谁知道这兰景泽是不是与弥勒会有一腿,要是真有一腿,少爷可就里外不是人了!而且这兰景泽忒不是东西,即使救他出来,他还不知会不会感激呢,何苦去摊这滩洪水。

    “算了,你别说了!我们走!”明中信制止了福伯。

    兰云轩赶紧在前带路。三人赶往县衙。

    “呀,明家主,您来了,快快请进!”衙役通报不长时间,钱师爷急步出来,一脸地笑容,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的手,引领明中信就往里走。

    兰云轩一脸痴呆,这尼玛太诡异了,我来,你就给我摆张臭脸,明家少爷来,你就如同见到亲爹,太区别对待了吧!

    不管如何,钱师爷看都未看兰云轩一眼,兰云轩也不敢说话,只好跟在福伯后面一同进去。

    “钱师爷,钱师爷,我此来是求见石大人,并非见柳知县。”看到钱师爷拉着自己往县衙内宅就走,明中信停下步子道。

    钱师爷一阵皱眉,望望兰云轩,拉着明中信往旁边就走。

    “明家主,您可想好了,这可是大事,您就不怕被牵连?”钱师爷担心地道。

    “钱师爷,好意心领了,没办法,我家大母让我来的,我总不能不来吧!更何况,我看那兰景泽也没那个胆子勾结弥勒会!就当为我家大母,我也得求求石大人啊!”明中信无奈地道。

    “就怕那兰景泽不领您的情呐!”钱师爷叹道。

    “无妨,我本来也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我家大母而已。”明中信笑笑道。

    “也对,清官难断家务事,算了,就当我没说!”钱师爷摇摇头。

    “石大人,明中信求见。”钱师爷带着三人来到小厢房,禀报道。

    明中信看到,此时有两位锦衣卫校尉把守房门。

    看来,石文义还是不放心县衙捕快啊!

    “快请快请!”大家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惊喜万分地道。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李玉探出身来,一看,还真是明家主,激动无比。

    “蹭”一下,他从房中窜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直接上前,拉着明中信就往里走。

    “李大人,你慢点,慢点。”明中信叫出声道。

    李玉停步,望着差点被拽倒的明中信,赶紧松开手,摸着头,傻傻笑着。

    明中信望着他,无奈地笑笑,迈步走进房中。

    却见石文义正半躺着,强自撑着身子,望向房门,见他进来,双眼一亮,就要坐起。

    旁边的大夫赶紧上前扶住他。

    明中信赶忙上前,“石大人,千万别客气,您还是躺着好些。”说着,扶石文义再次躺下。

    “明家主不是回去了吗?为何又来到此地?”石文义躺倒后好奇地问道。

    “唉,这不是有事相求您石大人来了吗?”明中信叹口气道。

    “说什么求不求的,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二话不说给您办到。”石文义瞪大眼睛道。

    明中信迟疑片刻,开口道,“石大人,先赔个罪,您如果方便,那么就帮我,不方便的话,您只管拒绝!”

    “这是怎么话说的?”石文义也是一脸诧异。

    “我请石大人放一个人。”明中信一咬牙道。

    “放一个人?”石文义疑惑道,“我在这儿又没抓人,如何能够放人?放人你得找柳知县啊!”

    “是请您放一个在悦来客栈抓的人!”明中信再次说明。

    “这”石文义陷入两难。

    “你既然为难,那就当我没说!”说完,明中信站起身形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