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秘密任务-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六章 秘密任务

    “明师爷!钦差大人?”明义望着上座的明中信犹疑地问道。

    “大人现在身受重伤,只能安静养伤,着我全权代表他治理宜良!”明中信淡定道,随手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明义。

    明义接过此物,展开一看,嚯,赫然是一张手令,上面盖着钦差大人的私印官玺。

    他将手令递给旁边的众人,一一传看。

    “我等现在能否见见钦差大人?”吴起在旁却是不管不顾地叫道。

    “不行!”明中信坚决地否定了他的问话。

    这一句不定,令得在场的将军们皱眉不已,这明中信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连探视不让,他这是要做什么?

    “我们只是想要确认钦差大人是否无事,别无他意!”李兵缓缓道。

    “不行,钦差大人之伤势不能受惊!”明中信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心只是否决大家的提议。

    在如此坚决的否定之下,众人也没办法再说什么,毕竟,明中信手持钦差大人的印章玺印,还有王守仁的手令!无奈之下,只好将此提议藏于心中,不再宣之于口。

    “行了,如今钦差大人身受重伤,无法主持工作,就暂时由我来代替他管理宜良。诸位有异议吗?”明中信环视大家一眼。

    如今,帐篷当中,军方有沐将军、吴起、明义、李兵、邵绩,官吏有严主簿,百姓代表有云老爷、严秀才,太医有吴御医,各方势力尽数在场。

    一应众等听了明中信的话语,面面相觑,却无人有异议。

    本来也是,吴起、李兵乃是一直跟着钦差大人的,与明中信在一路之上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而且深知明中信的本事,自无异议。

    至于沐将军、邵绩,二人乃是云南都司与沐王府派来护卫钦差大人的,如今王守仁被刺,他们心中愧疚,也无心提出异议。

    明义虽则为魏国公的人,但却也知晓明中信的本事,自无异议,相反,还乐见其成。

    至于严主簿,他却过错在身,还未洗白,更是不敢有异议。

    至于云老爷、严秀才,份属百姓,哪敢有异议。

    吴御医却是只管防疫,其他不敢参与,也无异议。

    于是,在诡异的气氛中,明中信就这样明目张胆、顺顺利利地就接过了宜良城的指挥大权。

    “既然大家无异议,那么,明某就越俎代庖了!”明中信环视一眼,沉声道。

    众人只是望着他,静候他的吩咐。

    “沐将军,你继续守西城,将那守城之法复制几份,送到各位守城将军手中!”

    “诺!”沐将军嘴角抽搐一下,怪异地看看明中信,高声应诺。

    “李将军,你率领军士们镇守南城,与守城将军交接一下。”

    “诺!”李兵应诺。

    “严主簿,你负责城西的后勤被给,万不可让将士们饿着冻着,一应战备物资,有需要你就来防疫重地向赵明兴要。”

    “诺!”严主簿一听,立刻激动地应诺。

    “邵将军,你负责镇守东城,与守城将军交接一下。”

    “云老爷,你辅助李将军,负责城南的后勤补给,职责与严主簿相同!”

    “诺!”

    “严秀才,你辅助邵将军,负责城东的后勤补给,同上!”

    “诺!”严秀才应诺。

    “沐将军,一应交接退下来的将军在城西集合,由你统一指挥,镇守城西!不得有误!”

    啊!沐将军一怔,这是要将自己那儿当作主战场啊!如此多的军士撤下来,补充到城西,难道?心下犹疑,但他却未争辩,点头应诺。

    “赵明兴,从即日起,全城的后勤皆由你这儿派发,统一管理!万不可懈怠!”

    “诺!”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不错,教习终于给了咱一点具体的事务了!太棒了!

    “我呢?”

    “我呢?”

    吴起在旁上窜下跳,希望明中信看他,安排差事,尤其是仅只剩下城北没有将军一级的镇守,更是有些着急,毕竟,当场还有一位明义,不是明义,那就一定会是自己了,此时不争更待何时。到了此时,听得众人皆有差事,但就是自己没有,冲着明中信就是一阵挤眉弄眼,想讨个差事。

    然而,明中信仿佛忘记他一般,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我!”吴起急赤白脸地冲明中信使眼色,但明中信却是根本毫不理会于他,沉吟不语。

    众人见三面都有安排,但就是那北面没有,而且现场也令剩下明义与吴起,不由得望向二人,心中感觉应该在他二人中选一位前往镇守。

    “嗯!”明中信抬头望向大家。

    一时间,吴起挺胸抬头,眼神中充满了希冀之情,希望明中信指点他,吩咐他,安排他。

    “吴御医,你负责防疫事宜,同时负责百姓的施粥之事,负责今后宜良城中百姓的生活起居,切不可令百姓心生怨恨,误了大事!”明中信环视一眼,吴起猛打眼色,希望明中信安排自己,但却是徒劳的。

    “诺!”

    “各位,明某在此拜托大家齐心协力,将这宜良城治理好,不要辜负了钦差大人的一番心血!”明中信冲大家一抱拳,郑重其是地深施一礼。

    “明师爷放心,某等自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沐将军等齐齐立起身形,抱拳应诺。

    “好,就请大家各司其职,明某定会将这后面的保障工作做好,为大家保驾护航!”明中信微微一笑,应诺道。

    “诺!”一应人等,应诺而去。

    这下,吴起傻眼了,人家明中信根本没有往北城派将,那咱们干嘛呀?不由得,他望向同样没差事的明义。

    然而,人家明义却是悠哉悠哉地坐在那儿,细细品茗,根本就不着急,不担心。

    原来,也只有自己在此干着急啊!吴起瞬间明了,罢了,老子瞎操什么心,至少,我还有明义这个伴呢!

    一气之下,他也一屁股坐下,生着闷气,喝着水,不再言语。

    明中信却在大家走出帐篷之后,低头沉吟不语。

    一时间,帐篷当中恢复了平静,只余各位喝水之声。

    人家明中信与明义悠哉悠哉。

    吴起却是心中火气上涌,难以自持,越坐越心中难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中不愤之极!

    “嗯!”明中信终于抬头了。

    吴起心中满情希冀,侧耳倾听,看明中信还有何吩咐。

    然而,明中信嗯了一声之后,却是再无言语。

    明义依旧淡定如斯,吴起却是肺都要气炸了。

    这明中信,你有何吩咐就说,即便没有咱老吴什么事也算,但你这般吊人味口,真的好吗?

    “明义将军,有个任务,不知你是否愿意?”明中信好似斟酌了好久,终于开口了,但这一开口,却是把个吴起气个半死。

    “明义自无不可!”明义却是将手中茶杯放下,正色道。

    “好,明义将军且请附耳过来!”明中信面露喜色,一脸的如释重负。

    吴起差点气歪了鼻子,现在这帐篷之内仅有三人,你这是防谁呢?还用说吗?自是自己!

    哼!吴起冷哼一声,站起身形向外行去,这下,他也不想知晓任务了,带着一肚子气就要离去。

    “吴将军,且慢!”明中信出口制止了他的离去。

    “怎么,还想让我知晓你们的计划及任务?”吴起满面讥笑道。

    “吴将军说哪里话来,此事还真得您亲自出马,否则,别人还真完不成!”明中信满脸堆笑,冲吴起道。

    是吗?吴起心中一喜,但面上却是一脸的不在乎,站在那儿,踌躇着,仿佛不想答应一般。

    “行了,吴将军,既然明师爷如此看重于你,还是听听明师爷的安排吧!”明义笑着站起身形,来到吴起面前,一把将他拉到了明中信面前,按倒坐下。

    “好吧,我就听听,咱们明大师爷有何指教!”吴起斜眼望着明中信,淡然问道。

    明义与明中信对视而笑,这家伙,这般性情还真是没变。

    “吴将军,且请附耳过来!”明中信笑道。

    啊!吴起一瞬间反应过来,原来,人家明中信并非对自己有什么要避讳的,定然是事关重大,所以刚才才那般与明义耳语。

    吴起一阵脸红,原来刚才是自己小心眼啊!

    “吴将军!”明中信轻声叫道。

    “啊!”吴起回过神来,面上浮现一阵潮红,将耳朵凑向明中信。

    如此这般如此这般,明中信一一将事情吩咐。

    吴起刚开始还面色潮红,有些不好意思,但随着话语的深入,他面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不时转头看看明中信,看他是否说真的,然而,明中信那一脸的凝重却很好的诠释了他的郑重其是。

    三人密议一阵之后,明义与吴起面带凝重,正襟危坐,望着明中信,眼中充满了深深的震憾。

    “此事可当真?”明义望着明中信紧锁眉头。

    “千真万确,我自有信息渠道,绝未虚言!”明中信深深点点头,眼中充满了信任与重托,“明某分身乏术,此事还得拜托二位将军!”

    “我等自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此事功成,云南百姓尽皆得感激于你啊!”明义深深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

    明中信苦笑一声,“我只希望,不要令百姓流离失所即可!而此事的重中之重就在二位身上了,拜托了!”

    说着,明中信又是深施一礼。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吴起在旁大大咧咧叫道。

    “还是吴将军看得开啊!明师爷,咱们就下去准备去了!”明义笑道。

    “好!”

    明义与吴起二人退出了帐篷,却是瞬间脸上浮起一丝愤然,冲帐篷冷哼一声,怒气冲冲转头而去。

    众人望着一脸黑气的吴起,皆是不敢询问,只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吴将军与明义将军与明中信不欢而散,而城北却是没有了将军坐镇,而一直到云南全境匪患尽除,明中信也未再加安置,至始至终是沐家军的一位偏将镇守,这也成为了后世的一大迷团。

    自那日起,钦差王守仁一直躲于帐篷之中养伤,而明中信却是奔波于防疫重地及城头两地。

    而明义与吴起却是再未出现在城头、防疫重地,有的,也只是不断的酗酒打骂,宜良城的防务当中再未出现二人的身影。

    沐将军、李兵等人多次上门说项,却是连他们二人的面都见不上,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狼狈而归。

    几次之后,李兵等人也心中败兴,任由二人这般,却是心下担心明中信借题发挥,给二人穿小鞋。

    不过,好在明中信忙得脚不沾地,根本顾不上收拾二人,也就由得他们了。

    至此,明义与吴起二人好似隐形般,不再出现于人前。

    好在,城外的贼人不时骚扰一番,大家如临大敌,积极守城。

    刚开始,大家还在担心,如此围困,城中的粮食物资是否会短缺,到时,这座死城可就会被贼人们攻陷的,然而,严主簿、云老爷、严秀才、吴御医履履向赵明兴请调物资,却无一次被拒绝,有的只是满足供应的物资。

    他们看着那粮食物资储备的帐篷,心下讶异无比,这一日接一日,粮食居然从未断过,这可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那些帐篷也仅只是能够储存几十辆马车的量,但好似取之不竭一般。

    到后来,他们也就麻木了,只要不缺物资,咱管他是从何而来呢!

    就这样,宜良城内井然有序地防疫、守城,城外贼人们却也奇怪,除了城西多次被猛攻之外,其余三面却似只想围困一般,连像样的攻城都没有,只是每日一番呐喊之后,就鸣金收兵。

    城内诸位将军也乐得这般,毕竟,城中粮食物资不缺,这些贼人只是围困,也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日子在诡异之中渡过。

    而明中信也未再行张罗突围之事,反而在为百姓驱完毒素之后,率领着闲杂人等,进行城市恢复建设,百姓们提心吊胆着,也偷偷每日向巡逻的军士们打听城外贼人去向,在获知贼人们居然只是围而不攻,心下大定,积极参与到了宜良城建设当中。

    就这样,宜良城一日日被他们缓缓恢复着,逐渐恢复了生气。